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归去来兮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归去来兮人

  对于这个诡异出现的阵纹,若说我有体悟。

  只能说那也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只是不知道和那个悬浮于封印之上的中枢阵纹相比,谁更厉害一些?

  而中枢阵纹似乎对没有爆发开来的力量没有丝毫的兴趣,没有了力量它也只是懒洋洋的悬浮在那里...至于那两条阵纹,既然已经出现了,再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就这样安静的浮现于封印之上。

  怪异的是,封印之上原本被那把悬浮的大剑斩击而出现的裂痕也在缓慢消失,甚至于之前的封印有些破破烂烂,如今也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修复。

  在这一刻,我之前‘精彩热闹’的灵魂诡异的因为阵纹的出现,恢复了安静,而我心中明白这一刻的安静,恐怕就是真的安静了,而且我还有一种明悟,非常清晰且笃定的想法。

  这阵纹出现了,好像就是一个信号,今后若非有什么机缘巧合的事情,我休想再‘撼动’这封印分毫。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说不上来...只因为这阵纹并不止是作用于封印,它好像有一种强行稳定镇压的效果,就连我之前受创的灵魂也停止了‘龟裂’,开始缓慢的自我愈合。

  我的大脑也不再胀痛,而是有一种被强行锁住的感觉,可是却因为融合了那些碎片,不能完全的锁住。

  我的心中开始升腾着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情绪,我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灵魂的空虚脆弱感一阵阵的传来,中枢阵纹是一个贪婪的家伙,它只要一出现,就会把我的灵魂力吸的丝毫不剩。

  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满足它的胃口?如若满足了,是否会剩下一些灵魂力给我?但早有准备,我还不至于因为这件事情而慌乱,而是强撑着抹了一把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从跪在地上的姿势站了起来。

  会场弥漫着不太好闻的气味,那是刚才我呕吐的‘杰作’,一向干练的兰萱,看见我站了起来,这才反应过来,吩咐人来打扫。

  她似乎想要人带药给我弄一下伤势,却被我和童帝同时阻止...

  满场的人再一次的楞了,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不是说好要斗法的吗?怎么这样虚弱的站起来了?这副模样到底是要闹哪样?

  只有柳吟风还是那样蜷缩着身体,面朝着我跪下,依旧是不敢抬头。

  我看着柳吟风,微微皱眉...但如今重要的不是这个,我一步一步朝着前台的最边缘走去,在这个时候,中枢阵纹终于了有了一点点的动静,它再一次的开始旋转,但随着旋转,那种纯净的蓝色液滴开始出现。

  之前,我的灵魂力,它一口吞了,却好笑的只凝聚了一滴这样的力量给我。

  如今,我的灵魂经过了疯狂的爆发,它凝结出来的蓝色液滴,却是行成了一股涓涓的细流,开始柔和的,均居的流向我的灵魂。

  我仔细的感受着这个过程,脚步也越来越稳健,之间的虚弱神情也渐渐变得坚毅有神起来...我的走得并不快,因为我需要一个缓冲的时间,来让自己的力量充分的爆发。

  在这一过程中,我脱下了之前穿上的,现在还带着斑斑血迹的衬衫。

  我脱掉衣服再也不是为了让所有的猎妖人看见我斑驳的伤口,既然要爆发就来一个彻底...想着,我用脱掉了衬衫胡乱的擦了几下身体上还未完全干涸的血迹,重点是擦了一下腹部那道伤口的血迹,然后扔掉了衬衫。

  我终于在前台站定了...整个会场诡异的安静。

  “兰萱,如果在这里斗法的话合适吗?”我开口了,声音第一次那么平静而淡然,可是我的内心异常的炙热,炙热到我能忍受胃部被吐空的空洞,身上细密的毛细血管爆裂开来的刺痛,腹部那一道伤口带来的撕扯之痛。

  甚至,那一股陌生的情绪越来越强烈,我都能够完全的忽略。

  “如果是这里,斗法完全没有问题。甚至能承受很大程度的斗法。当然,出于某些原因,雷诀一类的法术大家最好不要。”兰萱的声音有些莫名的激动,开始为大家说明。

  而大家并没有意见,为什么不能雷诀,想必只要不是疯子的人,都会心知肚明,这里虽然是地下,但也是人口密集的市中心啊。

  “如果大家没有意见,我马上吩咐人来布置。最多十分钟就能处理好。”见会场并没有反对的声音,兰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拿起了手中的电话,开始利落的吩咐。

  我沉默的等待着,我不用回头,也能感觉童帝复杂难明的目光一直落在我的背影之上,但他却选择了坐下,只是安静的坐着。

  柳吟风却一直跪着,任由其他六大家族询问也好,拉扯也罢,就是那么坚定的朝着我跪着。

  这个柳吟风...等一下得仔细问问他..我在心中暗自想着,却是在这一刻,一个好像无比正常的想法从我的心中冒起——柳家?出了这样骄狂的老家伙?让他跪着也好。

  这一切发生的那么自然,根本就不像是我分裂了人格,而是我自己本身就是如此的想法。

  在那一刻,我有了一丝慌乱,却很快平静又平淡下来,在这种平静平淡的情绪之中,我却莫名的能感觉我的眼神都起了变化,变成了一种寂寞又沧桑的眼神。

  我只是一一看过了在场所有的猎妖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看?心中也是一片混沌,却是在看过一个个40岁以上猎妖人的时候,心中升腾起的是一股又一股的失望,然后被这种失望的情绪折磨的瞬间暴躁了起来。

  可是,当我看过那些年轻人的时候,又有好几个人让我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我有一种强烈的,心中有了分明了然的感觉...但我依然很沉默,就像是一个在等着会场布置的人...就连一向细致的兰萱都没有发现我这种微妙的变化。

  但是,有一个人有,那就是童帝...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灵觉仿佛敏锐了一些,我感受到了童帝的目光中蕴含着他强烈的心情,及其的不稳定,但我却分析不出来是什么?

  因为这道目光是落在我的背后,我忍不住一个转头,毫不犹豫的迎上了童帝的目光,他复杂且激动,我平静却深邃。

  “你变了。”我开口说出来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什么东西变了?我心中却是一片迷糊,感觉这句话倒像是我在装深沉一般,我特别的‘汗颜’。

  可是,童帝却给了我‘热烈’的反应,他眯起了双眼,眉毛清扬,嘴角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修长的手指竖起两指,轻柔的划过自己的下巴,然后说到:“火聂家的,你倒是说说我什么地方变了?”

  “唔,样子变了。没以前好看了...”我回答的很认真,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却是在心里又一百个冲动,拉着自己狂扇一百个耳光,这是什么狗屁言语?在我脑海里,能够和童帝一拼容貌的只有正川哥。

  童帝不好看,难不成我好看?可是我的声音依旧沉稳而低沉:“我没别的意思,这眉眼不比以前差劲。只不过,长发的样子好些,披个袍子,说是那美过贵妃也是可以的,不是吗?”

  说完,我的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就像这种话我经常对童帝说,根本没有什么大惊打怪的。

  但现实中,童帝明明就很忌讳别人说他美,比女人还美之类的话...所以,面对我的话,他情绪激动的‘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看着我的眼神陡然变得冰冷,连嘴角那丝若有似无的微笑也不能保持平静了,而是有些抽搐。

  可奇怪的是,我的心中却没有刚才那种奇怪而激烈的反应了,我的情绪越来越平静,那种感觉就像是脑子里多了一些东西,虽然我想不起来是什么?但那些东西的存在,指引着我下意识的就该这么说,这么做?

  没有什么多余的人格,分裂的自我...那就是我自己!我也觉得应该是我自己,其实在我内心的深处,何尝不想这样调侃童帝两句?只不过,他三番两次救我,而我不仅弱,还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的感觉,我有何资格调侃他?

  “你别生气,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我云淡风轻的转过了头...兰萱真的是一个办事效率很高的女人,非常值得赞赏。

  说是十分钟,其实只不过三五分钟,已经来了十余个工作人员,调整座位,搬动一些材料,把座位调整成为了一个环绕的圆,而圆形的中央则是一些工作人员在搭建那些材料,看来是要做一个简易的擂台。

  就快要完工的样子。

  而在我的灵魂之中,中枢阵纹早已经归于平静...那股力量的清流早已经遍布我的灵魂,就要迫不及待的朝着身体各处的阵纹涌去。


仐三说:
定时好了,今天的更新,我也不知道一天的时间能不能调整好我春节被彻底混乱的作息,感冒也没有完全好。我尽量努力...只是让你们看见,我也在积极的调整。只不过,虽然熬着不睡,大脑却浆糊的很,关键章节,如果我撑着,也是能写第二更的,我停下了。今天的更新就如此吧,明天就补。日子久了,你们也知道,我会拖更,但不欠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