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爆发的力量

第一百一十七章 爆发的力量

  七次以后,那把大剑的虚影似乎耗尽了力量,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剩下的封印,第一次完全停止了运转,就这样静静的停顿着,在正中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缝,就像一张咧开的嘴,似乎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一切都很安静。
  
  就连整个会场都很安静...人们全部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竟然在自己的腹部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童帝背着单手,一只手似乎无意识的拂自己的唇角,眼神却变得炙热而深邃,可是他在等待。
  
  兰萱张大了嘴,却是无声,慌忙的站起来,‘噌噌噌’的朝着我连续跑了好几步,却又停下了脚步,捂着嘴,无比担心的看着我。
  
  一直低着头的柳吟风此刻终于抬起了头,一双眼睛里说不上是期盼还是畏惧,似乎情绪很复杂。
  
  这一切,在我的眼中都像一场无声的电影,我仿佛失去了应对一切的思考能力,脑中只有一丝清晰的明悟,我的剑,那一把陪着我出生入死,踏过所有孤独,面对所有危险的剑...它还存在着,一直寂寞的等待着,我去寻回它,秘密就在我的本命阵印当中。
  
  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但是从我掏出本命阵印‘自伤’,到现在其实不过四,五秒的时间。
  
  一丝凉风从我的身边吹过,我微微抬头,眯眼...
  
  “这本是地下,哪里来的凉风?”在这一刻我的思维好像恢复了,心中冒起一点奇怪的感觉,然后觉得除了这阵儿风,一切都安静的有些诡异。
  
  但真的是安静吗?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裂着一条‘伤口’的封印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那种强度不亚于在我的灵魂深处发生了一场7,8级的地震。
  
  在那一刻,我的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因为来的太快,我连倒下都来不及。
  
  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童帝却诡异的出现在我身后,单手捏住了我的一边肩膀,看似一个无意的动作,却是有极大的力量从他的手上传来,支撑着我的身体。
  
  “我感觉到了熟悉的力量。”童帝用很小很小,小到只有我能模糊听见的声音对我说到。
  
  什么熟悉的力量?我想问...那场‘地震’就如世俗的地震一般,来得突然,却也去的快,只是分秒之间的事情...我的灵魂平静下来了,可是我的眼帘却在不听的跳动。
  
  我还没有从那种震动中恢复过来,感觉整个世界还在晃动,甚至出现了重影一般。
  
  但这并不影响我的思考,我想问童帝来着...但这种安静却没有持续一秒,在我刚刚开口的瞬间,从那裂开的‘伤口’处,仿佛火山喷发一般的出现了‘一大捧’绚丽的蓝,就如同一捧胜放的花朵。
  
  一切似乎都在这个时候再次安静下来了...我想说好美,却又感觉到一股从未感受过的蓬勃力量。
  
  再下一刻,那捧蓝色忽然在我的灵魂炸开...“啊...”整个会场只剩下我咆哮的声音!
  
  从力量炸开的瞬间,到此刻...只不过是短短的半秒,我就已经感觉到时我承受的极限了,无论是灵魂,还是肉身...我都承受不了这股力量,这封印之下到底封印的是什么啊?
  
  我只是感觉到胀,然后从胀,到胀痛...从胀痛到灵魂挤压,破碎...我的灵魂只是在接触了这股力量短短的瞬间,就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这种感觉不陌生,在那个仓库的雨夜,我就曾经感受过。
  
  但比起那个仓库的雨夜,何止糟糕了几倍?因为来的太过强烈...只因为这封印的阵法从未被破坏的那么彻底。
  
  “叶少...”兰萱终于跑到了我的身旁,却被一个回头严厉的眼神制止,这一刻的感觉很奇妙,我似乎知道兰萱想说什么?她想说,叶少,你不能太胡来,不然的话,就连这第三次救命的东西也救不了你。
  
  可我怎么能任由她说出真相?这一刻,要展现在人们面前是一个强大的,强势的叶正凌!任何人都不能戳破这个形象。
  
  我不能任由自己功亏一篑,所以我瞪了兰萱一眼...但讽刺的是,只是这样一捧的力量我都承受不了,在我灵魂的深处,又是一股更大的力量从那个裂缝中爆发而出。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最多三次,我会死!
  
  但奇妙的是,在这么危险又急促的时间里,我却并不惊慌,甚至思维冷静的可怕...我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我需要一个绝大的发泄口来发泄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
  
  而发泄口在哪里?就是我身上那玄奥无比的阵纹。
  
  我能支撑下去吗?我一边苦苦的承受着那股爆发在我灵魂深处的力量...不知道它带动了什么?让我全身的肌肉都异样的隆起,青筋鼓掌...甚至因为太过用力,表皮之下的些许毛细血管都破碎了,血珠丝丝点点的渗透了皮肤。
  
  我看不见自己的样子,这样的遭遇也不是第一次...但第一次就让我濒临死亡,但这一次绝不?
  
  “我需要力量,支撑我做完一件事。”我用极快的语速对童帝说到,这一句话含糊不清,甚至用尽了我剩余的所有力量,因为我全部的力量都用于去承受那爆发的力量了。
  
  但我想童帝一定听清楚了我在要求什么?我要求的是如此理所当然,我猜不透童帝所想,可是我看到他的炙热,感受到了他的炙热之下,是一种迫不及待的等待。
  
  所以,当我说完这句话以后,我感受到了童帝放开了捏住我肩膀的手,然后那只手落在了我的后背,划动出了几个复杂的手势,然后猛地拍在了我的背心,一股属于水童的力量强势的进入我的灵魂,支撑着我的力量。
  
  这一切,并不是什么玄妙的事情,任何事情都有其依据,就像电视上的武侠片,老是演的运功疗伤,是支撑着后背...或者是更深奥的‘传功’也是支撑着后背,绝对不是人们凭空想象的。
  
  只不过,也绝对不是那么的轻易,想要达到这种境界,真正懂武学的人都会告诉你——先找一地儿或者一个传承,你能练到如今已经失传的内功。接着,你的内功造诣要及其的深厚,到了能够内力外放的境界。
  
  至于修者要做到这一点儿,就要‘简单’许多,因为很多修者的灵魂里都能做到外放,普通人都能有最简单的感受,就是一见之下,就受到修者气场的影响。
  
  所以,修者也能通过阵法,盘踞在一起,实行‘合击’之阵。
  
  所以,我也就问童帝要力量要的那么理所当然....
  
  有了童帝的力量支撑以后,我的感觉要好了很多...至少,我灵魂上虽然起了阵阵的龟裂,但已经迅速止住了破碎之势,可与此同时,我眼角的余光也看见了童帝涨红的脸,他十分吃力的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快,你这什么破情况?我也支撑不了多久!”
  
  但时间已经够了,此刻我再也没有犹豫,举手于胸口,开始掐动手诀,并同时配合着咒言。
  
  是的,我要在第一时间,用最快的速度来启动我的中枢阵纹,我有信心,我身上的阵纹就像一个无底洞,就算再多的力量它也能够吞下。
  
  我只是庆幸,我是在大会的会场,虽然形势诡异,大家也不是团结一心,但在场的都是猎妖人...不至于有害我的心思,如果面对的是真正的敌人,哪会给我这种时间,来让我磨磨唧唧的做好一切的准备?
  
  我飞快的掐动着手诀...但这速度又怎么跟得上力量的爆发?
  
  又一次的,第二股蓝色的力量再次爆发在我的灵魂之中....
  
  “唔。”我和童帝同时低呼了一声,只是有了童帝的力量支援,我的情况比第一次力量爆发的时候要好很多,只是童帝的情况就不会那么悠然了!
  
  我强行的冷静着自己,不受这种冲击的影响,支撑的我只是那一股决心...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但在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三股力量又冲那条裂缝之中冲了出来...而且速度比起前两次还要快上许多...
  
  之前,我一直在渴望着力量...而现在,我却已经无力吐槽了,要么就没有,要么就来的那么迅猛,到底是不是在耍我啊?
  
  好在,在我精神的全力集中之下,手诀也掐动的很快...就在手诀最后一重变化的时候,第三股力量再一次的爆发了!
  
  比起前两股力量的爆发,这第三股力量来得更快...而且冲击力也远远的大过于前两次的力量...这一次,我和童帝几乎是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这根本就是不受控制的冲击!
  
  而我的灵魂,就算在我和童帝全面的努力下,还是开始快速的龟裂...几乎,那恐怖的,犹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痕,布满了整个灵魂!
  
  那种脆弱,让人看一眼,都会觉得...只要轻轻一碰,我的灵魂就会开始破碎...但更糟糕的是,第四股力量比第三股力量来的更快...如果之前的力量,只是火山爆发之前的前奏...而此刻,就如同火山真正的爆发了。
  
  “来吧。”可是手诀也是在这个时候终于掐动完毕了...我终于疯狂的嘶吼了一声。
  
  而在场的所有人都几乎同时深吸了一口气,我和童帝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到底是什么‘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