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章 当年的迷雾(二)

第九章 当年的迷雾(二)

  在这些年来,不管我是否愿意承认。

  我都是思念他们的。

  在无数个寂寞又沉默的深夜,我站在窗口发呆的时候,总是会想起在山门的点点滴滴,一直到某一个画面的时候,才会戛然而止。

  那个画面是很多年来,我不敢触碰的伤痛,如今随着一句挥之不去,一颗泪水的滚落,我终于有勇气去想起。

  那是一个飘雨的清晨,一切都如平常。

  做过早课以后,师父和正川哥就不见了....我没有在意,只因为正川哥的本命阵纹没有完成,他们常常就这样不见了。

  描绘本命阵纹的时候,是不能有任何打扰的。

  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做,随着学习的越发深入,就越发感觉关于阵法的一切浩瀚如海,而我在其中是否能取到一瓢水?

  平静的上午,陪伴我的只有雨声,还有一本已经泛黄的阵法书。

  我深陷其中,一直到了中午,也没有等到熟悉的‘烟火味儿’,那是正川哥要烧灶做饭的信号,只要在山门,除非辟谷的日子,除开以外,无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只要时间一到,正川哥总要做饭的。

  只因师父的一句话,不管任何事情,吃饱了才有力气去做。

  话里的背后是一种心态,淡然的心态...我知道。

  所以,没有闻到‘烟火味儿’是一件极不平常的事情,我终于起身,想去看看究竟,却不想一出门,看见的却是静静站在我门外的师父。

  “师父,你站来这里多久了?你是不是又是来瞧瞧检查我?我有用功的!”我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这句话,脸上是平常的笑意。

  师父老是玩这一套,当我还是以前的小孩子吗?那么不自觉。

  “叶正凌。”师父看着我,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入了山门以后,除非是有什么异常郑重的事情,否则师父不会这么连名带姓的叫我。

  “你下山罢。”在这中间没有停顿,师父说的很直接。

  “是下山有什么事情要我办吗?”我松了一口气,又笑开了。

  “不,下山以后,你就不用回山门了。”师父的表情看不出来任何变化,语气只是越发的平静。

  这一次我的笑容彻底破碎了,大殿外,长廊处...我感觉这接近秋天的雨是真的凉了,山上的夏天总是要结束的快一些。

  “徒儿不懂,请师父明示。”我低头,抱拳...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从这句话开始,我的语气已经透着一点儿疏离了,我的心开始出现一条条的裂痕,我也阻止不了了,眼睁睁的看着。

  “收拾东西吧。现在就下山,没有什么明示,只是你我师徒缘尽,你被逐出山门了。”师父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咚’,在他身后,是我忽然跪下的声音,他不曾回头。

  “师父,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喊,他飘然远去,很快,我就连背影都要看不见了。

  “我不走,这种事情怎么能你一个人说了算?我就是不走,我赖在这里了,你打死我,我也不走。”我不想用这种近乎耍赖的方式留在山门,可是...到那一刻,我才慌张的发现,除了这个,我竟然找不到别的办法。

  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就再也不肯松开。

  师父停下了脚步,依旧没有回头,只是他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是否我给你一个原因,你就甘心了?”

  “而给你原因,只是让你甘心。你若然不走,那也可以留下,我和正川走。”

  那一刻,我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滴落...山门之所是山门,缠绕了我那么多的感情和回忆,那是因为山门里有他和师兄在,若然他们走了,山门也就‘死’了,留下的只是一堆堆毫无生气的建筑!

  师父啊...你何以忽然绝情至此。

  我被刺痛了,原来伤心的人还是可以愤怒的,我愤怒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明白在这个世间,谁对谁的情感都不是理所当然的,都逃避不了,有的人,你就是不允许他(她)对你没有情感。

  只因为人会痛。

  所以,我挺直了腰,用自己也难以相信的冷漠,大声说了一句‘是’。

  “山门资源有限,只能培养一个人。正川从小就被我抱回,难不成要他走?”师父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忽然有一种世界都破碎的感觉,师父难道不明白,我要什么资源?我要的不过只是师父和正川哥温暖的存在着就好?可是我说不出来话来,刚刚才有的坚硬,又瞬间破碎。

  “我...我不要什么资源。”这句话似乎已经用尽了我全部的力气,不会表达的人注定更痛。

  “山门不养闲人,已经很困难了。”师父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又开始前行。

  我在泪眼模糊之中,看着师父的背影,第一次觉得那么陌生...

  “叶正凌明白了。”这一次,不再是弟子...然后,我开始重重的磕头,一个,两个,三个...我磕头的声音回荡在木制长廊,今日无情,不代表我可以忘记他日之恩。

  这磕头,是我该的。

  师父应该是听见了,所以在他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前,又一句话飘荡在我耳中:“快收拾吧,天色尚早,我还可以送你出山门。”

  我站起身来,擦干泪水...沉默着回房间,开始收拾!

  一时间,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想带上,一时间,又觉得根本没什么东西,有什么好收拾的?我不能去怪谁,师父的原因给的足够...我想不通的为什么,只是在个人的情感上,认同不了这种骤然拉开的距离。

  临别之前,我想去找正川哥...整个山门空空荡荡,哪里有什么正川哥的身影?他知道,还是不知道?我心中有一丝可笑的幻想。

  山门前,细雨纷飞。

  望向远处的天际,却莫名的灰中带红...如同已经失去了生机的,灰了的心却还能渗出艳红的血。

  我在前,师父在后..我望着远处的天际不语,师父在我身后不语。

  沉默了一分钟,我只低声了说了一句:“走了。”

  “好歹你也是山门人,过些时日,会拖人带一些东西给你。修行能不落下,最好不要落下。”这句话似乎稍微带着一些温暖。

  我抬头充满希冀的看着师父,他的面上无风亦无雨,只是说了一句:“走吧。”

  回忆的片段到此处就已经到了尽头...而不知不觉之中,泪水早已经滚落了几滴在手中端着的酒杯之中。

  正川哥看着我,那一瞬间,眼中又充满了熟悉的温暖。

  曾经就是,他看我做弟弟,最是见不得我委屈...这种眼神是本能,他似乎改不了。

  所以,他低头,轻声问了一句:“在想什么?”

  “想那天,我跪在师父背后,耍赖说我不走时,师父的背影。”说完话,我端着酒一饮而尽,既然师父你也心伤,何必赶我下山。

  如今原因明朗,似乎是为了我...可你终究是不是不信我能和你们一起面对生死的?

  “哦,那天我在,就在走廊尽头那间房。”正川哥的语气淡淡,也是喝了一杯酒。

  “你在?”我惊奇,但不用再问,他已经说了,我下山那一天,他根本不愿意面对。

  “嗯,在的。”说话间,正川哥喝了一杯酒,然后说到:“那样的师父,我此生再也没有见过,再也没有。”

  “怎样的?”有泪水的酒,入口似乎苦了几分,萦绕在喉间不去。

  “一步一落泪。”正川哥说完这句话,忽然眼眶就红了,这一次他是直接抓着酒瓶子,狠狠的给自己灌了一口酒。

  原来,当日...我看见的是一个绝情的背影。

  而在另一头的正川哥,看见的却是一个一步一落泪的伤心老人。

  我的手颤抖的厉害,不由得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裤子,指尖都泛白了...我要忍着,不哭!不能哭时候的痛,才刻骨铭心。

  ‘澎’的一声,正川哥把酒瓶子跺在了桌子上,然后红着眼睛看着同样红着眼睛的我说到:“是不是很想这个老头儿?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咱们和他应该是此生不见了。”

  “你说什么?”我的手指变得冰凉,而这种冰凉一下子就蔓延到了全身。

  “你的到来原本就是一个承诺。”正川哥说话间用力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说到:“而师父这傻老头儿不仅把承诺守到了最后,而且因为在乎你,承诺之外的事情也去做了。”

  我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为何我的到来是一个承诺,我也不想懂。

  我冷的厉害,拼命的喝酒...可惜烈酒入喉的热度,也让我的身体暖和不起来。

  我鼓足勇气问正川哥:“师父...师父他可是已经去了?”

  “没有,但是和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了。”正川哥看着我,忍了很久的泪水,也跟着落下了。

  “老三,我也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了。而我,还失去了你和师父。”


仐三说:
好吧,今天的更新完毕了。相信我,一直都想为大家写的精彩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