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八章 你想打架吗?

第一百零八章 你想打架吗?

  淡定如她,在这种场合也忍不住紧张了,但我没有说话,有人却是忍不住了,大声的说到:“叶小娃,我问你要消息,你说要叫猎妖人都来。现在人来齐了,你也就不要废话,讲排场了,直接的把我们都最关心的消息说出来了罢。剩下的我们自会商量出一个结果,自然也不会亏待了你。”
  
  我其实不用看,光是听见这风风火火的嚣张声音,就知道,又是那个没脑老头儿柳吟风在出头了。
  
  真亏了他,在这种场合,也敢强出风头,甚至不掩饰来问我讨要消息的事,莫非就真以为自己是猎妖第一家族的家主了?
  
  我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会场,说起那个消息,很多人眼中都流露出了压抑的关切眼神,却不会表现的太过明显。
  
  倒是另有几人,对着柳吟风流露出了稍许有些‘讥讽’的眼神,不管如何,就算我是废材,他何德何能能以一个主事人一般的姿态说话?
  
  且不说这里还坐着一个声名显赫的水童家的家主,而且不是那种虚有其名的家主,还是有些本事的童帝。
  
  就是其他六家同为猎妖人‘贵族’的家主会作何感想?
  
  只是另外六家的地位相当,倒也没有谁来做这个出头鸟,点明柳吟风的这副姿态不合适,而是眼神讥讽,抱着一种看笑话的心态罢了。
  
  至于童帝,微阖着双眼,也没接话,别人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说起来这消息与他也息息相关,他该表明一个态度才是啊?
  
  可我心知肚明,这算是童帝最后一个对我想法的考验吧?毕竟他的立场没有表明,随时都还有退路。
  
  看着会场中的众人,我的心情有些冰冷,如此防备又虚假的状态,真是弱了千百年来猎妖人祖宗的名头,等着在这个时代当炮灰吧?到时候,妖族作乱,不是猎妖人首当其中,而是要那些和尚道士下山来处理,倒也会真的成为悲剧又搞笑的一个黑色幽默。
  
  但我的心中同时也更加的火热,我一定要完成这件事情。
  
  我正要开口说话,那柳吟风倒像是反应过来了一般,忽然冲着童帝一抱拳,郑重的说到:“童家主,消息我知道是你与这火聂家的叶小娃同时取得的,我柳家的态度很分明,是宝物无主,有德能者居之...所以,不问童家主,为了这叶小娃好,是少不得要问问的。而他的意思则是面对天下猎妖人无法交代,所以...”
  
  这基本上已经是骑在我头上,对我的藐视与无视了,同样也是对火聂家的。
  
  我感觉到兰萱的身子在微微的颤抖,可我的神情在众人眼里却一定如同一个‘傻瓜’一样,竟然泛起了笑意,他们肯定会以为这是一种礼貌的示弱和认同,有几个人看我的眼神竟然流露出了一丝叹息的同情。
  
  心中的想法想必是——想当年,聂焰何等的惊采绝艳,英雄了得,怎么...?
  
  面对柳吟风啰里啰嗦的解释,童帝并没有任何的言语,甚至连微阖的眼睛也没有睁开,只是不耐烦的摆手,算是打断了他的话。
  
  柳吟风却应该认为,这是童帝对他说法的认同,换了一幅更嚣张的嘴脸对着我说到:“叶小娃,坐在上面很舒服吗?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特别是在这个时代,妖物重又现世,哪家不是忙得更脚不沾地,你不要一直拖延了?倒是枉费了大家日夜兼程的心了。”
  
  这一下,我还需要掩饰什么吗?我脸上的笑意更重了,我想应该是露着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了,我望着柳吟风说到:“柳家主,我一直觉得你的名字颇赋诗意,吟风,吟风...吟诵拂面之风,像是一个古代诗人的字号。可这与您人颇为不符啊。”
  
  从进入大厅到现在,这是我说的第一句话,在会场之中心思各异的众人,也少不得此时把探寻的眼神落在了我身上,这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相比于这些人,柳吟风倒是很‘单纯’,转着他的‘铁蛋子’,摸着他的胡须说到:“这倒也是,老夫一生耿直,也是这猎妖人,少不得好武,对这名字一直颇为不满,怎么符合我这人呢?无奈家父....”说到这里,柳吟风眼睛一瞪,冲我说到:“你这叶小娃,大家都是为了消息而来,你在这里扯我的名字是个什么意思?”
  
  我收敛起了笑容,拍了拍我所坐主位扶手,神色已经变得冷淡的说到:“柳老爷子刚才的话里,意思不是很明显吗?这个位置不错,稍高于大家的前台,又在前台的正中,可谓一个领头之势,但我坐上来,却是因为我是这个场地的提供者而已,大家好歹给点儿面子敷衍过去,甚至可以无视我,我就是一个坐在这里的旁观者。”
  
  这个时候,大家的眼神明显都有了一些变化,却是把情绪深深的掩藏了起来,只是其中有几个气度稍微不同的年轻人看着我,眼中流露出了几丝有趣的意思,有点儿期待这场大戏的感觉。
  
  而童帝依旧是那副闭目养神的模样,似乎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至于柳吟风,凭他的脑子一时间根本就想不出来我说这段话是什么意思?但易怒的他,就算搞不清楚什么原因,也丝毫不影响他发怒的心情,他明显已经愤怒了。
  
  可我何需要理会他?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到:“而枉费了大家日夜兼程,也是对的。但这日夜兼程可不是为了火聂家的面子,而是为了那个消息。这些...柳老爷子,你说对吧?”
  
  柳吟风看着我,手中的‘铁蛋子’转动不可避免的加快了,那种隐隐的雷鸣之声再次传来。
  
  可惜的是,他这次并不是单独面对我一个人,而是面对着几乎华夏所有的猎妖人,在这个时候,一个老者,打扮的就如同一个成功儒商的老者站了起来,冲着我礼貌的微笑了一下,又冲着柳吟风一抱拳,说到:“吟风兄,在这种场合发怒怕是不太合适?竟然大家都是一个目的,也坐在了这里,何事不可以商量?好歹,叶家主也是一份真诚之心邀请大家,吟风兄也不用那么激进,伤了年轻人的面子。”
  
  我看了一眼这个老者,因为事前做了功课,我自然之道他是谁?
  
  他同样是猎妖人七大家族中的一员,应该是七大家族中季家的一个长老,毕竟这一场聚会固然重要,也不是所有的家主都能出席其中的,它并没有重要到是一个必须家主到来的聚会。
  
  这位季长老的想法应该很有代表性,在我说出这两段话以后,就以为我是年轻气盛,被那狂傲的柳吟风落了面子,忍不住开口嘲讽两句了。
  
  这恐怕会让他们对我的评价更低上一分,就比如说沉不住气。
  
  柳吟风不给我面子,却是要给这个同为七大家族季长老的面子的,他冷哼了一声,说到:“反正老夫时间不多,不是来听你废话的,你的消息就快拿出来罢。”
  
  说话间,他就要做回他的那个位置,我却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对着柳吟风说到:“等等。”
  
  柳吟风怒气冲冲的看着我,一时间也不知道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却是一步一步朝着前台之前,更靠近他和大家的位置走去:“柳家主,我之前的话还没说完呢?我要说的是,你的想法可能也代表了大家的想法,可是人家不说,你却急吼吼的说了,何不改个名叫柳莽夫?第二,这个位置可不是你坐的,还是下去,和其它六大家族坐在一起吧。按照我火聂家的规矩,这个位置,是家主随身之人所坐的位置,方便她为我做一些琐事,莫非你也要来做这些?”
  
  说话间,我一个转身,拉过兰萱,在她有些激动的目光下,把她摁在了座椅之上。
  
  柳吟风此刻一张脸已经涨的通红,我却根本不理会他,说到:“之前一天,你见我,就已经犯了我火聂家的规矩,坐在我旁边的主位上。你没风度,不代表我不能没有主人家的气度...想着是私下的场合,那也就算了。今天这个大场合,这可由不得你。”
  
  说话间,我转身盯着柳吟风,目光渐渐的凌厉起来:“否则,我火聂家的尊严何在?!”
  
  敲山震虎也好,杀鸡给猴看也罢,既然你柳吟风要当这出头之人,那我就拿你开刀。
  
  这个时候,童帝也终于睁开了双眼,还是有些懒洋洋的...和柳吟风那双瞪大了得眼眸行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是,我却不给柳吟风说话的机会,反倒是主动的上前一步,有些咄咄逼人的说到:“怎么?你想要打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