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图穷匕终现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图穷匕终现

  在这里资格最老的人,无意是七大家族的家主或者是派出的长老。
  
  另外,有一些独行者也是声名显赫。
  
  而若论能力,童帝应该是最排得上号的,但也只是说潜力方面出色,加上有水童家的保驾护航,绝对不敢称之为实力第一人。
  
  在整个会场之中,最有资格说话的无疑是这些人。
  
  无论如何,他们可能会因为我的伤口,外加童帝似是而非的一点儿肯定,高看我一眼,但也轮不上我说这种决定性的话。
  
  更何况,这话完全是命令性的,而且丝毫不客气。
  
  所以,所有人愣住了,但除了童帝和兰萱...兰萱是已经完全豁出去了,而童帝却是看了我一眼,知道好戏从现在开始了。
  
  会场沉默了一两秒,接着第一个爆发的就是柳吟风,他几乎是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指着我鼻子骂到:“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在这种场合对着这么多长辈这样说话?果然是‘半路出家’,没有规矩的家伙。”
  
  这柳吟风应该是记着童帝所说他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下正好完美的发泄在了我的身上。
  
  他一个开口,就如点燃了众人的愤怒,一时间劈头盖脸的骂声,说什么的都有。
  
  只不过,在场的人都自持身份,骂的还不算难听。
  
  但任由他们骂下去,情况就更加不可以控制了,于是我转身拿过了之前刻意让兰萱准备的一个麦克风,几乎是扯开了嗓子大喊到:“我从始至终没有说过,消息我会不拿出来,只是问你们凭什么要?现在,我就有几句话要说,想要消息的,可以先听我说几句再做决定。不想要消息的,现在就可以离去了。”
  
  我这几句话刚落音,现场的骂声一下子小了许多。很多人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这种如同过车山一般让人跌宕起伏的事情,一般人都反应不过来。
  
  既然决定要放出消息,先前那些‘废话’又是做什么用的?
  
  只不过,骂声小了许多,还是有一些人没有闭嘴,其中又以柳吟风‘跳’的最为厉害,他是纯心和我杠在了,可是我却没有心思去理会他,我现在要的是一个大局,于是我拿着麦克风继续说到:“一分钟时间,不闭嘴的可以走。想要听消息的留下来,但请安静...我火聂家之前一直积弱,我承认。但如今,敢召集这场聚会,我叶正凌就在这里说一句,我绝对不会怕得罪任何人,任何家族。”
  
  这一句话,可以说我几乎是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说完以后,我就把麦克风扔在了地上,盯着手腕上的手表,开始计时。
  
  而在台下的每一个人都不是傻子,既然来了,谁又想空手而归?只是听几句话而已,又不损失什么?所以,大部分人在第一时间保持了绝对的安静,只剩下那柳吟风带着少部分人,还在喋喋不休。
  
  我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还有二十秒。”
  
  坐在柳吟风身边的季长老终于是受不了了,一把拉住了柳吟风,强行让他坐下,并伸手捂住了他的嘴,那柳吟风非常恼怒,但季长老附他耳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终于安静了下来。
  
  只是也不是十分甘愿的样子。
  
  柳吟风闭了嘴,剩下的人‘势单力薄’,自是不好再多说什么,一下子全都安静了下来。
  
  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却也不放在心里,如今还不是判断一个人人品的时候,而我们首先需要的是团结,在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之后,我开口说话了,而我原本想冷静淡定的去说我想说的一番话的,但说到最后自己也控制不了情感,而变得郑重又认真起来。
  
  “诚如大家所知道的,关于我的一些消息。我以前只是一个普通人,后来才因为各种原因成为了火聂家的家主。”
  
  “对,我和火聂家第一代家主也是唯一的家主,聂焰有着现在还说不清楚的关系,但在这里这个并不是太重要。”
  
  “一开始,我是抗拒聂焰,甚至猎妖人这个身份的,因为它离我以前还算平静的日子太远了。”
  
  “可是,大家都是修者,也应该相信命运。如果是命定的,不管你是抗拒,还是逃避...都摆脱不了你自己该承担的一切。”
  
  “我遇见的第一只妖物是猫妖,他的身份是一个医院主任,杀了两位数以上的人,为的是什么?我不太清楚,但在座的各位想必清楚。”
  
  “第二个遇见的妖物,是一个怪异的男人,他朝我身边的朋友出手,但所幸被阻止了。他杀了多少人我无从得知...但他让我见识到了妖物的可怕。为什么?可能在座各位不知道的一件事,是有一种神秘的紫色液体,可以让妖物从如今这种莫名的人与妖结合的形态,重新变为妖物,但最终能变到什么形态,紫色液体是什么,我完全不知情。”
  
  这句话说完,在座的所有人一下子沸腾了,显然他们是不知道这个消息的,而重新变为妖物是个什么概念?
  
  且不说强大与否的问题,光是想想对于普通人的冲击,就很可怕。
  
  天降责与猎妖人,让其平衡这个世间的人与妖,一旦这种平衡被冲破,对普通人的世界造成了深刻的影响,猎妖人也难逃天责。
  
  这一切,听上去很‘玄幻’,但只要是修者,都知道天责这种东西,虚无缥缈,但绝对是存在的,无一人不对这两个字抱着敬畏之心。
  
  “大家安静,我还没有说完。”我大喊了一声,更重要,更加重磅的消息我也准备放出来了。
  
  在这个时代,如果要团结,很多事情容不得隐瞒。
  
  也许是为了急切的得到消息,大家都安静了,而我继续说到:“我遇见的第三个妖物,准确的说是与其战斗过的,就是艺术家了...很遗憾,他也同样拥有那种紫色的液体,而且效果更加的可怕。”
  
  “我证明是真的,千真万确。”在这个时候,童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站在了我的身后,非常确定的支持了我一句。
  
  而其余的猎妖人脸色变得十分‘精彩’,显然这样沉重的消息,连一丝幻想都没有留给他们,他们以后要面对的就是无穷的压力与责任。
  
  和平的日子彻底过去了...
  
  我感激的看了童帝一眼,而童帝却是不懂声色的只是上前了一步,站在我的身旁,而我说到:“如果这个还不足以让大家震撼,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更可怕,也百分之百确定的消息,大妖已经出现了,妖族的势力已经形成了,至少是形成了一个轮廓。”
  
  “什么?”我这句话一落下,倒是一直镇定的季长老忍不住站起来低呼了一声。
  
  “难道地下城的那些家伙,也要爬出来了。”随着季长老的一声低呼,柳吟风也脸色大变的跳了起来,他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和我斗气,眼中全是担忧与焦虑,许是自言自语,他低声的说到:“地面上有了接应,他们上来...也不是不可能的。那预言...”
  
  我不知道什么预言,只是想起了地下城,就忍不住想起了还在其中的辛夷,内丝泛起了一丝苦涩,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去救她。
  
  “先冷静,柳兄。”季长老拉了柳吟风一下,用从未有过的认真表情看着我说到:“这些话绝对不能乱说,敢问叶家主你确定?”
  
  我收敛了一下心情,看着季长老,神色止不住难过的说到:“我无比确定,只因为这只大妖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说到这里,我深呼吸了一下,压抑下去自己沉重又悲伤的心情,又继续说到:“如果,我只是猜测无错的话,他身边已经聚拢了好些人,我无法判断那些人是不是妖。而他应该是一直饕餮?”
  
  “你说什么?”这是季长老第二次发出了惊呼。
  
  他好像失去了自己能够说话的能力,只能一次次的发出这样的惊呼,就连季长老都成了这个样子,在座的所有人可想而知。
  
  童帝似乎还嫌气氛不够‘热烈’,在旁边抱胸说了一句:“我可以证明。应该是一只小饕餮?”
  
  这一切不像神话故事吗?连饕餮都出来了...可是,这一切又容不得我不信,只因为那是我亲身经历的,而那个人偏偏还是我最熟悉的朋友。
  
  “荒谬,简直荒谬!小猎妖人和一只饕餮一起长大?这是在说笑话吗?”柳吟风此刻情绪再次失控了,可却不像是不相信我,针对我,而是单纯的说这件事情荒谬。
  
  但在这个时候,季长老看我的眼神却是变了。
  
  之前,虽然礼貌,但那种不甚放在心上的态度也很明显,可当我说出了这个事实以后,他看我的眼神明显就不一样了,至少,我能感觉到他是把我放在了眼里。
  
  而且,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把柳吟风再次拉到了身边,在他耳边不断的低语着。
  
  柳吟风是一个不会掩藏心事的人,季长老说着说着,他的目光就不停的落在了我身上,然后最后竟然低呼出来一句:“我不信,就算不是那童帝,也不应该是小玉儿吗?”
  
  季长老却不停的摇头,苦笑...显然,他也不敢十分肯定某个事实。
  
  我对于他们之间那些‘秘密’,并不感兴趣,从所有人的表情来看,事情经过了那么多铺垫,终于是‘成熟’了,我忍不住上前一步,站在了前台的最边缘大声说到:“形势现在已经是这样了,大家难道还不清醒?哪个家族可以独大到和妖族对抗?又有哪个人可以一个人力挽狂澜?”
  
  “我们剩下的不就只是一条路吗?改变千百年的形势,所有人的猎妖人必须团结在一起,一同面对这个时代。”
  
  “从此以后,还要什么家族之分?又要什么个人之见?从此以后,所有的猎妖人应该形成一个严密的组织才是。”
  
  “我把消息拿出来分享,就是因为我坚定了这个想法。而今天我就要大家表态,是否愿意团结在一起?如果不愿意的,可以走。我叶正凌的消息绝对不分享给不是一路人的存在。”
  
  说到这里,我认真的看了一眼台下的所有人。
  
  而这一次,不是柳吟风泼我的冷水,而是季长老看着我,用一种十分荒谬的表情看着我说到:“你是在开玩笑吗?”
  
  “我每一字每一句都非常认真。”我丝毫不退让的看着季长老。
  
  在场下,所有人自然不可能对我的话振臂一呼,其中还涉及到许多现实的因素,但我迈出了这一步,我就绝对不会回头,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一时能成,但我如果不去做,就永远的不能成。
  
  “你凭什么?或者说,你凭什么觉得能把猎妖人圈子的形势,因为你的一个聚会就改变了。”季长老只是这样问我。
  
  童帝却在这个时候,认真的开口了:“我觉得可行,至少从今天起,我水童家和火聂家是共同发起这个决定了。”
  
  “童帝?”季长老的脸色难看了几分。
  
  而我,却看着他说到:“你凭什么又觉得不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