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章 难得好天气

第二章 难得好天气

  我之所以情绪激动,并不是因为我对庄婧有什么?

  虽然,我对她的情绪很复杂,但在现在,我也从未想过,我会和庄婧有什么?再说,她那么‘鄙视’我,我和她?

  想着就觉得是一件荒谬的事情。

  我的情绪激动,完全是因为我有很多话想要问庄婧...就从她来自我的山门,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看我激动的样子,苏灵忍不住笑了一声,说到:“叶少,你是不是对那个很凶的庄姐姐有什么啊?比如你喜欢她?”

  “怎么可能?”我下意识的就反驳了一句,果然苏灵这丫头就误会了。

  “没有,就是看你那么激动...叶少,不过我觉得那个庄姐对你不错的,你知道吗?你是被她背回这个房间的。其实,路上兰萱姐就派了人来接应...可她没把你交给别人,就自己一个人把你背回来了。”说到这里,苏灵忍不住吐了一下舌头,夸张的说到:“换我可不行,一个女孩子要背一个那么重的大男人回来。”

  庄婧背我回来的?

  我整个人愣了一下,之前如果说心中还是波澜不惊,在这个时候却荡起了一点儿异样的涟漪...她不是一直看轻我的吗?为什么又要在这种时候,亲力亲为的背我回来?她在想什么?

  “叶少?”苏灵见我沉默,半晌不说话,忍不住追问了我一句。

  “哦,她和我小时候就认识。在山门的时候...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下意识的否认一些什么?心里总觉得是有一种过不去的东西,在让我想要否定。

  但我不想苏灵看出什么异样,只是说到:“我是有很多话想要问她,她现在还在吗?”

  苏灵奇怪的问了我一句:“叶少,你还有山门啊?”

  不过,见我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她也不方便多问,只是说到:“唔,叶少,你安心养伤吧。庄姐现在在这里住下了。她就说过,让你这段时间安心养伤,伤好了,想要找她,她这段日子随时都在。”

  听见苏灵这么说,我就安心了。

  其实身体的疲乏传来的困意,让我早就想睡下了...就算庄婧现在在,我也没法支撑和她长谈一次的。

  “叶少,放心再睡吧...兰萱姐说了,你的伤势很重,恢复的不好,后果很严重。而你又是灵魂的伤势,要多睡才能恢复的。”苏灵在我身边柔声的说到。

  而我却早已经迷迷糊糊,陷入了困倦之中。

  最后,连苏灵说些什么...我都不知道了,只是嗯嗯啊啊的应了几声,那无边的梦境又将我包围。

  ————————————————————分割线——————————————————————————

  恢复的日子是漫长的,感觉时间都变得绵密了起来...一切都陷入了某种入水一般的慢节奏。

  我的心事太重,可清醒的时间又少,连仔细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而起来活动变得更奢侈...常常一套拳都打不完,整个人就感觉犯困。

  因为猎妖联盟的成立,兰萱变得更加忙碌。

  但在这种忙碌之中,兰萱还是抽空来看了我两次...从受伤到现在,我已经这样十二天了,我很疑惑我现在的状况,为什么老是这么困乏。

  却不想面对的却是,一直坚强的兰萱竟然望着我无声的垂泪。

  “我怎么了?情况很严重吗?”到了这种时候,我反而镇定了,情况如果真的很糟糕,首先要做的不是难过颓废,而是要想着怎么面对吧?

  “正凌,你这一次只能说是保住了命。但是,伤及了灵魂,才会长期这么困乏。”兰萱说话的时候抹去了眼泪,神色也恢复了正常。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在这个时候,哭泣难过于我的情况也是无益。

  “没办法恢复了吗?”我看着窗外,那一天兰萱和我对话的时候,天气分外的凉...雨势不小,被秋风卷着,一次又一次的试图‘溜’进屋子,却润湿了我一头一脸。

  我心底清醒的要命。

  “我不知道。其实一直以来,最了解你情况的人都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我们认定你是家主,也是那个人给了我们明示。或许,我们没有办法的事情,他有办法。”兰萱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

  而我沉默,站在高楼之上,放眼望去的小半个城市,都笼罩在秋风秋雨之中...尽管依旧繁华忙碌,却在风雨中,多了几分沉重的感觉。

  “他是谁?”在这样沉默了将近半分钟以后,我终于开口了。

  “我不知道他是谁?也曾答应甚至发誓过,不能提起关于他的任何事情...正凌,否则...我有必要隐瞒到现在吗?”兰萱轻轻的叹息声在房间里回荡。

  “现在的情况,好像已经不适合再隐瞒了。”我摸出了一支烟点上,我容易犯困,而强行想要清醒的时候,只能靠香烟来支撑。

  这十来天,烟瘾倒是越发的大了。

  “我也知道。正凌,你不会怪我吧?其实,我恨不得自己死了,才代替你现在这样的情况...你出现是我们所有的希望。”兰萱说话之间又有些哽咽了,她第一次显得如此的软弱。

  “兰萱,你别这样说。人无信不立,有时候,人生就是一个难以选择的过程,连做到顺其自然都难。我心中也并不是全无解决的办法...我只是苦恼,我每天都清醒三四个小时,能办什么事儿啊?”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对的,我最焦躁的就是现在这个情况。

  而我的时间已经不多,正式的猎妖人大聚,是定在一个月以后。

  并且,随时会改期...前提是,如果在妖物活动频繁的情况下!之所以,定在一个月后,是因为各家族或者个人的猎妖人,有颇多人在修炼,历练...要聚在一起,显然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一个月的时间,也就刚刚好。

  另外,因为上次赫连家被灭门的事件,在这一次大聚之中,不会再有猎妖人选择不参与了....上次的事件,的确在猎妖人的圈子里掀起了‘风暴’。一些小的家族已经开始寻求大家族的庇护。

  就比如童帝水童家所在的总部,就已经收留了三个猎妖人的家族。

  其余稍微有实力的家族,或多或少也有收留。

  其实,情况已经严峻到了需要‘抱团取暖’的地步....一张无形的网已经展开,在网中是无助的猎妖人,同样还有最冷血的妖族‘杀手’,相遇在一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这一场战争不知道在何时,就已经打响。

  可我...一个一天只能清醒三四个消失的人,能在其中做什么?

  “正凌,情况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我只能提醒你,如果要和庄婧长谈的话,多恳求她一下,或许你能得到什么信息。再过一些天,你清醒的时间会长一些的,到时候,你至少就可以面对一些事情了。”兰萱轻声的说到。

  是啊,到了现在,我依旧没有和庄婧长谈,究其原因是因为我清醒的时间不定,这就是一点。

  而清醒过来以后,总是要吃些东西,梳洗一下的...往往做完这些,我都已经很困乏了,根本不足以支撑一场长谈。

  而庄婧,说是在这里常住,也随时可以见我...但她每天却都会外出,有时候甚至夜里并不回来,谁也不知道她的行踪...无形之中,我和她的时间也总对不上。

  她倒是给兰萱说过一句,我需要再恢复一段时间。

  这也就是兰萱觉得我的情况还会好转的原因之一....谈话进行到这里,其实兰萱已经给我透露的太多了,至少我能够分析出来,那个对我情况了如指掌的人,一定和庄婧有关系。

  再往深想的话...我心中微微酸涩的摸了一下脸,不,我拒绝再往深想。

  即便日子过的缓慢,但还是每一分每一秒的流逝了过去...转眼,又是一个星期,距离我受伤的那一天,已经快过了二十天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伤势从我和兰萱谈话那天以后,就开始好转的迅速了起来...到了前两天,我每天已经能够清醒八个小时了。

  但这八个小时就像一个分割线...到了这一个点,我就根本无法再多清醒,哪怕是一秒了。

  于是,我也就在不再挣扎...时间越发的紧迫,我终于约了庄婧,在这一天的上午见面!

  这是一个深秋以来,难得晴好的日子...这也是我受伤以来,一个难得上午就清醒过来的日子...我觉得在这一天我一定能有所收获,心情从起床起,就莫名的轻松。

  而这种轻松的心情,从我受伤以来,已经很久没有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