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八章 巧妙的奇阵

第十八章 巧妙的奇阵

  可是,我却来不及吃惊了。
  
  在那边正川哥已经在填补这个残缺的阵法,顺便让我也拿一只阵纹之笔来,帮着一起修补这个阵法。
  
  面对这刻画在墙上的阵法,我几乎是毫无头绪,修补又何从谈起?
  
  “这个阵法的修补并不复杂,你去拿笔,我来跟你说。”正川哥认真的修补着阵法,但也一面又对我叮嘱了一句。
  
  “嗯。”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自然也没有推辞的理由了,赶紧拿过了一支阵纹之笔,同正川哥一起修复起这个阵法来。
  
  从这个阵法复杂的程度上来看,我敢打赌这绝对是一个玄级阵法,甚至是玄级阵法之中比较难的阵法。
  
  只是,奇异的是,就如正川哥所说,这个阵法的修补其实真的并不复杂。
  
  只因空缺之处,几乎全部都是一些基础阵纹,只要知道该怎样去填补,就算一个初初接触阵法两三年的修者也能把它恢复成功。
  
  而其中的难点只在于,这些基础阵纹,应该填补在什么位置。
  
  如果不知道这个,那么就算阵法造诣很深的大师来次,不耗费个三五月,绝对不要破解此处阵法。
  
  在正川哥的指导下,我们两个同时笔墨如飞,修补工作进行的异常顺利。
  
  只是四十多分钟的功夫,阵法就已经全部修复完毕...而我和正川哥却并不疲累,有了明确的方向,这种修补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个小儿科。
  
  在修补完毕以后,我扔下了阵纹之笔,下意识的就开始寻找阵印。
  
  在我们山门,别的东西不多...阵印这东西却是随处可见的,小时候,我和正川哥下棋的棋子甚至都会用染色的阵印来替代。
  
  “找什么?”正川哥发现了我的举动,回头问了我一句。
  
  “阵印啊。”我随口答了一句,在我山门的阵法起特殊之处,不就是用阵印来启动吗?而我看这个被我们修补完毕的阵法,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大概也能看出一个端倪,是一个复合之阵。
  
  我对师父为何在书房布下一个复合之阵,深感好奇...当然想要迫不及待的启动阵法。
  
  却不想正川哥却一把拉住了我,说到:“师门重地的阵法如果能够如此轻易的就用普通阵印打开,也未免太辱没了我山门的威名。这阵法..要完全启动,需要的是你我二人的本命阵印。”
  
  我皱起了眉头,还有这一说?
  
  好在,自从拥有了本命阵印,这个东西绝对不会离身,就算在做古玩店小老板的日子里,我已经放弃了修者的生活...我也是好好的收藏在家里,丝毫不敢遗失。
  
  所以,在正川哥如此一说之下,我从随身的口袋里一下子摸出了自己的本命阵印。
  
  正川哥也拉住了脖子上的链子,链子的链坠是正川哥的本命阵印。
  
  我的本命阵印是鲜红的,有着一种血红的微微毫光...而相比起来,正川哥的本命阵印,却是柔和无比的青黄色,放在我的本命阵印旁边,竟然显得有一丝温暖的气息。
  
  可莫名的,却是微微有些震动的样子。
  
  正川哥并不以为意,而是拿起自己的本命阵印,指着墙上的某一个地方说到:“你的本命阵印在这个位置印一下就可以了。”
  
  “正川哥,你的阵印...”我疑惑的问了一句。
  
  “没有关系,你的本命阵印煞气如此之重,恐怕这普天之下,也没有几件儿东西能和你的本命阵印并排。而就算我山门的祖辈门人全部复活,他们的本命阵印能与你本命阵印并排而列的也没有几个。”正川哥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说话间,他的本命阵印已经朝着阵法之中的某一处印下,阵法之中的某些阵纹一下子就‘活’了,至少是修者,瞬间就感觉到,原本毫无生气的阵纹之中,瞬间就有一股莫名的气息开始流动。
  
  我也不敢耽误,拿着自己这个被正川哥形容的,如同‘天煞孤星’的本命阵印,朝着正川哥指定的地方印了上去。
  
  随着我的本命阵印落下,整个阵纹陡然就全部的‘复活’了。
  
  一时间,一股带着说不出来清洗气息的狂风一下子从我刚才打开的窗子,吹进了师父的房间,吹动的悬挂在窗户之上的横幅,和为数不多的几本书都微微‘哗啦啦’的作响。
  
  然后阵法却如同有莫名吸力一般的,一下子把这股席卷而来的狂风全部‘吸’了进去。
  
  我惊得看了正川哥一眼,似乎是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句:“灵气?灵气之风?”
  
  在如今这个时代,纯净的灵气已经是难得,而让灵气形成一股狂风,吹进房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正川哥却还没来得及回答我,阵法之中的气息就开始强烈的流动起来...紧接着,‘哗啦’一声轻响,似乎是什么东西被触碰开了的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虽然轻,却是分外的清晰。
  
  又一次的,我还来不及问什么?正川哥已经拉着朝着房间的一角快速的躲去....可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停稳,房间就传来了一阵儿巨大的声响,就如同一块大石落下的声音。
  
  紧接着,整个房间也开始地动山摇起来。
  
  原本这个房间就已经有了不少的岁月,这般晃动,顶上横梁的尘土都纷纷掉落...我甚至听见了屋外瓦片掉落的声音。
  
  但不容人喘息的...这样巨大的声响是一声接着一声,晃动也是一阵儿接着一阵儿,几乎过了半分钟之后才消停。
  
  在飞扬的尘土之中,我和正川哥连声的咳嗽...在等到消停以后,爬起来...才发现师父的房间已经被震的乱七八糟,不成样子。
  
  我拍着身上的尘土,看向了那片阵法之墙,却发现墙竟然已经微微的裂开了...而裂开的痕迹,行程了一个门的样子。
  
  不是很大,大概就可以容两个人并肩通过的样子。
  
  而阵纹之中的气场依旧在流动。
  
  “师父房间里怎么有这个?你不要告诉我,师父从来没有动过这个阵法,可是我怎么没有听见过动静?”还不待正川哥站起来,我的一连窜问题就问了出来。
  
  “咳...”正川哥看了我一眼,又是咳嗽了好几声才说到:“这阵法之后,是山门真正的重地!如非重大的事情,师父也不会轻易进入最核心的地方。而不进入最核心的地方,自然不用完全的激活阵法,只有完全的激活阵法,才会有如此的动静。”
  
  “是吗?”正川哥说话之间,我已经朝着描绘着阵纹的墙再次走了过去。
  
  而我的手也抚上了那堵墙,传来的绝对不是那种空洞的‘薄弱’之感,而就是一睹很厚实的墙的感觉。
  
  我们所在的大殿和厢房都是依山势而建,靠着上到观景台的后山山势,再上去十几米,就是整个山脉的巅峰——观景台了...师父这间房所描绘的这堵墙,正好就是最靠近山体的一堵墙,莫非山门的重地,一直就在那山顶之下?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在这种疑惑之中,我已经试着顺着裂缝去推动那堵墙了,却是纹丝不动。
  
  在这个时候,正川哥已经走到了我的身旁,说到;“老三,你这样肯定是推不开这堵墙的...你还没有发现吗?这是一个三重阵法!中间最小的那个阵法,其实只是一个平淡无奇的——秘锁阵,激活阵法以后,就会打开内里的封印,激活一切的机关阵法,放我们通行。”
  
  秘锁阵?说是平淡无奇,也只是针对我们山门的人来说...而且也可以根据不同复杂程度,布阵的难度直线上升,甚至升到地级阵法。
  
  只不过,掩藏在复合阵法之中的秘锁阵,怎么也不能说是简单了。
  
  “而第二层阵法是一个爆裂阵,只因为这关键的门墙,是一块完整的大石,需要通过爆裂阵来打开这大石故意留下的薄弱之处...而且,这些薄弱之处,是用了特殊的手段,功力封住的...一旦方法不对,就会彻底的炸毁大石,引起整个连锁反应,整个山门重地都会被掩埋在土石之中了。”正川哥又解释了一句。
  
  爆裂阵,这个阵法才真正的不算难,算是一个基础的攻击阵法,原因也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天地五行的能量相生相克,如果相斥的能量被挤压在了一起,自然能形成爆裂的力量。
  
  关键就是爆裂阵能够汇集的天地五行之力,和它所产生的挤压之力!
  
  这个阵法同秘锁阵一般,也是一个基础的,难度却能逐渐递增的阵法...这墙上的爆裂阵恐怕本身单独出来,都够玄机阵法的程度了。
  
  况且,要抵消留下的封印功力,也需要对应的力量...因为每个人自己的功力也暗含五行属性,就连人的灵魂也是有五行属性偏向的,要抵消,只能用相对的五行之力。
  
  细想起来,只有对应的阵法,才能吸收正确的力量,和正好适当的力量。
  
  就算用俗世间的炸药,按照正川哥的说法,也只能引起连锁反应,让山门重地被彻底掩埋...能想出这般的阵法来守护山门重地。
  
  可见我的山门真的多么的牛逼!
  
  师父,真的,从来不曾吹牛。
  
  更何况,还有那第三重的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