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章 再见亦沧桑(下)

第七章 再见亦沧桑(下)

  他的背影让我觉得眼熟,但却又陌生。

  陌生的在于那种颓废气息的环绕,从背影都能透出来,我从来不记得我的记忆里有一个如此颓废的人。

  没有言语的,那个男人一把把那个被庄婧吓住的女人拉进了怀里,然后不耐烦的朝着庄婧挥了挥手,表示让庄婧离去。

  “你能不装疯卖傻吗?之前电话里不是还清醒的吗?我把他带来了,你难道就要这个样子见他?吃点儿东西,清醒一下吧。我知道你想见他的。”突兀的,面对这样的冷遇,庄婧竟然没有发火,声音却变为了恳求。

  我站在较远的地方,心中也有一种于心难忍的感觉。

  可也是毫无预兆的,那个身影忽然站了起来,用一种宿醉的,颤抖的声音说:“你把他带来了?我什么时候同意的?什么时候?你走!”

  说话之间,那个人毫不留情的抓起柜台上的鸡汤米线,狠狠的摔倒了地上。

  我再也忍不住,几步冲了过去,看也不看,抓住那个人的衣领,拳头就要落下去...却在这个时候,由于我的动作太猛烈,他一直戴着的一顶鸭舌帽落在了地上。

  我的拳头一下子停在了空中,整个人一下子被心酸淹没,连鼻子都被刺的发痛。

  “正川..正川哥。”当颤抖着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喉头哽咽的发痛。

  是的,如果在我生命中,有几个人化成灰我都认识,那正川哥就是其中之一...太多的记忆,太多的温暖我不能忘记,就如此刻看见他,我仿佛还能看见穿着那一夜初入山门时。

  有着半长头发,穿着干净白衬衫,倚着门框,对着我懒洋洋笑的干净少年。

  好看的就像从电视之中走出来的人。

  尽管我已经很隐忍,但眼前还是一片模糊...我以为正川哥会和我一样激动,却不想他猛地一个低头,说了一句你认错人了,还不待我反应,就忽然爆发的用力推开我,然后发疯一般的朝着酒吧的大门跑去。

  中途那些散乱的桌椅撞到了他,他也不管不顾...好像这里就是地狱,他必须马上逃离。

  在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怨气?怨他当年在师父驱逐我出山门的时候,不站出来为我在师父面前说一句话,怨他在我离开的那天,也不走出山门,和我说上一句道别的话。

  我心里只有思念,刻骨的思念...那年少的记忆,那相依为命的温暖,那大殿之中,如豆的烛光,师徒三人相互夹菜的,默默吃饭的安心。

  “正川哥,你不要跑!”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大吼了一声,也朝着酒吧的门口疯狂的追去。

  ‘澎’,是正川哥已经撞开了酒吧的大门...吧外阳光刺眼,连我才从外边儿进来,都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正川哥更是在狂奔中一下子跌到在路面。

  我赶紧追了过去,他不管不顾的爬起来又是一阵狂奔。

  我也跟着冲出了酒吧...身体尽管还是虚弱,在这个时候却如同燃烧起了一团最烈的火焰!就如五年多以前,我失去,我沉默,我接受!但就是不能让我再遇见...因为再遇见我就放不开了。

  如今,我就是这种强烈的感觉,顶着白花花的阳光,我们在这条仿佛时间停滞的街道上卖命的追赶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整夜的宿醉,正川哥的脚步有些虚浮...哪里还有当年那个潇洒矫健的身手,终于他撞到了不知道是谁无良的扔在街道上的旧沙发,再一次扑倒在了街道之上。

  而我已经追过来了,他似乎是慌不择路...又似乎是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竟然来爬起来都来不及,竟然手脚并用的朝着巷子的一个角落,拼命的爬去。

  那里立着一个硕大的垃圾筒,流蝇在刺鼻的气味之中,仿佛不知疲惫的兴奋飞舞着。

  那里是这条街道之中,唯一能够掩藏身影的所在,正川哥爬到了那里,似乎才觉得安全一些,立刻缩起了身子,把自己藏在了垃圾筒的后面,手上抓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又拣在手里的帽子,慌乱的戴在头上,然后死死的压低了帽檐。

  在这个时候,我的脚步也慢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剧烈的心酸,心痛...竟然压得我气喘吁吁,有一股梗在心头的愤怒,如同一块大石一样让我连出气都困难。

  我一步一步的走向正川哥,他蜷缩的更加厉害!

  在这个时候,世界的一切都被我抛弃在脑后,只剩下步步逼近的我,和越发胆怯的正川哥。

  走到垃圾桶那里,我停住了脚步...那刺鼻的气味,在阳光下散发的越发熏人,我终于是忍不住了,忽然疯狂的怒吼了一声,一脚踢在了那垃圾筒上!

  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挡住正川哥!

  ‘哐啷’一声,硕大的垃圾桶竟然被我一脚踢翻,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里面的垃圾也洒落了一地...洒落在我的身上,也洒落在正川哥的身上。

  失去了垃圾桶的遮挡,正川哥又想站起来跑来!

  我却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什么也顾不得,蹲下,忽然狠狠的抱住了正川哥。

  我的眼睛酸得要命,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在流泪,我说不出任何的话,只感觉正川哥的身体在瑟瑟的发抖,我越发的缩紧了自己的双臂,就像抱住了无数的回忆与温暖...我如何能放开。

  无数要命的假设和可能,在我的脑中就要爆开,我拼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到头来,却是落的我也浑身发抖。

  这样持续了十几秒之后,街道上才传来了庄婧的脚步声,让我稍微清醒了一点,我低声说到:“正川哥,我是正凌,叶正凌!没事儿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你是我哥。”

  我不知道我是否在表达一句废话,可是千言万语到了喉中,只能化为这样的语言。

  “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什么正川哥。”他挣扎的更加厉害了,急忙的否定...可是,声音似乎已经清醒,不再带着宿醉的含糊。

  我都不用看他的样子,只凭着这个声音,我都能清楚的认出这就是正川哥。

  所以,我的双臂收得更紧了,我一字一句的说到:“不管发生了什么,你活着,我也还活着。不管你认不认我,我们两兄弟一起扛着。”

  这句话说完,正川哥突然不动了,我的心稍安。

  却不想,等待我的却是他忽然猛烈的一拳,然后奋力的挣脱了我,对着我大吼了一声:“我说了,我不是什么正川哥。”

  说完,他转身又要跑,我被他的突然爆发,再次的弄翻在地上...可是这一次,我怎能放开你?!我一个转身,也顾不得自己是趴在垃圾堆里,猛地伸手,抓住了正川哥的裤腿。

  他要挣脱,我一个用力,也把他拉翻在了地上。

  他似乎很疯狂,抬起脚来,想要踹开我,但终究没有踹下来,而是挣扎的更加剧烈。

  我几乎咬碎了牙齿,积蓄着力量,一个用力,虎扑出去,几乎是压在了正川哥的身上,然后猛地的掀翻了他扣在脑袋上的帽子!

  刺眼的阳光,猛地让他闭上了眼睛。

  可是,也是在阳光之下,我终于再次清楚的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依旧是好看到让人忍不住赞美的五官,脸色却苍白的可怕。

  比起营养不良的山门生活,他反而消瘦的厉害...原本整张脸有一种丰神俊朗的观感,如今却瘦的露出了高高的颧骨,双颊也凹陷了下去。

  胡子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刮过了,或者是他自己胡乱的刮过,总之参差不齐的长在他的脸上。

  最让我震惊,伤心,难过的是...他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从眼角一直到嘴角,一道弧形的,裂开的伤口。

  其实不算难看,至少我认为是如此,反而平添了几分男人味儿。

  即便,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在正川哥脸上留下那么一道伤口,我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在那个人脸上留下五道伤口。

  “正川哥,你不要逃避了...你觉得叶正凌会认不出你吗?”在这个时候,庄婧也跑到了距离我们不到两米的地方。

  原本正川哥还在挣扎,尘土飞扬之中...他就像是一个快被劫杀的人一般挣扎着,但这里是最没有秩序的城中村,没有人出来管这一档子‘闲事’。

  可是庄婧如此嘶吼了一句之后,他停止了挣扎。

  在我的身上,他第一次用正眼看着我,双眼之中有一种充满了颓废的灰,他笑了:“叶正凌,你已经被逐出山门了,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怎么死皮赖脸的追着我不放。你以为这样你就可以回山门了?谁是你哥?”

  热血冲到了我的脑门...终于,我的拳头重重的落下,狠狠的打在了正川哥的下巴上。


仐三说:
今天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