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章 沉溺的梦境

第一章 沉溺的梦境

  秋风秋雨愁煞人。
  
  如果房间没有暖气,似乎更不能抵挡秋愁,因为秋和冬不同的就在于,秋天的凉意似乎都带着一股萧索,而不像冬,你只能感觉到凛冽。
  
  我老是做梦。
  
  梦中是那古老的一片建筑,木质的长廊,秋风扬起教室的轻纱,我盘坐其中,忍不住一回头就看见庄婧高傲的样子。
  
  恨得牙痒痒,却又想要靠近,问一声儿,你说,我叶正凌到底是怎么没本事儿?
  
  换来的却是不屑的一声‘哼’。
  
  我如同泄气的皮球,在梦中孤独的坐在长廊上,少年的心高气傲,总觉得庄婧却是我翻不过去的一座山。
  
  “小叔,你要吃吗?”辛夷的声音依旧软糯,在这绵绵大山之中,依旧能让人想起繁华的游乐园,那一朵一朵好像飘在天上的棉花糖。
  
  “吃。”我气哼哼的说到,也不管辛夷手上拿的是什么,接过来就塞到了嘴里。
  
  梦是没有逻辑的,即便辛夷会出现在望仙村的学校这种荒谬的事情,在梦中也是顺理成章。
  
  我不知道入口的是什么东西,甚至连口感也不清楚,只是记得一股说不出来的香味贯穿了口腔,我问她:“这是什么?怎么能吃出花儿的香气来?”
  
  “这是辛夷花做的。辛夷花是那木兰花,长在树上大朵大朵的。小叔可别再认错了。”辛夷回头,认真的望着我。
  
  我没心没肺的一口一口的吃着辛夷给我的糕点,含混不清的说到:”这有什么重要?还不是你小时候误导我的,说是路边的野花。煞有介事的介绍给我...现在也怪不得我。”
  
  “那是我妈妈认错了。她以为辛夷就是野花呢。”辛夷歪着头,一双大眼睛那么无辜。
  
  岁月似乎流逝的很快,她已经变得好漂亮...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哪个小子...我酸酸的想着,吃东西越发的狠起来。
  
  “慢点。”辛夷递水给我,我很自然的接过,大口的喝着。
  
  却奇异的不能止住从心到身体的焦渴...辛夷只是看着我,久了,神情也就显得有些呆呆的。
  
  我看得好笑,忍不住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说了一个‘呆’字。
  
  她却是转头,侧脸有些寥落的模样,在下午慵懒的阳光下,形成一个深刻的剪影...如同印刻在了我的灵魂之中。
  
  “你老是记不住辛夷花就是木兰花,久了...是不是也就记不住我了。”她的声音就如同飘在天边。
  
  “我怎么可能记不住你?”我伸手抹去了嘴角的糕点屑,非常诧异的问了一句。
  
  辛夷笑了,只要她一笑,只要她不呆了...就好像山头的冰雪破开,一片姹紫嫣红开遍...即便那眉间眼角全是忧虑,她说:“嗯,是要记住的。很多年前,你就说过不会忘记。”
  
  我抓头,很多年前?是多少年前?我有对辛夷说过这样肉麻的话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辛夷却是望着我笑,从她似乎一湖秋水般的眸子里...我好像看见了无数个轮回,却又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觉得其中有一种化不开的哀伤,笼罩在她身上,也传递到了我的身上。
  
  在这样一个下午,似乎因为这种哀伤,就要飘起雨来了。
  
  ‘咚咚咚’,木制的长廊传来了一步又一步的脚步声,打破了这样的气氛,我转头...是庄婧望着我不屑的脸,她的目光似乎从来就不愿意停留在我的身上,如果停留,那只是不屑。
  
  “出息。”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庄婧只是淡淡的说了那么一句。
  
  在梦中,我莫名的就是知道,她在嘲笑我看着辛夷呆傻的样子...我的怒火无边而起,一个跃起,就冲着庄婧的背影追了过去,喊着:“你站住,什么出息?辛夷是我妹妹...你乱说啥?我要和你单挑!”
  
  庄婧没有回头,反而是越走越快!
  
  而木制的长廊似乎没有尽头...我加快脚步的去追她,越是着急,就越是追不上....
  
  眼看着庄婧就跑了起来,我一咬牙...也顾不得在学校长廊不得追跑的规定,大步的跑了起来。
  
  这庄婧,一定是故意害我,学校的领导老师都爱盯着我,她跑跑没事儿...我跑起来,绝对是要挨训的。
  
  可是,我停下来我的脚步...在我的眼前好像浮起一座山,我想要努力的站在山巅,彻底的征服...我爬的好累,前路似乎没有尽头,但我不愿意就此被嘲笑,只能是山脚下的人。
  
  所以,我追的越发的急了。
  
  但长廊也好像因为我们的跑动,而被无限的拉长....我看不见庄婧的背影了,却听见她的声音:“叶正凌,比起正川哥,你差远了。”
  
  正川哥?我停下脚步,大口大口的喘息...忽然觉得好想他,想他永远懒洋洋的笑容...我明明在学校,怎么就像好久没见他一般。
  
  既然没有追上庄婧,我也懒得再跑了...回头,身后一片空荡,原来辛夷这丫头没有跟上来啊?
  
  在我理所当然的认知里,辛夷不是不管我去到哪里,都会傻傻的跟着吗?小时候,我跑,她跟不上我的脚步...但总会在我最终停留玩闹的地方出现,那么倔强,也不打扰我,就算远远的坐着,也是要跟着的。
  
  嗯,我跑太快了...我这样想着,干脆的在长廊上坐着,眼前的景物诡异的没有变,还是学校那柳树下波澜不惊的池塘,在下午的阳光之下,波光点点。
  
  可是,我坐了好久,我也没有等到辛夷。
  
  这丫头做什么去了?我心中有点儿愤怒...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失落的惶恐。
  
  我坐不住了,开始往回跑,去找辛夷...可是孤寂的长廊之中,哪里还有辛夷的身影?我越跑越心慌...长廊好像又恢复了正常,我跑了几个来回,都没有辛夷的身影。
  
  最终,却只是发现了一袋子白色的糕点,散发着辛夷花的香气。
  
  我冲过去,抓住了那白色的糕点...忍不住心头火起,大吼到:“辛夷,你去哪儿了?”
  
  却在这个时候,天空猛然下起了大雨...在倾盆大雨之中,无数个声音开始带着嘲笑的响起:“辛夷,不是为了寻你,去了那地下城吗?”
  
  地下城?地下城?!
  
  我的心猛然的收紧了,一个挺身...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全身的细毛子汗让整个床单和被套都有了濡湿的意味,被秋天的冷风一吹,让我全身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
  
  “叶少。”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呼...”我大口的长舒了一口气,又做了奇怪的梦啊!从那一场猎妖人的聚会到现在,已经整整五天了,我一直就是这样,睡睡醒醒,感觉自己好像从未真正的清醒过。
  
  而每一次做梦,梦中总是会出现熟悉的人或者事。
  
  或者是小时候在父母身边的场景,或者是又一次和老周,老陈相遇,我们在竹林里嬉闹,不知道怎么就打起来了...再或者,是在那宁静的山门之中,师父再一次半醉的躺在长廊之上。
  
  大吼一句秦腔:“西湖山水还依旧,憔悴难对满眼秋,霜染丹枫寒林瘦,不堪回首忆旧游....”那左到天边的唱腔,‘吓’得我从梦中‘连滚带爬’的醒来,之后,却又怅然。
  
  这个老头儿,在梦中多看看他也是好的啊。
  
  那么这一次呢?怎么梦见庄婧和辛夷了?可也勾起了我沉重的心事,如同头顶上的警钟,在敲打着告诉我,辛夷还在地下城。
  
  “叶少,趁你醒了,赶紧吃一点儿。”在这个时候,苏灵已经到了我的身旁,给我递了一碗温热的粥。
  
  我接过,也难为她了,这几天...我清醒的时候少,昏迷的时候多...想抓紧时间给我补一补身体,都得没日没夜的守着,我喝了一口入口充满了某种奇异药香的粥,抬头,看见的果然是苏灵熬的通红的双眼。
  
  “那些猎妖人呢?”一旦清醒一点,我总是挂心这个事情,也感觉脑子不够用,这几天沉溺在梦境之中,老是迷迷糊糊的想不起太多。
  
  “叶少。之前一次醒来你就问过了。他们在三天前已经各自回去了...该商量安排的事情,兰萱姐和童家主都一起暂定好了。”苏灵无奈的望着我,笑说了一句。
  
  “哦哦。”我想起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儿,却又不放心的问到:“那封印之地的地图?”
  
  “你忘记了,你第一次昏迷,就昏迷了一天...却莫名其妙的,在下一次大会开始前,强撑着醒来了,告诉了我们详细的路线啊。”苏灵一边说,一边为我擦去额头上的汗。
  
  我一口气喝光了粥,感觉体力越发的不济,一下躺在了床上...心中觉得稍微安心一些。
  
  可却又不放心的追问了一句:“庄婧呢?庄婧还在不在?”
  
  问到最后,我的情绪越发的激动起来...又想起了昏迷之前,那回荡在长廊的,庄婧略显沉重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