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狂风暴雨前

第一百一十一章 狂风暴雨前

  但在绝大的利益面前,我这身伤口显然是镇压不住众人的怒火的。
  
  在叽叽喳喳,相互抱怨了半分钟以后,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用阴阳怪气的语气说到:“叶家主,敢情您让我们千里昭昭的赶来,是来欣赏您这身儿伤口的啊?既然不给消息,那咱们还在这儿呆着做什么?”
  
  “是啊?莫非叶家主想趁这个聚会,为火聂家拥有了你,而正正名,火聂家不再是一个猎妖人都没有的家族。没这必要呐,这年头,各活各的,谁还能压着谁?”
  
  “就是,用一身伤口证明你也不弱吗?我们都知道了,这件事真是今年最大的笑话。”
  
  随着第一个人阴阳怪气的开口,下边儿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议论起来,发怒不至于,毕竟这些人对着消息还有着念想,撕破脸太不明智,不过冷嘲热讽,那是必然的。
  
  我站在台上,沉默的听着这些冷嘲热讽,并没有半分言语。
  
  从一开始的热烈期待,到如今的‘当头一棒’,是要给这些人一个情绪发泄的出口的...我根本不担心他们会离去,如果是完全失望了,恐怕我面对的就不是冷嘲热讽,而是这所有猎妖人的怒火,以及日后深刻的‘得罪’了。
  
  “叶少,穿上吧。”兰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我身后,把我扔在地上的衬衫捡了起来,作势就要批在我身上。
  
  她的眼圈红红,情绪复杂,有不安,有激动,感动...我能理解她这种情绪,不安是因为,她以为我是在通过这种方式来昭告天下,消息我不会给出,用这种强硬的方式未尝不是一个办法,但得罪的就是几乎华夏所有的猎妖人。
  
  激动,感动是在于我对火聂家的在意,以及对身为附属家族的她的强势庇护。
  
  兰萱已经绝对理智了太久,但也不代表她没有女人的情绪...所以,造成了这种矛盾的心理,但她最大的优点就是一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之前也表明了,就算我与全天下为敌,火聂家也是站在我背后的...于是,在这种矛盾之下,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还有闲情逸致来为我做穿上衬衫这种小事儿。
  
  可是,我却握住了兰萱的手,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不穿吧,你先坐回去等着。”
  
  我不穿衬衫,自然有我不穿衬衫的原因,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必要解释...我这样说了一句,兰萱也只是收回了我的衬衫,拍了拍衬衫上的灰尘,就低头无言的坐回了座位。
  
  至始至终,她眼中流露的,都是对我无限的信任。
  
  我心中微热,却不管那还不绝于耳的冷嘲热讽,如果在这种场合,特别是心中还有着目的的人,就能够开口冷嘲热讽的...想必,也不是什么需要注意在意的人物。
  
  我对独行者的强弱,势力不了解,所以我重点观察的是七大家族。
  
  果然,别人一片冷嘲热讽,他们倒是不动声色了...就包括那柳吟风,估计也是在季长老的阻止下,并没有开口,只是冷笑连连的盯着我。
  
  在这样的混乱持续了两分钟以后,终于有一个看起来就有些像刺头儿的人站了起来。
  
  “既然叶家主没有诚意,我们也不用耽误时间了。至于那个消息嘛...哼哼,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火聂家的一举一动也就要小心一些了。”他盯着我,态度很是不客气的说到。
  
  我倒相信他说的这话是真的,既然以为我的态度坚定了,又不想放弃消息,盯着火聂家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只是在发泄情绪以后,想出这么一个办法的,也是‘人才’,有那么好盯着吗?火聂家再弱,想点办法迷惑一下别人也还是能做到的。
  
  火候差不多了,我心中暗想,却是在这个时候,七大家族中似乎是代表的季长老再次站了起来,这一次却不是冲着我说话,而是冲着童帝说到:“童家主,老夫只是想冒昧的向童家主问一个证明。”
  
  “嗯?”童帝似乎对这一切很不感冒,只是懒洋洋的抬了一下眉眼。
  
  “我绝对相信叶家主所说,消息是用命换得的。只是,敢问,可是和童家主并肩作战?”季长老一幅中肯的样子,实际上这个问题确是问的颇有技巧,也问的我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一个小人物也可以拼命,但是面对强大的对手,拼命与否对结果的影响都不大。
  
  而与童帝并肩作战,那要考虑的就不一样了...因为,至少要实力相当,才能谈并肩作战,而这样拼命得到的消息,份量自然也就不一样。
  
  相对的,我在他们心中价值和评估也就不一样了。
  
  我之所以冷笑,是因为这些老狐狸说是相信我,实际上这不是绕着弯来打听我的实力吗?而我的实力决定了他们对火聂家以及这个消息的态度,不是吗?
  
  那季长老既然问出了这个问题,自然也不怕得罪于我,比起一时的得罪,显然这个问题的答案更加的重要。
  
  而当季长老问出这个问题以后,所有人似乎是行程了某种默契一般的都闭了嘴,就连那个作势要走的刺头儿也在这个时候停下了脚步...
  
  这绝对不算小事,如果火聂家崛起了一位和童帝实力相当的年轻家主,对现在猎妖人圈子的形势都是一个翻天覆地,破坏如今这种平衡的大事。
  
  那么这个会议的意义也就要重新的考量一下了,不单单只是消息的问题了,强势崛起的家族,也需要与其相匹配的资源啊...
  
  这么重要的一个问题,仿佛也不能刺激童帝的神经,他懒洋洋的姿态未变,只是手托着下巴,倒是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在台下几位女性猎妖人明显是‘脸红心跳’的注视下,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这才用如同午睡初醒般的语调说到:“自古,火聂水童号称双子,这并肩作战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是给了一个绝对肯定的答案,可是我却在心中大骂童帝!
  
  你要回答就好好回答不行?你非得用那种眼神看我一眼,像我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你不得不那样说一般...怎么给人以足够的信服度?
  
  果然,童帝这般回答,让那个季长老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底下的那些人也是一种比较‘鄙夷’的眼光看着我,就好比我的后台就是童帝,我敢开这个大会的底气也是童帝一般,他们早就了解了。
  
  “童家主,这个问题事关重要,还恳请童家主认真回答才是?”季长老没有轻易的去否定,却也不敢就这样认定,只能厚着脸皮再次追问了童帝一句。
  
  “呵...”没想到,这个问题却是触怒了原本脾气就不怎么好的童帝,他终于发出了一声嘲讽的冷笑,原本就是高傲不屑于他人的样子,配合这声冷笑真是冷进了人的心底。
  
  季长老似乎颇有压力,表情有些讪讪的,却是毫不退缩的盯着童帝。
  
  童帝却是不再懒洋洋的了,而是坐直了身子,优雅的翘着腿,带着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季长老,说到:“有什么好重要的?不就是决定叶正凌这家伙是不是软柿子,好不好捏而已吗?不也就是他强了,你们七大家族的胃口就要小一些,吃到嘴里的资源要多吐出来一些吗?这对你们重要,对我有什么好重要的?你几斤几两来着?逼着我去回答这个问题?”
  
  这童帝...我又是在心中开口大骂,这不是明显的欲盖弥彰吗?
  
  但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分明就是我与你真正的在并肩作战啊?说出来有那么难吗?你干嘛要做出一副你就是耍无赖一般替我掩饰的样子?
  
  可这些话并不能摆到明面上来说,我也只能在心底一声叹息...事实上,话虽然这么说,我也并不是多生童帝的气,在这种场合,就算童帝给了无比坚定的回答,恐怕关系到那么多重要的事件,这些人也并不是那么容易信服的。
  
  何况,我还有自己的目的?!爪牙迟早要亮...童帝也就是这个意思,他似乎生怕我用一种看似简单,实际上后患无穷的方式来解决某些问题。
  
  况且,也解决不了,至少达不成我充满野心的某个目的,那还不如...
  
  这童帝真狠,我也说不清楚他到底是为我好,还是在整我?万一,我亮出了爪牙也没办法,那不是一个莫大的笑话吗?他对我那么有信心?
  
  我这边的心思,在场的所有人自然是不知道。
  
  他们的注意力已经被另一场好戏给吸引,那就是一向高傲的童家主终于落了七大家族的面子,而且还这么赤裸裸的把一些不能再台面上说的话,给直接说破了。
  
  所有人都盯着季长老,似乎想看他接下来怎么处理?虽说这场大会到最终都还没有说出最后的目的所在,就是那个消息。
  
  不过如此的跌宕起伏,齐聚一堂...也算是颇有看头了,大家怎么舍得走?
  
  我没有想到的是,面对童帝如此犀利的语言,季长老根本就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反而是一抱拳说到:“童家主既然看得如此通透,那说出来又是何妨?消息也是资源的一种,而资源是有限的,如今这天下大乱,哪个不是活得更累更担心一些?童家主,难道你的利益就丝毫不受影响?”
  
  “这天下,越发的要集中资源,有能者居之了!否则就是一种浪费啊...至少出现一个强大的人或者家族,大家的日子也好过一些,不是吗?毕竟都是猎妖人一脉,在明哲保身的情况下,给予庇护也是道义之所在啊。”
  
  在季长老的话刚落音之后,另外一个中年人又站了起来。
  
  我也知道这个人,是七大家族王家的人,如果我记得没错,是那王家家主的弟弟,七大家族虽然互相竞争,但事实上对外,又是一个松散的联盟,这是之前我就知道的事实,这下站起来一致对外,针对童帝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这番说的...说的我放在裤兜里的手,暗暗捏成了拳头!
  
  呵,有能者,培养一个大家族?事实上还有比这恬不知耻的吗?也或许是这几百年和平的日子早就磨去了他们的锐气,也压弯了他的脊骨...想来想去,也只能想到的是,抢夺资源,壮大自己。
  
  在这风雨飘摇的年代,先保住自身再说...而猎妖人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是站在普通人之外,守护这天地的秩序,让普通人可以安居乐业的存在啊?而不是这样一幅嘴脸明争暗斗,明哲保身的一群窝囊废。
  
  而让我没料的是,面对这两个人的话,在场的很多人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这何尝不是七大家族借这场聚会,在表达他们的一个目的和立场呢?可能,他们也一直怀有这样的打算?
  
  只有少量年轻人脸上似乎有些不屑。
  
  这番咄咄逼人,也只是让童帝冷笑不住,扬眉回答了一句:“我说是就是,你要我怎么证明?你有本事,就穿越到那一天,亲自一战去试试啊?一群废物。”
  
  童帝这番话显然也是动了真怒,那一句废物,不就是我想骂的吗?却不知道童帝是否和我一个想法?
  
  而季长老似乎一点儿都不愤怒,反倒是一脸轻松的说到:“童家主,也就是你的不对了。”
  
  随着他的话,竟然有好几个猎妖人也跟着附和:“对啊,童家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一颗石激起千层浪,在这些人的带领下,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有了底气一般,纷纷开始指责起童帝来了。
  
  童帝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我的身上。
  
  此时的我,脑中却是反复的想起一段简单的对话。
  
  “哦,TINA,对了。你上次说我有三次机会...那意思是可以救我三次,还是说,到了第三次,神仙也救不了我了?”
  
  “是可以救你三次啊...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正凌?你不能想着这样的‘歪门邪道’,想办法提升你的实力是正道。”
  
  “没,在没有提升之前,有点儿底牌总是好的嘛。”
  
  爪牙,看来终于是要露出来了,我的拳头捏得很紧,以至于我的掌心都在发疼...我脸上的冷笑彻底得变为了愤怒。
  
  “都给我闭嘴。”一时间,整个偌大的会场,只剩下了我咆哮的声音,还带着回音在不停的震荡。
  
  所有人都愣住了。


仐三说:
一个大章,送200字。明天三更,精彩的三更!!叶少的实力自然有途径提升,叶少也已经想明白了,狂风骇浪的仇恨也要来了,大家注意山海百妖录(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