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本命阵印,变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本命阵印,变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如果接下来这件事情不能完成,那么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而我要做的事情很简单,那就是自己来掌控这个猎妖人联盟,我暂时无法不借助童帝的力量,退而求其次,只能和童帝共同掌控。

  但至少一半的话语权,还能让我控制这个联盟的方向。

  我并非是有什么野心,渴望什么权力...而是我的内心告诉我,应该这样做!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总觉得自己才能带领这些猎妖人做正确的事情,在这个时代不仅生存下来,而且也能扛起自己的责任。

  我甚至怀疑,这根本不是叶正凌这个人格主导的事情,而是灵魂深处的聂焰。

  我无法抗拒这个想法,只要一想起来就浑身激动,热血沸腾,好像连曾经迷惘无趣的人生都找到了方向一般。

  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去细想,这究竟是不是‘叶正凌’的本意,我只是听从了自己的内心。

  我犹自沉浸在自己的激动之中,却不想季长老似乎是在等待我说这句话一般,说到:“联盟的细节肯定非常的繁复,这个事情恐怕要再来一次最顶级的会议,才能具体的商讨。我们倒是可以先把契约签订,用各自传承最高的誓言。”

  “嗯。”我轻轻点头,童帝则扬了一下眉,眯起了眼睛。

  季长老这个想法,原本就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不要小看了在发下各自传承的最高誓言以后,签订的契约...普通人感觉或许对誓言的约束感觉不明显,但修者对誓言约束的感觉却无比明显。

  而且越重的誓言越灵验,如果是最高誓言,那还有繁琐的各种准备,几乎是拿自己的灵魂像自己的最高信仰起誓了。

  这种约束力,比起世俗的世界,普通人所谓的合同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原本就是关键的一步,由季长老来提出,我的态度却并不热烈,就连童帝的表情也说明了一切,我们都知道季长老有话要说,而且接下来可能是关键的话语。

  “联盟的一切细节可以有待商讨。但有一点儿必须定下来,那就是联盟应该如何来领导?由谁来领导?这绝对是关键的,如果没有一个成熟的领导来带领大家,联盟成立了也没有意义。”说完这话,季长老抬头,仔细的看着我和童帝,似乎是在观察我们的表情。

  我沉默着,神情并无变化...童帝嘴角勾起一丝淡漠的笑,却是紧紧的盯着季长老。

  季长老不愧是人老成精的人,原本童帝的眼神会给人很大的压迫感,加上说这么要紧的事情,在意的不止是我和童帝,还有会场的所有人,他竟然连神色变化都没有一丝,而是用一幅心忧天下的表情继续郑重的说到:“在这里,老夫就斗胆在诸位猎妖同仁面前,提出一个建议。在联盟里,就不设所谓的最高领导人,如此重任,我想如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担当,而为了公平公正,联盟中设立长老会,而长老会的成员,就初步定为15个,考核方面自然是由德高望重,能力出众之人担当,你们看如何?”

  面对季长老的提议,童帝脸上的冷笑越来越重,已经有了几丝嘲讽之意。

  从表面上来看,季长老的提议似乎无私,实际上有脑子的人只要深想一下,就明白这里面暗藏的深意,15个长老,德高望重,能力出众?如果七大家族不顾及面子的话,15个长老位恐怕他们都能弄到手。

  毕竟大家族,所占资源最多,厉害的人物也是最多,至于德高望重这一项?根本就是废话,猎妖人如同一盘散沙了几百年,甚至彼此之间联系都没有的也有不少,谁在谁心里不是德高望重?

  但季长老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童帝的嘲讽之意,只是自顾自的说着,就比如说评选的细则等等。

  他当然也更不可能注意到我的小动作,我已经用裤兜里锋锐的小刀划破了自己的中指,用特殊的办法逼出了精血,开始涂抹于本命阵印之上。

  第一次使用本命阵印的时候,是我对上陈重的时候,但那个时候,我只是粗浅的动用了一下本命阵印,并没有使用精血,来促使本命阵印完全的发挥,因为在我的心中一直有一个阴影,那就是师父曾经说过,我那本命阵印不可轻易动用。

  到了如今,我的本命阵印,一共动用了两次...除了第一次在我肩膀上带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印记之外,其余的我还没有发现什么后果?

  所以,在今天这个关键的时刻,我决定肆无忌惮的动用本命阵印,就算会带来什么不可预知的影响,我也顾不上了。

  只因为,在这个时候,如果不以绝对强势的实力来说话,之后我恐怕没有了机会。

  在我的精血接触本命阵印的那一刹那,我就感觉到本命阵印之上一下子变得炙热无比,可是我捏着却不烫,因为这种炙热是来自灵魂上的感觉,并不是说我肉身感觉到本命阵印的炙热。

  而这种炙热只是过了一秒,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本命阵印仿佛是有生命一般的在吸收我的精血。

  原本,我只是逼迫出了一滴精血,在这个时候,我竟然感觉到心口的精血也朝着本命阵印用去。

  这一忽然的变化,惊的我差点放开了本命阵印,但这也是这个时候,我震惊的发现,我根本就是不由自主的紧握着它,因为它那种炙热带给了我灵魂巨大的舒适感,是灵魂深处的意识控制着我紧握着它,即便现在面对着巨大的危险,精血朝着本命阵印疯狂的涌去。

  “长老会的人,能力上的评判我觉得应该采取公平的模式,大家斗法也好,比试也罢。毕竟没有能力的人,又如何服众?至于德高望重,说的其实是资历,试想,身为猎妖人本质和责任就是为天下苍生,坚持到现在还在传承着猎妖人身份的...难道是为了自私?这样想着,谁的品格会很差劲?所以,这个资历就非常重要...”

  我的身体在忍不住微微的颤抖,我不能看见自己的脸色,但从精血一滴,两滴的涌入本命阵印,我身体忍不住发冷的情况来看,我的脸色也一定很难看。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季长老面对众人的侃侃而谈,在我耳中变成了‘嗡嗡嗡’的声音。

  童帝望着他嘲讽的目光,兰萱看向我关切的目光,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随着精血的涌入,我仿佛感觉到本命阵印如同心脏脉搏一般跳动了起来,我的眼前发黑,却瞬间陷入了灵魂感知的世界,我看见了一片血红...我又听见了无数咆哮的声音。

  但这一次不同的是,在那些咆哮的声音之中,我忽然清晰的听见了一声又一声心脏搏动般的声音。

  我不清楚那是什么?但这种感觉有些熟悉!

  我想起了那个诡异的村子,夜晚的祭祀,当鲜血挂在那些诡异的树上时,大地之中不也一样传来了这种类似于心脏跳动的搏动吗?

  难道,这本命阵印?我的思维还没有停顿,我又开始试图努力分析...但又嘲笑于自己的行为莫名其妙,为什么这一次想要动用精血去涂抹本命阵印,按照我那牛逼师门的传承,若非生死危机,都没有必要这样动用本命阵印啊?

  就在我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眼前的一片血红,毫无征兆的破碎开了。

  与此同时,本命阵印也停止了‘吞噬’我的精血,变得安静了起来...我发黑的双眼渐渐缓了过来,双耳也从‘失聪’的状态重新变得清明了起来。

  只是身体还是忍不住传来一阵又一阵的虚弱...但我看见童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在用嘲讽的语气对季长老说到:“资历?什么资历?在这和平的时代,和妖物真正对阵过多次,才叫做资历!长老会是什么玩意?效率极慢的机器吗?无论什么事情等到你们思来想去自己的利益,再投票决定以后,黄花菜都凉了!在这样的时代,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力量就需要绝对的集中,绝对的控制!就如同军官对军队的指挥...而评判这些的唯一标准,只有能力。”

  说的好,我忍不住想要为童帝欢呼。

  却在这个时候,本命阵印忽然传来了无比炙热的感觉,烫的我灵魂与身体都感觉到针扎一般的刺痛!我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叶少?”兰萱一直就在注意我,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关切的朝着我跑了两步。

  童帝转身,目光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到:“叶家主,你可也是赞同我的意见?”


仐三说:
今晚还有一更,还有些小感冒,但也不影响写书了...这个月,计划不变,我会尽量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