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章 当年的迷雾(一)

第八章 当年的迷雾(一)

  “哈哈哈哈...”当我的拳头落在正川哥的下巴上时,他回应我的就是这样一窜笑声。

  发泄的,疯狂的,彻底的...小巷之中吹起一阵秋风,扬起尘土,旋转着就要将我们的身影吞噬。

  我形容不出来的心痛,不敢相信自己为什么有一天会对着正川哥挥拳,我甚至可以接受他在情感上的背叛,就比如眼睁睁的看着师父把我逐出山门。

  可我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他这么去否定过去我与他的感情。

  “起来。”我从正川哥的身上站起来,拉住他的衣领,想要把他从地上拖起来。

  “哈哈哈...”他任由我拖着他的衣领,依旧是在狂笑,眼角都笑出了眼泪。

  我强行的把他拖了起来,扶在我的肩上,我的喉咙就像刚刚放肆的大哭了一场那般疼痛,以至于我的声音低沉又干涩:“正川哥,你知道吗?你现在像一滩烂泥。”

  “哈哈...”他笑,声音渐小,开始哽咽。

  “可就算是一堆烂泥,你既然被我遇见了,就不要想我会放开你。”说话间,我扶着他朝前走去。

  他开始哽咽,麻木的随着我前行。

  庄婧在我们身后跟着,亦步亦趋。

  我并没有带他去火聂家的总部,而是找了一家浴场,就这样带着他进去了,我给了服务员一笔钱,让他帮我们买两身儿干净的衣服,庄婧有些无助的等在外面,可是我顾不上她。

  在蒸腾的雾气当中,我默默的帮正川哥洗着头,擦着背...他无言,任由我这样做,我也沉默。

  时光流逝的太快,曾经在山门之中,也是他帮着我洗头,搓背...只是在这过程中,我们都会打闹,谈笑...经常惹的师父穿着短白衫子,就冲进来骂我们‘两个小兔崽子,你们再不出来,我就加罚你们的晚课。”

  而是不是人长大了,这种真正的快乐也就会随着岁月流逝了呢?

  可我觉得正川哥在身边,就是无比的安心。

  我拿来一套刮胡刀,帮他刮胡子,他也不抗拒...我忽然的抬头,看见他眼中有了一丝一闪而过的柔软,我继续低头帮他刮着胡子。

  我知道,其实很多的事情,他也没忘。

  经过了一番收拾,正川哥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了当年的几分风采,只是时过境迁,他的气质已经大变,肯定不可能再是当年的白衣少年,多的是几分属于成熟男人才有的沧桑。

  我紧紧的揽着正川哥,生怕一个不小心,他又要跑了。

  他却经过了那么些时候,变得冷静了许多,尽管依旧沉默,却再也没有了那种激动的情绪,也只是跟着我走。

  庄婧还在外面等着,见到我们出来了,大步走了过来。

  看见这样的正川哥,庄婧的眼中明显的亮了一下,傻子都能看出来,其中包含了太深的情感...可惜,正川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

  “饿了,吃饭吧。”我忽然觉得有些尴尬,也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干脆的说了一句话打破了这种气氛。

  庄婧点头,正川哥难得的‘嗯’一声。

  我找到一家在这里风评不错的菜馆,定了一个包间,点了菜...三个人就在房间默默的吃饭,吃到一半,我憋的慌,不顾庄婧的阻止,让服务员拿来了一瓶50几度的烈酒。

  我给自己满上,也给正川哥倒上。

  我没有刻意的敬他,只是端起来自己一口干了...正川哥也无言的跟着干了。

  我继续倒,继续喝...正川哥也就跟着继续喝。

  三杯酒下肚,一股热气从胃部一下子冲了上来,我有些红脸...正川哥的眼神又开始有些恍惚。

  我们来的时间不算早,吃了一阵儿,大堂已经没有什么人。

  一阵音乐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电视里主持人的介绍:“这首歌并不是一首为爱情而创造的歌曲。而是歌手南下看他哥哥的时候,有感而发创作的一首曲子。严格的说来,这是歌手写给他哥哥的曲子。”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我打开离别时你送我的信件,忽然感到无比的思念....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我听见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爱你,有没有人曾在你日记里哭泣,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很在意....’

  歌曲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哀伤,又着一种人在漂泊时特别的孤独,而在这种时候会分外思念亲人,兄弟...对他们在内心深深的爱那种情思。

  一声一声好像唱入了我的心里,我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喝得很急。

  正川哥也跟着我,同样也是喝的很急。

  当歌声终于结束时,我终于放下了杯子,我已经有了5分的酒意,哽咽在喉头的话只变成了一个词:“二哥...”

  正川哥沉默,又是给自己灌了一大杯酒,忽然也是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话:“老三,我一直都以为你还是个孩子。永远都是那个带着一脸冲动的少年样子。我们分开了太久...你变得成熟了。”

  那一刻,我的手有些颤抖,虽然只是一句再普通平常不过的感慨,但代表着他终于承认了我,也开始正视自己了。

  “发生了什么?这些年。”我问的很直接,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我原本想问的是师父呢?只是我不敢问而已...这其中,我已经不是太想知道什么事情,事件了...我在意的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正川哥变成了这个样子。

  正川哥不语,只是连续的喝了三杯。

  他的脸也终于泛起了一丝潮红,看来这些年他的酒量依旧比我好,他低声说到:“庄婧,你先出去吧。我和老三说会儿话。”

  毕竟,山门的事情就是山门的事情,而山门从来只有师父,我和他...他永远都记得这一点。

  庄婧似乎不愿意离去,有些不舍的看着正川哥,正川哥却没有任何的回应...最终,庄婧只有垂下眼帘,有些慌乱掩饰了一下难过的眼神,咬了一下下唇,站起来出去了。

  看着庄婧的背影,我没由来的想起一句话。

  ‘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千言万语抵不过一个心甘情愿,而心甘情愿的背后却只有一件儿东西,那就是爱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包间有些闷,端起来杯子来一连喝了两杯。

  庄婧已经出去了,正川哥点上了一支烟开口了:“当年不要怪师父帮你逐出山门,也不要怪我为什么忽然对你绝情。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而你尤其不要怪师父。”

  我低头听着。

  “你知道那老头儿很少生病,收拾起我们两个来,就像一头牛!壮年人也不见得比他有力气。你走后,他大病了一场。”正川哥的语气有些淡淡的,烟雾之后是一双哀伤的眼。

  “什么?师父病了。”这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回忆,我一再的告诉自己要淡定。

  可是,听见那老头儿病了,我的心猛然的抽痛了一下。

  “是啊,病了...啰啰嗦嗦,麻麻烦烦的一个月才好了个利索。他那性子,一场病岂能打倒他?放心吧,好了的...只是好了之后,更爱懒散的在那长廊上喝酒了,喝迷糊了,好几次问我你到哪儿去了。”正川哥吐出了一股烟雾。

  就像吐出了一幅幅回忆的画面,我恍然中就看见师父迷迷糊糊的样子,睡在长廊上,正川哥从旁进入大殿,他问:“正川,老三那小子又野到哪里去了?”

  我眼睛很酸,我拼命的揉了几下,还酸...有些烦人。

  “他想你的,尽管他想若无其事,想尽力掩饰。可不论是不是修者,他还是个人,对吧?是人呐,就没办法去掩饰真正的感情。”正川哥终于有一些情绪了,手上的烟却也燃烧到了尽头。

  我默默的点上一支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自己也点上了一支,深深的吸了一口。

  “而最理解师父的肯定是我。”再次抽了一口烟,正川哥停顿了一下,他额前的头发已经很长,随着他停顿,低头...遮住了他的眼,我看不清他的情绪,只能听见他低沉的话语。

  “我一再的告诉自己,逐你出山门,是为了你好。我们剩下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要面对的麻烦也不少...不能分心。可还是人呐,对不对?”后面的话他没说。

  因为之前就已经说过,这天下无论什么人,好人,坏人...只要是对谁动了真的感情,那是掩饰不住的。

  但我却皱起了眉头,在酸涩之余,抓住了一句关键的话。

  逐我出山门,是为了我好?

  正川哥的声音还依旧在耳边:“我没办法...那天躲在山门之后,飘着雨,看你下山的背影。总觉得自己有一种抛下你的感觉。这种感觉,这些年都...都挥之不去。”

  我的泪水瞬间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