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章 青龙守护阵

第二十章 青龙守护阵

  是的,结合正川哥带我来这里的点点滴滴,这个机缘点不是应在了我身上?又是谁?
  
  正川哥点点头,也并不否认,只是说到:“因为你是聂焰...而万事有因则有果,山门当初的衰落可以说是因你而起,如今自然也会因你带来再一次崛起的希望吧?”
  
  说话间,正川哥已经朝着下行的阶梯走去,同样也是点亮了镶嵌在两旁的灯盏。
  
  “这里,世世代代的掌门,长老都由特殊的通道进来,一直在维护...所以,你也不用吃惊。”灯油充足,所以灯光很亮,随着灯光的点燃,这下行的阶梯一样被照的灯火通明。
  
  看我吃惊,正川哥随口解释了一句。
  
  这并不奇怪,山门一直没有放弃过再次兴起的希望,至少也不想自己断了道统,这里就是希望之地,常常维护也是自然。
  
  我一路随着正川哥下行,一路又忍不住问到:“那这个机缘点到底是什么?而聂焰和山门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山门肯如此助他?”
  
  即便我知道,我就是本质的聂焰,可是我还是很难适应用聂焰的身份角度去思考问题,或者与任何人对话。
  
  所以,我这么问起,正川哥的脸上也流露出一点儿怪异的神情,可能是想起了我的身份,一时间也难以定位。
  
  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说到:“其实聂焰是山门之间的事情,是我们山门最绝密的事情...今日打开了山门重地,或许这一切就有待而解。至于机缘点,说起来很简单,就是聂焰曾经在山门留下了一件儿东西。如果到了非得用上的时候,也就是山门重地要洞开的时候。”
  
  “这话从何说起?”说话间,我和正川哥已经到了阶梯旁边的第一道门。
  
  出于好奇,我和正川哥都推开了那扇门...却发现里面整齐的堆放着一些瓶瓶罐罐,看样子都是古物,就连师父房间里消失的那些,都在这个房间之中。
  
  修行需要财力,这是不争的事实。
  
  山门的崛起,没有一点儿储备的财力,也是无从谈起。
  
  只不过这些东西我和正川哥不是很在意,如今山门只有我们两个人,也无所谓当家,自然不知道‘柴米贵’,而崛起只说,更是遥遥无期...所以,我们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关上了这道门。
  
  正川哥则回答我到:“原因很简单,只因为聂焰留下的那一件儿东西就封印在山门重地的深处,只有完全打开了山门重地,才能够去到那个地方!所以,这就是机缘点。”
  
  “那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我的心中已经忍不住好奇之意了。
  
  “你到了自然就会知道。”正川哥提起那一件儿东西,神色平淡...但也有所保留,可能也是不知道该具体去如何形容吧。
  
  至此,一路无话,我们只是朝着阶梯下行,而路过的每一道门,我们都打开来探查了一番。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山门储备的东西,隐藏的实力比我和正川哥想象的要强大许多...从药材,到典籍,到法器...修行用的资源贮备的都算丰盛。
  
  只是我和正川哥不懂药材,也无从去分辨其中是否珍贵。
  
  想到我们曾经不曾中断的‘豪华早餐’,心里会想师父是否也是从这里拿取了一部分?却无意中发现一张记载的目录...最后的批注却是,世间常见的药材,一般珍贵的药材山门这里算是有一定的储备。
  
  但是,真正修行所需的关键的,珍贵的药材,却因为一场劫难救治门人,培养新人什么的...所剩无几。
  
  世间之大,希望后世的门人多留心,有心储备一些药材...最后担忧的提出,世间灵气已然感觉在逐渐的匮乏,惊天的改变已经开始,药材之物等东西恐怕也是越发难寻。
  
  这应该是一位山门的前辈所留的墨迹...所用语言都是文言,我和正川哥看了之后,相顾无语。
  
  这世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这位前辈有如此的忧思?都说明时大变...那又究竟变在什么地方?却是无人提起!
  
  看来,世间事世间人总以为已经看透,了解的够多...可是,如果,有向上的机会,站在不同的位置,回头才会发现...当年停留在原地的自己是多么的无知。
  
  这算是我们探索山门重地的一个小插曲。
  
  眼前有更重要的事情,我和正川哥也顾不上探讨这件事,只能关上了门,继续前行。
  
  而只是一个山门的储备之地,算不得多大...十几分钟以后,我和正川哥就已经走到了山门重地的最下方。
  
  在这里,只有一个空旷的,大概五十几个平方的空白坝子,阶梯上的灯光照射下来...把这里也算照的透亮,借着这些光芒,可以看见在坝子四周的石墙之上,都刻着繁复无比的阵纹...而这些阵纹每一道都似乎暗合天道,容不得人仔细的去推演,会一不小心就陷入无穷无尽的‘思’‘想’之中,再也难以拔除。
  
  阵法之道最忌讳的就是,用一分的见识,去推演十分的阵纹...必须循序而渐进,否则思感的世界不能承受阵纹的奇妙,所谓走火入魔就是这样发生的。
  
  我和正川哥自然之道其中的忌讳,只是浅浅的看了一眼,赶紧就移开了目光。
  
  因为在这里,除了这些繁复的阵纹以外,还有一道巨大的红色大门,想必这里就是山门重地真正的重中之重了。
  
  正川哥无言的走到了这道大门之前...在这里,矗立着两个巨大的铜灯盏。
  
  确切的说更像雕像...是两个铜制人雕,如同两个真人一般站在大门之前,手中各持一盏巨大的铜灯。
  
  见这两个人雕,我和正川哥都不约而同的跪下了。
  
  虽然山门过往的岁月只有我们三个人,平日里也只拜拜祖师爷...但在每年祭祖之日,我们那个懒货师父还是异常郑重的,在那个时候,各代掌门的画像都会被拿出,我们必须一一拜祭。
  
  这样的祭祖多经过了几次,我和正川哥自然把各代掌门相都模糊的记在了心中。
  
  这门前两个铜制的雕刻,就是祖师爷之下的第一代和第二代掌门...据说也是惊采绝艳的人物,如今谁能想到,竟然像两个守门人一样的站在山门重地的大门之前。
  
  而按照礼节,在这里见了一二代的掌门人,我和正川哥如何敢不行大礼?
  
  大礼过后,正川哥这才郑重的站了起来,几乎是怀着虔诚的意思,点亮了他们手中的巨大灯盏。
  
  灯盏中或许是装着充足的灯油,点亮之时,那火苗冲天而起的‘呼’的一声...把我都惊了一下。
  
  而随着灯光的凉起,那些阵纹竟然在空旷的地上投影出了清晰的纹路...而且,从倒影上来看,那些纹路竟然开始隐隐的流动。
  
  随着那些纹路的流动,整个山门重地由上而下的墙壁,竟然都亮起了影子一般的阵纹...我和正川哥震惊当场,而我更是忍不住喃喃自语:“以阵投影,阵中之阵!”
  
  这是如何的巧夺天工?利用灯光,投射出的阵纹之影,又形成新的阵纹。
  
  而通过灯光与灯光的不同折射,又继续投影到我们一路而下的墙上...又再次形成一阵!这是无比巧妙,耗费心力的一阵画阵之法!就算在这个以阵法为传承的山门,这也是真正最顶级的画阵之法了!
  
  “怪不得每一条阵纹,连我都不敢细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每一条阵纹都接近天级阵纹了,或者还有更高深的也说不一定...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相比于我,正川哥更是激动。
  
  我看着阶梯之上那些排列不一的灯,之前还在奇怪,这些灯盏的位置怎么全无规律...还在奇怪正川哥怎么每遇见一盏灯,都要点亮它。
  
  再看着那些打磨的光滑如镜的石墙!
  
  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这份儿巧夺天工的心思!如山门...学阵法,若说在我心中不为阵法的一切所‘痴’,绝对是假的。
  
  如今见到如此震撼的阵法,细思之下,我已经不知不觉激动到了颤抖。
  
  若说这山门重地留下了什么财富...这惊天的阵法,才是真正的财富吧?
  
  正川哥的手重重的揽住了我,说到:“老三,你也想到了吧?进入这山门重地,异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点亮这每一盏灯,外人进入,恨不得悄悄的来回,怎么会想到这一点?而这些灯如果没毁灭了一盏。或者有一盏没有点亮...这山门重地的阵法都会毫不留情的发动,就在归去的路上。”
  
  如此的心思啊!原来真正的机关不是如何的隐秘,不是如何的阴狠...而是在于你根本不会想到的细节当中。
  
  沉浸在震撼当中,我低头...神奇的发现,所有的阵纹交集在一起流动在这片空旷之地。
  
  竟然形成了一个隐约的龙形在游动...就如同有一条真正的天龙,在守护着我的山门!
  
  “这个阵法,不是一人之功...而是经历了7代掌门人,每一代掌门人完成一部分,而最终成形的!而这7代掌门人,没有一个不是惊采绝艳之辈,才敢执掌描绘这阵法!这就是四象守护之阵——青龙大阵!”正川哥掷地有声的说到,每一个字都充满了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