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六章 山里的脚印

第十六章 山里的脚印

  入冬的天气,天亮的总是要晚一些。

  但7点的光景,再晚天也已经亮了...昨晚下了一夜的初雪停了,确切的说在我凌晨5点多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停了,但也不妨碍这一夜的功夫,山林就穿上了一件儿白色的新衣。

  雪停了,风在这样的早晨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我眯着眼睛,感受了一下这轻风拂面带来的温柔,没有春风的淡淡暖意,但其中的冷意,却很容易让人清醒精神。

  事实上,从5点多醒来,我就没有再睡了。

  但精神还不错,我很奇怪,我每天只有8个小时清醒的时间,在来时的路上还睡得断断续续,怎么一到了山门的地界,不但突破了这个桎梏,甚至还比常人都睡得少一些呢?

  就像正常状态下的自己。

  难道我好了?这个可能让我的心情分外高兴,在雪地里打了一套拳,热出了一身汗...正川哥从熊洞里钻出来的时候,正好就看见我眯着眼睛吹风的样子,看得有些好笑,不禁叫了我一声儿:“又在想着怎么打出天马流星拳吗?”

  我迷动画片儿,小时候常这样,天马行空的想象,总觉得自己够努力,就一定能够把动画片儿里那些人物的招式学会。

  为此,正川哥没有少笑话我。

  我眼睛没有睁开,人却先笑了,睁开眼睛,看见正川哥正随意抓起一把雪洗脸,我也赶紧的蹲在了正川哥身边,同样的做着。

  就和小时候一样,刷牙洗脸什么的,总喜欢和他凑在一起。

  冰冷的雪在热乎乎的脸上搓两把,只要能忍住最初化雪的冷,在过后,脸上总会涌出一股让人舒适的热意。

  我满足的叹了一口气,抓起昨夜里灌进保温壶的水,喝了一大口。

  经过了大半夜,水在水壶里已经变成了温水,就着干饼吃那是正好...正川哥也接过了一个干饼,一边咬着,一边看着我问了一句:“昨晚上咋没有叫我起来?”

  “我自己在外面都睡着了,5点多才醒,就想着让你多睡了一会儿了。”我一边大口的吞着干饼,一边含含糊糊的说到,早晨是我最饿的时候,一转眼一个干饼就已经被我吃完,我又拿了一个,全然没把这件事儿放心上。

  正川哥点点头,说了一句:“嗯啊,你现在每日里清醒的时间有限,这两天儿在路上也睡的断断续续。昨天睡过去,也是正常的。”

  我原本想和正川哥说我好了的,无奈干饼噎在嘴里,我来不及说,只能抓着水过来灌了一口。

  却不想正川哥却自己发现了问题,忽然转头看着我问到:“不对,昨天一整个白天,你都没睡...夜里你又...正凌,是不是这样的?”

  “是啊?哈哈。”我掩饰不住的喜悦。

  正川哥的脸色却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一下子放下了手中的干饼,一把把我拉了起来,对我说到:“走,咱们快点儿回山门。”

  “发生了什么事儿吗?”我不解,一件好事儿,怎么被正川哥看得如此严重?

  正川哥却脸色异常严肃的说到:“你灵魂受创,这山上却是灵气充足...就像一个身体虚弱的人,你给他吃了亢奋的药剂,你觉得是什么后果?短时间内的表现异常,会让那个身体虚弱的人,身体更加的虚弱!我怎么就忘了这一茬?我怕没得治了。”

  我一愣,仔细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但是...这种情况回山门就有得治吗?如果正川哥真的有办法,按照我对他的了解,在我受伤之处,恐怕就会拜托庄婧用各种理由来治好我了。

  但在这个时候,正川哥已经在神色严肃的收拾起行李,我也不好多问,只能闷头和正川哥一起收拾起行李来。

  很快,我们就离开了这里...再次朝着山门出发。

  正川哥走在前,我走在后...因为一夜雪的关系,地上留下了我们两个深深浅浅的脚印,而在山上长大的我,早就养成了一入山,就习惯低着头走路的习惯,这样比较好发现山林里的各种老药和野兽的足迹什么的...这样看着两个人的脚印在印在雪地里也是一件儿颇为有趣的事情。

  只是....在拐出熊洞所在的这片小林子的时候,我停住了脚步,随即也皱起了眉头。

  因为在这片儿小林子的边缘,有一根断裂的枯枝...这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山林里因为各种各样原因断裂的枯枝就多了去了。

  关键是,在这段儿枯枝的上面有半个清晰的脚印。

  我想起了凌晨时分我听见的那声枯枝被踩断的声音,在当时还以为是我的错觉,那这半个脚印怎么解释?

  而且...我忍不住蹲了下去,用手掌比划了一下那个脚印。

  这半个脚印就大半个我的手掌大,想必如果完全的话,也是一只不大的脚...而这样的脚属于一个男人的话,就太扯淡了,这应该是一个女人的脚。

  如果是男人,我还可以理解为上山来采药或者打猎,困在了这深山的人。

  这个解释其实也不怎么说的过去...山门所在的这一段山势险要,危险也不算少,以修者的能力深入其中,那还不算什么,都应付的来。

  况且,这片山上也不见得特产什么...一个人深入到这个地界,其实说不过去。

  那一个女人呢?又怎么解释?其它的脚印呢?莫非是望仙村的人。

  我一陷入思考,就有些忘记了时间...直到正川哥叫我,我才回过神来,考虑了一下,这种事情恐怕不该对正川哥隐瞒,于是我把正川哥叫了过来。

  “这是...”正川哥一眼也看出了问题的关键。

  而我在这个时候,也把今日凌晨里听见的动静和正川哥说了,然后问到:“会不会是望仙村的人?”

  “如果是望仙村的人,你觉得会选择默默离去?有什么道理看见你了,还要这样走开?”正川哥只是一句话,就打消了这个可能,然后站起来四处看了一下还有没有别的脚印。

  很奇怪的是,除了这半个脚印,现场并没有留下其它的任何痕迹。

  正川哥抬头看了几眼周围的大树,然后再次发现了一道似乎是摩擦留下的痕迹,然后对我说到:“树上走的。”

  “是什么人?”我的心里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正川哥苦笑了一声,说到:“这山上的太平日子恐怕也到头了,事实上你离去以后,我和师父已经接待了两批‘客人’了...这些只不过只是试探之意。”

  说话间,正川哥的手抚过了自己脸上的那道伤口。

  其实,那道伤口早已经长好了,也没有留下太过触目惊心的伤痕,只是那里裂着,里面的肤色,比起正常的肤色要浅淡一些,算不得明显。

  我看着心里却是一堵,抬头问正川哥:“是妖族的妖吗?”

  “唔。”正川哥并没有正面的回答我什么,而是含糊的说了一句:“老三,你觉得正常人在夜里,能够在树上来去自如吗?”

  答案已经昭然若揭。

  而我感觉,我的生命好像进入了一团乱麻,才理清楚了一件儿事情,另外的事情又接踵而至...让人有一种喘息不过来的感觉。

  带着这样沉重的心情,我和正川哥一路沉默着朝着山上继续前行。

  昨日里已经赶过了大半了的路...剩下的路程也就算不得什么了,还没有到中午的时候,我和正川哥就已经来到了那处断崖似的地方,也就是山门真正的入口。

  到了这里,正川哥似乎分外的小心了一些,带着我来回探查了几次,在确定没有什么人跟上来以后,这才小心的洞开了山门的大阵,带着我进入了山门。

  “正凌,这里的大阵,师父已经做过了调整。开启了第二重的大阵,你紧跟我的脚步,千万不能有一丝的偏差。师父,如今已是不在,以我现在的能力,一旦你出事,我根本没办法把你从第二重的大阵之中救出来。”正川哥的神色严肃。

  而我原本心情激荡,经过了5年多的岁月,我终于可以再次回到山门...而正川哥的一段话,却让我的心情也跟着严肃了起来。

  据我所知,山门大阵,原本有三重,在山门的记载之中,似乎能够让山门洞开第二重大阵的事情都很少,至于第三重大阵?似乎开过,又似乎没有...那一段的记载,好像被人给刻意的抹去了。

  如今,却在这看似太平的日子里,洞开了第二重大阵,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小心的跟上了正川哥的脚步...却觉得狂风暴雨似乎不是即将要来了,而是已经把我笼罩在了其中。


仐三说:
今天自然也是三更的,先来一更....接下来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