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章 重现的阵纹

第一百二十章 重现的阵纹

  如果说,此刻我愿意,我身上的阵纹随时可以完全的爆发。

  我心中甚至清楚,这样的力量已经可以让我身上的阵纹完整的重现,至于完美的发挥,那还有着一段距离。

  可是在如今的时代...我心中一阵莫名的叹息,一场后世预料到的劫难,埋藏的何止是妖族,也切断人类多少传承?葬送了多少天地之灵?没有任何事情不需要代价...

  所以,不完全的爆发又如何呢?所有的猎妖人刚才只是扫视了一眼,就发现了竟然已经沦落至此。

  力量被我压抑着,一遍遍的在灵魂之中流动,却不能奔向阵纹,好像我天生就会这么做,这些微不足道的,各种小技巧...

  虽然力量被压抑着,却莫名的牵动着皮肤之下的肌肉一阵一阵的炙热,我身侧的温度在这一瞬间急剧的上升,可是又被我用另外一种小技巧,指引着灵魂深处的那一朵火焰,牵引着这些温度,完美的集中在了我的身侧一厘米以内的范围内。

  此时的我,完全没有刚才的我那么有侵略性了,就包括温度。

  也是在这个时候,童帝的声音从我的背后幽幽的传来:“果然,回来了啊。那就更不值得与你口舌之争了。”

  我淡淡一笑,心中涌动着一种熟悉的亲切感,虽然有些事情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值得高兴的事,甚至是让人觉得麻烦,恼怒的事情...可是依旧不妨碍它勾起熟悉的回忆。

  我似乎要想起一些什么,但却感受到灵魂深处的阵纹似乎轻微的在波动,我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也没有回头看童帝,只是看着中央,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紧急的搭建擂台,而兰萱在人群之中忙碌,显然是要和大家商量出一个相对公平公正的规则出来。

  我摸出一支烟来点上,却又惊奇自己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习惯?可只是稍微楞了一下,又立刻释然了。

  在我的脑海中,有无数个孤独的夜晚,跃动的火堆旁,入口的是甘冽的烈酒...而清晨总是在酒意之中醒来,我的习惯一向不怎么好?也曾记得风月场中,有一个聪慧的女子曾经说过那么一句话。

  “这人呐,如果放不下某种习惯,并为之沉迷。那就是这心不够强大,还脆弱着,偏偏又要在外边儿装的强大。不借着一点子习惯,一点子外物,怎么撑的起来?”

  那个女子是谁?我想不起来了,只是觉得回忆翻涌,自问那个时候的孤独,就是用酒来熄灭的吗?

  我的眼神都变得迷离...想起很多零碎的片段,却又似乎什么都想不起来...我有一种与这个年代格格不入的感觉,但瞬间又觉得我是属于这里的。

  我已经懒得理会我这种错乱的情绪了,或者说我很自然的就这样,根本不曾在意过这种情绪。

  而在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中央的擂台已经搭建好了,兰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我的身旁站着,手中拿着一张纸,就这样安静的等着。

  “丫头,看我发呆,为何不叫我一声?”我看着兰萱,低声说了一句,随手拿过了兰萱手中的那张纸,低头看了一眼,上面整齐的写着关于擂台的一些规则。

  就如同一个完整的比赛规则,什么小组赛啊,淘汰赛啊...搞的跟足球世界杯一般,但这样也算是相对公平了。

  不过,我只是看了两眼,就把这张纸交还给了兰萱,这些对于我来说没有意义。

  “丫头?”听见我的称呼,兰萱一开始就很吃惊,但见到我在看规则,也就没有打扰我,直到我把纸交还给她以后,她这才很奇怪的反问了一句。

  我抬头,叼着烟,眯着烟..拍了拍兰萱的肩膀,说到:“一个能干的小丫头,不是吗?”

  我说完这句话,兰萱愣在了原地,却是传来童帝轻笑的声音:“兰萱,就算他叫你丫头,也是在占你便宜了。那种比老古董还老古董的存在,叫你小姑娘,都是不害臊。”

  兰萱显然不懂童帝的话什么意思?而我连自己的状况都搞不清楚,就比如为什么开口就叫兰萱丫头,也就自然不可能解释什么。

  所以,我没有理会,而是径直朝着擂台走去...当兰萱终于反应过来,想要叫住我,说点什么的时候,我已经走上了擂台。

  当我站在擂台中央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自然都落在了我的身上...看着这一群猎妖人,传承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如今这个崭新年代的猎妖人,我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说,话到嘴边,却只是变成了简单的一个抱拳,四个字:“我回来了。”

  大家自然都不明白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同样的...从刚才到现在,我也不明白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点零碎的片段,是个什么意思?我只是下意识的继续说到:“所以,大家一切都不必担心了。”

  “这个擂台是个什么意思?猎妖人的内部已经成这个样子了吗?嗯,我明白了,既然你们执意要证明,那就来吧。”

  我一字一句的说到,声音也不是很大,却是弄得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莫名其妙,开擂台,选出猎妖联盟的主事人不是我的主意吗?我上台来说这一番莫名其妙的话,又是一个什么意思?

  却在下一刻,我忽然说到:“也不用什么规则了,你们想来几个人,来几个人,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规则只有一个,如果出现一个人能够打败我,那他就是猎妖人联盟的主事人。”

  “叶家主,这样对你是不是不太公平?”我这一番话狂妄之极,弄得季长老脸色阴晴不定的,带着猜疑的问了一句。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原本压制着的力量也不再压抑了....失去了束缚的力量瞬间冲向了我身体阵纹分布的每一处,接着,我身体周围原本被压抑的高温也瞬间冲天而上...几乎是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一股炙热。

  四肢的风之力阵纹,现...血色的纹路开始缠绕住我的四肢。盘旋而上。

  脊柱的土之力阵纹,现...那一条围绕着脊椎的大龙张牙舞爪的出现,阵阵如同土地龟裂开来的阵纹也慢慢的蔓延开来。

  左边的胸口,一点光晕出现,那是我灵魂深处的火苗为种,荡漾来开的痕迹...接着一朵火莲盛放,根茎缠绕,布满了我左边的上半身。

  最强火之力!

  随着火莲的出现,如同一道雷电划破了我右边的上半身...无数的云纹一般的阵纹涌现在我右边的身体,云现之后,无数的雷纹翻涌在云纹之中,如同雷电一般的天空。

  第四道阵纹——雷之力!

  这是一个五行之中,变异了的力量...不属于普通的五行之力,全因为我有一颗火种,所以才能在拥有这属于火之力变异的雷之力。

  最后,我有些沉醉的闭上眼睛,感觉到了如同轻风拂面一般微凉的,充满了生机的力量...一些如同枝蔓一般的阵纹,开始出现这些大阵纹之间的空隙之处...那些血色的叶片如同真实的一般,还在微微摇晃。

  最神秘的力量——木之力,代表的是无穷的生机。

  而这一道阵纹,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道阵纹,它没有什么起死回生的功效,却能在某种程度上,提取天地的草木生机,让我在重伤的情况下,都能维持自己的生机,在关键时刻,也能保持一战之力,在危机时刻,不至于生机全无,再无机会。

  终于,属于聂焰的阵纹再一次的完全重现在这世间了...而这个过程并不惊天动地,只有几秒的时间。

  可我却非常感慨,手忍不住轻轻拂过自己之前受伤的腹部...在神秘的木之阵纹出现以后,伤口竟然传来了微微麻痒的感觉,果然是很神奇的木之阵纹。

  不过,我也清楚用来疗伤不现实,就算是聂焰,也没有那么多灵魂力来支撑这阵纹纯粹用来疗伤。

  手掌之中传来阵纹每一条纹路火热的感觉,而在我身侧,那股热气似乎也化为了一团火焰一般包围着我...所有在场的人全部惊呆了,能传承到现在,肯定都不是没有见识的人,这一身阵纹代表了什么?想必,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心中有数。

  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柳吟风忽然朝着我‘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诚惶诚恐的说到:“家主,恕吟风先前无礼。”

  家主?柳家什么时候成为火聂家的人了?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要分裂出去?

  我很奇怪的望了柳吟风一眼,兰萱也是奇怪的很,但却又顾不上他,只是看着我站在擂台之上,瞬间眼泪就成串的滴落。

  “来吧,无论是谁?我都接着。”我却顾不上那么多,其实心中满是失望,聂焰一身本事,却不是全然在这阵纹之上....可如今我的力量,只是让阵纹重现,而且不能完美发挥,就已经消耗了全部的力量。

  这样的自己,如何去带领着所有的猎妖人面对以后的风雨?

  但应付如今的情况是够了...猎妖人不是积弱,而是几乎能力都快要消失了。

  在我沉吟之间,忽然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一个跳跃,跳上了擂台,朗声说到:“叶家主,在下王义,想领教一下叶家主的本事。”


仐三说:
今天三更,还有两更。调时差原来一天根本不够,我熬了一天,分明睡了一晚上,白天爬起来,却是一直打瞌睡...但我依然会努力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