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九章 初步的强势

第一百零九章 初步的强势

  我这一句话的效果,不亚于往人群中扔入了一颗炸弹,终于把所有人最激烈的情绪‘炸’了起来。

  猎妖人家族是一个什么关系?说简单一点儿,这几百年的和平日子,让这些家族早就没有什么紧密联系,基本上都是知道对方的存在,但各自为政。

  若不是有几百年前的预言留下,说是时代会发生剧变,恐怕更多的猎妖人家族,或者独行的猎妖人都会断了传承,渐渐变成一个普通的家族或者是普通人。

  留下来的家族或者独行者因为危机感一直都在,所以一直都存在着某种私下的竞争。

  这是不可避免的,只因为在如今这个时代,资源已经越发的稀少,而不论哪个存在都想要在风雨飘摇的年代活到最后。

  可之前也说过,和平的日子让彼此疏离...毕竟,没有任何的战斗让他们彼此相连。

  在这种挤压之下,能是什么关系?

  保持礼貌的冷淡也就不错了。

  当然,也有稍微有点远见的人,在猎妖人之中,建立起了若有似无的松散联盟形式...但,毕竟在之前两个现实关系的前提下,又在实力相当,谁也不能真正服谁的情况下,这种联盟的关系也可想而知。

  但毕竟也是联盟啊...至少最强大的七大家族之间,隐约行成了这种松散的联盟,剩下的就算实力不济,彼此暗自不待见肯定也是有的,毕竟七大家族凭借这种松散的联盟,抢占了大量的资源。

  就是在这种形式下,我扔下了这句话,直接针对的是柳家的家主,这不是‘炸弹’是什么?

  下面的猎妖人一片‘哗然’,但大多数那种看好戏的心情已经被调动起来了,至少有好十几个人是掩饰不住的‘暗爽’,毕竟我落了柳吟风的面子,也就等于打了柳家的脸,也给了七大家族一个难看。

  想必柳吟风这个为人与作风,反感他的人不在少数。

  而剩下的人中,有流露出愤怒神情的,也有以之前那个老者为代表的,深深失望神情的,毕竟火聂家的家主再是一个‘废物’,火聂家也只是空有其名,但也好歹威名赫赫了那么久...若说对我完全没有期待,那是假的。

  如果在这个年代,能出现一个绝对强势的人,有些人的心里何尝又不是愿意的?

  这部分人算是比较无私了,可是能在一个如此郑重的场合,说出要打架言语的小子又有什么能期待的?华夏人非常讲究一个‘忍’字,更加笃定的相信冲动的家伙难成大业。

  另外,剩下的人反应就比较有趣了,应该是属于七大家族的年轻人,另外还有几个陌生的独行者年轻人,倒是在眼中流露出了那种有趣,向往的眼神...这个我反倒能够理解。

  毕竟,混乱的年代不适合中老年人,但不代表年轻人就害怕混乱年代的到来。

  谁在年轻时候没有过一个‘英雄’‘轰烈一生’的梦想呢?

  只是短短一两秒,我就把所有人的脸色看在了眼里...可是,我并不是太在乎,反而在乎的是眼前的兰萱,她虽然激动我刚才的维护和‘强势’,但当我说出要打架那句话时,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那种担心就差用笔清楚的写在脸上了。

  “放心。”我郑重的对兰萱说出了这两个字,而在我耳边,已经响起了惊天的雷鸣之声,整个地下室也开始微微晃动,显然柳吟风又在用这种熟悉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愤怒。

  “正凌,如果真要走到那一步,我们也不是全无准备,至少在这里...”兰萱如同下定决心一般的看着我,忽然就说出了那么一句话。

  我立刻打断了她,但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原来一向冷静淡定的这个兰萱,也是有着这样的热血啊?看来是也是被柳吟风的一再侮辱激怒,而忍耐到了极限。

  我打断了兰萱,但兰萱却是认真的,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话:“正凌,聂家主也从来不是软弱之人,反而强势到了极点。”

  我轻轻的点头,然后转身冷脸看着柳吟风,我说出这句话是赌博,赌在这个场合,一定大有其人不愿意看见我和柳吟风打起来,毕竟牵涉到消息还在我这里。

  但若真的都想看好戏,打一场又如何?

  这样想着,我已经原地站定,其实压抑久了,心中何尝没有想要证明自己的冲动?这种冲动自然形成了熊熊战意,沸腾了我,我身体周围的温度开始若有似无的升高。

  而一个起手诀已经被我掐动。

  这种变化是微妙的,这个起手诀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陌生的...但是,在我身后却响起了一声压抑的‘呜’声,我这个角度,正好看见兰萱捂着嘴,竟然是在强行压抑自己想哭的心情。

  童帝却仍然是懒洋洋的,我和他并肩一战,很多东西他是看在眼里的。

  我不知道,在他眼里我是不是‘废物’,但至少有一句话是他对我们一起说的‘要快速的提升自己,不要若了火聂与水童的威名’。

  我毫不畏惧的迎击,自然让柳吟风的愤怒到了极点,他连连的冷笑,手中转动的‘铁蛋子’已经出现了隐没的电光,他连说了几个‘好’字,然后也是上前一句,怒喝到:“就让我来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吟风兄。”就在战斗一触即发之际,那个如同儒商一般的老者终于开口了。

  他的神色已经不是之前的平和,和善...而是带着某种隐约的强势,这一声呼唤,让柳吟风不得不回头看了他一眼。

  谁都知道,虽说是七大家族,实力上也有微弱的差别,就比如季家在七大家族是最强大的家族,几乎是一个公认的事实,柳吟风就算骄狂,也不得不给这个松散联盟最强一家家族长老的面子。

  “吟风兄,我这里有个位置,想要邀请吟风兄同坐。不知道吟风兄意下如何?”在柳吟风回头以后,那个儒商老者这样说了一句。

  这话表面的意思看起来是商量,实际上的语气却是强硬的‘命令’了。

  柳吟风如何受得了这口气?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季长老,说到:“好一个季前,你是不是得了火聂家的什么好处?要联合起这个小子侮辱于我?落了我的面子?这位置倘若老夫不坐,那又如何?”

  我在心中已经开始无奈的叹息了,这要是多没脑子,才能说出这样‘有水平’的话来?直接说季家收了我的好处?

  我看见一个大概是季家的年青一代的人,眼中已经明显的流露出了极为愤怒的光芒,看来柳吟风的一句话,就快要成功的得罪季家了,这倒不是我想要的效果。

  不过,那个名为季前的长老,显然不会像小年轻那样冲动,他的脸上几乎看不出什么愤怒,而是淡然却强势的说到:“吟风兄,我季家不至于不厚道至此,背离你们六家,做什么疏离的举动,还是吟风兄不要说出这等没有根据的猜测。”

  “如今这个形势,是我们有求于火聂家的家主,想要知道一个消息。而那个消息关联的是什么,那件东西又意味着什么,我想吟风兄不会不明白吧?在如此的情况下,实在没有必要咄咄逼人,给些耐心,听听叶家主要说些什么,也无妨吧?毕竟是叶家主无私,才要把消息分享出来,对不对?”

  一连两段话,充分显示出了这个季长老相比于柳吟风聪明了不止一倍,至少把形势看得分明。

  如果不是柳吟风傻,我想他也不用为难到要把这些话点明来说了。

  柳吟风虽然冲动又鲁莽,但也不至于是一个连正常思维都没有的白痴,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眼珠子一转,总算是回过味儿了,但他到底好面子,指着我说了一句:“小子,别让我单独遇见你。”

  说罢,冷哼了一声,算是有讪讪的走下了前台去,给了彼此一个台阶下。

  至于我,目的也不是要与柳吟风打一架,只是想通过这件事情,初步的在大家心中种下一颗,我火聂家也是‘强势’的小种子,不至于让自己等下那么被动而已,所以也就没有再说多余的话。

  而我也没有认为,就这件事,就能达到我最终的目的,毕竟强势还需要实力来支撑的。

  至此,前台之上,就剩下了三个人。

  我,童帝与按照火聂家的规矩,应该坐在家主之旁的贴身人——兰萱。

  初步的形势已定,剩下的,就应该是我真正的为大家演出一场‘好戏’,彻底的来达到我想要的目的。

  想到这里,我没有回到主位坐下,反倒是走到了前台的边缘,冲着在场的所有人抱了一拳,脸上的神情也变得稍许有些激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