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总要应命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总要应命人

  我这话不知道是说给柳吟风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而关于他的解释我也是接受的,聂焰手底下的猎妖人应该是全部只忠于聂焰的吧,这其中并不止柳吟风是这样。
  
  如果是忠于火聂家的,也不至于聂焰失踪以后,手下的猎妖人就脱离了火聂家,只要必要的时候给予保护。
  
  我的神色变幻不定,柳吟风却以为我不满意于这个解释,急急的说到:“家主,并不是柳家背叛了火聂家,或者从聂家主身亡以后,就背信弃义。而他一旦身死,我们猎妖人就要离开火聂家是他的意思。”
  
  “什么?”我脸色一变,追问了一句。
  
  其实,我心中多少是有些不满的,认为这些追随聂焰的猎妖人太不够意思了...就算聂焰身死,也不应该抛弃火聂家啊。
  
  却不想还有这么一个深层次的原因。
  
  “叶正凌,你好像不太想理我的样子啊。那好,我就暂时离开吧。”而之前我对庄婧的冷遇,终于也刺激到这个高傲的姑娘了,她面无表情的对我说了那么一句,就要转身离开。
  
  “不,等一下。刚才的确是因为有柳家的事情,我要问询清楚。你我相熟,有话可以私下说吧?”我肯定不愿意放走庄婧,我还有许多问题想要问她,之前我其实也已经知道她很多举动是为好。
  
  所以,对她只是有一点儿怨气,她从来不把我放在眼中。
  
  但实际上,已经没有像小时候对她那么讨厌了,甚至是痛恨了。
  
  面对我这样拉下脸来的说辞,庄婧似乎没有那么愤怒了,轻轻的靠在了擂台的一边,似乎就这样等待着...刚才柳吟风的话被这样无端的打断,看见我这边稍微平息了一点儿,又赶紧上前说了一句:“家主,请你相信我。柳吟风在此,一切所言都...”
  
  “都什么?”暂时留住了庄婧,我总算回过了神,追问了柳吟风一句。
  
  “家主,能够私下再谈吗?我虽然知道大家成立了联盟,但有些话还是不适宜在此地说明。”说这句话的时候,柳吟风涨红了脸,似乎是急的。
  
  而我也感觉到了我的阵纹之力似乎到了尽头,身上的阵纹也越发的淡了,实在是不适合多耽误。
  
  于是,对着柳吟风点点头,然后望着季长老说到:“季长老,现在柳家表态了,虽然事情有待商榷。不过,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在这个时候,庄婧又冷不丁的一句:“季长老,对不对?请你就不要为难叶正凌了...火聂家绝对是有猎妖人的,而且还不少。时候到了,自然就会现身。”
  
  季长老奇怪的盯着庄婧问了一句:“敢问姑娘你是?”
  
  “猎妖人。”庄婧回答的很简单,说话间...一个翻手,一把锋利的匕首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了,上面密布着猎妖人的武器才会独有的阵纹,接着她一个掐诀,武器之上陡然爆开一股灵魂力。
  
  然后,庄婧松了手诀,又一个翻手,收了匕首,再次沉默不语了。
  
  什么都不用说了,这一切就足以证明庄婧真的是一个猎妖人了...而身份的证明,引得在场所有人都议论纷纷。
  
  就好比一个生育能力地下的族群,每出生一个新生的婴儿,都是了不得的大事一般。
  
  我目瞪口呆,认识了庄婧那么久...我从来不知道她还有这重身份,望仙村啊望仙村,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我又出现了那种感觉,如今想起幼时的种种,越发的觉得充满了层层的迷雾。
  
  在那边,季长老也被突兀出现的猎妖人给惊住了,现实沉默了好几秒,才带着迫切的语气追问了一句:“如今这个时代,每一个猎妖人都是弥足珍贵的,当然也是出于风暴的中心,异常危险的。毕竟,修者也能和妖一搏,但比起猎妖人的丰富经验和针对妖的术法,他们还是差了少许。”
  
  季长老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已经有些语无伦次的表达不清了。
  
  庄婧从来都不是什么耐心好的人,显然季长老这番絮絮叨叨已经让她感觉到不是很耐烦了,她轻轻的转动着自己的大拇指...但表面上仍看不出来有任何的不妥。
  
  也只有我知道,她不耐烦了...因为她这个小动作,只有我明白其中的深意。
  
  想来,我和她‘仇人’当了那么多年,也并不是‘全无收获’啊。
  
  但季长老不知道,在说完那番语无伦次的话以后,紧接着就开始追问:“所以,姑娘...老夫能斗胆问一句,姑娘你来自...”
  
  “不能。”季长老还没有说完话,庄婧就出言打断了季长老的话,但巧笑倩兮的样子,配合她原本就美丽又清冷高傲的容貌,却又让人不忍心怪责。
  
  倒是把我看愣了,我和她认识这些年,我就不知道她还会笑,而且还笑的那么好看。
  
  “那老夫就不问了。”季长老原本被打断,应该是尴尬的,却没想到那么轻易的就闭了嘴,想来女人在这些方面‘对付’起男人来,总是无往不胜的,首先只要是个真男人,就不好意思与一个姑娘家在语言上纠缠到底。
  
  可一转脸,庄婧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意思我明白,就是威胁我也不准说出去。接着,有转过头去,巧笑倩兮的看着大家了,弄得在场的人都不好意思‘为难’一个小姑娘一般。
  
  我心中一下子堵了,你能对别人笑的那么甜?对我就一定要针锋相对,凶神恶煞不成?可眼前的时间容不得过多的耽误,我也不想与庄婧再多计较,只得一抱拳对台下所有的人说到:“如今,季长老的疑问也解决了。这位姑娘说的话,叶某人在这里保证,一定是真的。我火聂家自然有猎妖人的存在,到了一定的时候,一定会在联盟中让大家见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定相信这个和我针锋相对的庄婧的话,而且还给大家承诺了。
  
  我不想去细想原因,只是继续说到:“那么如此的话,我们联盟的事情也就这样定下来了。而由我和童家主暂时主持联盟,大家是否还有意见?有意见的请举手。”
  
  说完话以后,我就放下了双手,沉默的看着台下。
  
  而一分钟过后,也没有人举手,这事情也就这么暂时定了下来...我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不管之后还有什么变故,这个先机我是占得了,以后办起事情来也会顺利很多。
  
  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台下却忽然有一个人举起了手。
  
  我目光流转,一下子落在了他的身上,这个人是七大家族的长老之一...莫非七大家族还有什么不服气的地方?就连最是‘啰嗦’的季长老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了啊?
  
  但我表面还是沉静的,扬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到:“你是有意见吗?那么请说。”
  
  在得到了我的首肯以后,那位长老站了起来,首先冲着我一抱拳说到:“在下唐御风,唐家长老。对于叶家主和童家主出任联盟主食,唐某人并没有任何意见。我身后的家族我也能稍稍代表,说一句不会反对。”
  
  听到这里,我扬眉不解:“那唐长老的意思是?”
  
  “或许是因为年代特殊吧,这一代的年轻猎妖人之中出了不少天才人物。”唐长老诚恳的说到。
  
  “嗯?”我表示知道,但也不明白,这与我有何关系?
  
  “其实,叶家主也应该知道。每逢时代大乱,必有一个应命之人...叶家主做为和古时烁烁生辉的双子之一,聂焰有着莫大联系的人,说是应命之人也是说的过去。但这种事情终究虚无缥缈,难以证实。而联盟成立,不在应命之人的带领之下,恐怕也是错误的路。”唐长老说话间,脸上浮现了一丝忧色。
  
  我点头,说实在的,猎妖人也是修者,相信命运,应命一说...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算此时的我,如果有一个人站出来,证明他是应命之人,我立刻就会‘退位让贤’。
  
  但我还是不太明白唐长劳话里的意思。
  
  唐长老也不是一个啰嗦的人,他立刻说到:“天才人物,自然有天才人物的傲气。说不定在心底认为自己才是那个应命之人,也或可未知!叶家主,而这些天才人物,有不少就是我七大家族的人。若要我们完全压制他们..无视他们的想法,强迫的加入联盟,恐怕也是...”
  
  到此时,我终于已经明白了唐长老的意思,淡淡的问了一句:“那他们现在在吗?”
  
  “很可惜,他们都是醉心于修炼的人,现在一个也不在。”唐长老说起这个话题,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
  
  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独行者也站出来说到:“是啊,我们独行者之中也有两个年轻天才,似乎也没有到场。”
  
  “对啊,叶家主...这个话不是唐某一个人要执意提出,而是和很多家族商量之下的结果。”唐长老抱歉的说到。
  
  我明白,他们是不会让自己的天才人物受到压制的委屈的,而且也想通过这件事情,找出一点儿应命之人的线索来...至少,无论在哪个年代,应了什么命的人,总是会在他身处的环境或者事件当中,出现与众不同的点的。
  
  我点头,刚要说什么,童帝却是一声嘲笑,说到:“荒谬,谁在我童帝面前敢自称应命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