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章 水火终难容

第三章 水火终难容

  有阳光的上午,伴着轻微的风,坐在办公室,我已经感觉自己好久没有这样有活力过了。

  庄婧还没有来,而我似乎闲不住,开始随意的摆弄起桌上的小饰品。

  我想起了年少时的歌,和师兄老是一起唱的一首。

  忍不住喉咙痒痒,开始哼起来:“眼睛瞪得像铜铃....”

  “啊啊啊..啊啊...黑猫警长....”

  “你好像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啊。还能哼歌...”却不想,我还没有哼完一首歌,就被庄婧带着一点儿嘲讽的语气给打断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投入了,她什么时候进来的,我竟然全然不知。

  一抬头,她已经坐在了我的对面,动作用迅捷如风来形容都稍嫌慢了一点儿,看来这些日子,庄婧也是成长了不少。

  “我不知道有什么好烦恼的。不说现世安稳,至少今天很安稳不是吗?”我的脸稍微有些红,生怕她嘲笑我一个快30的大男人,还唱什么黑猫警长。可到底不愿意在庄婧面前露了怯。

  “今天安稳吗?你在大会上风头出尽,却是用力过猛...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你现在一天清醒的时间也有限,这也叫安稳?”庄婧说话间稍微抬了一下眼皮。

  给人的感觉是,她根本不怎么在乎我的伤,反而是借着这个想打击我两句。

  “这对你来说是好事儿吗?”可是我却根本不生气,因为从小到大如果还不习惯这样的庄婧,那才是怪事儿了。

  “显然不是。原本跟着你这样的,就不算什么好事儿,你越发的烂泥扶不上墙,对我来说也就越发的苦命。”庄婧说的平平淡淡,但话语中的刺却终究是刺激到了我。

  我到底还是绷不住了,手掌稍微用力拍了一下桌面,盯着庄婧说到:“请你给我解释,什么叫烂泥扶不上墙?”

  庄婧不说话,只是看着我...那眼神,那表情全部都说明了一个意思,烂泥扶不上墙就是我,根本不需要解释。

  “好吧,我是烂泥扶不上墙。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你庄婧大好的一个人,一边嫌弃说我烂泥扶不上墙,一边又说跟着我这样的,岂不是委屈你了。我不阻拦你,分分钟可以走。”我是被庄婧激出了怒火不假。

  但我也没有忘了这次真正谈话的目的是什么?我说话看似鲁莽,实际上却是在刺激庄婧...我想要用另外一个方式逼问出一点儿真相,而面对庄婧,我和她之间,只能用这样的对话方式。

  却不想,庄婧也不恼,只是望着我,反而是认真的说到:“你觉得我有选择吗?”

  “我什么都不知道,如何能觉得什么?”我冷笑了一声,也是挑衅似的望着庄婧。

  “你如果想从我这里套出什么消息,请你迟早消停...因为现在不是时候。”庄婧不傻,而从小到大的相互了解,她已经反应过来我要做什么了。

  我揉了一下额角,对于了解自己的谈判对象,才是真正难啃的骨头,可这不代表我就会‘屈服’,放下手,我望着庄婧说到:“我灵魂受创对你来说不是好事儿,而你跟着我这件事情你也说没得选,对不对?”

  “那又如何?”庄婧扬眉。

  “很简单,我们有共同的目的,至少有一个。你也想我恢复,是不是?”我上半身微微前倾,认真的看着庄婧。

  一个人的话语或许会对真实的情绪有所掩饰,但一个人的眼神却不是那么容易作伪的...从庄婧的眼里我看不出有什么心疼的感觉,但我至少看出来她是希望我恢复的。

  因为眼神中也流露出了担忧,没有了以往那种嘲讽。

  我稍许安心,却又微微失落...苏灵说她一个人把我背回了我的房间,难道是假的。

  这种情绪来得很强烈,以至于让我忍不住说了一句:“要是你不在意的话?又怎么会亲自把我背回房间呢?”

  我以为我说这句话,至少会让庄婧‘羞涩’一下,苏灵没有道理骗我...那就说明庄婧真的做了这件事情。我只是懊恼,为什么庄婧在我面前,非得这个样子,私下里却还在对我关心的呢?

  却不料,说起我的伤势,庄婧还有些担心。

  但我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庄婧却忽然的就朝着我笑了...那笑容之中毫不在意,却是带着一些奇怪:“没想到叶正凌,你还在乎这些鸡毛蒜皮啊?觉得我嘴上说你烂泥扶不上墙,心里是对你充满了期盼的,对不对?”

  我皱着眉头,一时间不知道庄婧到底是什么意思?根本不敢随意的接话。

  庄婧却是毫不在意的继续说到:“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我只是不放心假手于他人...因为我要忠人之事罢了。”

  我说不上心里什么滋味,只觉得酸的我有些难受,可我也不笨,在复杂的情绪之中,还是抓住了重点,一下子站起来,双手撑着桌子,紧紧的盯着庄婧说到:“那你的意思就是,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有人拜托你的了?或者,往深处推,你根本也算不上什么火聂家的猎妖人,跟着我的人!一切都是有人拜托你的,对不对?”

  “叶正凌,你在胡说什么?”庄婧一下子察觉到自己话里不对劲儿的地方了,也猛地站了起来。

  “你敢否认吗?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可是你一字一句亲口说出来的。”我从座位上离开,走了两步,走到了庄婧的面前。

  小时候差不多高的个子,到了现在,我已经比庄婧高大半个头了,就这样站在她的身前,这样低头看着她,想必也有一点压迫的嫌弃。

  “我只说一次,尽管我不愿意,我还是火聂家的猎妖人。这一点我认命了,也不想否认...虽然你现在没资格让我跟随着你,但事实无法改变。”庄婧却避开了我的目光,转过头,只是扔出了这样一句话。

  她太了解我,对于我这种她眼里的‘小无赖’,能用的办法就是澄清事实,我纠缠不清的部分,直接不予理会就是了。

  我心中升腾着一股怒火,表面上却是毫不在意的摸出了一支烟,云淡风轻的点上了,然后冷笑了一声:“呵,我火聂家的猎妖人,我的跟随者!好大的名头...你不觉得好笑吗?既然你一口一个我的人,那么请问你,和我同心,是不是你的分内之事?还需要别人拜托你来照顾了,你到底是谁的人?”

  “叶正凌,请你搞清楚...我只是跟随你的猎妖人,不是你的人。”庄婧有些说不过,干脆抓住我话里的漏洞,开始和我胡搅蛮缠起来。

  我却不在意,仰头吐了一口烟,靠着桌子说到:“对,追随我的猎妖人!这其中也有一个从属关系...我主,你从!你倒是好笑,怎么听命于别人,来照顾起我了?这于情于理合适吗?说不好听点儿,就是不忠不义!”

  “你...”庄婧被我气的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心中也是恼怒不已,我其实是想和庄婧好好谈谈的,可是一切就像小时候的轮回一般,我根本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和她说上两句话。

  就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庄婧一向是喜欢对我冷嘲热讽的...只是从小在口舌方面,她就没有占过什么优势!按照她的话来说,是因为我比较‘不要脸’。

  所以,一般我和她之间,都是喜欢用‘暴力’来解决问题。

  难得她不敢使用‘暴力’,而我借着心中的恼怒,却是不依不饶的说到:“我什么我?你要有道理,至于话都说不出来吗?庄大小姐!你从小不就是恨不得骑在我脑袋上,狠狠踩上两脚吗?哦,对...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不忠不义,躲在你背后那个人也不见得是什么君子。”

  “如若关心我的话,何以需要拜托你?!不敢光明正大的来看看我吗?真是缩头缩脑的乌龟。”

  我是怒火攻心,口不择言...实际上,从之前兰萱给我的话中,我就已经稍许能分析出来一点,那就是在背后有一个人,一直关心着我,而和我的关心可能非常近,可能来自我的山门。

  但我不敢继续往下想罢了!

  如果真的是我不敢想的那个人,我这样说,简直就是在打自己的脸...所以,我一说出来,我就后悔了!我也不知道,我那么大的火气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这样的话,最终也激怒了庄婧,她根本不再与我争辩什么?

  我只是感觉到一阵轻风,一个转身,庄婧手中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下一刻,就朝着我扑来,趁着我没有反映过来,她已经勒住了我的脖子,冰凉的匕首也抵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说到:“叶正凌,我一点儿也不认为你有资格去说那个人。”

  “就像现在,我一点儿也不认为你是忠义的,对吗?如果我可以剥夺你追随我的资格,你猜我会不会这样做?”我心头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也是冷笑着说到。

  却不想,这一点却如同击中了庄婧的软肋,她稍微松手了。

  “我不管你怎么想!我要回山门...庄婧,你可以继续隐瞒...但我如果去到了望仙村,我总要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宣告一件事情,不管有什么理由,你庄婧——不能跟着我!我受不了一个随时都想要‘杀’了我的人。”我的语气越发的冰冷!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