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混乱擂台战(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混乱擂台战(下)

  我终于看清了,是一个几乎是站在擂台正中的小伙子,正带着张扬的笑容看着我...这小子壮的就和一幢铁塔一般,手中却是拿着一柄青铜锤子,依旧是一把猎妖人的武器...而天空中的大锤,就是随着他手中的铜锤而行动!
  
  这种奇异的控制灵魂力的办法,也是让我涨了一份见识!
  
  那个弓箭小子得以逃脱,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庆幸...只是他有着强烈的战斗意识,一旦避开危局,也并没有因此就丧失了斗志,而是站定在了一个地方,一个挽弓,又快速的朝着我射出了一箭。
  
  事情似乎还没有那么简单...在一片凌乱之中,我看见了两只怪异的虫子,朝着我快速的飞来,那两只虫子我没有见过,却只是看一眼,就感觉到虫体之上被灌注了一股压缩到极限的灵魂力...
  
  是一个小姑娘,神色认真的,含着一个竹哨儿,在指挥着两只虫子。
  
  而从东边,突然又传来了一声咆哮的声音...一个类似于远古部落图腾形象的‘神灵’出现在了东边的角落,完全是灵魂里凝聚而成的虚影,朝着我快速的冲了过来。
  
  在这个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从我的正面传来:“叶家主,得罪了,我们家族习惯于近战!”
  
  说话间,一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已经一拳朝着我狠狠的砸来,他身体强壮的要命,比那个拿着铁锤,像铁塔一般的小伙子还要强壮。
  
  他的一拳可不是这么简单...我能够感觉到,几乎是灵魂力包裹了他的全身...这个手段,倒有些像我最初回忆起来的聂焰的手段,通过各种手诀,让灵魂力呈现各种状态来战斗!
  
  而他的身上,也密布着繁复的花纹...但和我的阵纹不同!
  
  他身上的花纹像是猎妖人武器那种花纹...这个家族原来自身就是自身的武器!
  
  真是千奇百怪,层出不穷的手段啊!
  
  可我的感慨还没有想完,在我的眼前忽然就昏暗了一下,跟着大脑也跟随着胀痛了一下...我感觉有一股力量带着我好像要往更深的‘幻觉’之中坠入。
  
  我拼命的挣扎,或许是因为灵魂力强大,精神力也不弱的关系,这样的受控只是持续了不到一秒的时间,我便挣脱了出来...只是这样耽误了这么片刻,让我在危险的境地之中陷入的更深。
  
  我仔细一看,这一次是另外小姑娘,看起来还有些羞涩的样子,在她的身前立着一个怪异的猎妖人武器,是一柄像是了巫师才会用的骨杖,但上面繁复的花纹已经说明了,那是一柄确实的猎妖人武器。
  
  而在骨杖的顶端,有一个雕刻怪异的图腾,正散发出让人头晕目眩,说不清楚是什么的刺目光芒。
  
  在她的身后,是一个男孩子,长相和她有几分相似...那个怪异的图腾灵体就是那个男孩子控制的,这是一对兄妹。
  
  看我的目光望过来...那个女孩子低头,似乎很不好意思对我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的样子...倒是那个男孩子轻呼了一声:“妹妹,擂台之上,应该全力一战!”
  
  他说话间,我感觉到我的眼前又是一花,随着一声怪异的呼啸声,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正试图影响我的灵魂...让我的反应陷入暂停,可惜的是我的灵魂早已经被大地之力包裹保护着,想要影响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一次,我受的影响还不到半秒,却是在这个时候,那柄透明的骨刃,又是侵身而上,之前那个小个子的声音又回荡在我的耳边,说到:“我说过,我可以发挥的更加出色的。”
  
  “哈哈...”箭矢,巨锤,图腾之灵,精神力的影响,要和我近身肉搏的家伙,外加一个阴险的刺客...情况已经危急到了极点,我再也不保留,风之力这一次是彻底的全开了,或者说所有的阵纹之力,都集中在了风之力,我疯狂的爆退,在爆退之际,大笑了两声,然后大吼到:“你们这帮小子,是要把我逼到‘绝路’吗?”
  
  话虽然是那么说,但是在大吼之际,我却没有半分愤怒的意思,心中却是充满了遗憾。
  
  如果我能够再强悍一些,这些擂台上的年轻人,明日的希望...他们的手段我不是都能见识了吗?之前,原本准备一鼓作气就打败他们的,但到底还是想忍不住见识一下。
  
  可如今看来,只是一小部分开始发挥了,我都拖延不下去了!他们比我想象的要出色!这是让人无比痛快的地方...
  
  擂台的各种能量仍在交错,我相信不出半分钟...应该会有一大部分就会展现出他们家传的本事,展现出他们这一代的天赋,这种力量和年轻的战意,让人热血沸腾。
  
  这一次我是遗憾的见识不到了,但在未来的日子里...这同样的力量会在更好的地方爆发,那就是真正的‘战场’之上!
  
  这样想着,我一个急停,脚蹬在擂台的边缘,整个人突兀的腾空而起...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道力量爆发,是一个看起来无比稳重的年轻人出手了,他手持令牌...而天空中飘起了六道以灵魂力为‘材料’构筑的令牌,快速的朝着我围拢过来!
  
  我不知道那六道令牌的作用,但从其中我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镇压’之力!和我的镇妖咒言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惜,已经晚了!
  
  在空中的瞬间,我已经全面撤去了大地之力对自身的防护...而阵纹之力再一次倒转,所有的力量在脊椎的阵纹之处爆发了!
  
  我的右臂急剧的膨胀着,感觉肌肉都要爆裂开一般,我忽然的一声狂吼,然后整个人朝着下方的擂台急速的坠去...5,6米左右的高度,只是眨眼就已经到达了。
  
  而就是在这瞬间,我已经高高举起了拳头,在落地的一刹那,我狂吼到:“给我破!”
  
  ‘澎’,整个擂台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拳头在触碰到擂台的瞬间,所触碰的地方就破裂开来一个大洞,然后这铁铸的,起码有三十厘米厚的擂台,竟然被我打穿。
  
  就如同脆弱的玻璃一般,龟裂瞬间出现,密布在了整个擂台!
  
  但这根本不是目的...一股巨大的反震力也在这个时候出现,整个擂台震动的如同发生了一场7级的地震...所有人在那一瞬间都站立不稳,开始东倒西歪。
  
  吱吱呀呀的声音传来,原本就是拼凑起来的擂台瞬间变得七零八落!
  
  这一招,就是如此的目的,强行的打断,或者干扰到他们施术的状态...也有些取巧,恐怕也只有在擂台战上才能用如此的招术!
  
  我知道,这样绝对不会让这些年轻人服气的...而战斗也不可能就这样结束..正如我所料,有的反应快的年轻人已经在瞬间就翻身而起,要准备继续战斗,而有的年轻人术法并没有被中断,只是暂时失去了准头。
  
  就如那个控制大锤的年轻人...我笑着收回了自己因为这一下狠的,而变得鲜血淋漓的拳头。
  
  在一片凌乱之中战了起来,这一次我所有的力量开始涌现左胸那一朵胜放的火莲,炙热的气息快速的从我身体的周围散发出来,继而以更快的速度朝着整个擂台蔓延而去。
  
  首当其冲的一个年轻人瞬间身上就布满了大颗大颗的汗珠,只是一瞬间,就让他们如同置身于滚烫炎热的沙漠之中。
  
  我伸出了左手...而右手开始掐诀,第一个手诀只是开启火之阵纹的手诀,而接下来的一组手诀,却是和我灵魂深处的那一点火苗有关系,那是聂焰压箱底的绝技,聂焰的火的控制手诀!
  
  “结束了。”我看着这群斗志昂扬的年轻人说到。
  
  说话间,我伸出的左手,握紧的拳头陡然的张开...一朵怪异的火苗瞬间出现在我的掌心之中,就如同最精彩的魔术表演。
  
  而在下一刻,由这朵火苗开始...随着我手诀的变幻,擂台的地面忽然开始燃烧起了一团又一团的火焰,然后快速的聚集在一起,朝着那些年轻人迅速的围拢而去。
  
  这些火焰只是平常的火焰,只要是会五行之术的道士都能召唤而来,只是比起玩火的聂焰,他们召唤的速度要慢上许多。
  
  这还不是结束...我的左手轻轻一弹,轻声说了一声‘去’,手中的那朵火苗就突兀的像随风飘去,然后一下子融合在了地面的熊熊大火之中。
  
  那红色的火焰之外,陡然多了一层若有似无的冰蓝,却让人灵魂都感觉要被燃烧起来。
  
  “请问大家,结束了吗?”我笑眯眯的看着所有人,实际上我已经全面控制了局面,如果我愿意,只需要一秒不到,这诡异的烈火,就会朝着擂台之上的每一个人快速的燃烧而去。
  
  没有人有能力,在一秒之内,就解决我!
  
  “聂焰的火,聂焰的火...”在台下已经有人失声的大吼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