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章 渐露的爪牙

第一百一十章 渐露的爪牙

  看着我的神情,台下的人不知道出于何种心理,总算也给了我半分认真,而不是刚才的无视了。

  之前那个显得鲁莽又冲动的行为,多少能收到像现在这样的效果,正是我想要的。

  否则,我再慷慨激昂,别人等若无视,人卑言轻...又有什么用呢?

  在抱拳以后,我也不再啰嗦,终于开口了:“大约在一个月以前,我和水童家的童家主在某个江南小镇进行了一场大战。这一件事情想必各位都有所耳闻,才会有了今天的聚会。”

  “因为也是在那一个月前,在场的诸位中,有少数人也收到了神秘的消息,赶往了那个江南小镇,目睹了,甚至亲自参与了那场战斗。”

  “而消息的来源,已经不是如今这场大会的重点,所以追究起来也没有意义了。只是那场战斗的惨烈,超出了我和童家主的预料,亦或是我们的能力不足,不能云淡风轻的解决那一场战斗,所以各种的消息在那场战斗以后,彻底的四散开来了。”

  我说完这番话,看了一下台下的众人。

  显然我并没有兜任何圈子的话语,已经让台下的所有人都开始越加的认真,就包括之前还忿忿不平的柳吟风。

  毕竟,我说的是最真实的情况,也是他们不了解的情况...他们的人虽然参与其中,但整个战局恐怕也只有我和童帝知晓的最清楚,不要以为这是没有价值的,至少在评价妖物的实力上,这是异常有价值的消息。

  这样的效果自然是我想要的,我没有废话,而是站在台前,继续说到:“从消息四散开来以后,我不知道水童家的情况,而我火聂家开始变得热闹了起来,各种人等络绎不绝,但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猎妖人。”

  “而巧合的是,他们的目的也是共同,就是想要一个消息,关于封印之地的消息!因为在那里,封印着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是大家都想要得到的一件东西——《山海百妖录》。”

  “可是,你们说,我把这个消息给谁呢?我不想否认有这个消息的存在,毕竟又有神秘的消息在诸位之中扩散,我和童家主是千真万确的得到了这个消息。”

  “我也不想弯弯绕绕的说,就请各位扪心自问,找上我火聂家的同时,可有去到水童家?”

  说到这句的时候,我的神情开始有了些微的愤怒,而童帝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坐直了身体,在我这句话刚落音的时候,就如同捣乱一般的接口说到:“说起来,我水童家可是安静的要命呢?趁我受伤之际,我水童家出了点儿家事儿,恐怕他们不好意思上门来叨扰?”

  我看了一眼童帝,从这句话开始,童帝的立场已经十分分明了,就是表明要与我合作。

  话是有点儿玩笑的意思,但言下之意,在座的每一个人恐怕也听得明白,童帝就是在表明,这样的‘麻烦’只有我火聂家有,水童家却是没有的。

  所以,我脸上的愤怒在加重,而我的语气也变得激烈了一些:“童家主刚才已经回答了。各位,你们觉得是为什么呢?我和童家主连襟而战,为什么只有我火聂家被找上门来,而水童家却没有?”

  “我想柿子都捡软的捏,这其中的道理,大家自然是明白的很。那好,既然我火聂家那么软弱,几乎是所有想要消息的人都一哄而上,那么还是之前那个问题?我们究竟把消息给谁呢?”

  “然后,才有了这场大会。”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在前台来回踱了两步,就好像热了一般,已经开始解着西服外套的扣子,但我嘴上却没有停,而是继续说到:“诸位,我想大会的目的,大家是这样的想法吧?既然我火聂家一个都得罪不起,就包括童家主,才会选择在无奈之下,给所有人开上这么一场大会,卖出这么一个人情。等到真正风云飘摇的时候,大家会记得这么一个人情,给我火聂家一些庇护。”

  “或者,就从现在得到一些好处,也就是极限了。”

  我这段话说完,从所有人的表情来看,的确就是如此...这种了然,并不是在场所有的家族,就包括独行者也给出了这样的表情...可想而知,火聂家积弱到了什么地步?

  我的出现不到小半年,除了和童帝的连襟而战,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而在之前,火聂家说是猎妖人家族,可是连一个猎妖人都没有。

  而我出现以后唯一一件大事,虽然闹的也算惊天动地,但偏偏却是与童帝连襟而战——糟糕就在这一点,童帝的实力可是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的,在这种情况下,大家怎么联想,可想而知。

  再则,童帝选择与我合作也不奇怪...火聂家虽然没有猎妖人,却有一个无比能干的兰萱。

  至少火聂家收集情报的能力,那是一流的...这是所有家族的公认。

  总之,照着最合理的推断,我的能力是被一再忽略的。

  话说到这里,按照正常的思维,既然明人不说暗话,那么接下来就是坐地讨价还价的问题了...但我却是沉默了,做出了一个大家觉得怪异的举动,我脱下了自己的西服外套,放在了自己的主位上。

  然后又走到了前台,开始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在这过程中,我也是抬头看着所有的人说到:“如果大家以为这就是答案,那么今天我可以一字一句的告诉大家,这绝对不是答案,不是我火聂家的意思。”

  说话间,我已经解开衬衫的全部扣子,然后一把扯掉了衬衫,扔在了地上,完全的裸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

  这个举动,感觉上就像是在耍流氓,在场也有一些女性的猎妖人,不禁神色变得难看了一些...但同样,在和在场的人一起看清楚了我上半身时,都变得眉头深锁,有些奇怪了。

  我的上半身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至少不会妖化...长出什么奇怪的东西。

  但是在我的上半身,肩膀处,有一个奇怪的‘灵魂印记’,如同一个妖兽的爪子,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经开始散发出某种沧桑而强大的气场,这气场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毕竟,这种东西对我身体没有什么影响,只是一种‘势’,可这已经够吸引人的眼球了。

  而除此之外,就是密布着伤痕,老的,新的...淡的,还未恢复的...各种伤痕交织在一起,一看之下,触目惊心。

  我的手轻轻的拂过我手臂上的一条伤痕,这才开口说到:“大家心中一定很奇怪,我给大家看这么一个上半身是个什么意思?那么,在这之前,我问大家一个问题,都知道这是一个会产生剧变的时代,妖物会重临世间...那么在座的各位,有几位见过妖物,并与之战斗过?”

  “这个问题很重要,请各位务必给个面子,认真的回答。有战斗过的,请举起手,让我看看。”

  我的话说完,整个会场沉默了几秒,终于有一个人举起了手,接着...整个会场,陆续有人开始举手,过了半分钟,当最后一个人终于举起手来,与妖物战斗过得人数不到整个会场的三分之一,甚至离三分之一还差着一点儿距离。

  我看了一眼,示意大家放下手,接着说到:“我不想问大家与妖物战斗是何感觉,毕竟已经偏离了这次大会的主题。想必,大家知道的只是,妖物已经开始重临世间,并且是以我们想象不到的形态来的,那就是——他们是人,之前是再普通不过的人,忽然之间就妖化了。”

  “而我这身伤痕怎么回事儿?我想说..也当我还是一个普通古玩店的小老板时,我就不幸卷入了一个事件,开始接触了第一个妖物——猫妖,之后发生了一些变故,让我成为了火聂家的家主,可是我并没有过上什么家主的平静日子,而是不停的在与妖物战斗。”

  “这个爪印,就是在我与猫妖战斗时,莫名的浮现在我身体上的。”

  “这条伤痕,则是在一个仓库大战时,遇见了真正的妖族实力...”

  “这个,这个...”我的神色渐渐变得激动,最后停留在深深的三道伤口上,说到:“这个,包括剩下的所有,则是...你们渴求的消息的来源——艺术家,我和童家主与之大战的时候,留下的!”

  “看着这一身伤口。我并不是想证明,我堂堂火聂家并不是软弱可欺的,而是想问在场的各位另外一个问题,你们是凭什么站出来,就这样堂而皇之的上门,问我火聂家讨要消息的?”

  “要知道,这消息,可不是童家主庇护于我,我捡便宜拿到的。和童家主一样,那是我用命换来的。”我忽然大声的说到。

  这一句话,等同于在人群中扔下了第二颗炸弹...炸碎的,却是他们想要山海百妖录的希望。

  人群再一次的沸腾,也有怒火...而莫名的,或许是这一身伤口的震撼,让他们的怒火竟然不敢冲着我来,而是互相抱怨起来。

  我冷眼的看着,是时候....说出真正的目的了,也是时候强势的露出爪牙了!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那么早更新完毕,忽然感觉自己扬眉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