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五章 步步为营局

第二十五章 步步为营局

  面对我的问题,正川哥稍微犹豫了一下,这才抱起地上那个罐子,对我说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出去再说吧。”
  
  反正该拿的东西已经拿到了,我们也不急在一时。
  
  于是,我点头同意了正川哥的提议,看了一眼这洞穴之中堆砌的珍贵材料,然后才和正川哥一起走出了这个洞穴。
  
  虽然经历了聂焰所留之物的‘惊吓’,但走出山门重地时,再看那些前任所留的‘伟绩’,心中还是忍不住热血澎湃,未来会是怎么样的?或许未来会很危险,但是未来会很精彩吧?
  
  回去的路,正川哥依旧很小心,同来时他一一点亮那些灯盏不同。
  
  回去时,那些灯盏都被他小心的熄灭。
  
  也就是循序渐进的一点一点关闭阵法,直到我们走到了来时的出口...那块大石依旧还在,我还在烦恼怎么把它推回去的时候,正川哥却拉着我出了洞口,在洞壁的边缘,也不知道摁动了一个什么机关。
  
  一阵铰链的声音传来,一块打磨平整石板落了下来,封住了那个洞口。
  
  “这...”我指着石板说不出话来,因为石板固然坚固,和之前的三重阵法比起来,防备作用简直‘聊胜于无’而已。
  
  正川哥看了我一眼,手抚过墙上残留的阵法,说了一句:“山门重地一旦被彻底的洞开,也没有什么再值得封闭的了。”
  
  “为什么?”我不解,里面有那么多珍贵的东西啊?
  
  “以前封闭是为了防备,但根据山门历代先祖所留之遗训,已经清楚的说明了,重地重开之日,就是时代巨变之时,已经再无封闭的必要了。”正川哥神色如常的对我说到。
  
  这句话的字面意思很清楚,可事实上却什么也没有说明...再无封闭的必要是为什么?
  
  我望向正川哥,正川哥也看向我:“同样的问题,我问过师父,师父只说自己去理解,自己去经历。”
  
  我沉默了,是啊...也许先人能看穿一丝先机,但什么都看破,就算神仙也做不到...除非是真正的神吧?
  
  我们再次来到了之前的长廊,耽误了那么久,夜色早已深沉,饭菜也已经凉透了。
  
  轻风刮起...带着深沉的寒意,吹得身后的大殿,布幔不停的飘动,可是我和正川哥都没有离开的意思。
  
  把手中的罐子放在了长廊上,正川哥默默的去烧了一些热水,把酒温上,和我对饮了几杯,这才把手放在了那个罐子上,轻轻的拍了拍它,说到:“之前,你有问我,它有什么用?”
  
  “嗯。”我的声音被风吹得有些单薄,不知道为什么,正川哥这种神情说起,我的内心开始涌动着不安。
  
  “也只有咱们山门的聚灵阵才能保存这一罐精血了。”正川哥没有直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了一句不相关的话,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犹豫。
  
  我没有说话,知道正川哥一定还有下文,我只是静静的听着。
  
  可我没有想到,正川哥却是沉默了。
  
  等待了很久之后,正川哥又喝两杯酒以后,才对我说到:“老三,曾经我没有问过你,是因为命运还没有把你,或者也包括我推向这一步。如今,精血已经从山门重地之中拿了出来,我必须要郑重的问你一个问题了。”
  
  “你说?”我抓起温热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这样温过的酒,在这样寒冷的夜里喝上一杯,最是合适不过...可是,我的手却有些发冷。
  
  “你确定要解开你灵魂之中的封印?”正川哥一旦决定了,也就没有犹豫,我倒酒的功夫,他望着我,一字一句的问出了这句话。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手抖了一下,原本倒入碗中的酒,竟然洒了一些出去。
  
  我连忙稳住了自己的手,一时间不明白正川哥问这个问题的意义,甚至犹豫我该怎么回答?我很奇怪,我之前不是无比坚定吗?不是这封印的话,我...
  
  这样的想法,让我一咬牙,就想说出我确定。
  
  却不想正川哥在这个时候,一下子把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阻止了我想要说出的话,而是说到:“你先听我说完,再做决定不迟。”
  
  “好。”其实我也想弄懂正川哥为什么要问我这样的问题。
  
  “关于这个时代,一定会有人脱颖而出的...你也知道天无绝人之路,无论什么样的灾难,老天总会留下一丝契机,这契机或许是一个英雄似的人物,或许是别的一些什么。”正川哥的声音幽幽,说起这个时代,就像说起一个传说的故事一般。
  
  “不管旁人是怎么想的,而我和师父,不...甚至我们山门的每一个前人都肯定,你会是这个时代的契机。不,正确的说法应该是聂焰...只因为聂焰曾经留下了一句话‘他日,我若重现这个世间,那么所有的因果自当我一力先扛起’。”
  
  说完这句话,正川哥抬起了头:“你认为聂焰狂吗?对,聂焰是一个很狂的人,但却不是轻狂那种...他的狂是一种傲,是一种绝不屈服,任何人事也不要想压他一头的硬气。至少,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会做到,也绝不夸大。”
  
  “这说明了什么?”我端着酒碗,碗中的酒凉得很快,我却是迟迟的喝不下去。
  
  “说明了,一旦你走出这一步...你就会成为聂焰,聂焰就会如他留下的那句话一般,重现世间,你会站在风暴的中心...如果,你不走出这一步,那么你就还是叶正凌,甚至还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正川哥说到这里,目光烁烁的看着我。
  
  而我有些不敢相信,是想问正川哥,又想问自己的轻声问了一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到了如今,可以吗?”
  
  “猎妖人是聂焰,不是你...如果你不选择这个时代,这个时代同样也不会选择你。只因为我刚才说过,天无绝人之路,你如果无心在这个时代扛起一切,老天爷自然会选别人。而当那个人真正的出世以后,你自然就可以做真正的叶正凌...过叶正凌的安稳日子了。就算不安稳,至少你不会站在风口浪尖上。”正川哥这样解释了一句。
  
  我抬头,问到:“那么这一切,和这罐血有什么关系?”
  
  “知道聂焰的强大吗?强大的不止是他的灵魂,还有他的肉身...不要怀疑古修真中的大能之人,不然那些翻江倒海,移山动石的传说哪里来的?这罐大妖的精血就是你的第一步。或者说,聂焰再生的第一步。”正川哥的声音中流露着点点的哀伤。
  
  “什么?”我皱紧了眉头。
  
  “知道有关于聂焰的事吗?每一次猎杀大妖之后,他都会痛饮大妖的精血,用其来沐浴...来强大自身!聂焰就是此等‘妖孽’般的存在。而这样的做法并不稀罕,从古至今,兽血,兽骨等炼丹制药,再平常不过...只不过,少有人,能有聂焰这般的承受能力!”正川哥这样说了一句。
  
  “然后呢?”我追问。
  
  “阳身够强大了,自然就能承受灵魂的强大...灵魂强大了,灵魂力自然可以强大...你说然后呢?”正川哥看着我,似乎要从我眼里看出一丝答案来。
  
  “然后就可以真正的解开我的封印了,对吧?”我能够推断出这个结果是什么了?
  
  “算是吧...聂焰何其强大,这个封印不可能一步到位的解开,必须循序渐进的去做!但第一步就是如此...”正川哥轻叹了一声。
  
  “可是,这精血主要是要强健阳身的吧?但如今,我的灵魂...”说话间,我的声音渐渐的低沉了下去。
  
  “你这样说,是说明你已经有答案了吗?”正川哥看着我。
  
  我沉默,他不说,其实我并不知道...他这样一说,我才发现,我关心的都是如何解开封印的事情,其实在不知不觉当中,我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见我不答,正川哥只是说到:“你现在的伤确实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当初,谁也没有想到,你会自己想办法,利用你的本命阵印,把封印解到如此的程度,留下灵魂的重创...原本,这罐子精血是可以强健你的阳身,同样因为是精血,也可以一定程度上滋补你的灵魂。至少能到承受第一重封印打开的程度。”
  
  “那如今?”我苦笑。
  
  “如今...”正川哥抬头望着远方的天际,说到:“聂焰是一个何等‘妖孽’的人,他仿佛能看透前世今生一般...他也不是完全没有留下契机来解今日之局。”
  
  “是什么契机?”还有这样的事情?
  
  “老三...”正川哥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是带着忧伤的叫了我一声。
  
  “嗯?”
  
  “其实,我很怕你的答案...在小时候我向往聂焰那样的英雄,恨不得他有一日能够再一次的英雄归来。而如今...”正川哥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我微微叹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如今,我在乎的是叶正凌,我的师弟叶正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