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九章 山门的重地

第十九章 山门的重地

  至于第三重阵法,是什么?

  正川哥没有第一时间对我说,而是扔下我,在师父的房间里翻找起来,过了一会儿,才找出了一本册子,扔在了我的面前。

  道家的法术种类繁多,但以‘借’字为主的法术,也可以称之为一大类。

  其中赫赫有名的自然有茅术,请神术之类的...但各种小法术也不计其数,借五行之力的,借速的,借力的...

  中间失传了不少,也有因天地灵气匮乏,而成为一纸空谈的术法。

  而正川哥扔在我面前的法术,也是道家的一门借字头的小术法,上面写乾坤借力法。

  我没有多问,而是翻看了一下...其实术法的本身并不强悍,只是让人在施法以后,可以爆发比自己自身多一倍的力量,优点是绵长而持久,只要有灵气支撑,术法就可以支持维系下去。

  说白了,简直是一门鸡肋的不能再鸡肋的术法。

  一倍的力量,原本就乏陈可善,要取决于自身的力量为基础...再加上有灵之地,一般用作修行都来不及,谁会那么傻的用来维持一项术法而消耗灵气?

  最后,华夏的道门,一向不喜力斗,讲究的是华丽的斗法...那种才更接近于修者的本质,喜欢用借力之法的一般都是华夏道术延伸而去的东南亚等地。

  我没有想到师父还收藏了这么一本道法册子。

  “会了吗?只要有灵气,对灵觉的要求也不高。”正川哥看我翻看完毕,问了我一句。

  “嗯,这个没什么好难的,只要有道术基础的人,有灵气...基本都能施展。”我站了起来,也不急着问为什么给我看这样一本册子,事出必有因,正川哥不会无缘无故的给我看这么一门术法的。

  果然,在我说可以了之后。

  正川哥的神色变得稍许有些忧伤,手轻轻的拂过了墙上复杂的复合阵法的一些阵纹,对我说到:“说起来,这第三重阵法原本是不存在的,却是师父为我们两人特意布的。”

  “师父?”我追问了一句。

  “是的,师父!原本这个山门重地的入门阵法,只有两重,加上重地本身的一些阵法布置,可以说是万无一失了。但前人怎能料到,有朝一日,山门会人丁凋零到只剩你我二人?”正川的嘴角带着一丝苦笑。

  我的喉头滚动,心中却是有一丝哽咽之意...师父为我和正川哥准备?我和他二人?看来,当日我虽然被‘赶’出山门,可在他们心里,却依旧把我当做山门中人。

  这一点儿,就足以让我感动不已。

  一时间,我竟然说不出来话来...正川哥没有察觉到我心头的微妙想法,只是继续说到:“所以,这块原本算不得什么的大石,就成了你我二人棘手的问题,凭我们两人的力量,很难推开这堵大石!于是,师父临行之前,亲自在这两重阵法之上,布了这一道‘伪.聚灵阵’,抽取了部分山门重阵聚灵阵的灵气,为的只是让你我二人,推开这堵堵门的大石罢了。”

  “师父...”我的眼前的一阵晃动,仿佛能够看见师父的身影。

  青灯寂静之时,他在墙边布阵的身影,是否会停下一阵恍惚,一声叹息?心中挂念的只是两位弟子?

  “聚灵阵原本大阵...哪怕只是一个伪阵(产生的效果一样,却是借助什么,实质本身不能发生一样作用的阵法),也颇为耗费心力,何况不能破坏原本的两道阵法,要做到复合。师父耗费心力颇多...你我,师恩无以为报,在今时今日,一句师父有心,他也听不见了。”正川哥的话语幽幽,在房间之中回荡。

  也不知道,房间之中的徐徐清风,是否能带走这些话语...一直带到师父的身边?

  沉默了一会儿,我们收起了伤感的情绪。

  开始施展这道乾坤借力之术...术法本身并不难,几道咒言配合手诀,术法就已经生效。

  “把手放在这里。”在术法生效的瞬间,正川哥大喊了一声,说了一个位置与我,就算有聚灵阵,如果没有占据到正确的位置,一样不能‘享受’到阵法所带来的灵气。

  说话间,我的手已经落在了正川哥所说的位置,他也同样双手落在了一个位置。

  师父的阵法布置的颇为巧妙,我们放置双手的位置,正巧也是力量可以顺利施展,推动堵门之石的位置。

  只是放置在了位置,我就感觉到灵气开始源源不绝的灌注到我的身体...而因为灵气的支持,功力的转化有了保证,也感觉到力量的源源不绝。

  ‘轰’一声轻轻的闷响,大石开始缓慢却坚定的移动。

  我的深思却是恍惚,一重阵法,却如同让我看见师父就在我和正川哥的身后,同我们一起推动着这块大石。

  仿佛昔日温馨的三人岁月还在眼前,相依为命,相互依靠...就算过的困苦而清淡,心中也是充实,心安。

  这哪里是师父留下的一道阵法,他留下的是一颗牵挂我们的心。

  我不爱流泪,此刻却不知为何,忽然脆弱...在推动大石的过程之中,有些泪眼朦胧的意思...一直忍耐着的对师父的思念和牵挂,直到此刻才彻底爆发了一般?

  回头,看着正川哥的侧脸,此刻似乎心有灵犀一般,他的双眼也通红,也正在看向我。

  一滴泪水终于滚动...随着手上一松,最后的一声轰鸣,那一块大石终于被我们推动开来,弄到了一旁...露出可供两个人并行的一道门洞。

  而我由于心神恍惚,一个趔趄,差点就朝着漆黑的门洞栽倒过去...却是被正川哥一把拉住。

  “小心一点。”他轻声对我说到。

  我站稳了身子,默默的点头...堵在口中的一句,我好想师父,也是最终被压在了心头,思念又如何?人生并不是一个任性的过程,思念谁,谁就一定要陪在你的身边。

  离别苦,是中更有痴儿女...这样的情绪并不会因为身份,地位,金钱的关系,老天爷就会让你少一分体会,任何人最终都是避之不过的。

  这或许就是生命灵魂的轮回,最终需要勘破的东西——不为缘来而喜,不为缘散而悲,平常待之。

  而在我恍惚之际,正川哥已经拿着油灯,再次走到了地道的入口,一只手重重的拍在了我的肩膀上,对我说到:“老三,我知你心苦,我又何尝不是?师父离别我时,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你是否要听?”

  “嗯?”油灯照亮了我们周围的地界,昏暗的灯光之下,我模糊的能看见,大石之后,竟然是一条土石的通道,被细心的铺上了青石,其中并不潮湿,反倒有一种带着干燥之味的特有的地洞的气息味道扑面而来。

  “他说,今日所见之云,已不是昨日之云。今日所流之水,亦不是昨日所流之水...缘分不过一云一水尔,区别不过只是在眼中或者在心中罢了?今日若在眼中,不必伤感...不过心何苦伤?今日若在心中,更不必伤感...在心即是永恒,何来伤之有?”说完这句话,正川哥望着我说到:“不是吗?人生只是一瞬,缘来缘散,师父也说不过一云一水罢了。”

  “这个臭老头儿,说是这样...何苦留下阵法?知易行难,我讨厌他讲大道理。”我怒骂了一句,其实这句话何尝不是敲打在我心上,可是要我甘心却是太难。

  正川哥忽然笑了,笑的很大声...手握紧我的肩膀,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到:“我也讨厌。算了,不说他了,我们进去吧。”

  山门重地,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竟然会踏足于这里。

  在我心中,就算让我回山门,曾经都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正川哥提着油灯行在前方,而我跟在后方。

  遇见有灯座的地方,正川哥就会提着油灯,去点燃那盏灯。

  如此重复了几次以后,整个通道竟然被照的灯火通明...

  “其实前人并不是对山门终会凋零的事情毫无预感,毕竟曾经在山门发生了一场巨大的变故...但前人不曾放弃的是,山门复兴的希望,还有传承不能断绝。”

  “在那变故以后,世世代代以来,都会重复的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都保留一份在这山门重地。累积下来也是了不得的一份财富。”

  “只是,若非其中一个机缘点到了,不得轻易洞开山门的重地,这也是前任遗训。在师父离去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生,这一个机缘点会落在我的身上。”

  在幽静的走道之中,正川哥对我说着关于山门重地的一些事情。

  而不知不觉的当中,我们已经走过了这条并不算长的幽静通道...尽头,却是一个螺旋着向下的阶梯...阶梯的两旁是石壁,但石壁之上并不是空空如也,而是有着几道明显的小门。

  我站在阶梯的边缘,有些不解的问到:“难道这个机缘点还落在了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