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一章 当年的迷雾(四)

第十一章 当年的迷雾(四)

  我这个问题问的未免有些太过惊悚了,问的庄婧是一下子就愣住了。

  可是我竟然莫名的淡定,手还温热,动作也稳,瓶中的酒稳稳的落在酒杯四分之三的位置处,就被我收了起来。

  太满则溢,也失了一些留白的美感。

  我竟然还有空注意这些细节。

  我端起杯子来,抿了一口酒,口中的苦涩总算被酒液的辛辣冲淡了一些,我满足的长叹了一声。

  烟酒自然都不是好东西,但比起它可以偶尔麻痹来自灵魂的痛苦这点子好处来说,很多人都投降了,自然也包括我。

  庄婧是聪明的,我如此一问,先是让她吃惊,而后,她就反应了过来。

  收了之前的哀伤小女儿态,神色倒是变得有些郑重起来:“你都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我回答的很平静。

  “别多想,你是人。”庄婧沉默了片刻,才说了六个字,我得纪念一下,这是她给我的第一次安慰。

  但怎么算人呢?

  来龙去脉,如果简单的说来,就正像正川哥说的那句话,我的到来是山门的一个承诺,一个固守了千百年的承诺,由他和师父来做到了最后。

  我叶正凌是什么?想到这里,我又喝了一口酒。

  其实,就是聂焰受损严重的残魂...放在山门绝密的养魂阵之中,利用了巍巍秦岭的灵气,慢慢滋养起来的一缕聂焰的残魂。

  山门之所以建在那里,因为那里就是秦岭之脉最聚灵气的地方。

  灵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纯净的阴气,滋养的是人的灵魂...只是世间的阴气成为不了灵气,究其根本原因就是阴气太过驳杂,所蕴含的的负面气场也太多。

  而人讲究的是阴阳协调,阳身弱,纯净的灵气,人也承受不起。

  所以,修者要‘食’那一口灵气,修体也时时不能放下。

  但如果换成单纯的灵魂来承受灵气,问题就小了许多...可阳身都存在虚不受补的问题,更何况灵魂?

  我要佩服的是聂焰,或者应该是我自己...即便是一缕残魂,也足够强大,生生的在那山门最隐秘的聚灵阵之中‘活’了下来。

  于是,这个承诺也就一直随着残魂的存在,而固守了下来。

  当然,也许也只有我的山门才能完成这一件伟大的‘壮举’,若没有那神秘的聚灵阵,聂焰的一缕残魂莫说‘活’下来,就算转世也无能,面对的只能是魂飞魄散的结局。

  而当日,山门极有威势,也能在乱局之中,保留下来了这一缕残魂。

  这就是山门最大的隐秘,而在这个承诺的背后,牵涉着一个惊天的秘密...说起来,又算什么惊天?我喝光了杯中的酒,兀自想的出神,庄婧以为我一时难以接受,又往我杯中倒上了一些。

  我下意识的抿了一口,思绪却在继续,这个惊天的秘密无非就是,有一天,妖族会卷土重来,而聂焰也将应劫重生。

  中间,有一个最重要的点在于,山门世代去封印的那个大阵,气数将尽。

  也唯有聂焰这个身份特殊的人,才能力挽狂澜...为什么身份特殊?为什么独独只有聂焰才能够力挽狂澜?这个正川哥也说不清楚。

  我?我自然更不清楚...我现在能想起来的,也只是一些片段罢了。

  至于,叶正凌...不,叶涵,这个几乎被我遗忘了的名字,那个在这场事件之中,真正的可怜孩子...早在小时候的那场变故之中,就已经过世了。

  就是摔倒地上那一次。

  “当日,我还记得...师父带着我,我看着抢救你的车子从我和师父的面前呼啸而过。我问师父,小师弟是要死了吗?师父说,小师弟是要来了。是那个可怜的孩子要死了...他十世都是‘血腥’带煞之人,第一世是战场老兵,第二世是...到了第十世则是一个六岁就开始学屠的学徒,一直屠杀牲畜到了七十六岁。这样的十世之煞,他的命数已经承受不起。却偏偏合了聂焰那个‘煞星’的命格。倒也算用功德结束了他十世之煞。”

  “小师弟是煞星?”

  “煞星难道就是不好?就如一柄利刃,也要看刀锋指向是谁?就算一个杀僧,也要看所犯只杀,是否仁义救回千百人命。一因一果的计算哪有那么简单?一正一邪的界定,那是浮于表面的那般分明?他若不煞?何以用自身来定劫难?只有最锋利的刀,才能斩杀最困苦的劫。”

  “这是我和师父的对话,在那个时候...承载着你现在灵魂的肉身主人,就要真正的去了。而我和师父就在不远的郊外布阵施法...我记得施法的那天,我怀里捧着一道指路的符箓...看着的是漫天狂风卷起了好多草屑。”

  “师父放出你残魂的时候,这天儿明明很蓝...我却觉得跟变了天似的,一片铺天盖地的血红,夹杂着无数的怨气,好像是远古凶兽的声音在吼叫,就朝着那个医院一溜烟儿的去了。”

  “我想看看英雄了得的聂焰到底是个什么形象,我没看见...就记得那铺天盖地的红了。我说为什么会有兽的声音,师父说那是你一生斩杀大妖恶怪无数,它们的怨气早就缠绕着你的残魂,去也去不掉了...而这些山门并非没有办法。可是这些怨气的根基缠绕着一个最厉害的诅咒,就是因为那诅咒的存在,这些怨气也消不去了。”

  这就是正川哥在酒多之时,断断续续给我说起的当年。

  我像在听另外一个世界的故事,我说我对那段日子的记忆一向模糊...其实,谁人对十个月以前的记忆又不是模糊的了?所以,也没有觉得奇怪。

  如今想起来,我是根本没有了那段记忆。

  陈重没有骗我,我至始至终都是聂焰,我只是借尸还魂重新到来了这个世间。

  没有叶涵,叶涵已经死了...可是,又有聂焰吗?关于聂焰的一切我都想不起来。

  如今,世上只剩下了一个很难给自己定位的叶正凌。

  是人是鬼倒是玩笑的说法罢了...只是小时候鬼故事听多了,一想起自己的本质,总难免往千年老鬼上扯。

  想到这个,倒是觉得自己幽默了,我又喝了一杯酒。

  “望仙村,你也知道了?”看见我莫名其妙的笑,庄婧以为我心情好了,追问我了一句。

  “嗯,知道了。”我喝了一口酒。

  望仙村是什么?本质上来说...其实就是聂焰的‘旧部’,是聂焰身边那些消失了的猎妖人,真正隐藏的所在。

  受到秦岭之上所隐世的所有山门的照顾!因为劫难不是单单我一个山门的,是这个时代的,是所有修者的,也是所有人的。

  这也是受当年聂焰之托,所做的事情。

  聂焰一生走南闯北,斩妖无数...身边的猎妖人也和妖族累积下了不少的‘血仇’,不同于别的家族,妖族对于失去了聂焰的火聂家自然是要赶尽杀绝的。

  反倒是身为普通人的附属家族,妖族不是那么好下手。

  毕竟,聂焰身死,别的猎妖人还存在...如果对普通家族这样‘屠杀’,就是公然撕破脸的节奏了,而且普通人也犯不着妖族这样大张旗鼓的对待。

  “在这世间...从来都不乏走狗,叛徒。有叛出家人兄弟的,有叛出宗族故土的,也有叛国的。老三啊,你觉得叛出种族的,新鲜吗?”在醉眼朦胧之际,正川哥曾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

  “嗯,不新鲜。”我如是回答到,人的劣根性太多,自私是原罪。

  有人能够克制,有人能够淡化...也有人可以无限放大它,凌驾于任何事物之上...如果私心控制了自己,利益又足够的话,忘记自己的种族,忘记自己是人,又有什么新鲜?

  “所以,望仙村的人在你真正成长起来以前,永远只能世世代代传承于望仙村。只因为,就算经历了剧变,妖族行踪消失了之后...他们也不安全。人之中,依然有那疯魔了一般的邪徒,时时刻刻的在进行着各种龌龊的事情。”

  “老三,真是可笑。你以后面对的敌人,不仅是妖,还有人。”

  正川哥在床上睡的很熟,他的话我却难以在心头放下...我自然知道我面对的敌人还有人,我想起了仓库那些人,总不能全是妖吧?我想起了那个艺术家未说完的‘A’什么..那紫色液体的发明者,是妖吗?

  却用来成为了唤醒妖的工具。

  想着,我忽然觉得前路漫漫...我把酒杯轻轻的放在了卧榻旁边的桌子上,打了一个呵欠。

  对庄婧说到:“累了,我要睡了。明天,我要回山门。”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我会适时加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