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四章 家族的大聚(中)

第一百零四章 家族的大聚(中)

  我永远认为有些话点到即止,就是最好的效果。
  
  我放出这句话,已经表明了我的态度,至于眼前这个柳吟风要怎么理解就是他的事情了?总之,话的立场摆在了那里,不会动摇就行了。
  
  果然,一句牵涉到众多的话,到底让这个骄狂的柳吟风也不敢当场就发狂。
  
  他开始脸色阴晴不定的沉吟...而在这个时间,我又点上了一支烟,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当中。
  
  这件事情彻头彻尾就是一场火聂家的‘悲剧’,行动在意外之下闹得如此之大,这些家族哪有不收到风声的道理?再仔细一打探,对战局,事情本身就已经值得怀疑。
  
  另外,苟凯说这是一场等着我和童帝上钩的‘阴谋’,诡异出现的齐大人,加上行动速度的‘警察’。
  
  说明这个消息,早已经不是绝密了。
  
  综上所述,这两点...让事后这些家族纷纷行动起来也不奇怪。
  
  “我们无法查出这个消息泄露的源头,原来这个世界的局势已经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兰萱在第一个家族上门的时候,就不无遗憾的对我说起过这一点。
  
  “叶少,其实外面的战斗一开始,就掺杂了一些混进来的别的家族的人,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场混战。只不过,你们和苟凯之间的战斗,因为阵法而得到了保护...阴差阳错的事在于,也是因为有这些家族的加入,外面的战斗才能勉强保持一个平衡,猎妖家族不至于被碾压。出现的不止一只妖物。”这是苏灵,在给我说起外面的战局时,三言两语说清楚的大形势。
  
  我只能简单的分析,消息早就有人隐约的放出,是何方的人是个迷?但是,也只是遮遮掩掩的放出了部分,所以让那些猎妖家族没有轻举妄动,只是派人来严密的监控着我和童帝的一举一动。
  
  但这件事情,又从某个程度上说来说,‘帮助’了我们两家,也说不上来是背后人的本身目的,还是巧合了?这一点非常难以分析。
  
  而事后,那各种源头就多了,各个家族逼上门来,也就不奇怪了...我只是暗恨,不知道是谁,又放出了我和童帝得到了情报的消息,这种事情又根本没办法隐瞒,因为你无法证明没有得到消息...却偏偏苟凯被那个齐大人带走,让事情各加迷茫,这背后是不是有妖族行动的影子...很难去怀疑谁。
  
  于是,事情在这个时候,就成为了一团乱麻。
  
  而斩乱麻,要用快刀啊...我压抑的叹息了一声,想起又神秘消失的陈承一在走出小厅的时候给我说起的一句话:“在我年轻的时候,常常有一种被事情推动,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可当经历了人生的种种时,我发现面对一堆事情最简单的做法是,永远不要去想别人在怎么牵动你,只需要弄清楚自己此刻坚定的想要做什么就好了。”
  
  “乱死总有理清的一天,而事情总是做一件少一件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源头就出来了。”
  
  说起这话的时候,陈承一惯有的云淡风轻,我却还是感觉我在追逐着他的背影,又被他莫名的,仿佛与生俱来的忧伤所笼罩...常常就陷入某种奇怪的情绪。
  
  这种情绪好像能让人触摸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
  
  “你该去鬼市走一趟的,何时要去,你自己决定。”思维的延续,让我想起了陈承一临走之前,最后的几句话。
  
  “你为何一定要我去鬼市?你知道很多,也似乎心怀天下,直接的告诉我,帮我不行吗?”面对他,我发现内心如同被看透,反而直来直去的表达怕是更好。
  
  “我师父以前就不直来直去的告诉我任何事,在很久以前,我想不通,为何瞒着我。很久以后,我想通了,什么样的能力知道什么样的事,古人早就说过不要拔苗助长,该是你知道的,你自然会知道。就像小孩子,真的不必过早知道大人的世界,心稳,手才稳。”这就是陈承一最后的话。
  
  好像他那一身的沧桑,让他的话语也变得如此晦涩难懂了。
  
  这番沉思,到底也没有让我理出太多的头绪,我又何不听陈承一的...做自己决定的事情就好呢?事情可以复杂,其实也可以简单,他可能就是在告诉我这个?
  
  想到这里,我抬起了头,我以为我够磨叽的了,却没有想到,那‘狂野’柳吟风似乎还磨叽一些,哼哼唧唧,到底没做出一个决定。
  
  看我抬头,似乎有些恼羞成怒,突然的吼到:“我不管你有什么压力,这件事情你今日告知于我,别的家族,你至少拖延三天,才能泄露消息!”
  
  原来思考了这么久,就得出了那么一个粗暴的决定?看来,他一生的精力全用在怎么去‘耍’手中的铁球了,我只是说了一句:“柳老爷子,你觉得我何德何能?”
  
  “你...”柳吟风真是很容易愤怒,可是他偏偏被堵着,找不出来我这个话有任何的不对。
  
  消息的重要永远在于时效性,当你知道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个消息还有何意义?可是..保持时效性,也是需要本事的,不是吗?
  
  所以,我有恃无恐,之前我所想的火聂家的悲剧就在于,这些人争先恐后的上门,不就是带着欺压的姿态吗?至少我没有听见水童家,有谁上门来着。
  
  既然你们要如此,我干脆‘弱’到底,又如何?
  
  “反正消息我一定要得到,你说怎么办吧?”柳吟风是彻底的把难题扔给了我,无意中也把主动权扔给了我,他的双眼,目光更加的犀利,还是如同猎鹰,可是猎鹰永远是停留在人的手臂上。
  
  我假装很是为难的揉了一把脸,手放下来的时候,神色已经变为了无奈,我低声的说到:“任何事情都是可以交流,沟通的...既然你们一个个都上我火聂家来了,倒不如,你们全来好了。”
  
  “你的意思是你要把消息放给所有人?”柳吟风的脸色又变得难看,如果目光可以痛揍一个人的话,我想我已经被他打了无数次了吧?
  
  “柳老爷子,消息给不给所有人,如今还是重点吗?重点是大家的交流沟通...除了这条路?还有别的路可以选择吗?”我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谁也不能独吞,那不如大家一起聚集着,商量出个结果吧?
  
  此路不通,换条路走吧。
  
  可是,我的心跳却在兰萱无比诧异的目光下,剧烈的加快...现在他们不懂,他们都不懂,我真正的想法,我要做一件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刚才就已经定下里的决定,我一定要这么做!
  
  柳吟风似乎有些为难了,显然他再傻,也不至于笨到看不清楚一个小孩儿都有可能看清楚的形式。
  
  “我会通知童帝也来的。”我追加了一句,毕竟在这些家族之中,童帝的影响力可比我大多了,分量也十足。
  
  之前,这柳吟风看我的眼神,给我的态度,不就是把我当一个废物吗?
  
  柳吟风的脸色更加松动了一些,而我觉得我给出的‘动力’似乎还不够,忽然有些无辜且无意的沉吟到:“柳家传承数百年,真是让人羡慕的事情。倒也是谢了这个消息,贵族柳家第一次上门火聂家,我倒是亲眼见了见柳老爷子。”
  
  这句话,终于让柳吟风的脸色彻底松动了,我的话看似无辜也无意,就是用心理学的手段暗示他,你堂堂贵族柳家,就算非得走到一起商量这件事儿,分这个蛋糕,难道得到的又会少?
  
  “那好吧,这事儿,我柳家确实吃独食也是不好!弱了千百年来的名声。和平的日子过久了,这时代变了,所有的家族也该聚聚了。”说话间,这柳吟风还颇为不屑的‘哼’了一声。
  
  好像,他柳家要和别的猎妖家族相聚是一件‘屈尊降贵’的事情,也真是要面子,分明吞不下这‘独食’,而且吞下来,会不会如愿以偿的‘填饱肚子’,还是会被‘噎死’都是两说,他却说的好像柳家通大义一般。
  
  看来也真是和平的日子过久了,所有的心思都用来内斗了吧?人无聊了,是不是就是如此?放任了自私,搞点儿内斗,来消耗一下无聊的心思?
  
  我的心里越发的冰冷,脸色却是平静却压抑不住的无奈的说到:“既然柳老爷子决定了,那咱们就商定一个时间吧?我会尽快,柳老爷子等我的消息。”
  
  “商定什么日子?择日不如撞日,既然都已经决定了,害怕那些家伙不来!全都通知了罢,我就在这里等着。”柳吟风中气十足的说到,又一次快速且大力的转动起手中的‘铁蛋子’,会议室中又传来隐隐的雷鸣声。
  
  这是威胁给谁看呐?
  
  我却也是不说穿,心中的一把火焰燃烧的更加剧烈,却是重重的点头,说了一声儿‘好’。
  
  转头,背后就是宏大的山海地图...简单有力的线条,好像又把我带入了那个传说中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