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章 等待的结果

第五章 等待的结果

  这对于我来说是一场胜利!

  我从来没有那么痛快淋漓,带着情绪发泄一般的屈服过庄婧...她好像不能被屈服,即便我单挑打赢了她,她依旧是一头倔强的兽,防备着我,只要有机会就对我呲牙咧嘴。

  唯一的一次,她也是屈服在老庄的绝对压迫下。

  我这一生都没有想过,我能屈服庄婧做什么她不愿意做的事情,我是指在我和她单独面对的时候。

  已经接近正午,深秋的阳光依旧有着热热的温度,洒落在这间办公室里,阳光中有些轻尘飞舞...莫名的带着一种慵懒,又带着一种小小的愉悦。

  可我‘划时代’的胜利了一次,我却并不愉悦...任由脖子上再次渗出的血,淡淡的染红了我的衣领。

  我好笑的发现,庄婧在彻底屈服要和我谈以后,我竟然不知道要和她谈什么?如何谈起?

  “说啊。”庄婧似乎已经豁出去了,再次拿起桌上的匕首,竟然在用匕首修剪着指甲,换成她来催促我了。

  如此粗鲁的形象,我在心中腹诽...却发现自己脑子已经空白到开始想这种无聊的事情了,但到底还是要说的,我整理不出来要说什么,就很干脆的一句话总结了:“来龙去脉,所有的事情。我不废话,你也不想和我废话...所以,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我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告诉你那么多。”庄婧很专心的弄着她的指甲,根本不抬头看我。

  “你可以告诉我什么?”我也不急,话可以一句一句的套。

  “我是火聂家的猎妖人。如今看来就是这个...可你已经知道了。”庄婧的声音淡淡的回荡在这个办公室。

  “你耍我?”我笑的很真诚。

  “没有,是你强迫我。”庄婧忽然抬头,望着我也笑得很真诚。

  “请你同情一个每天清醒时间有限的人。事实上,我如果知道的少,又陷入这种情况,我会很没安全感。”我越发的真诚。

  “是吗?我体会不到。”庄婧的表情也很实在。

  “好吧,没得谈。你走吧。”我意兴阑珊,我需要你庄婧去体会?你要能体会,就是我叶正凌是你的猎妖人了,我在心中痛骂。

  看来,对付这种女人,还是要绝对的强势,狠狠的碾压,和她谈个毛线!再想,我在心中就忍不住爆了粗口。

  “我不走。”庄婧笑的很甜。

  我一下站起来,也望着她笑的无辜:“虽然每天清醒的时间有限,也够我做很多事了。你呆在这里吧,我走。”

  说完,换成我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外走去....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庄婧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不能说,不代表别人不能说。没想到,叶少连等一个电话的耐心都没有。”

  “哦?你需要打电话啊...打吧,电话费什么的不用心疼。”终于...等到了,我心中暗喜,但回头却是一脸无辜,转身,靠着墙,等着庄婧打电话。

  “我会把所有的情况说一次。我想你要回山门,一切本来也就瞒不住了。但在这之前,我取得同意之前,你还是回避。”庄婧说话间手一扬,这一次出现的不是匕首,而是一个小巧的手机。

  用不着这样吧?拿个手机也玩玩技巧...但从这种细节,也可以看出,庄婧在平常的日子里,是怎么样刻苦的修行的。

  “好,我出门等你,需要多久?”我深吸了一口气,既然鱼儿已经咬钩了,拉杆也不能太猛,否则鱼线会断,鱼儿也会跑...更不好的结果是,鱼竿都会扯断。

  “我不知道。但不会太久吧,你出去等我吧。”到了这个时候,任何的废话都没有用了,大家不如言简意赅的说点儿实际的。

  我沉默着转身,很爽快的就拉开大门走了出去...可是,在我心中却避免不了的去想,庄婧是要打电话给谁?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的心跳就很快,人也很恍惚...几乎是头脑不清的,迷糊的下意识的朝前走去,直到撞到一组沙发,我才彻底的回过神来。

  是的,我的大书房外,是一个休憩的小厅,苏灵也就在这个小厅等我,我出门时,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直到我撞到沙发以后,苏灵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才看见苏灵在等我。

  “叶少,你不是想要走过来坐?”苏灵小心的问了我一句。

  下一刻,却看见我染红的衣领,忍不住低呼了一声,冲到了我的面前,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我,紧张的说到:“叶少,你没事儿吧?”

  “没事。”我这个时候才努力的强迫自己不要去想未知的问题,事已至此...我需要的只是等待,前行,一些未知的就会自然的对我拉开神秘的面纱吧。

  对着苏灵说没事的时候,我无所谓的摸了一下伤口,有些火辣辣的,但是真的没事。

  “不要摸。”苏灵抓住了我的手,担心的说到:“会感染的。你等我...”

  说完,还不等我答话,她就强硬的拉着我坐在了沙发了,然后自己就跟一个小兔子似的,朝着别的房间跑去了...我坐在沙发上,心中微微的温暖,在这世界上,谁也不会抗拒,多一个真诚关心自己的人的。

  很快,苏灵就拿来了酒精,纱布等东西,还顺便为我带来了一件干净的衬衫。

  开始为我仔细的清洗伤口,我的目光从上自下,正好就可以看见她的上半张脸,那双眼睛里全是担心和难受的感情,让我心中再次有些感动,却也忍不住在想,为什么庄婧就下手的如此利落?面对我的伤口也从未流露出过这样的感情?

  我没深想,只是觉得作为一个认识了那么多年的人,表达一下关心很困难吗?这样想着,我忽然觉得好笑,自己有点儿‘缺爱’?才如此计较。

  可我又不可避免的想起辛夷,如果是她...看见我有一点点受伤?会是怎么样的表现?

  往事好像很遥远,但很多片段却是清晰...我,周正,陈重,从来就不是老实孩子,打架犯浑的事情从来没有少做过。辛夷在的时候也有,特别是她知情的事情,我永远也忘不了她拉住我袖子的手。

  紧紧的,颤抖的,不安的,有时甚至会留下汗湿的手印...我自然不会去顾忌一个小丫头的劝阻,该做什么依旧会做。

  只是鼻青脸肿的时候,也难免...我想起了那个时候她的眼神,如果破碎了的湖水。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形容,我想的有些恍惚...忍不住一个仰头,有些疲惫的把头靠在了沙发的靠背上,是不能让辛夷见到我流血的...我如同年少时那般,得到了同样的结论。

  想起她,我忽然就安心!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有一个人和你父母一样是那么真的在乎你一丝一毫的细节,是幸福的。

  “别动啊,叶少。”我的一个动作惹到了苏灵不满,她嘀咕了一句,手上的动作却越发的小心,终于是忍不住询问了一句:“叶少?是那个很凶的庄姐?”

  “不然呢?你觉得我像会自残的人吗?”对着苏灵,我没有隐瞒的必要,我也很放松。

  “她?为什么啊?有什么不能好好说?要对你下这样的手?你还在受伤呢!”苏灵果然开始不满了,甚至是愤怒,可是碍于身份,她不能对庄婧怎么样。

  “没为什么...她和我永远不能友好的谈话。”我只是一句话说出了事实。

  “叶少,你那么好的人...”苏灵低下头,一层水雾却迷蒙了她的眼睛,她飞快的擦了一下。好像我受了委屈,就是她受了委屈一般。

  我那么好的人?我哑然失笑...我想庄婧的结论绝对不一样,我是那么好的人?她一定会反驳的。

  “没事。”我这样安慰了一句苏灵。

  苏灵轻轻点头,知道这些事情是她插手不得的,只是轻声说到:“之前,我其实就不安...这书房隔音效果那么好,我坐在这里,也听见里面有嚷嚷的声音。就算听不出来在嚷嚷些什么,但我觉得叶少你好像很生气。”

  说话间,她竟然要替我包扎伤口。

  我伸手挡住了她,说到:“就两个浅口子,已经止血了...不要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受了多重的伤。”

  “嗯。”在很多事情上,苏灵对我是,我说一,她不二的...而关系何时建立到这种程度,连我自己也恍惚,一开始...对着苏灵我也是充满防备的,感觉自己就像个刺猬,走到哪里,让人先感觉的都是一身的刺儿。

  其实翻个身,露出肚子的话,不是很软吗?

  说话间,苏灵开始帮我脱衬衫...这件衬衫的领口都是血迹,显然是不适合穿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书房的门打开了,庄婧走出来,刚好就看见苏灵帮我脱衬衫的一幕...眼中自然是充满了鄙视。

  我看得出来她有忍耐,但终究是忍不住讽刺了一句:“叶少啊,果然好大的架子。”

  我自然不会嘴软,回应了一句:“你羡慕吗?我是说你羡慕苏灵吗?来,你可以过来帮我穿衣服。”

  ‘哼’,庄婧估计已经被我磨的没有了脾气,直接用一个鼻音回应了我...我很自然的接过苏灵递给我的衬衫,非常故意显摆一般的让苏灵给我扣扣子,其实平日里真不是这样的,一般的情况下,我都是自己整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山门的苦日子让我学会了很多,真正少爷的作风我却是学不来。

  庄婧似乎看不下去了,说了一句:“你想要知道很多事情吗?那就跟来,我没耐心等你。”

  这个时候,我眉头一皱,顾不上显摆了...立刻转身,一边自己扣着扣子,一边就快速的跟上了庄婧的脚步。

  “叶少?”苏灵在我身后担心的叫了一声,毕竟在她看来,之前庄婧有那么失控的举动。

  “没事。”我匆匆安慰了苏灵一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却跳动的异常剧烈。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早早的,没吃饭,但决定先去散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