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六章 必然的联系

第二十六章 必然的联系

  有的话永远不用说的太明白,只因为事实的真相往往太过残酷,又何必说明让身处其中之人一再的受伤?

  正川哥的话消散在风中,温过的酒不知道什么时候冷了。

  入喉带着寒意,流入胃中却依旧会爆开一股凛冽的热。

  话已至此,就算说的那么隐晦,我也明白正川哥担心什么?若是聂焰完全的归来,那么叶正凌还存在吗?

  这个答案我也不知道,古往今来像我这种情况,不说是独一份,也是极其少的。

  ‘我’这个存在,究竟是前世,还是今生才是真正的存在,简直是一个复杂的逻辑问题,或者说两个都是我,可是哪一个才是主导?

  在沉默之中,整个长廊回荡的只有正川哥倒酒的声音。

  末了,他强自压抑着哀伤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回荡:“老三,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从达叔捡到我,抱我入山门。我的亲人只有一个半,一个是我从小抚养我长大的师父,那半个则是不常见面的达叔。”

  “在后来,山门之中有了你...”说到这里,正川哥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我从小就知道你是特殊的存在,说是我师弟,实际上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不说我能和你平起平坐,若是等你恢复,师父也不见得有资格和你平起平坐。”

  “哦,我说这个,并不是说我们低你一等...而是因为聂焰何等英雄人物?注定要站在时代风暴当中的人,我可能只能仰望你...但时间呢,有时候是一个欺骗人的东西,明知道是如此,但相处下来那么多年?我已经恍惚了...搞不清楚你究竟是聂焰,还是叶正凌...可是就是在这种恍惚之中,我的感情已经付出了,你的出现又让我多了一个亲人。我怎么舍得再失去?”

  “你还记得那个小村落吗?我们夜里偷偷去...”正川哥似乎又有些醉了,话一打开,就收不住了。

  我的手在这个时候搭在了正川哥的肩膀上,打断了他的话:“你肯定以为我忘记了,我都记得...那是聂焰第一次出现吧?”说到这里,我的手握紧了正川哥的肩膀,脸上却是笑了。

  “正川哥,其实你不必说了。你也知道我的答案是什么了。”

  “我只是舍不得,或许你最终会不存在了。”正川哥低头,一滴泪水掉落在长廊之上。

  “小时候,我爱看武侠小说,你和我抢着看...你说,你羡慕大侠最终归隐江湖那份淡然之心,我却说,我喜欢大侠仗剑江湖,惩恶锄奸的那份英雄气概...你看,我从小就是想要当主角的,你认为那么一个机会我会放过吗?”说到这里,我望着正川哥笑。

  “在这种时候,能不要开玩笑吗?”正川哥恼怒的瞪了我一眼。

  “我是认真的...正川哥,下棋讲究的是落棋无悔。而我,今夜说的话,也是无悔...让聂焰归来吧,如若他的归来是命中注定,如若他才能够力挽狂澜,叶正凌算什么?就当是一个活了二十几年,英年早逝的人吧。”我一字一句的说到。

  “X,混蛋!”正川哥的拳头落在了我的下巴上,很难得的是,他也终于爆了一句粗口。

  夜,似乎太过漫长,但无论如何的漫长,黎明总是会来的。

  初雪过后的日子,是非常容易出现晴好的天气...但这样的天气,往往伴随着化雪的寒冷,这是一个冷晴天儿。

  山门因为我和正川哥的归来,多了一些生气,很多日子少了人气儿的颓败已经一扫而空。

  师父不在了,我和正川哥却依然如同上了发条的闹钟一般。

  准时的起床,准时的晨练,准时的吃早饭...只是,那份儿‘豪华早餐’却是没有了,只因为少了那个熬煮它的人。

  做这些的时候,我和正川哥有些沉默,只因为心事很重。

  而做完这些的时候,我们就不约而同的朝着望仙村出发了...只因为我已经决定了使用那罐子妖血,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很多了。

  “我也没有把握,望仙村的地下是否真的有那么一个墓地存在。”走在最是熟悉的路上,正川哥忽然对我说了那么一句。

  “有没有,总要去问问看才好。”从山门通往望仙村的路,几乎是我最熟悉的一条路了。

  从小学到中学,我在这条路上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来回...而如今,望着初升的太阳,感受着空气中的冷意,我却发现对记忆中那么熟悉的一条路,都不是太有把握了。

  多少年没有走过了,新生的植被,枯萎的植被...一年一年的改变,让这条原本就不是路的路,变得也有些陌生起来。

  “如果没有,那又要怎么办?”正川哥的语气之中,透着淡淡的不安。

  昨日,在我做了决定以后,正川哥就说了这罐妖血应该怎么使用?说起来,其实并不是太难的...第一次使用这种妖血,以我的承受能力,是绝对不能把它当成酒喝下去的。

  而是要找一个医字脉的人,用特殊的手法...就比如像熬煮香汤一般,配用一定的药草,弄成一大锅洗澡水。

  至少,我是这样理解的。

  然后,另外留下少部分,做成药丸的形势,我再分一定的日子吞下这些药丸...那么,这一罐妖血才算被我彻底的利用了。

  接着,正川哥就可以为我解开我灵魂深处的第一重封印了。

  说起来,这不算一个太复杂的过程...可难题就在于我之前‘胡乱’的强破封印,让我的灵魂受到了创伤,根本就无法去承受这一罐妖血了。

  虽说妖血有部分滋养灵魂的效果,但针对的还是以肉身为主...如果阳身陡然的被提升,灵魂只会更加的脆弱,搞不好就会因为阳气太盛,阳气侵蚀灵魂...灵魂受创更重。

  好一点儿的结果就是我成为一个白痴或者一个植物人。

  差一点儿的结果就是灵魂被彻底的挤压,破碎...我成为一个植物人。

  我能想到的办法,是求助于苏先生,在我心中他是一个神奇的人物,或许有办法治好我灵魂的重创...问题的关键却是在哪里去找到他?他似乎和那个陈承一一样,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

  却不想正川哥却制止了我的这个想法。

  “聂焰似乎是一个算无遗策的人,或者有一个算无遗策的人在帮他。”正川哥是如是对我说的。

  其实,我是赞成这种说法的...回想我的一切经历,似乎就是聂焰在生死之前,就留好的一条后路,而我不管是主观的,还是被动的,似乎都没有脱离他留下的这条后路。

  但是,我想不到这和我的情况有什么必然的联系?难道是聂焰连这种情况也预料到了,给我准备好了治疗的办法?

  我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正川哥却是告诉我了这样一个秘密。

  “知道你是怎么在伤后出现在火聂家的吗?”他这样问我。

  这让我想起了之前的往事,我莫名其妙的被陈承一所救...然后,带到了火聂家,醒来之后,火聂家的人就不管不顾的称我为少主了,这其中怎么回事儿,兰萱从来都是对我隐瞒的。

  所以,一直对我来说,都是一个谜。

  后来,庄婧引出了正川哥的存在,我还以为是正川哥做的这一切...但正川哥如今这样提起,又是一个什么意思?

  “其实,无论是那个救你的人,还是火聂家认你为主的事情,都是师父安排的。”正川哥给了我这样一个答案。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按照正川哥的说法,师父离去已经快两年了,而我的生活发生那么大的变化,都是一年以内的事情,怎么会是师父的安排的?

  “就是师父!”正川哥十分肯定的告诉了我这个答案,然后说到:“这一切,都是师父走之前安排的...他找到了那个陈承一,也不知道是怎么说服他的,让陈承一在某一个时刻出现,一定要去救你。也拿出了不可辩驳的证据,送去了火聂家,只是告诉他们如果有一天,伤重的你被送到火聂家,那不用怀疑,你就是重生的聂焰。还记得你身上那个怪异的珠子吗?”

  我自然记得,那个像眼睛一般的珠子...是被火聂家的人给我收了起来。

  这些日子,一直过的太过忙碌刺激,我几乎都忘了这件事情。

  “其实那也是属于聂焰的东西。”正川哥又给了我一个震撼的答案。

  “什么?”可是,这一切,和我现在的伤,必然联系在什么地方?


仐三说:
昨天回来太晚了,洗完澡...就想说偷懒睡一小会儿再写,结果,睡到5点多才惊慌的爬起来...多的不说了,先补上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