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七章 诡异的会场

第一百零七章 诡异的会场

  而在我的耳边,响起了童帝的脚步声。
  
  我低头,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笑容,其实对于童帝会是什么决定,我心中是没有把握的,毕竟从他的表现来看,一直是想压制着我的。
  
  他如果猜测到了我的想法,我怕他首先想到的是我和他谁来做这真正的头面人物。
  
  然后一言不合,一拍两散。
  
  但事实证明,相比于这个,我的这个疯狂决定,让他更加的感兴趣,这关键的第一步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无声无息的解决了。
  
  这个大厅设计的比较独特。
  
  大门之后,有一个小小的门厅,要穿过这个门厅,才能正式的进入大厅,在我跨入门厅的时候,童帝已经与我并肩而行了。
  
  可我首先看见的却是兰萱稍微有一些担心的脸。
  
  她站在这个门厅的入口处等我,当她该要做的一切完成以后,她的担心也终于爆发了。
  
  我目光平静的迎上了兰萱担忧的目光,或许是这番姿态,让兰萱稍微松了一口气,她从来就不是啰嗦的女人,只是对我说到:“叶少,在你跨过这个门厅之前,还有反悔的机会。我暂时猜测不到你要做什么,但针对这种情况,这十几个小时,我也想出了一个应急的方案,可以应付这些齐聚的人。”
  
  我这才注意到,兰萱一向疲惫的双眼已经泛起了很明显的红血丝。
  
  我的手放在了兰萱的肩膀上,轻声的说到:“你辛苦了,但我没打算回头。可我也绝对不冲动,你要做的只是相信我。”
  
  “我出生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我只能相信你。”兰萱望着我,认真的说到,可是嘴角浮起了一丝笑容,是鼓励的笑容。
  
  这就是兰萱,聪明,干练...却也有一种生死无悔的勇气。
  
  我心中感动,低头跨过了门厅,耳边响起了童帝的声音:“我说兰萱啊,你火聂家的叶正凌是真正的疯子,不如...你来跟随于我。”
  
  “童先生,你又在开玩笑了。”兰萱一声轻笑。
  
  而与此同时,我和童帝已经跨过了门厅,正式出现在了大厅,兰萱就在我们身后一步的位置。
  
  所以,在所有的人看来,我和童帝算是连襟而来...目光在这一刻都同时落在了我和童帝的身上...整个大厅原本有一些轻微的交谈声,在这个时候,却是寂静的如同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见。
  
  压力...我只感觉到了所有的猎妖人交织在一起的气场,如同大山一般的压力,这种无声的逼视,更加这种压力如同被抛在空中的大山,重重的朝着我压来一般。
  
  我甚至来不及抬头看一眼大厅中的人,就感觉到了一种无法呼吸的凝重感,而我的全身也微微发热,感觉到了一点点些微的潮湿,那是一种紧张之下的热汗。
  
  这种气场,如果是普通人进来恐怕来前行的勇气都没有了吧?
  
  我自认为自己也很普通,只不过心中那个坚定的决定,让我猛地的抬起了头来,我的脚步很稳,神情很淡定,手心却全是汗水,相比于我,童帝似乎轻松淡然很多,手中的竹笛转动,仿佛他只是在闲庭信步。
  
  “水童家的童家主,果真好人才。”
  
  “气度不凡。”
  
  “听闻,童家主极有可能会重现当日水童家第一代家主的风采。”
  
  不知道是由哪个女人开始,赞美了童帝一句,从我们由门厅走到座椅前的短短几步路,大厅之中的所有人竟然开始不约而同热烈的赞美童帝,而我自然是被忽略的那个‘废物’。
  
  对于这样的情况,我其实心里早有预料,并不是太过在意。
  
  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有自己的规则,划分出了所谓人群的高低,就连这一群传承自修者圈子的猎妖人也不例外,只是规则不同罢了,在这个圈子多少还是将就实力的。
  
  “重形(看重术法,修炼等形式)而轻心(看轻修心)是道家人最容易犯下之错,其余修者,就包括佛门修者,莫一不如是。却不知道自古以来,到底是锤炼一颗本心为重。若心皆明,则万事万物皆同。”
  
  这是多少年前,师父对我说的一句话了,到了如今我才算是深刻的体会到其中不易。
  
  不说万事万物,就连今天,我和童帝不是在众人眼中划出了一个高低吗?我眼角的余光看见兰萱的表情,是一种压抑的难受和不平...毕竟我的颜面就是火聂家的颜面。
  
  我故意放慢了脚步,轻轻的握了一下兰萱的手,再隐晦的看了她一眼,兰萱对我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想是让我安心的意思。
  
  众人的态度并没有刺痛我,兰萱的表情却是刺痛了我。
  
  原来人不禁的被拉入各种好笑的规则,自顾自的把同为人的自己划了个高低,全是因为这样的束缚啊?怪不得佛门说是要六根清净,不跳出红尘万种,如何能用一颗最通透的心勘破这世界?
  
  最大的仁慈是公平,圣人莫不如是说。
  
  可是,公平何其之难?而红尘万种又是那么好跳出的吗?如果没有情感的纷纷扰扰,心灵的力量又来自于哪里?
  
  我竟然在这种时候,想到了如此深刻的道心之悟的问题上...转头却看见童帝依旧高傲不屑的脸,轻轻嗤笑了一声,说到:“你们奉承我一句,我也不会因此高看你们一眼。我想要的是,只是叶正凌承认,我童帝才是那命定之人。毕竟当年的火聂与水童,是不可磨灭的光辉,可是,叶正凌你承认吗?”
  
  说话间,童帝微微扬眉,似乎轻狂一笑,手中竹笛一转,一甩汉服长袖,于厅堂之中主位稍稍往下一点儿的位置坐下了,姿态慵懒,眼睛微闭,如同利剑归鞘,全然不理众人此时尴尬的沉默。
  
  之前,那个位置,本是被柳吟风那个骄狂的老头儿坐着的,童帝一来,偏偏就选择了他的位置,他是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我看见他握着‘铁蛋子’的大手都泛起了青筋,却到底是在童帝坐下之前让开了座位,冲着童帝一抱拳,然后走到了另外一个主位稍微靠下的位置坐下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与童帝平起平坐的位置。
  
  估计这个发现让他心中好受了一些,只是一秒,他脸上又浮现出了那种骄狂的表情,目中无人的样子,似乎又愉快了起来。
  
  这样的人,真是骄狂到了‘可爱’的地步,实在让人难以讨厌,甚至有些同情起来,在这种时代,如果他不做出正确的选择,恐怕会是死的最早也最无辜的那种人吧?
  
  但我也没有心思想这个,而是前跨了一步,终于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主位上。
  
  童帝的位置和我临近,我走到主位坐下的时候,和童帝不可避免的擦肩而过,我看了他一眼,心中难免有些微热,那是感动...刚才童帝看似不经意,一向符合他性格的高傲之话,事实上却是在无意中突出了我的地位,为我解开了这份尴尬,也让那些赞不绝口的人闭了嘴。
  
  毕竟我如何的不在乎,我到底是这里的主人?如果都被众人无视了,这一场几百年来最大的猎妖人聚会该如何继续下去?
  
  就算继续下去,我也只能成了一个场地的提供者,再也无法主导这场会议。
  
  童帝肯定是看见我感激的目光,却是装作没看见一般的半倚在舒服的座椅上,为了这场会议,兰萱也是费了心,从场地的安排,布置,排位上都有细心的讲究,而唯一不能改变的则是这个大厅的背影。
  
  明明是很优雅的唐宋古风,却有着诡异繁复的花纹,似乎是百兽图,却又不像...我心中有种怪异的感觉,可是却没办法在这个时候研究这些,顶着强大的压力,我坐在主卫之上抬头了,我手心的汗水就没有干过。
  
  但我还是脸上平静的扫了一眼整个会场,终于也看清楚了坐在主位之下的几乎是当代全部的猎妖人。
  
  除了穿着汉服的童帝,因为穿着的原因,显得与众不同...其余的猎妖人都很普通,至少在穿着打扮上并没有任何惊世骇俗的不同。
  
  就这样的他们,走在人群之中,没有人会猜测到他们的身份竟然是猎妖人。
  
  只有在这里,他们才能完全的释放自己不同的气场,而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收敛了这份气场,他们就彻底的隐没于众人了吧?特别是‘独行者’,也就是说并没有加入任何家族的猎妖人,更是显得低调而内敛。
  
  我这样看着所有人的时候,并没有人回应我任何尊重的目光。
  
  在家族之人的区域里,有的家族之人会带着别样意味的眼神好奇的打量我两眼...而在独行者的区域里,很多人甚至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我没有说话,兰萱就站在我的身后,下意识的轻轻靠近了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