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七章 隐藏的阵法

第十七章 隐藏的阵法

  我不知道正川哥离开了山门多久。

  更不知道师父是何时选择离去,去往了那个传说中的封印之地。

  只是站在那巨大的山门前,看着那依旧模糊不清的山门题字,那巨大的爪印依旧在,我想起了那一夜,我初入山门的往事。

  我告诉师父,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再一次的把山门的名字刻上去。

  而他,还能归来看见这一天吗?

  雪覆盖了枯草,只是这么一段日子,山门没有人打理,就已经显出几分寥落与颓败来...昔日三人也是温馨,如今这山门是否也有些寂寞了?

  到了这里,一切的难题似乎都不再是难题,剩下的,只是一种说不明的情怀。

  入了山门,就算脱离了护山大阵的范围,我一步一阶梯的拔出着那些枯草,正川哥默默的跟在我身后,也是同样的做着。

  两人沉默不语,想必心思也是一样。

  一道阶梯,我和正川哥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枯草被我们一小堆一小堆的堆在了阶梯的两侧,白雪之上,是我们深深浅浅的脚印。

  我们未曾回头,而是朝着熟悉的大殿走去。

  大殿前的大院儿同阶梯一样也是长满了枯草,一夜的雪也不曾完全的覆盖这些枯草...到更多了几分物是人非的味道。

  我挽起了袖子,正川哥脱掉了身上沉重的大衣。

  我们很有默契的朝着柴房走去,又很有默契的笑了笑...那些年,最烦的就是所谓的山门大扫除,师父那个老头儿不愿意帮忙,而偌大的山门我和正川哥用一整天的时间也不见得能够收拾的完。

  如今,我们却迫不及待的想这样做。

  只为了,这是记忆中的山门。

  除草,清扫,拖地,擦拭....我和正川哥之间早已有了别人无法企及的默契,做起来有条不紊,而时间也就在这种忙碌之中,匆忙的流逝而过。

  ‘咚咚咚’是我和正川哥来回擦拭大殿之前木长廊的声音,而在每一次大扫除之中,木长廊往往是我们最后打扫的地方。

  只因为师父那个家伙,常常在这里一坐就是很久,碍手碍脚,我和正川哥懒得说了,索性也就把木长廊放在了最后打扫。

  而这个习惯也自然的保留到了如今。

  “唔,好累。”在擦拭完最后一次的时候,我终于把手上的毛巾一扔,躺在了木长廊之上。

  “哈哈,是啊...”正川哥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躺在了我的身旁。

  一天的打扫,就算是在当年体力甚好的时候,也会累得腰酸背疼,何况是今时今日,我们俩都是受伤之人呢?凭的,也不过是心中那未冷的情怀。

  大殿之中昏黄的油灯被再次点亮,厨房里还挂着早年的腌肉,在山顶这种地方,放个几年也不会坏掉。

  一番忙碌,正川哥就整出了两个菜,还拿出了师父藏在灶台之下的酒...还有大半壶,师父走后,自然是无人再喝。

  师父可能没有想到的是,经历了这番岁月,我和正川哥也莫名的成了好酒之人。

  饭菜摆在了长廊之上,还有师父的一壶老酒,我刚刚坐下,正川哥忽然微笑着递了一个褐色的罐子到我眼前,说到:“知道这是什么吗?”

  “什么?”我迫不及待的夹了一筷子菜入口,最熟悉的味道,正川哥的手艺,山门的记忆。好吃!

  “糟黄豆。”正川哥笑着打开了盖子,把罐子里的黄豆拨到了碟子里,这也是曾经师父的最爱,他走了,却不想岁月把他最爱的这些还保留了下来。

  酒入喉,是师父最爱的包谷酒(玉米酒),甘冽而凛冽。

  配合着糟黄豆厚重的滋味,我在这一瞬间就明白了师父为什么最爱这两样儿事物了。

  只是习惯性望向长廊的四周,还哪有这老头儿慵懒的身影,在醉眼朦胧之时,大吼一声秦腔...喧嚣了整个山门寂寞的夜?

  “是时候了,正凌!这么多的事情累积在一起,是时候了。”就在我沉思思念师父之际,正川哥一杯酒下肚,忽然给我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当时还犹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没有反应过来,而且正川哥的话说的太没有由来了,什么是时候了?

  所以,当正川哥说完,我只是愣愣的看着正川哥。

  在我的记忆中的正川哥,仿佛永远都是一种模样,那就是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淡淡的慵懒...他很少有正经的时候,而就算正经的时候,也是有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

  这好像是他与生俱来的气质,就如前些日子,那样的他被我遇见,也掩盖不了那种淡然。

  我从来没有看过他今天这种表情,在话说完以后,眼中燃烧着炙热的光芒,可整个人却像背负着如山的重负。

  这个是时候了,仿佛不是我的事情,而反倒像是他这一生以来最重要的事情一般。

  “正川哥,什么是时候了?”我忍不住小心翼翼的开口,这样的正川哥太不正常...甚至陌生,我不得不这样去试探,就连举在半空中的酒也忘记了喝下。

  正川哥收回了看着我的目光,朝着山下漆黑的远山望去...可是那目光却依旧闪亮。

  “这是师父传承下来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其实,当年的师父想要亲自完成它,却没有时间了...而按照预留的计划,原本不应该这么早。但命运...”正川哥说完这句话,又是一阵儿沉默。

  抓起师父的酒壶,喝了两口酒,一抹嘴...然后才如同下定决心一般的对我说到:“老三,跟我来。”

  说罢,他朝着大殿之中走去...我满腔的疑惑,跟在了正川哥的身后,正川哥在大殿取了一盏灯,带着我穿过了昏暗的大殿,来到了大殿背后我们居住的厢房。

  因为没有灯光,贯穿厢房的走廊更加的黑暗,唯一的照明就是正川哥手中的那盏油灯。

  堪堪只能照亮我和正川哥两个人周围的距离,但还是有些模糊不清...要不是,我对于这里异常的熟悉,恐怕走路也要撞着墙。

  我以为正川哥要带我去他的房间,却不想他一路带着我,却是往师父的房间走去。

  我在山门那么多年,其实很少去到师父的房间...记忆中,师父的房间里堆放的最多的就是那些瓶瓶罐罐,因为怕调皮的我给打碎了,若非必要,他是不会让我去他房间的。

  小时候,我觉得师父这是小气。

  长大了,才知道...那些瓶瓶罐罐价值不菲,按照师父的说法,那真的是山门复兴的希望。

  只不过,刚才打扫房间的时候,我也曾到了师父的房间...布置什么的,跟以前他未走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不同的只是房间里空旷了许多,那些瓶瓶罐罐都不见了。

  就连曾经摆放在其中的大量阵法书籍也只剩下几本。

  我不明白我在山门的时候,师父和正川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师父走时,带走了一些东西?按说也不应该...我唤过正川哥问了一句,但当时正川哥却只是敷衍了我一句,说是打扫完了再说。

  在这个时候,正川哥又把我带进师父的房间,还说是时候了,究竟是何意?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正川哥已经推开了师父房间的门,带着我进入了师父的房间...他放下油灯,往书架那边去了,而我借着油灯的灯光,还是能一眼看见师父亲自书写的四个大字,悬挂于房间的正中——宁静致远。

  横幅大字之下,就是师父的书桌...我走过去,推开横幅与书桌之间的窗户,一阵儿寒风吹来,模糊之间能够看见远处的一片悬崖线连绵不绝。

  只是不知道从这里望出去,是否就是师父远去的方向?在那尽头是否就是那个神秘的封印之地!

  “老三,把桌上的阵纹之笔拿过来,对了...还有那一盒我之前调好的‘阵墨’(画阵所需的,特殊处理过的墨水)。”在这个时候,正川哥的声音忽然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也顾不上思考,赶紧拿过了笔,也拿过了那一盒阵墨,正川哥什么时候调好的?

  而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正川哥已经站在了书架之后,书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移开了。

  在书架之后的墙上...有着像装饰纹路的一些散乱的阵纹,正川哥就举着油灯,正看着这些阵纹。

  我却有些吃惊,师父的房间里,还隐藏着一个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