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六章 一起发疯吧

第一百零六章 一起发疯吧

  我的脚步声响彻在地下室的长长回廊。
  
  听起来却有些寂寞和不安的味道。
  
  寂寞是因为我不知道在这已经沧海桑田,历史远去的世间,还有谁与我有同样的心思?
  
  不安的是,一个能力之外不能完成的决定,一不小心就会变成可笑而不知天高地厚的笑话,至少我不想有这样的结果。
  
  何况,我此时此刻走在地下室的回廊,实际的情况却像独行在一根钢索上,跌下去...就是万丈深渊,意味着火聂家不仅在这个时代要面对几乎是‘世仇’的妖物,还要得罪这当世华夏土地上所有的猎妖人。
  
  回廊上的照明是精美的铜灯,配上完全复古的长廊装饰,显得古色古香,穿着一身现代正装的我,倒是有些格格不入的味道。
  
  如果不是我一个‘抽风’,做出了这等对火聂家算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恐怕兰萱是不会,至少短时间内是不会打开这个地下室的大门,也还会继续对我隐藏下去这里的存在。
  
  “没必要打开它,至少现在不是时间,而这里也是我火聂家最后的一条退路。”兰萱是如此对我解释的。
  
  但为什么是最后一条退路,兰萱也没对我说清楚,可能兰萱也会担心我误会,她补充了一句:“正凌,不想让你知道这条退路,是因为怕你少了一分动力。”
  
  我当然理解兰萱这种心情,原本我就没有童帝这样强烈的‘目的性’,在我心中属于聂焰的东西还没复活,如果再有一条相对安全的退路让我知道的话,兰萱是不敢去‘赌’这个结果的。
  
  脚步声继续在长廊里回荡,尽管这个地下室已经被打开,但唯一能活动的区域就是这条长廊,加上长廊某处的一个大厅。
  
  这是兰萱一再提醒我的事情,也是对这里每一个‘来宾’的警告,只不过兰萱不觉得选的地方太远了吗?我在这个长廊之下走了五分钟,还没有看见那个所谓洞开的大门。
  
  “只有洞开的大门之后才是那个聚会的大厅。”这也是兰萱一再提醒我的事情。
  
  我已经在这个长廊内走的太压抑了。
  
  而终于,随着这一步的踏出,我在长廊一个转角之后的尽头看见了那扇洞开的大门,同时也看见了在我身前不到十米的地方,一个和这里的古风融合的很和谐的身影。
  
  此刻的他懒洋洋的倚在长廊的墙壁上,手中不停转动的是一只长长的竹笛。
  
  这一次,是一袭青色的汉服,如果说这地上的古风长廊是一幅画的背影,他应该就是那个完美的画中人,这个人是——童帝。
  
  经过了一番生死大战,莫名的默契,我对童帝的感觉早就已经变得复杂了起来,这种复杂说不上来,但的确已经完全不是讨厌,不亲近的感觉了,但也说不上亲近,根据最自然的反应,我看着他竟然只是微微一笑,便迎了上去。
  
  但童帝似乎没有什么感觉,依旧是高傲的神态,斜眼‘瞥’了我一眼,口中说出的话却是:“你不笑的时候,还显得没那么讨厌。”
  
  说话间,我们已经很自然的并肩而行,我并没有理会他的奚落,而是略带调侃的说到:“堂堂水童,如此大的聚会,不在大厅里呆着,却在长廊里站着是怎么回事儿?莫非也是怯场?”
  
  童帝面无表情,声音也是冷淡:“他们也配?”
  
  他们也配什么和他同呆在一个大厅?还是他们也配让童帝怯场?这句话我并没有深究,我早就习惯了童帝这种风格,所以只是淡淡的一笑,并不是太在意,只是换了一种相对郑重的语气说到:“两个选择,一个是配合我,第二是看戏,你选哪个?”
  
  “我在长廊里等你,无非也就是为了这个问题,想证实一下。如今看来不用了。”童帝并没有给我正面回答,反倒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停下了脚步,看着童帝,莫非他已经了解?
  
  但嘴上还是追问了一句:“你想要证明什么?”
  
  童帝手中的竹笛轻轻一转,眼中却出现了奚落的神情,昂扬着下巴看着我:“叶正凌,你该不会真有这么幼稚的想法,想要把早就成为一盘散沙的猎妖人拧成一股绳儿吧?”
  
  说话间,他的剑眉轻轻一挑,然后又用一种夸张的同情的神色看着我,说到:“那么叶正凌,我可真的会笑话你的。”
  
  “嗯,你笑吧...我的想法还不止如此。”既然那么好笑,我也很干脆的再次挂起了笑容。
  
  “我说了,你笑起来比不笑还要讨厌。”童帝皱起了眉头,显然他也不明白,我的想法不止如此,那还要做什么?
  
  只不过,就是如此...也已经很让我震惊了,我要做什么?竟然是童帝猜到了几分。
  
  说话间,那扇洞开的大门已经越来越近,我已经无心再和童帝说些什么...反而是心跳加快的越加,一种另类的热血沸腾感燃烧在我心间。
  
  “叶正凌,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情。从古至今,没有一个人能把所有的猎妖人拧成一股绳儿的。就算火聂和水童如此名声的家族,也只不过得到了天下猎妖人的几分敬畏...而除开火聂水童,这千百年的历史,何止一个惊采绝艳的猎妖人?包括在民间也有莫大名声的,也不能做到这一点。”我沉默,反而童帝在我耳边啰嗦了起来。
  
  “为什么?”我只是随意问问罢了,陈承一的话仿佛扎根于我的心间,做自己想做,别人的话不会动摇我的决定。
  
  “首先这不止单纯是一个猎妖人的圈子,你懂吗?没有一个猎妖人是无师自通的天才,都有自己的师承。而这师承包括了道家,佛家,巫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猎妖的原因也各自有不同。他们代表不仅是自己的立场,甚至也有背后师门的立场。你想想就是一个道家,就有多少的流派分支...更何况,猎妖人的师承几乎横跨了所有的修者界。且不限于华夏...你是疯子吗?”童帝看着我,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就真的用一种看疯子的眼光看着我。
  
  “时代不同了啊。”我知道童帝说的实情。
  
  可我说的何尝不是实情?而且...这个时代,我们有的选择吗?一群睡着的人,总要有一个人先清醒吧?
  
  说完这句话,我又继续前行,童帝在我旁边说到:“叶正凌,这个理由不足以说服我。就凭这个理由,不仅不能让我配合...甚至,让我连看你出丑的心思都没有。”
  
  “我认真的。”说话间,童帝已经停下了脚步,他不是开玩笑。
  
  而我不得不停下来,如果说我心中有什么计划的话,童帝就是其中异常重要的一环,所以我看着童帝认真的说到:“童帝,你恐怕误会了我的意思。时代不同了,并不是指单单这个时代有重现乱局的趋势,你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如此猎妖人的传承,都是至少从明朝传承下来的,他们最初的最初,那个师承的影子恐怕早已经淡去了影子...剩下的只是第一代那个猎妖人,就好比火聂家的聂焰,水童家的童帝。”
  
  童帝眯起了眼睛,和聪明人说话一向不用太费劲的。
  
  “然后再上乱局,这才是先决的条件。”我补充了一句。
  
  童帝不置可否,可是脚步已经在继续前行...我知道,童帝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
  
  但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不妨继续摊开一些,我一边前行一边说到:“而童帝,你要知道,我刚才就说过,我的想法不止如此。”
  
  “什么意...?”童帝的话还没有说话,就猛地停下了脚步,几乎是用压抑不住的惊呼说到:“叶正凌,你该不会真的是要发疯吧?”
  
  “是的,发疯呢!不过,我一个人发疯不够,还要加上你。至于以后,谁能更进一步,是我和你之间的问题了,我想那个就不用太复杂了。”我却是淡然的说到。
  
  而这句话好像触碰到了童帝最为敏感的一根神经,他忽然伸手拉住了我,异常郑重的说到:“你忘记了,我和你的问题何止是现在,早已经延续了千百年。”
  
  “我是真的忘记了。”我无奈,他记得千百年前的事情,可我不记得了。
  
  “呵。”童帝的笑容变得有些冷。
  
  但那扇大门已经在眼前,我在跨步进去之前,小声的说了一句:“有兴趣发疯的话,那就进来吧。”
  
  说话间,我已经一脚踏入了这扇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