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章 你我亦如是

第一百章 你我亦如是

  看见这个身影的出现,那个齐大人忽然就怪叫了一声。

  还不容任何人有任何的反应,突兀的扛起了被蒙着头的苟凯就朝着门边冲去...如同一阵旋风就这样消失在了小厅之中。

  他这样的动作,门口那个身影也不阻止,反而是带着一些语重深长的无奈说到:“齐大人啊,您这是何必呢?都说了不是好地方了,你还不忘了带走他们的人。”

  “不管是不是好地方,我答应的事,我就要做到。”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

  显然这点儿功夫,那个齐大人已经跑出了很远。

  我和童帝面面相觑,显然这一切太怪异了一点儿...却还不等我们反映过来,似乎是从外面的院子里,又传来了齐大人一声怪异的大喊:“你真的来了。”

  然后,一切声音就归于寂静了。

  这算什么?一场战斗到了最后就是一出闹剧吗?但在这个时候,我感觉我耳边有一个响起了一个呼吸的声音,让我起了一身儿的鸡皮疙瘩。

  我一个抬头,看见的是一张被放大的好奇的脸。

  大光头,圆圆的眼睛...直挺的鼻子,脸型却是已经成熟了...可是还是能看出一丝属于可爱的味道。

  你只能想象,这样的人在小时候应该是何其可爱的一张脸。

  可是,我却不敢这么想...只因为,这张脸虽然透着一种和善与易让人亲近的味道,却也透着一种异样的庄严,即便如此年轻,却有了一种佛陀金刚的味道,宝相庄严的感觉。

  “咳...”他似乎很喜欢离人很近的打量人,而我却不习惯,一个人的脸离我不到五厘米的来回打量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这个时代,就是你这个小家伙出风头吗?就像当年我哥一样。”他开口说话了,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一笑却让人感觉有一点儿调皮,又浮现出了和他年纪有点儿不符的可爱。

  这...算什么?难道是幼儿园开园了?之前来了一个齐大人,行为像个小孩子。

  这个大和尚也是这种感觉?和齐大人还挺搭的....他竟然叫我小家伙?可是,看他的年纪,也就和我差不多吧?

  他为什么要说我在这个时代会出风头?因为聂焰的身份吗?他哥又是谁?

  想到这里,我苦笑了一声...生活发生了如此大的剧变,我可不想我会是出风头的那一个...但却不容我说话,这个大和尚似乎想起什么往事一般,眼中竟然流露出一丝和他样子不符合的沧桑。

  下一刻,他已经起身离开,在我面前,却躺着一个已经被打昏的,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

  之前,他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有拖动东西的声音,莫非就是拖动着这个人?

  “传说中,你也会是那不确定的几人中的一个?可是这小模样...啧啧...长的太像女人了。额觉得这样不好,男人嘛,就该爷们点儿咧。”又是这个大和尚在说话,可是说着说着,那一口普通话,竟然变成了陕西腔。

  这不是在戳童帝最忌讳的事情吗?

  果然下一刻,童帝有些愤怒的声音就在小厅中回荡了:“大师,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们,但请你别说我长的像个女人。”

  但,那大和尚似乎不在意的样子,在这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有些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而在这个时候,一个匆忙的脚步声传来,一个看起来只有10几岁的小和尚又冲了进来,喊到:“师父,师父你在这里吗?”

  “额说你咋唬啥咧?没看见额就站这儿?”那个大和尚抓了一下脑袋,说的就是标准的陕西腔了。

  他这个样子竟然已经是人的师父了?我在奇怪的时候,那个小和尚却是很突兀的朝着我跑来,还不等我说话,却是对我行了一个佛门大礼,叫了我一声:“家主。”

  这一次我是真的愣住了?一个和尚,似乎还是那个怪异大和尚的徒弟,跑来叫我家主。

  看见我不解的目光,那个小和尚认真的给我解释到:“家主,我是任家的子弟,俗名任寒。法号空见...在这里见过家主了。”

  我人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这就是神秘的任家子弟?原来跑去做和尚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如此狼狈的‘家主’啊...那个小和尚却是不在意的说到:“家主,我还有一个哥哥,入的是道门,今天却也是来了。对于家主回归的事情,我们都很高兴。”

  “真是奇怪咧,空见儿,你给额过来,跟额说,师父和家主哪个比较重要?”在这个时候,那个大和尚却是打断了我和空见的对话,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空见的脸一下子憋的通红,对着那个大和尚不停的抓着脑袋,憋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师父,你不要为难弟子啊。我们是佛门中人,不要起争强好胜之心。”

  “呵,你这个小家伙,还敢教训额来着?看额不收拾你。”看样子,那个大和尚是真的发火了一般,撸起袖子就要收拾空见。

  他并没有穿什么僧袍,穿着的只是一件普通的T恤,上面还搞笑的映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动漫人物的头像。

  但我却看见,他撸起袖子的手臂上,有一个血红色的纹身,是一条活灵活现,摇头摆尾的龙。

  这和我的本命阵纹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看见空见为难的样子,我想开口为空见求情...可在这个时候,一个略带沧桑的声音却是在小厅之中响起:“慧根儿,你要几时,才能有点成熟的样子?已经是堂堂长老和尚了,怎么还是这般?”

  原来这个大和尚叫慧根儿?但这个已经不是问题的关键,我已经被那个略带沧桑的声音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只因为那个声音的主人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如果我记得没错,我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陈承一。

  果然,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个人已经走进了小厅...比起前段时间的相聚,这个陈承一似乎又沧桑了几分..就连鬓角的白发也多了一些,已经蔓延到了额前。

  但整个人的气质却变得更加飘渺了,越来不像这尘世中的人,反倒像随时要‘飞升离去’的得道高人。

  对于陈承一的出现,慧根儿似乎很开心,已经不和空见计较了,反而是冲到了陈承一的跟前,亲热的喊了一声:“哥。”然后,就很自然的揽住了陈承一的肩膀。

  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个叫慧根儿的和尚分外的高大强壮...之前,我竟然还认为他有一些可爱,只有在有对比的情况下,才能感觉他真正的‘彪悍’之气,应该是一个真正的武僧。

  似乎他已经习惯和陈承一这样的亲密,而面对他,陈承一虽然有责备,但也只是淡然一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这种感情是如此的自然,也好像持续了很久很久的时间。

  只是短暂的和慧根儿说了几句,陈承一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我的身上,说到:“我们又见面了。”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他却看向了童帝,沉吟了一声,才说到:“说起来,你,我倒是第一次见啊。”

  面对这个忽然出现的陈承一,童帝似乎失去了他平日里的高傲,回答的几乎有些恭谨:“是的,道长,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面对道长这个称呼,陈承一似乎有些不置可否的意思,却是说到:“看来,你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成长,但事情却似乎变得有些糟糕。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但也可能更多的波折,会把你们磨砺的更快吧。”

  “这一次,是道长你救了我们吗?”童帝忍不住追问了陈承一一句。

  “说起来,不算是。因为齐宇的出世,有我的原因在其中...我必须要为我种下的因,来还一些果。可惜的只是,天下大势如今已定,妖族的出现不可避免,出于另外的原因,我也不能再一次的动手拘谨齐宇...解了你们的困,也算是一个果吧。而万千因果莫不是相连在一起。今后,这一果,必将能还他日之因...也算是我还了这一果。”陈承一这样回答了童帝一句。

  却差点儿把我绕晕,看似说了很多,却什么也没说。

  可是话里行间里的深意,却是让我沉思了良久。

  在这个时候,我不可能再躺在地上了,勉强的支撑起身体,站了起来,对着陈承一施了一礼,心中却是有早就想说的话:“承一道长,既然天下已经大乱。你等有这番本事的人,为什么不出世,来主持这个乱局...你也看见,也说,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成长,那怎么可能是挑动得起大梁的人?”

  我说话这话,定定的看着陈承一,他也是看了我一眼。

  却是没开口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到:“这里倒是闹的挺大,恐怕又需要麻烦别人来收拾残局了。你们走吧,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你一定要问我这个问题,那就请你记住,上天的安排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若是该你的承担的事情,怎么也会落到你的身上...现在的你们如是,当年的我亦如是。”

  说话间,陈承一似乎不经意的挥了一下衣袖,依稀似乎传来了一声猛虎的咆哮...狂风起处,小厅残余的迷雾被吹散。


仐三说:
中午的小团年饭没来得及吃,总算把三章补齐了,希望这样能减轻一点儿大家的愤怒。好了,我认错...另外,通知一下。从今天开始到大年初三,应该都没有更新。因为从今天到初三基本上排满了行程。今天陪家人,明天祭祖,初二走一下亲戚,初三要去一趟寺庙,郑重的烧个高香。算算有点儿紧,特别的通知大家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