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章 庄婧的选择

第四章 庄婧的选择

  “你...”庄婧再次被我气的气结,抵住我喉咙的刀子紧了紧,但手却在微微的颤抖。

  我的后背贴着她的身体,能感觉她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但是脖子上传来的火辣辣的小小刺痛感,让我的后背发热,也渗出了一层薄汗。

  我觉得我了解庄婧,可在这个时候,却又觉得不了解她,为何迸发出如此大的愤怒,对我真的刀兵相向...甚至,她那种愤怒,我也感觉的如此清晰,觉得她真的会杀了我。

  这种直觉让我愤怒!

  尽管和庄婧从小不对路,至少我...我是说,至少在于我,是绝对没有想过会有一天,会真的想要杀了她。甚至因为从小熟识的关系,她有难,我也不会断然见死不救。

  我不知道怎么去描述我们的关系。

  只能说不可能是朋友,但绝对也不会把她当敌人...她应该是承载了我记忆的熟人,即便我心里对她有某种复杂的情绪。

  这样关系定位,就是我愤怒的最大原因...在我骨子里讲究公平,哪怕体验在人际关系上,也是恩怨分明,好与好对应,不好与不好对应...庄婧如今这样对我,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失衡。

  在那一刻,我几乎是愤怒的失去了理智,忽然伸手就摁住了庄婧的手,用力的朝着自己脖子抵了一下。

  我能感觉从脖子上传来的温热,我这失去理智的一个用力,这锋利的匕首直接就勒破了我的皮肤,流出了鲜血...流到了我的手上,也流到了庄婧的手上。

  我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庄婧一下子慌了神。

  “叶正凌,你发什么疯?”她开始拼命挣扎。

  我却使劲抓住庄婧的手,冷声说到:“你不是想杀了我吗?这个姿势对着我,不要告诉我,只是和我开玩笑?我们从小就认识,尽管不对路...但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这样对待你。可你,竟然这样对待我?那么,就请你再勇敢一点..杀吧,杀啊...”

  到最后,我几乎是嘶喊吼出了杀吧这几个字...但庄婧面对还有些虚弱的我,到底是挣脱了!在这一过程中,匕首的刀尖从我的脖子划过,又在我脖子上弄了一条稍微深的伤口。

  我们的姿势也从我背对着庄婧,换成了我面对着她。

  可能是鲜血的刺激,让庄婧在看到我的瞬间,就愣住了...她的眼神中是难以置信,自己真的做出了如此失去理智的事情,我却是很无所谓的从桌子上拿了几张抽纸,带着冷笑看着庄婧,然后胡乱的擦了两把脖子上的鲜血。

  对她说到:“这一次,我可以当做你是在开玩笑。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两个选择...我死,或者你死!”

  “叶正凌。”庄婧的神色瞬间就变了,看样子又被我刺激的怒火冲天了。

  “呵,不然能怎样?我之前就说过,我从来未想过要用这样的方式对你。一言不合是多大的事情?值得你这样?而对不起,我最近的生活一点儿都不平顺,甚至充满了危险...这样日子久了,有的人要对我做出这样的举动,我就只有搏命。”我一字一句的对庄婧说到,而每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呵...”庄婧可能没有想到,岁月的流逝,那个当年的无赖小子如今已经变得如此犀利,或者说更加的无赖,发出了一声赌气般的笑声,然后又做出了一个赌气般的动作,把手中的匕首扔在了办公桌上。

  我擦干净了脖子上的血,也不管它是否继续渗出,看也不看那把匕首...而是重新回到了我的座位,坐下。

  “这一次我说过,就当你开玩笑...也就不需要你道歉了。我们接下来还是谈正事吧。”我想我已经掌握了,我要怎么和庄婧谈话的节奏。

  “叶正凌,你还想要我道歉?”庄婧眯起了眼睛,眼中迸发出一丝危险的光芒。

  我冲着她一个微笑,‘哗’的一声扯开了自己的衬衫,对着她说到:“上次是脖子,这次试试胸口怎么样?来,往这儿刺...”说话间,我也眯起了眼睛,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句的说到:“我之前的话可半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庄婧愣住了...她没想到我会光棍无赖到如此的地步,让她哑口无言。

  我的心中却是流动着一股痛快的爽意...我面前的这个女人,从来就是一副打压我的态度,哪怕只是语言上能够狠狠的压她一头,我觉得也是一种胜利。

  沉默了将近半分钟,我若无其事的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说到:“好吧,既然你不要,那继续谈正事。”

  庄婧一个抬头,忽然对我说到:“叶正凌,我不认为我是错的。不管你多么愤怒,有的人我是绝对不允许你侮辱半个字的,就比如,说他是缩头乌龟。”

  “我怎么知道他是谁?”此刻,我已经平静了,再次点燃了一支烟。

  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内心也有微微的刺痛感,觉得我真的像骂错了,说错了某个人。只不过,面对庄婧?我叶正凌绝对不会服软。

  庄婧望着我再次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嘲讽的对着我笑了一声,然后站起来,转身就要离去。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我原本也不过是来看你恢复的怎么样?既然你还能如此无赖,说明恢复的不错。我走了...”说到这里,她转头看着我,然后冷笑着问了一句:“叶少,这样..我要走,我们之间是不需要你死我活的吧?”

  我神情不变,望着庄婧说到:“我的灵魂受创,要恢复。在这一点儿上,你和我目的一样,你就这样走?”

  庄婧也不理会我,只是径直朝着门边走去。

  “你说我不够资格,知晓很多事情。但我是个人,你觉得能瞒住?你庄婧什么出身,我知道!不是望仙村吗?我说过回山门,难道就不知道知晓一切?”

  庄婧也没有回头,连走动的速度都没有变慢多少。

  “庄婧,你是火聂家的猎妖人...或者,你可以不是?就从现在开始?”

  庄婧的脚步一顿,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继续朝前走着。

  “现在,留下来和我谈。一切都当没发生过...现在,你走,也可以...我刚才说的一切你都不需要管,但我委屈,我会把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该告诉的人。”

  庄婧猛地停下了脚步,转身,望着我:“你要告诉谁?”

  “莫非你以为我刚才开玩笑?庄婧,我现在还不清楚告诉谁,但我心中有两个人选...第一,自然是庄爷,你不会以为我找不到他吧?第二,哪个人拜托了你,一定就是在乎我。我会找到那个人的,我也会如实的说出一切的。”

  庄婧的脸色陡变。

  老庄自然不用说了,少年时代发生在学校门口的那一幕,我印象深刻,相信庄婧也必定没有遗忘。

  至于另外一个人,庄婧是如此在乎他的情绪,为了一句我口不择言的话,竟然不惜对我拔刀相向,想必在她心中份量也不轻。

  打蛇打七寸,我不想如此的‘卑鄙’...可是我没有办法,在这条充满了迷雾,荆棘的路上,我若再是那么被动,我会更加的丧失安全感,而人若没有安全感,又如何理智的去判断一切呢?

  我观察着庄婧的表情,然后再下了一幅‘猛药’,说到:“对,我会说清楚的。你非但没有忠人之事,你还想要杀了我。”

  这一次,匕首又再次出现在了庄婧的手上,她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头要伤害她家人的猛兽...我被这个眼神刺激的又愤怒又难过,偏偏嘴角却扯出了一个微笑。

  然后伸出了两个指头,说到:“两个选择,第一,坐下来和我谈。第二,就按照我说的办。你走,我自己做我该做的事。”

  说完,我又一拍额头,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说到;“不,你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杀了我。”

  说完这句话,我双手一放,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衬衫,朝着她若无其事的笑。

  庄婧冷哼一声,忽然一扬匕首,朝着我扑了过来...我的心跳陡然加快,可是我却奇异的控制住了自己的肢体,巍然不动,连手指都没有半分颤抖,眼睛也没有闭上。

  我就这样看着庄婧在我面前,匕首高扬,然后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一个转身,然后坐下了,眼中的眼神也变得平静而疏远:“谈吧。”

  “很好。”我的心情说不上来,可是我觉得再有一次,我依旧会如此,没有为什么。


仐三说:
今天第一章...我理了一下,所有的线索基本上铺陈的差不多了...可以激烈的点燃,然后拉爆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