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谁说没有的?

第一百二十七章 谁说没有的?

  台下人的情绪被这一声失控的吼声调动了起来,一时间各种猜测,惊叹,激动之声不绝于耳。

  而我只是注意到两个人。

  一个是兰萱,默然的站在那里,看似一动不动,恐怕也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已经流泪满面。

  另外一个是柳吟风,他依旧是跪在地上,只是头埋的更低了,似乎从此以后都不敢抬头的感觉。

  反倒是童帝,在打斗中,我感觉到他始终没有望向擂台...而是眼神恍惚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此刻都没有回过神来。

  不过,我现在是无心去解决这些事情,只是看向了台上,声音平静的再次问到:“请问,结束了吗?”

  台上的年轻人们很沉默,倒是那个手持大弓的青年第一个朝着我行了一礼,在这些天我也阅读了不少兰萱整理出来的关于猎妖人的事情,自然知道这是猎妖人特殊的一个礼节手势,表示甘拜下风。

  毕竟,有时候承认失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一个手势说明了所有,倒是让人好受一些。

  随着他第一个比出这个手势,台上的年轻人面面相觑了一番,也都纷纷做出了这个手势,曲起大拇指,其余四指从中分开朝下,另一只手抱住手掌,分开的四指再弯曲。

  我看得有些好笑,心想若不是从小就练习手诀的猎妖人,普通人要做出这个手势怕还真有些困难。

  大势已定,我自然没有必要咄咄逼人...一伸手,收起了那一簇火苗,而台上的火失去了天地之力的支撑,也开始快速的熄灭,只剩下整个擂台有些发烫。

  这些认输的年轻人很沉默,但眼中并没有不服的神色,还有什么好不服的呢?毕竟我是一对十六...他们如果可以做到,才可以给我谈不服的资格。

  认输后的年轻人在火势熄灭以后,一个个的跳下了擂台。

  我继续沉默的看着,也没有一个胜者应有的一点点张扬,反而是心情有些说不出的感觉...猎妖人是个特殊的群体,从古自今就有一种说法,如果在普通人中十万人能出一个修者。

  那么修者之中,一千人里能出一个猎妖人,可见比例有多么的低。

  全因猎妖人的天赋要求和修者都不同,甚至更加的苛刻...修者最大的天赋,要求的是灵觉出色,因为修者的手段常常是借助天地之力,或者各种莫测的力量。

  不管是上中下三茅之术,还有五行之术,请神术等等修者的大术都需要的是‘感应’。

  更何况,他们还需要感应各种灵体,不像猎妖人面对的是实实在在的妖...而灵觉似乎是上天持予人类的一个‘礼物’,再一般的普通人,都会有微弱的第六感。

  而灵魂力就不一定了,灵魂里会在什么情况下,才会比较强大...一直都没有一个定论,在圈子里最认定的一个说法,也比较‘吓人’,那就是‘老灵魂’的灵魂力才会比较强大!

  什么是‘老灵魂’?那就是多次转生,且次次为人的人才会灵魂力比较强大!可是,转生吗?就算谁也无法证明,人死后到底去往哪里?投胎转世是一个什么过程?所以,这一说法也无法证明。

  我的心思很多...也不能不多,世人或许还熟悉修者,如果修者圈子里偶尔爆出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世人还能慢慢接受一些。

  但猎妖人呢?因为人数稀少,且接触的事情或许比修者更加‘玄幻’,为了保持人世间的平衡,很少爆出什么事件,就算在这世间,关于妖物的传说不少。

  可一旦出了什么岔子,那乱局...想想就让人觉得压力非常之大!

  而相比于修者,猎妖人的手段似乎更加玄妙,更加接近于‘上古神话’之中的手段...实际上,说起来却非常无聊,任何的手段都是靠猎妖人的灵魂力来支撑的...一旦灵魂力耗尽,猎妖人的战斗比修者处境要危险数倍。

  尽管一个猎妖人和一个修者在斗法之初,必定是猎妖人占尽优势...

  我的想法有些杂乱,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是开始认可猎妖人这个身份,也担心起这个圈子...更心酸的事情在于,如今这个时代,人们情愿相信有鬼,也不愿意相信有妖。

  情愿相信修者的诸般手段,也不会接受猎妖人的存在,认为我们应该是玄幻的,存在于神话故事里的。

  这些也就注定了,不管挽救了什么样的狂风暴雨,也永远只能做无名英雄...而偏偏可能今天在场的很多人,在未来都会献出自己的生命吧?

  但愿,此生无悔。

  “叶少?”我想的出神,在这个时候,是兰萱在我耳边打断了我的思绪。

  为了我的面子和尊严,在公开的场合,众人能听见的情况下,兰萱一般都叫我叶少...我一个回神,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擂台上的人已经全部都下台了。

  整个擂台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边缘处...火势早已经熄灭,只是擂台剩下的余温还在‘诉说’之前发生过一场大战。

  “没事。”回神之后,我并不愿兰萱看出我的心事复杂,因为我自己也不了解自己忽然忧心起整个猎妖人的大势,是个什么样的状态?所以,只能淡淡的应了一声,再补充了一句,只是有些累而已。

  “把剩下的事情处理了吧。”兰萱轻轻的提醒了我一句,我点点头,兰萱便沉默的走下了擂台。

  这一场战斗,我看似轻松,实际上已经爆发了好几次,在阵纹之中剩下的灵魂力已经不多了...还要应付不久之后,就要面对的‘虚弱’时间。

  我得抓紧时间...同时,也在心中苦笑,这样的强大只是昙花一现,那新生出的两条阵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未来的局势容不得我这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已经是‘欺骗’了天下猎妖人,即便我不得不这样做,但我如何永远的‘欺骗’下去?

  事毕之后,必然要回山门一次!这就是我最重要的一个决定。

  我心事沉重,但面对天下猎妖人时,却是一脸平静,站在擂台中央的边缘,冲着所有人一抱拳,说到:“叶某人已经连续两战,敢问天下英雄,还有谁想要当这个猎妖联盟主事的,叶某人还可一战。”

  我的话刚落音,就有人在台下说到:“叶家主,我不管别人!但我就拥护你了...你已经和童家主一般证明了,你们火聂家从你开始即将不同。千百年前惊采绝艳,能力超群的聂焰,聂家主的光芒又将重现。”

  这个人的声音充满了狂热!

  和世俗间的普通人不同,他们知道的可能是各种传说里的猎妖人...不可能知道聂炎和童帝是谁?但在猎妖人的圈子里,除了少数的几位,聂焰和童帝可以说是声名显赫。

  要说身为猎妖人没有听说过聂焰和童帝,几乎是笑话...自然,聂焰和童帝的崇拜者也不少,这个人的声音狂热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可惜,我不是那个惊采绝艳的聂焰,至少现在还不是...但我必须‘装’下去,这样谎言至少还能给所有的猎妖人信心,否则面对那么一个未来,他们会崩溃的斗志都没有,还何谈其它?

  所以,我越发的坦然...而随着那个人狂热的声音,越来越多的独行者,或者家族都开始表态...不是所有人都会崇拜我,而是我实实在在的交出了一份1对16的答卷,这才是根本的原因。

  到最后,只剩下季长老没有表态,我看着他,发现他身边的年轻人之前也有一战,赫然就是那个手持铜锤的年轻人,他也不弱。

  “是季长老还有意见吗?”我低声的问了一句,时间紧迫,我不想再啰嗦什么?更不想再拐弯抹角。

  “实际上,最出色的几个天才都没有再现场。”季长老的声音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毕竟就这样战斗是他同意的。

  我也不恼,事实上虽然大势已定,让所有人归心怕是还有一段距离,我要做的是让所有人彻底归心,肯定不能表现的浮躁,所以面对季长老这个让所有人都暗暗投去鄙视目光的说法,我也只是淡淡的说到:“主事的位置也并非就这样完全定了下来,我叶某人随时都欢迎有心之人来挑战。毕竟猎妖联盟需要的是一个强大有力的主事!只不过,现在不能。先办完一件大事再说吧。”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而我所说的大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那就是山海百妖录的事情,我们是势在必得。而这一次,我想妖族那边的消息怕是要先于我们,那是一场硬仗。”

  我的这番话,已经成功的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毕竟山海百妖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只是,季长老却是在这个时候上前一步,表情认真的对我说到:“叶家主,季某人绝对不是有意刁难。反而一心想要猎妖联盟成为铁板一块!我一点儿也不否认叶家主的个人能力,只是...”

  “嗯?”我轻轻扬眉,怕是再好的休养,在这个时候也来了些许的情绪了。

  “只是火聂家如今除了叶家主,再没有任何一个猎妖人。如果猎妖联盟之中,有家族或者个人不是与叶家主同心,一旦发生了什么乱子...叶家主应该用如何雷霆的手段平息下来?这件事,看似不可能,实际上谁也不敢保证...在我心里,主事人就如叶家主所说,需要绝对的实力啊,而这实力不止是个人实力。童家主...倒也罢了。”季长老郑重的说到,既然已经说出来了,自然是不怕我的情绪失控。

  我必须承认,他说的就是事实...火聂家的积弱不是几百年的事情,而是从聂焰失踪开始,就一直如此了。

  有的,只是一个光鲜的名头。

  那我该如何应对?我甚至连生气都没有了...因为,他眼中的真诚,连我都不能觉得是别有二心。

  “谁说火聂家没有猎妖人?”就在我为难要怎么过这一关的时候...在会场里陡然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奇异的是,这句话竟然是两个不同的声音,几乎以异口同声的时间大声说了出来!


仐三说:
今天有事,只能一更!早早的更新,算是小心的补偿一下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