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章 再见亦沧桑(上)

第六章 再见亦沧桑(上)

  每一个城市都不可能是完全光鲜的,就算再大,再繁华的城市,依然都有仿佛被遗忘的角落。

  这些角落,往往是贫民的聚集区,往往是各种拥挤的胡同,往往是城中村,甚至棚户区...

  在这种地方,秩序的约束力变得微弱,道德的底线也被一再的降低,罪恶滋生,仿佛就是城市灰色的一角。

  没有有色眼镜,没有刻意划分等级...当我跟随者庄婧的背影,走进这里时,我只是在想,这里的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说灰色负面的东西容易互相影响纠缠,然后越加之深。

  陷入泥潭里的人们,就再也难以‘挣脱’?亦或者说是要用十倍,一百倍的毅力去摆脱?

  其实,我只是没有想到,庄婧要带我去见的人,竟然会在这样一个城中村,号称C城最乱的城中村。

  在这里,窝藏着各种江湖骗子,小偷以及明目张胆抢劫的少年...这里声名狼藉。

  “你确定是这里吗?”我的脚下踩过一滩污水,然后在我身旁,一个烫着卷发的中年妇女挤开了我,端着一盆油腻腻的剩菜,毫不留情的‘哗啦’一声倒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垃圾堆的垃圾堆上,在阳光之下,惹得一群流蝇飞舞。

  在这里,阳光似乎都穿不透那扬起的厚厚灰尘,以及巷落间错落的灰影。

  “如果你认为不是,你完全不必跟来。”庄婧似乎对这里非常的熟悉,回答我话的时候,依旧没有回头。

  是有十年以上了,庄婧竟然也没有想着换个发型,背影之上,高高竖起的马尾,随着她的脚步,摆动的我眼睛有些花。

  我下意识的一转头,旁边是一个烟雾缭绕的小麻将馆,紧贴着一家成人用品店...我自嘲的笑笑,还是跟上了庄婧的脚步。

  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是否有迷宫,但在城市中却是有迷宫的,就是这城中村。

  我简直要被这七万八绕的巷弄绕昏,庄婧却是很熟悉这里的样子,左右转弯,脚步根本没有停过...弄得我跟在她的身后疾步而行,竟然微微有些气喘。

  我明白那是我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还有些虚弱的原因。

  只不过,我却明显的能感觉到庄婧似乎有几分急切。

  从那边的巷弄转角,似乎是这个城中村卖吃的地方,已经是中午的时分,生意还算不差...我以为庄婧也会直接从这里穿过去,却不想她却在街中一家看起来还算比较干净的小店停下了。

  莫非庄婧要带我来见的人就在这里?

  我的心莫名的提了起来,开始小心的打量这个小店里的每一个人,从服务员到吃客...甚至恨不能冲进厨房,把厨师什么的也看一遍。

  却发现,庄婧只是在这里打包了一份比较清淡的鸡汤米线,然后就无声的离开了。

  我沉默了,这算什么?同时,心中也充满了某种莫名的疑问...而庄婧的脚步不停,很快就穿过了这一片的巷子,到了下一片更加脏乱的巷区。

  在这里,应该是属于城中村娱乐的地方,说的不好听一点儿,就是一个‘红灯区’。

  白天的时光仿佛在这样一个地方也凝固了,整个巷弄异常的安静,偶尔有一两个慵懒的,随意穿着睡衣的女人出来,会用暧昧不明的眼角打量你一眼,然后又消失在那些所谓的按摩屋,洗头房里。

  当然,这里除了这些按摩屋,洗头房...还有些一间挨着一间的所谓酒吧。

  凌乱的外墙上,涂着不知所谓的喷漆...夸张的是在不知道有多少呕吐物的街道上,还有躺着醉酒未醒的男人。

  这里,已经日夜颠倒。

  我的心情不知道为何,又变得沉重...庄婧却在这个时候,停下了脚步,转头竟然是一脸的尴尬:“你知道的,酒色不分家。这里是这个样子。”

  这是什么不知所谓的话?我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嫌弃以及误会啊?

  “或许,我也不了解...男人可能需要这样的地方来放松吧?就比如女人喜欢流连在商场。”庄婧又说了一句不知所谓的话,就如同在辩解着什么?

  因为沉重的心情,我竟然不想和庄婧斗嘴。

  主要是看她那一脸想要维护的神情,我不想反驳什么来伤了她的心,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驳就会伤了她的心...所以,我只是沉默的点头,阳光下,那碗打包的鸡汤米线还在冒着热气。

  “而这种地方,我真的不觉得有高级和地级之分。就如很高级的夜场,本质也是一样。”庄婧又说了一句。

  而我眯起眼睛,弄不懂庄婧为什么那么啰嗦...我只是肯定我要被这种啰嗦弄得不耐烦了。

  庄婧没再说了,继续在前面领路,只是脚步莫名的放得有些慢。

  直到走到一家叫做‘愤怒’的酒吧,庄婧停下了脚步,她的手放在了酒吧的把手上,从发白的指关节来看,她好像有些紧张。

  “进去啊。”她迟迟不同,我忍不住开口催促。

  “叶正凌,你说男人为什么要在这种堕落的环境下,才觉得安全?即便,他真的需要的只是一瓶酒?”庄婧不理会我的催促,反而转头望着我,问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想要了解男人?”我反问了一句。

  庄婧立刻做出了一幅你爱答不答的样子,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开口说了一句:“男人不是觉得在这种堕落的地方安全,而是当男人颓废的时候,周围的世界都是颓废的,那么他也就好过点儿了。”

  “因为,越是难过,受伤...男人越想把自己藏起来。不显眼,就是一种好过。”我只是想,如果有一天我到了这一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庄婧沉默的点头,然后终于推开了这个酒吧的大门。

  白天的这种小酒吧,入门之后是一片黑暗,这是连阳光都穿不透的一种黑暗,伴随着刺鼻还未散去的烟酒气,对,还有一种特殊的潮湿味儿,一下子就将我淹没。

  我觉得气闷,双眼也适应了好久。

  才勉强看清楚了这里的环境...不多的桌椅,到现在还摆得乱七八糟,一个小小的吧台,一个模糊的身影,握着一瓶酒,趴在了吧台上,旁边似乎是一个女人,揽住了那个身影的肩膀。

  带着一种娇嗔到发腻的声音,对那个人说到:“你说,天亮了,就带我走的。你起来啊,你起来嘛。”

  那个人含含糊糊的应着,声音仿佛堵在了喉咙里,也辨不清楚。

  我莫名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在我身边的庄婧却怒火冲天的走了过去...

  ‘砰’的一声,是鸡汤米线砸在柜台上的声音,那还冒着热气的汤汁洒落了一些在吧台上,也没有人去理会。

  “他喝醉了,你走吧。我带他回去。”庄婧的声音透着一种彻骨的冰冷。

  那个女人却高傲的扬起头说到:“你是谁啊?他说了带我回去的...不需要你带他回去。jerry,你说是不是啊?”

  jerry是谁?我在努力回想,但记忆中似乎没有这一号人。

  “你怎么今天又叫jerry了?你又招惹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一个月二十天都是这种不清醒的状态,谁还受得了?”庄婧根本不理会那个女人,反而是愤怒的推攘起那个趴在吧台上的身影。

  这种愤怒似乎还带着一种无助的哀伤,因为庄婧的声音之中明显带着哭腔。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上前去?甚至我都不清楚这一出又是哪一出?男女之间的爱恨情仇吗?只是在我心底的情绪也很异样,庄婧竟然这样的一面?可是,我怎么从来没有看过?

  她原来也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是我叶正凌何等‘垃圾’,才招惹的她不正常了?

  “你干嘛推他啊?你这个疯女人是谁啊?”在这个时候,被忽略的那个女人不干了,在夸张的尖声之中,忍不住从高脚椅上跳下来,来拉扯庄婧。

  庄婧的情绪似乎也激动到了极点,在这个时候,一个侧踹,异常果断的踢翻了那个女人,我感觉眼睛一花,那把锋利的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庄婧拿在了手里。

  她冷声说到:“我没空和你啰嗦。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滚,现在,立刻!”

  在完全的昏暗之中,庄婧匕首的光芒似乎有些刺眼,弄得我也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站了起来,不敢再发出任何腻人或者刺耳的声音了,沉默着捡起自己的包,似乎就要离开。

  但在这个时候,那个一直趴在吧台上的男人忽然坐了起来,有点宿醉未醒的样子,摇了摇自己的头,然后一把拉住了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