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狮王狮子吼

第一百二十二章 狮王狮子吼

  说话间,王长劳已经准备冲上来台来阻止这一切了。
  
  而王义整个人似乎是在发力,身体绷紧到就如同一块钢铁一般,此刻全身已经不是那种惨烈的红,而是一种更加触目惊心的红,就像全身的鲜血都涌到了皮肤之下。
  
  此刻,他估计已经在全力准备他的‘大招’,根本听不见王长老的话,至于这种状态也似乎没有办法能够停下来了。
  
  “不要上来,你如果此刻阻止他,你就等着你的侄子废了吧。”我盯着王义,并没有转头,但这句话,却是对王长老说的。
  
  他此刻人已经冲到了台下,听闻我这样说,一下子变得犹豫了,我说的是实情,如果强行打断王义此刻的施术,反噬会带来什么后果,谁也无法预料。
  
  “可是...可是义儿并不是完全掌握了这‘狮子吼’啊。”王长老有些讪讪的,却也充满了担心。
  
  原来是狮子吼..我的眼前一花,好像看见这样一幅画面,在一片狼藉的草木之间,一头鲜血淋漓的巨大黄狮,看起来已经没有几分生气了,在穷途末路之间,它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阴狠。
  
  冲着我,忽然的张开了那血盆大口,那一刻,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叫让整座山似乎都在颤抖...一条无辜的蟒蛇,在不远处大概20米的距离,被震到冲天而起,然后在空中爆成了一团血雾...
  
  接着,我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不明白自己之前都没有看见任何的画面,如今怎么就能看见了?
  
  难道那两条阵纹,不镇压关于这方面的记忆?!
  
  但见识了一下记忆中真正的‘狮子吼’,我怎么敢怠慢?在此刻...我通过中枢阵纹,把四分之三的力量都疯狂的聚集在了土属性的阵纹之中,而天地之间的大地之力疯狂的朝着我涌来。
  
  我郑重的掐动起了手诀...随着我手诀的掐动,这些疯狂涌来的土属性力量,开始一层一层的包裹我,我的身体,还有我的灵魂!
  
  可如果是画面中那种威力,光凭着阵纹之中的大地之力根本就防不过...到底,需要的还是灵魂力!
  
  因为,不同于世俗的狮子吼,真正的狮子吼本身也是一种灵魂力的运用,最终也是作用于灵魂...只有用绝对更强的灵魂力去防备,然后进攻...可是,我没有,灵魂力全部化成了阵纹的五行之力!
  
  所以,我只能这样防备!
  
  当然,如果不是斗法的话,王义这一点儿准备的时间,够我杀他起码十次了...这阵纹无限的接近天级,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王长老终于还是听闻我的劝告退去了,在台下大声的说着,让大家注意防备的办法,却被兰萱打断,她说只要离开擂台五米的范围,就不会受到狮子吼的影响。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整个会场繁复的花纹,好像‘亮’起了一部分,确切的说,是有一部分花纹之间,有了力量在其中流动。
  
  如果仔细感觉的话,能感觉一层又一层莫名的力量笼罩在了这个擂台的周围。
  
  怪不得兰萱说这个地下是我们火聂家的一条退路...原来隐藏有这等的手段...只是稍微思考的瞬间,土之力已经把我层层的包裹了起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王义忽然抬头,整张脸用一种异常凶猛的样子看着我,他的喉头鼓动,脖子上的青筋已经涨大到了完全超出了正常人的范围。
  
  我凝神以待..
  
  ‘吼’,下一刻,他猛然张开了嘴,那一声如同炮弹发射一般的吼叫终于在他的口中爆开...整个擂台都在这咆哮之中剧烈的颤动,铁架之间的碰撞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
  
  首当其冲的我,发丝,身上的裤子都如同被猛烈的狂风吹过...朝着后方疯狂的飞扬。
  
  接着,我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能量,冲着我迎头而来...刚才是炮弹发射一般的咆哮,如今那狮子吼的能量,就如同一颗炮弹一般朝着我呼啸而来。
  
  而且,因为狮子吼是一种特殊的由灵魂引爆的能量震荡...确切说,那根本就不是一颗炮弹,而是只要王义的狮子吼没有停下来,那就是铺天盖地的炮弹朝着我砸来。
  
  既然如此,我的身体动了...迎着那狮子吼的威力,朝着王义快速的奔跑了过去...在下一刻,我左胸的阵纹,力量开始流动,生动的如同一朵莲花在微微颤抖。
  
  火之力已经被牵引而来,我掐动手诀,而左手却是握紧了拳头...
  
  ‘澎’‘澎’‘澎’,接连不断的吼叫声震的我双耳都已经麻木,大脑都有些发胀...但这还是在能承受的范围以内,更厉害的在于,那震荡的能量一层层的朝着我碰撞而来。
  
  整个身体都感觉到一种如同巨锤般的震荡力,以及灵魂也是同样的感受。
  
  包裹我的大力之力被层层的破开,我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但这一点儿距离还不足以让我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就算在‘狮子吼’的阻挡之下,我从这边奔跑到王义那里,也只用了两三秒的时间。
  
  我腾空而起,一脚朝着王义踢了过去...这一脚我并没有用多大的力量,但也踢的全无防备,只剩下眼中震惊的王义整个身体飞了起来。
  
  而他在空中的时候,就被我一个伸手抓住了衣领,然后一个朝下的重摔,重重的落到了地上,而我也逮着他的衣领,同时落地,然后半蹲在了他的面前。
  
  我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更用力的打击王义...更是要借着这样重摔的震荡,震出他喉中还未完全爆发出来的力量,否则被这样攻击,没爆发出来的力量被强行压下,会震荡到他自身的。
  
  到时候,会给他造成怎么样的重创,我不敢去赌!
  
  在这个时代,每一个猎妖人都是‘珍贵’的,做为一心想带着所有猎妖人共同面对这个时代的我,一个都损失不起。
  
  ‘唔’,未尽的力量被震荡而出,但因为没有通过王义特定的术法吼叫而出...只是散乱在了空中,不能给任何人造成伤害,接着...王义却‘喷’出了一口鲜血,那血雾弄了他一脸...也溅了几滴在我的脸上。
  
  王义却颓废的望着我,也不去擦脸上的鲜血,带着难过失落麻木的神情说到:“我失败了,原来和你差距那么大。”
  
  说完,他又自嘲的一笑,说到:“但我终于用出了‘狮子吼’,对不对?可惜,用出了狮子吼,也还是输了...”
  
  我松开抓着王义衣领的手,冷眼看了他一眼,下一刻,毫不留情的一拳就打在了他的小腹,当然我动用的只是自己的力量,并不是动用了阵纹的力量,所以王义只是闷哼了一声,蜷起了身体,而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看见我出手,那个王长老超前快走了两步...脸上全是担心,责备我的神色,但下一刻他也看出了我并没有全力出手,只能强迫自己停下了脚步。
  
  擂台之上,他不好干扰。
  
  “既然你充满了雄心壮志,这个时代又是让你可以尽情驰骋,发挥而不是学之无用的时代,你就连一次失败也承受不起吗?”我开口冷声的说到。
  
  王义还是有些麻木的盯着我。
  
  “你输给我很正常,在场许多猎妖人输给我都是正常。因为,我这身本事也是一次又一次和妖物搏斗而磨砺出来的。”
  
  “知道什么叫和妖物搏斗吗?就是你刚才那些施术的时间,厉害的妖物可以杀上你一百次。这才是真正的战斗,真正的残酷...如果只是面对我输了,就觉得自己不行了,趁早回家喝奶,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发脾气,装可怜。你,连见识一次妖物的资格都没有。”
  
  王义忽然嘴唇颤抖,就像是想要哭,却强行的压抑...继而,他使劲的一锤地面,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吼到:“我一定要会见到妖物的,我要和它们战斗,我会披荆斩棘,杀很多为祸之妖,我一定会的。”
  
  我眼中流露出一丝欣慰,如果还有斗志,那就是好事,太刚易折的人往往是经不起失败的,可能偶尔的一次失败,都能让他们一蹶不振。
  
  我有些欣赏王义,我并不想他这样!而接下来,我也并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我要一次性的解决整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