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五章 莫名的脚步

第十五章 莫名的脚步

  夜色,因为这些话题稍许变得有些沉重。
  
  想当年,年少轻狂却也是意气风发,想那些年置身于观景台的夜晚,低头是绵绵山脉,如同巨龙游动...抬头是漫漫星空,伸手仿佛就能触摸天际的豪情...如今的夜,是沉闷了一些。
  
  生活好像变得很近,近到只能去解决眼前一件件的难题。
  
  却再难变得很远,远到对未来充满了规划与期待。
  
  在沉默之中,我和正川哥的呼吸交错...我的心却越来越火热,忽然抬头说到:“就是如此简单吗?”
  
  正川哥一时不解其意,问我:“什么如此简单?当然身体虚弱,消磨功力是必定的...但我还活着,或许对寿元方面...”
  
  正川哥越发的语焉不详,他原来以为我这句就是如此简单的话,是针对那个毒的毒性做出的评价。
  
  我手上的烟却掉落在了地上,沉痛又震惊的看着正川哥说到:“你...你还打算瞒我多久?毒在你身上,你是一定清楚这毒的毒性,它竟然还要损耗你的寿元..你,你还能活多久?”
  
  “放心吧,如果你能达到条件,我就一定能活到为你解开封印为止。我开了宿慧,而好巧不巧的是,我的宿慧对阵法有着天然的悟性...曾经,我悟性不如你,但在这之后,阵法上的悟性,你肯定不如我。”正川哥说话间拨弄了一下火堆。
  
  忽然显得有些兴奋,脸上竟然再有了一丝年少时的意气风发...他快速的说着:“功力不支也不是问题,事实上...望仙村有大功力的人多着呢,我能布置一个阵法,支撑着...”
  
  “够了!”我终于是不能忍耐,一把抢过正川哥手中的那根柴禾棒,一个赌气扔了很远,望着他大声的说到:“你以为我在乎的是这个?我在乎的...我在乎的...”
  
  到了这个时候,不会表达感情的毛病又来了,我胀的脸红脖子粗,竟然说不出一句我只是在乎你。
  
  正川哥心中应该是明了的,拍拍我肩膀说到:“但是我在乎!”
  
  “你在乎你这么糟蹋自己?”我大吼了一句。
  
  正川的双眼变得黯淡,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看着这样的正川哥,我莫名的心痛...总觉得,他的难言之隐,不能言说的事情会真正的刺痛我的心,我现在大发脾气算什么呢?那个一心一意为我的哥哥,其实不是从来没有变过?
  
  即便落魄如‘烂泥’,也不忘了让庄婧照看于我。
  
  想到这里,我叹息了一声,抹了一把脸...把手放在了正川哥搭在我肩膀上的手上,低声的说到:“不管你怎么想,我会想尽办法救你。刚才说那么简单,是说救治你的条件,我觉得有眉目。”
  
  “你说什么?”正川哥猛地抬头,因为太过于震惊,情不自禁的握住了我的手。
  
  如果可以,谁不想自己能够恢复能力呢?特别是修者,修行不易,眼看着一身功力付之东流...谁不难过?
  
  “我说真的,这件事情能办成。”在夜色中,火光的映照下,我的眼神分外的坚定。
  
  “可那作用于灵魂的‘法器’...是指医字脉的。”用于争斗的法器,作用于灵魂的,或许不算少见...但医字脉的,非常难!
  
  “放心便是了。”我认真的看着正川哥。
  
  他的手松开了,终究是淡然的笑了一声...这一笑包括的自然是信任,他喃喃的说到:“多好,就算不能完全的根除,也解决了我好多难题,让我不那么束手束脚了...真好...真好...”
  
  “正川哥,你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为你找到彻底解毒的办法,不仅仅是如此的。”我望着飘雪的天际说到。
  
  也看着雪花一朵朵消失在火焰的上空...带起一片一片的蒸汽。
  
  很美,这时...正好,熬煮的干粮也熟了。
  
  我赶紧停止了话题,把锅里的干粮糊糊分装了两碗,递给了正川哥一碗....火光跃动,我们坐的很近的,就如同年少时,分吃食物时那样,几乎是头抵头的吃着。
  
  干干的馒头放在开水里熬煮成了糊糊,有一种特别的面香,加上一些干牛肉,我特别带上山的脱水菜粒儿,加上一些调料...在这寒冷的夜里,简直就是极品的美味。
  
  我和正川哥原本就不是挑食之人,在这样的夜里,能够吃着这样的晚餐,竟然吃的分外香甜。
  
  两个人‘稀里呼噜’的大口大口喝着糊糊,好像在恍惚间,又看见了在山门之中的岁月,那晚餐的时间,大殿之中亮起的昏黄灯光。
  
  一整锅干粮,就被我们这样吃光了...饱足带来的温暖,终于让疲乏也渐渐的涌了上来。
  
  “哥,你先去睡吧。”在山林中的夜,是不能两个人都在睡觉的...特别是这样晚秋初冬时分,野兽都分外凶猛一些。
  
  考虑到正川哥的身体情况,我让他先去睡,决定自己守个大半夜,接近天亮,才叫醒他吧。
  
  正川哥也不推迟,钻入了那个废弃的熊洞...毕竟是野熊为自己准备的过冬地儿,布置的也很温暖仔细。
  
  我一个人守着篝火,呆在这飘雪的山林中,听着火堆噼里啪啦的声音,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正川哥,你说师父原本打算在7岁时,就正式的启动我体内的封印,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变故?小渣又是怎么回事儿?”
  
  我原本不打算打扰正川哥的,但终究敌不过这满腹的心事,开口询问了一声。
  
  是的,我一直都在试图串联着年少的这股线,却总觉得中间差了一点儿重要的东西,始终把它们不能完全的窜起来。
  
  但是我身后的熊洞却是一片沉默,正川哥并没有接话。
  
  我以为正川哥太累睡着了...所以也就忍着没有再询问了,却不想过了好一会儿,传来了正川哥闷闷的带着一些迷糊的声音:“这中间自然是有变故的,我和师父都没有想到,在你们厂矿区,人员如此稠密的地方,还藏着一个厉害的家伙。”
  
  “这些事情,原本就打算回到山门再与你细说的。”
  
  “而且,解开你的封印,也必须回山门一次...这一重啊,就...”正川哥的声音越发的低沉,到了最后就是一片含混不清,最终沉静了下来,变得安静了。
  
  到底体力不济,正川哥是抵不过这疲惫了。
  
  我却仔细的听了他说的每一个字,那藏着厉害家伙的话,几乎是勾起了我内心最恐惧的回忆...连这夜的风声都开始变得如同哭号一般。
  
  我自嘲的笑了自己一声,叶正凌,也是堂堂猎妖人聂焰啊...也怕这个?却老是想起那些洞中的穿着军装的魂魄,诡异走入地下消失的伙伴,以及...小渣。
  
  甚至,还想起了那诡异的建造在那一片的仓库。
  
  我生命转折中的第一战,那个富丽堂皇的大厅...好多事情,都似乎有着莫名的联系,我却懊恼的解不开这个谜题。
  
  在这种回想之中,我终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靠着树干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在我的梦中,小渣似乎还活着,如同曾经的岁月那般,用纯净无辜又带点儿可怜的眼神望着我。
  
  似乎有什么压迫着它,我拼命拉扯着它,它都不动...最后竟然发出了一连窜儿的哀鸣,眼神却又变得分外坚定。
  
  “小渣!”我惊得一声热汗的,从睡梦中醒来,一看眼前的火光,已经变得微弱了许多...而看表,说起来守夜,我竟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这一觉竟然睡到了凌晨5点多。
  
  “小渣。”梦里那种心痛的感觉犹在,我又忍不住低声叫唤了一句...却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声枯枝被踏破的声音。
  
  “谁?”在这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候,加上是快要入冬的季节,山林都不像以往那般热闹,反而是安静的紧。
  
  这声声音就显得分外刺耳了。
  
  可是,哪里可能有什么回应?甚至...这茫茫的夜色望过去,连半个影子都没有!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热汗,难道是我紧张过度了。
  
  在担心之下,我又探身到熊洞之中,正川哥在,睡的正熟...在就好,我长舒了一口气,在想自己可能真的敏感了,说不定是什么野兽路过。
  
  这样想着,我又添了一点儿柴禾...让火大起来,就不叫醒正川哥了吧,天也就要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