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八章 村长的态度

第二十八章 村长的态度

  村长的家就在议事堂之后,还未进门,就听见了里头那种只有老磁带才能发出的特有的卡带声——‘湛湛青天不可欺,欺,欺...’

  接着就是一声懊恼的声音伴随着拍击的声音传来:“我说老太婆,这带子咋又放不上了?”

  正川哥望着我苦笑了一声,好像在这当口上门,并不是什么好的时机。

  但正川哥还是毫不犹豫的敲响了村长家的门。

  “谁啊?”村长的声音果然是不太耐烦,那卡带的声音还一直在他身后继续着,可是他还是打开了门。

  显然,我和正川哥的到来是在村长意料之外的,看见我们站在门口,他那不耐烦的神情一下子变成震惊,从震惊又变成了似乎在思考什么?在这其中,他极力的不想把目光落在我身上,却又不自然的看了我好几眼。

  最后,他努力的装着平静,说了一句:“我记得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说完,闪身让我们进了屋。

  这个时候,村长的老婆已经关掉了那恼人的录音机,村长家的小院儿重新变得安静。

  我和正川哥进屋,看见的是一个打理的不错的小院儿,虽然已经是临近入冬的天气,院子里的好几簇菊花却是开得正好,整个小院儿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

  在这花间,摆着一张树根做的桌子,几个木凳。

  若然,不是在望仙村这个特殊的地方,这日子也看得出来过的不错...我想起村长那沉思的眼神,是否我的重生对于很多人来说,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呢?

  “谁来了啊?”这个时候,村长的老婆从屋中走了出来,先是看见了正川哥,眼中流露出一丝奇怪。

  可当目光落在我身上的时候,她却似乎再也不能平静,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在这个时候,村长却是已经关了门,转身走回了小院儿,对着他老婆说了一句:“你出来干啥?进屋去准备些茶点来吧。”

  说话的时候,村长招呼着我和正川哥在院中的桌前坐下了,他也跟着坐在了我们的旁边。

  其实,对于这个村长,我是不太熟悉的...小时候,在望仙村乱窜的日子里,我和不少村民都相熟了,但惟独这个村长似乎很是忙碌的样子,我是没有见过几次的。

  唯有一次,我和侯聪捣蛋,为了抓一个侯聪口中所谓奇怪的虫子,把村里一家人的‘花园’给毁坏了。

  村长亲自出面训斥了我和侯聪。

  在记忆之中想起来,这似乎就是唯一的一次交集,在事后,我听师父说起,被我和侯聪毁去花园子的那一家,是村中的‘药农’,那一园子花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花花草草,都是很珍贵的药材。

  有些是自己培育的,有些则是从山中移植的。

  好在我和侯聪也不是太过分,那一园子药草还有挽救的余地,否则就算村长出面,师父也非得拔了我的皮不可。

  说起来,我被村长训了一顿,反倒是他‘救’了我?

  想起了往事,我陷入了沉思,直到村长的老婆端茶上来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连忙接过了茶水。

  却莫名的被村长老婆上下打量了一眼,说了一句:“你终于是长大了。”

  “什么?”我不懂这句话的意思,追问了一句,却听见村长吼到:“你懂什么?进屋去。”

  看样子村长是动了真火,弄得我和正川哥讪讪的,反倒不知道说些什么?而在我心中,却是越发的奇怪,一时间搞不懂望仙村的村民对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想来也并不是我想象的那般,如同火聂家对我的态度。

  虽然我不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但如若望仙村的人已经决定要这样隐世下去,放弃先祖的身份,那么无论对于火聂家还是这个时代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猎妖人,原本到了如今,已经更加的零落了。

  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正川哥,他同样有些迷茫,倒是村长显得淡定了许多,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根儿旱烟杆儿,点上了,异常直接的说到:“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们是有什么事情,说吧?”

  这态度说不上冷淡,但也绝对不热情。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倒是正川哥一咬牙直说了:“村长,想必你应该知道老三的身份吧。这一次,我们到村子里来,的确是有事相求的。”

  “知道,怎么会不知道?”村长的鼻子里冒出了浓浓的两股烟,幽幽的说到:“如果一切都真的发生了,他就是我们村真正的家主,说起来,我们整个村子的人都应该是他的人。”

  这话...不咸不淡的说出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又由于说的太过直接,我和正川哥反而有一种接不上话的感觉了,只能对望了一眼,继续沉默,想重新找一个由头,说明今天的来意。

  但还容不得我和正川哥说话,那村长老头儿又说了一句话:“是不是觉得我态度奇怪?”

  岂止是奇怪,简直是直接的让我和正川哥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却不料那村长老头儿却是吸了一口旱烟,把旱烟杆子直直的指向了我说到:“一切都因为,他还不是真正的聂焰。我们村现在还是一个‘死村’,并不是真正活过来了的望仙村...所以,村里的村民也只是普通的村民,和猎妖人扯不上半分的关系。”

  “而等到他成为真正的聂焰,你们再来村子,一切就自有不同了。”说完这句话,村长又重新叼起了他的旱烟杆儿,说到:“所以,现在,我也只能把他当成一个小毛头看。别指望着偌大的村子会为这个小毛头儿办事。”

  “村长,我们...”他一连的说了一窜话,很直接,但也算道清了原委。

  说实在的,我喜欢这种方式,也算是直接而不啰嗦...但这村长也是太能说了,一连窜的话摆出来,根本就不给我和正川哥说话的机会。

  好不容易等他说话了一窜话,正川哥也总算逮到一个机会接了一句话。

  却不料只说了四个字,村长就一拍桌子说到:“一切免谈!庄家那丫头,她的行为可不代表村子的行为,她是喜欢追着你的屁股后头跑!不知所谓,不分轻重!而我们帮衬着你师父,是因为你师父也在承担着和我们同样的责任,甚至更重。”

  “但祖上留下来的祖训就是如此,聂焰不现,村中不动...现在这个小毛头,远远不是聂焰。”

  说到这里的时候,村长又瞄了我一眼,忽然的叹息了一声,咬着旱烟杆儿,脸上的皱纹仿佛更深了一些,语气也忽然变了,对我和正川哥说到:“当然,我们坚守了千百年的信仰和追随不可能轻易改变的,不管他是不是聂焰,若他身处危险,我们也不能看着。如果以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能保他活着,也是我们村中的人尽了本分...”

  说完这句话,他似乎又是在感慨:“这村子存在了千儿八百年,其实懂得,知道这秘密,还有资格继承,坚守信仰的也只是少部分人。大多数人是成了真正的普通人。”

  “他们知道这村子不一般,但也仅仅能知道这个了。这么多年,村中不停的望着外边儿送人,有少数人还会回这个寂寞的村子,但大多数人算是在外边儿就这么安顿下来了...也算是开枝散叶了。回村子的人自不必说,没回来的,看似与这个村子就此断了...但当时代发生剧变的时候,能不能逃脱厄运,谁知道呢?这个村子中,最终能继承下来祖先东西的人,也不是祖先那么潇洒了,也有了自己要守护的东西。”

  也不知道是不是长久的没有人可以让村长尽诉心中的心事,他对着我和正川哥几乎是停不下来了。

  而面对这样的长辈,我和正川哥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

  说到这里,他看了正川哥一眼,最后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聂主英雄盖世,而且是不可揣测的神仙中人。身前布下了种种,但也说过,尽人事安天命,他能不能回来,一切看命运的安排,也看后来人的选择。”

  “你自然也可以选择安安稳稳的当个小毛头儿,这村子的命运却是不可更改,就算聂主最终没有回来...我们继承了先祖遗志的人还是猎妖人,也有太多人需要保护。所以能过几天安生日子,是几天...现在是不可能会插手任何事情的,你们两个小毛头滚蛋吧。我说完了。”

  这村长果然是个直性子,就这样让我们进屋,不容我们说完一句完整话,自己噼里啪啦说了一堆之后,然后就挥手让我和正川哥‘滚蛋’。

  看他的态度,我以为再多说已经无益,于是站了起来准备道别。

  我明白整个村子都等待的是聂焰。

  却不想正川哥却固执的拉着我坐下了,很直接的说到:“村长,我们不会走的。来,就是为了要一个答案,村中到底有没有聂焰墓?”



仐三说:
昨天的三更已经补完,休息一会儿....今天依然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