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只是聂焰的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只是聂焰的

  火聂家有猎妖人?对于这句话,我先是震惊,接下来是惊喜。

  再接下来是急急的要确定,这句话是哪两个人喊出来的,因为不管他们是谁,能有底气喊出这句话,一定就与火聂家的猎妖人有什么联系!

  我想起了那个属于我的办公室,空空的坐席...又想起了看见过的画面,那猎妖人分席而坐的场景。

  什么时候,我火聂家能够重现当日?那些伙伴们再一起同生共死的面对妖物?

  我的心中蓬勃出了深厚的感情,以及悲痛。

  悲痛我能感觉到是一种故人不再的伤心,毕竟千百年过去了,当日的同伴们,恐怕早已化为了一抹黄土。

  深厚的感情,我想应该是我与他们之间的那种感情吧?可是这个我,是哪个我?叶正凌,还是聂焰?我连这些最终会站在我身边,成为火聂家的猎妖人的人们是谁?如何能产生深厚的感情?

  从开始到现在,我的状态就不太对,我有感觉,但置身在剧烈的战斗当中时,我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倒是现在,我的感觉越发强烈,行事方式倒没有什么别扭的,同样是激烈的,坚持的,果断的...可那些不属于我的情感,不像是我说的话语从何而来?

  我想起了那些融入我灵魂的碎片,可不是已经被阵纹镇压了吗?

  我一直处在纷乱的情绪之中,但这话是谁喊出来的,却是已经确定了,其中一个女人的声音来自会场之外,听脚步声,在飞快的朝着会场靠近,相信马上就可以看见她是谁?

  而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之前我就应该听出来的,只是发生的太突然,我的心绪又太乱,竟然没有注意到。

  而他喊出这句话,不仅是让我震惊无比,就连会场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无比的震惊,他就是——柳吟风。

  一直跪着的他,在这个时候终于是站了起来,喊出了这句话,惹的一同来这里的另外两个柳家之人一时间都惊呆了,其中一个上前拉着他,竟然是说不出话来?

  我眯了一下眼睛,看向柳家那个呆着没动的人,不就是之前射箭那个小子?他是柳家的人?

  “柳吟风,这是一趟浑水,你来趟什么?”季长老没有想到出声的人当中,竟然还有柳吟风,神色充满了疑惑,不禁提醒了柳吟风一句,又怕话说的不明白,加了一句:“老柳,你若知道什么?自然可以私下说...事到如今,我不是反对叶家主当主事人,只是我季家的风格一向如此。若然就不做,一旦下定了决心,那一切都要稳妥。联盟已成,我季家只是不希望发生任何可以颠覆联盟的事情。到了那时,恐怕才是致命的打击。”

  这句话说是给柳吟风解释的,实际上说到后来,季长老的眼睛已经定定的看向了我,他何尝不是在给我解释?

  我心中自然也是了然的,虽然对于联盟的成立,季长老一再提出疑问,但也并不是无理取闹...至于对本家的‘自私’,也不是他一个人这样,这是人性!

  何况在这个即将风雨飘摇的年代,谁不想自己或者自己的家族多一些雄厚的底蕴,生存的资本?

  我很能看清楚形势...不管现在别人怎么想我,是否还心有芥蒂,一心归属..但联盟既然已经成立,我做为主事人,却是已经心中放下对所有人的芥蒂。

  就包括之前痛恨他们的麻木,自私也该放下。

  男儿应该恩怨分明,但男儿也应该胸襟广阔...能不计较,能放下的事情,那就不要计较,那就放下。

  所以,我还是友好的冲着季长老点了点头,季长老的眼中出现一丝安慰之色,却不想柳吟风却根本不理会他,反倒一把拿开了季长老抓着他衣服的手,也不管另外一个拉着他的柳家之人,朝前一步,望着我说到:“家主,可是不愿意原谅柳吟风之前的莽撞?”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又是要再跪,并且大声说到:“那柳吟风就跪到家主原谅为止。”

  对于他这样的行为,那个拉着他的柳家人已经是无奈了,而我却是说了一句:“你若再跪,我们之间就没得谈了。”说话间,我心中也是无奈,我这才知道,他之前一直跪着,是为了求我原谅?

  什么事儿刺激了他?让他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我细想起来,应该是我说起陈重的事情,大概就是说我身边有一只饕餮的时候。

  至于什么时候跪下的,在一片纷乱之中,我倒是真的记不准确了...或许是战斗开始之前的一段时间?为什么我更不知道!

  但我这样一句话,却弄得柳吟风是不敢跪下了,他似乎是很‘怕’我一般,我说一他不敢二。

  我不想莫名其妙就多了这么一个根本不了解的手下,在这个时代,处处小心是应该的...倒不是介意他之前的‘为难’,于是我说到:“柳吟风,我和你之间的事儿都是小事,我没有在意过,何来原谅?而且联盟成立了,大家应该一心...”

  “家主。”听见我这么说,柳吟风忽然沉痛的喊了一声。

  “叶小子,你不用怀疑。这柳家的第一代家主,就是当年聂焰身边的猎妖人。那这柳老儿叫你一声家主不为过...这柳家说是火聂家的附属家族也不为过。”在这个时候突兀的,一个女声插入了我们之间的对话。

  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因为出现的是一个陌生女子,而且说的话题那么‘劲爆’,很难不注意到她。

  毕竟,猎妖人难出,这是一个共识,之前我也假设过一个比例,来形容猎妖人的稀少。

  所以,传承到如今,经过了一场大变,猎妖人的圈子越发的小了...且不说,大家都互相熟识,但大概也是知道彼此的。除了我这种突兀的进入猎妖人圈子的‘菜鸟’。

  陌生人,对于猎妖人来说,是一个新鲜词儿,又有什么资格来说如此的话题?甚至关系到一个家族的归属?

  我在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对于别人来说,她是陌生人,但是对于我来说,她可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一个人,而且处处和我针锋相对,看我极度不顺眼的一个人——庄婧。

  “你是谁来着?凭什么就说我柳家是火聂家的附属家族了?我们加入猎妖联盟,虽然我心中服气叶家主为主事人,但不代表我柳家就矮人一头了,要成什么附属?”面对庄婧的话,其中一个柳家人情绪激动了,就是之前射箭那个小子。

  庄婧一向高傲,面对这样不客气的话语,自然也不可能客气到哪儿去,而是直接犀利的说到:“这话是我说来的?你听听,不是你们家主一口一个家主的称呼叶正凌这野小子?叶正凌不愿意,你们家主还惶恐...我就笑了,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不懂规矩?”

  “你...”庄婧的言语是如何犀利?当年,都能三言两语刺激的我和她单挑的,这个射箭的柳家小子如何是对手?

  被庄婧气的一口气憋在了胸口,却还偏偏不能发泄...因为庄婧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

  面对为之气结的柳家小子,庄婧却是不甚理会,反倒是看了一眼擂台,眼中别有深意的问了我一句:“你做的?”

  此时的擂台之上还有袅袅的青烟,有的地方甚至还很火烫...一眼不难看出,之前在这里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我对庄婧的情感很复杂,说不上来是什么?但总是不可能在她一次次‘贬低’的情况下,还能心平气和...所以,面对她的问询,我也是懒得理会,只是望着柳吟风说到:“我倒是奇怪了,这火聂家一直存在着。你不来认主家,甚至还在之前有点儿欺负的意思?如今,怎么就一口一个家主的叫上我了。”

  这就是我心中最大的疑惑,柳吟风的态度转变的未免太快了吧?

  “你身上的...?”我刚问完这句话,庄婧又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我知道,她说的是我身上的阵纹,因为一旦收术,我就会陷入比较虚弱的状态,如今...这个情况,我是不可能暴露自己的虚弱的,所以就一直强撑着没有收术。

  剩余的灵魂力,至少还可以支撑个一时半会儿的,相对的..我身上的阵纹也就还存在着。

  只是比起之前的战斗状态,颜色浅淡了许多。

  我依旧是懒得理会庄婧,只是看着柳吟风,而柳吟风在这个时候,脸色一阵涨红,犹豫了半天,却是朝着我深深鞠了一躬,这才说到:“之前,柳某人行为却有不妥之处,万望家主原谅。这一切只因,火聂家的猎妖人只认聂焰大人本身,其他家族与否,与我们本身是没有关系的。”

  这样?我皱紧了眉头!

  忽然低沉的说了一句:“但我是叶正凌,我并不是聂焰!”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章,等一下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