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一章 共生的妖魂

第一百零一章 共生的妖魂

  那一声猛虎的咆哮,让我和童帝对望了一眼,下意识的从放松的状态,一下子变得紧张无比。

  那强劲的风力,绝对不是那阴冷的妖力那么简单,就算正主儿没有现身,但那种压迫感也差点儿让我喘息不过来。

  我甚至一下子捏紧了拳头,开始死死的盯着门外。

  而让我奇怪的是,如此明显是一只虎妖的咆哮声,怎么会散发的气场没有一点儿妖的感觉,反而是带着一种无比正气的强大灵体的感觉呢?

  我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陈承一,他的神色很淡定,反而是嘴角带着一丝笑意,颇有兴趣的,歪着头看了一眼我和童帝。

  我忽然觉得自己如果是陈承一的话,这事儿也应该很好笑吧?他一个大高手都没有表示出什么,我和童帝两个‘小家伙’变现的那么紧张做什么?

  似乎童帝也和我一样的想法,看着陈承一的样子,忽然也放松了下来,都有一种,有他在,还有那个奇怪的和尚在,这只虎妖算什么的感觉?

  风过处,雾已散去。

  陈承一前行的两步,有意无意的站在了我和童帝的前面。

  而那个让我感觉到奇怪的和尚——慧根儿,正在教训他的徒弟,也就是属于火聂家——任家的弟子。

  “想当年,额对额师父,对,就是你师祖的孝顺啊。你及得上百分之一吗?有鸡蛋额从来都给师父吃,蛋糕什么的东西,额就是看着流口水了,也是让你师祖先吃。你师祖多少次夸额啊...好娃娃。可你咧,连额重要,还是你那啥家族重要,你都分不出来咧?我要弃徒,不要你咧。”

  这教育的话语,怎么那么风格独特?让我有一种冷汗直流的感觉,莫非这个叫慧根儿的和尚,收徒弟的关键在于对‘吃’的谦让上?

  鸡蛋,蛋糕?这大和尚怎么馋这些东西?

  但让我更无语的是,任寒听见了慧根儿这么说,竟然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说到:“师父,蛋糕真的好吃。”

  这算是什么对话?我忽然都有让火聂家给这俩师徒送一千个鸡蛋的冲动了,但在这个时候,一股巨大的灵魂压迫力却从小厅的大门陡然的传来,我带着一些惶恐的转头。

  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我看见了一只巨大的白虎,正踱着优雅的步子从门厅之外走来...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白虎,确切的说更像是一只银虎,因为那一身白色的皮毛,闪烁着异样的金属光泽。

  除了巨大,和皮毛的华丽以外,它的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但仔细的看,这一只白虎虽然活灵活现,身周缠绕着丝丝的风力,连每一丝毛发都随着微风轻轻摇摆,但这绝对不是一只有着阳身的白虎。

  而是一只强大的妖魂。

  强大到何种地步?我无法形容,只是觉得连呼吸一下都要小心的感觉。

  我下意识的就非常防备,童帝也是同样...只是我们难有那种紧张的敌意,因为这是妖魂的气场太奇怪了,就像一个修行有成的正道高手,不带一丝邪气。

  就像得道的那些大妖,简单的说就是走正道而行的妖。

  不过,那种存在一向就很少,要知道和人天生有灵不同,动物木石等存在,想要得到,难度是人的百倍不止,相比起来,能忍过这种‘煎熬’的有几个?所以,除开木石等被动修行的属于‘精怪’类的存在。

  动物修,完全走踏实正道的异常少。

  我脑中的念头千奇百怪,全身却紧绷的要命,苟凯和这只虎妖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一样的存在,简直是生平未见之大敌。

  可笑的是,那只虎妖望向我和童帝的眼神却清澈而深邃,清澈的如同孩童,深邃的又像经历了无数。

  它就这样缓缓的踱步而来,陈承一却是奇怪的带着笑容前行了一步,他伸手似乎想要抚摸这只虎妖,那虎妖也亲昵的用大头似乎要蹭蹭陈承一。

  但灵体和人如何接触,陈承一的手终究也只能象征性的抚摸了一下,然后举起手来,叹息了一声...而那只虎妖冲着慧根儿和尚低吼了一声,那声音却像是猫咪呻吟咕噜了一声一般。

  慧根儿在这个时候,也终于停止了说鸡蛋的事儿,抓抓头,冲着虎妖说了一句:“嘿,傻虎,好久不见了。”

  傻虎?这么威风的一只虎妖叫‘傻虎’?

  “嗷呜。”那只虎妖似乎有些不满的冲着慧根儿咆哮了一声,然后带着警告的看了我和童帝一眼。

  下一刻,就诡异的在陈承一身侧消失不见。

  这是?我和童帝面面相觑....慧根儿却是哈哈大笑,指着我和童帝说到:“你们两个家伙,千万别说出去我大哥这只虎魂叫傻虎,在这个妖物横行的时代,这让我家虎爷咋混呢?”

  陈承一却是叹息一声,有些悠悠的说到:“我与它相伴数十载,它是我的共生魂...难为的却是想要亲昵一下,却始终是阴阳两隔。你们记得,它不是什么虎妖,只是我的共生魂。”

  共生魂?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我不懂。

  但是那慧根儿却突兀的冲过来,一把搂住了我的肩膀,对我说到:“这个你们不需要搞懂,这可是老李家的秘术...我大哥可是老李家山字脉的单传弟子,老李家如今的大师兄,也是掌门了吧。”

  我自然知道陈承一是老李一脉的传人,英雄了得...我也忘记不了秦海念曾经告诉过我的一个故事,那偏僻的荒村,恐怖的僵尸——老村长。

  是啊?我怎么会去想要问这个共生魂?师父那个老家伙,口中所说的江湖从来都没有骗过我...想到这里,我的心里有些酸涩,但在故事中姜立淳也是陈承一的师父吧?

  但到如今...为什么陈承一是掌门人呢?想起自己的师父,我就忍不住问了一句:“陈...陈道长,你师父呢?姜道长呢?我曾经听说过他的故事...他不是掌门了吗?”

  我不知道要怎么去称呼陈承一,到了口中就是一声别扭的陈道长。

  可是,问题问出来,我才知道是多么的不合适...我为什么要追问别人这些?所以又开始蹩脚的解释了一句。

  在这个时候,往事如同潮水般的朝着我涌来,我忽然完整而清晰的想起了那个故事...在故事中不是还有一个老和尚叫慧觉,有一个小和尚叫慧根儿吗?

  即便刚才已经失态,我还是忍不住指着慧根儿和尚,说了一句:“你为什么长那么大了?”

  “啥咧?”慧根儿愣了一下,显然我这话不是莫名其妙吗?

  “没...我也听过你的故事,那..那个时候你还是一个小和尚嘛。”我忽然就觉得自己是个大疯子,岁月会流逝,沧海都会变桑田,更何况人也会长大,变老...江山一代一代的更替...这种问题,不是犯了傻,是如何?

  好像那个时候的电影,永远有个小胖子和小和尚的形象,刻印在了心里,就以为他们永远也不会长大。

  “师父他...很好!毕生所愿,得以成全..这是最大的福报。”面对我的问题,陈承一忽然望向了屋顶,他的目光深邃到好想可以穿破那屋顶,直透那屋外的蓝天一般,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讪讪的不知道说什么?而童帝却望着慧根儿,有些奇怪的问了一句:“你咋不说陕西话了?”

  众人都是一愣,显然这么‘二’的问题,根本就不是童帝的风格,却在不经意之间,打破了那种仿佛是陈承一带来的伤感的气氛。

  “走吧,这里已经不是说话的地方。”陈承一在这个时候终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淡淡的说了一句,却又似乎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看了一圈这四周,最终却是摇摇头,率先走了出去。

  慧根儿带着空见,也紧紧跟上了陈承一的脚步。

  “要我扶你吗?”我始终觉得童帝的脸色苍白的有些可怕,即便从表面上来看,他没有我狼狈。

  “算了吧,我自己能走...”童帝淡淡的,望向陈承一的背影,轻声说到:“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他那样的存在啊?一只共生魂都如此的强大。”

  “你知道他?”我很疑惑的问了一句。

  “看见那只虎魂消失在他身侧,我就彻底知道了他是谁?你这种孤陋寡闻的人能知道什么?有空,还是好好的想想恢复的办法吧...难道,你不觉得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有损真正的聂焰和童帝的威名吗?”童帝嗤笑了一声,忽然看似轻松的说出了这一句话。

  我看着童帝的侧脸,很认真的觉得,这家伙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仐三说:
今天恢复了更新,今天的这一章主要是一些回忆,是为了写给道士的老书迷看的,让傻虎为大家拜个晚年了....今晚上还有一章。这个二月因为春节少更了,三月的话,我会看情况,多一些加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