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四章 异变的震撼

第二十四章 异变的震撼

  我不认为正川哥是在危言耸听,于是赶紧缩回了手。

  而对于这么一个罐子,我也开始浮想联翩。

  聂焰什么时代的人了?什么东西能放在罐子里保存那么久?我充满了疑问,毕竟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我也会用科学的观点来思考一件事情,这种东西是不局限于修者的身份的。

  关于这个,师父也曾说过:“任何的东西都不是互相排斥的,任何的思维走到了偏激偏信,都是不可取的。道家之人最是不讲究条条框框,最是不愿意强加,任何事情没界限,唯一的追求知识正确。”

  所以,在这种想法之下,我更加的好奇聂焰到底给我留下的什么?

  就在我这种状态之下,忽然感觉到手指传来一阵儿尖锐的疼痛,我低呼了一声,转头,却看见是正川哥在我发愣的时候,抓过了我的手,干脆利落的用随身的小刀,给我划了一条口子。

  “干嘛啊?”我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别废话,没看见这罐子下面的地上有一些阵纹吗?把血滴上去。”正川哥一幅懒得跟我解释的样子,催促了我一句。

  我低头仔细一看,果然罐子底下有一些沟壑一般的东西,若不是正川哥说是阵纹,我觉得很像是自然形成的。

  但我也没有再犹豫,赶紧把自己的鲜血滴落在了那阵纹之上。

  可是,几滴鲜血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正川哥又在我手上给我开了一条口子....

  十分钟以后,我的十个指头上都被正川哥开了至少两条口子以上的伤口,就在我欲哭无泪,觉得这种折磨简直就是漫无止境的时候,罐子下方却忽然传来了轻微的一声‘咔擦’声。

  正川哥脸上一喜,说到:“好了,这个小阵终于破了,可以拿罐子了。”

  “再不破,我都要哭了。”我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也不待正川哥反应过来,伸手就去抓住了洞里的罐子。

  但正川哥也并不是太在意的样子,嘀咕到:“你是什么玩意儿变的,这凝血能力也太变态了吧,害我划了那么多刀,简直累死我了。”

  我转头,‘愤怒’的看着正川哥,被划的人是我,怎么就累死你了?

  正川哥却是不在乎的样子,嘴角带着懒洋洋的笑意,好像为了故意气我,还非常刻意的伸了一个懒腰,锤了一下自己的腰。

  我一边没好气的看着他,一边那个不大的罐子已经被我抓在了手里,拿出了那个洞穴。

  我下意识的轻轻晃了一下,这个罐子果然不是空的...但也不是我想象的,里面是固体...而是晃荡起来,传来的是液体才会有的那种响声和手感。

  我的表情立刻震惊了,这简直是匪夷所思,什么液体能够保存那么多年?

  正川哥看我这个样子,冲我眨巴了一下眼睛,笑了:“傻眼了吧?老三?还不快来求哥告诉你正确答案...”

  因为目的达成,心情放松,他纯粹就是想逗我一下...

  我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下一刻,我却拍碎了封泥,一把就扯开了那堵住罐子的,不知道什么手感有些怪异的大塞子!

  “不要!”正川哥脸色一变,想要阻止我,可是已经晚了。

  只因为那个塞子摸着传来的分明就是金属一般的冷硬感,可是没想到入手却是十分的轻巧,稍微一用劲,它就松动了...甚至连我自己也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我拔下来了。

  其实,我不想那么鲁莽的。

  这样的突发情况,加上正川哥那么吼一声...我一个激灵,手中的塞子就落到了地上,正川哥却是慌忙的扑过来,手忙脚乱的就要拣起那个塞子。

  而我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下意识的就往罐子中一看...

  罐子当中,根本就不是我想象的一团漆黑,入眼却是一片‘艳红’,而一种从来有过的血腥气也瞬间冲了上来,一下子就充斥在了我的鼻腔。

  我无法形容这种血腥气,本身就是血的腥味,却无比的‘冲’,跟最辣的辣椒有着相似的感觉,不同的却是那种凛冽,就如同是小刀在割着我的鼻子内壁一般。

  而且罐子里,明明只是装了小半罐子血啊,为什么入眼却像是整个罐子里都一片‘艳红’?

  在这瞬间,我脑中充斥着各种疑问,甚至不肯定那罐子里装的究竟是不是血?而且那罐子里所装之物,就像有一种奇异的魔力...我似乎被它牵动着失去了神智一般,我只想再看一眼。

  这样想着,我又低头,看了一眼那罐子之中的小半罐艳红的液体。

  可是,这一次...我却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冲天而上...我根本无法分辨那是什么?就感觉手中明明只是小半罐的液体,却像是化身为了一片刺眼的,翻腾的血海,瞬间就将我包围在其中。

  这感觉是如此的真实,而我整个人侵润在这血海当中,根本无法自拔,也无法动弹。

  在这种时候,我感觉一股气机锁定了我...是那强大的气场当中发出了意念一般的东西,就笼罩在我的上空。

  我全身发冷,下意识的抬头往上看...那眼前血海的幻觉消失了,可是我却听见了一声让整个洞穴都震动的咆哮声,在我的眼中,一个强大的灵体一般的东西出现了。

  是一只巨大的灰熊..却是不完整的,只有一个头的样子...张嘴却是无比尖厉的牙齿。

  它的双眼冰冷,但却充满了对我的仇恨...下一刻,又是一声咆哮,朝着我冲了过来!

  “不要...”那气场太强大了,我根本动弹无能,我只能下意识的吼出了以一句话,却在这个时候,正川哥扑了过来。

  手中抓着之前那个我掉落的塞子,猛地塞在了那个罐子上。

  血海消失了...那个巨大的灰熊幻象消失了...咆哮声消失了...洞穴在这一瞬间又恢复了安静。

  我傻愣愣的捧着罐子,只是瞬间的事情,我却不认为它是假的,因为我额头上的冷汗是真实的。

  那个灰熊的灵体对我的压迫太重了..这种感觉我就算面对陈重时也不曾产生过。

  正川哥也趴在我面前喘息着,小声的说到:“幸好我的反应快。”

  在这时,我也才完全回过神来,放下了手中的罐子,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转头语气有些不好的问正川哥:“这到底是什么?”

  聂焰竟然留下来这么一个‘恐怖’的东西,简直是要害死人的节奏,如果刚才不是正川哥...我简直无法想象那后果。

  正川哥却不理会我这语气,反倒是责备的对我说到:“这是什么?这是当年大妖的心头精血....你这样鲁莽的打开,如果其中的精气散了,怎么办?当世,你再难找出同样的东西了!”

  “可是,我差点儿被这玩意儿弄死。”我大吼了一句,但心头却是震撼无比,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聂焰竟然留下来了这么一个东西——大妖的心头精血,是宝贵的精血之中最宝贵的...

  动物一般很难有精血,除非有灵的动物才可能有那么一丝,一滴精血。

  而化妖之后,才可能产生像人一样的精血...但出于动物先天的体质,它们的一滴精血所蕴含的能量,可比人类的强大多了!虽然不如人类的精血那样蕴含一点点先天之灵。

  更可怕的是,这罐精血甚至保存到了现在。

  “不会被杀死的...这毕竟是那头熊妖的心头血,所以蕴含了一丝那熊妖的气场与意志...刚才就算它真的撞了上来,也只是会让你的灵魂震动一下,又不是真正的熊妖之灵!聂焰手下,不留活口...灵魂也是同样。”正川哥见我是因为这个而惊吓,给我解释了一句。

  我也觉得自己是刚才被吓到了,情绪不好...这时,冷静下来了,一想...却更觉得可怕。

  只因为,一丝气场和意志就如此的强悍,那真实的熊妖是什么样子?

  那...以后,我要面对的妖物也是如此吗?

  “刚才,我看见了一片血海。”我不愿意再想,只能转换了话题。

  正川哥不知道我所忧虑,只是说到:“熊妖的精血何其旺盛?气场所产生血海一般的幻觉...也是正常。”

  “嗯?可是这个到底有什么用?”我终于反应过来了,想起了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仐三说:
今天白天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更新晚了点儿,还有一更。争取在12点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