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九章 村长的决定

第二十九章 村长的决定

  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正川哥会如此的直接。
  
  我听见了‘嘎吱’的声音,惊得我一回头,原来是村长咬烟嘴太过用力,发出的摩擦声儿。
  
  “正川哥。”我不由得抓了一下脑袋,看村长这反应估计够呛。
  
  “他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正川哥挺无辜也挺无奈的。
  
  我们俩这话刚落音,却听见‘啪’的一声,原来是村长的手拍在了那木桌子上,发出的声音。
  
  我一看,这还了得,已经被正川哥气得吹胡子瞪眼了,这脸一鼓,连脸上的褶子都少了几根。
  
  “什么墓地,没有墓地...给我滚滚滚,我就说除非聂焰大人到了,你们这俩小屁股孩子还敢这样和我说话?”这村长终于爆发了,挥舞着他手中的旱烟杆儿,指着我和正川哥的鼻子骂。
  
  因为太过激动,那大挥大舞的旱烟杆儿差点儿打着我。
  
  这时,村长老婆急急忙忙跑了出来,连忙拉住村长,喊着:“老头子,你这是干啥呢?你不能这样,这孩子他可是,可是...”
  
  “我管他是谁?不止我,咱们村儿的人也只认聂家主!这是祖训,祖训!”村长气呼呼的。
  
  我承认村长这幅架势是‘吓’到我了...但对于这个老头儿,却是怎么也生不起来气的,他有他的固执和坚持,这种事情就看从什么角度去看?
  
  我只能拉着正川哥‘狼狈’逃窜,正川哥原本就是比较‘虚弱’的状态,力气大不过我,几乎是被我拖着走的。
  
  可是他不甘心,朝着村长大声说到:“村长,你不能这样‘迂腐’,这个问题很重要,事关....”
  
  村长是个暴脾气,正川哥说着话呢,他忽然就脱下一只鞋子,抓在手里就追了上来,喊到:”你说啥?还敢说我迂腐?你这俩小子,今天我得代你们师父教育你们。”
  
  这下村长是真火了,我连忙用了一把劲儿,拉着正川哥就冲出了门。
  
  却不想正川哥忽然就抓住了门框,转头对我吼到:“叶正凌,你今天要再拉我,你就不当我是你师兄。”
  
  我一听,这话已经说到严重的地步,哪里还敢再拉正川哥,几乎是下意识的松了手。
  
  正川哥就此站定,对着村长大声的说到:“我师弟受伤了,是灵魂方面的...我不知道村子里的人到底是想过这安稳的日子,还是想要聂焰重生。但我师弟在昨天就做出了选择。”
  
  说这话的时候,村长的鞋子已经落在了正川哥的身上,可是他一动不动,只是死死的看着村长。
  
  可村长却因为他的话愣住了,站在原地问到:“你说啥?”
  
  “外面的情况远比你们想象的要糟糕多了,糟糕到我师弟不得不做出选择...而他做出的选择很直接,那就是让聂焰归来!而村长你该不会不知道,让聂焰归来,我师父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去赌吗?”正川哥大声的说到,而因为情绪的激动,他的嘴唇有些微微的颤抖。
  
  村长站在原地,看我一眼,又看正川哥一眼...如此来回看了好几次,想要说什么,却是叹息了一声,又叼起了他的旱烟杆儿。
  
  “村长,如果老三灵魂受伤,让聂焰重生这件事情是无法完成的。我做为师兄,其实希望他安稳一声...但我今天必须要说的是,不管我怎么希望,只要他一旦做出选择,我一定要支持到底。”正川哥看着村长,再次大声的说到。
  
  上午的日头已经爬了上来,斜斜的照在正川哥的身上。
  
  我眯着眼,总觉得光芒这样打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人有一种异样的光彩,我心中流动着一种让我想要哽咽的感动。
  
  我很想喊一声正川哥,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在这个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却是扯动嘴角,笑了一下。
  
  那笑容仿佛是在说,没事儿,一切都有哥哥在的感觉...而我,在那一刻,却永远把正川哥这一刻的侧影记在了心中。
  
  “村长,就算今天你觉得我死皮赖脸,我也一定要求一个答案。”说话间,正川哥前了一步。
  
  村长瞄了一眼正川哥,鼻腔里冒出两股浓浓的烟雾,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知道他老婆推了他一把,他才闷闷的说到:“聂家住是否要归来,不是命运来决定的吗?这也是聂家主当年留下的话...你这,你这不是强求吗?”
  
  “我师弟做出了选择,这就是命运!”正川哥再次上前一步。
  
  村长站起了起来,看着正川哥说到:“你这孩子...怎么就肯定望仙村里有聂家主的墓呢?”
  
  “我不肯定,也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师父给予师弟救命的东西,都是当年聂焰做出的安排。我曾模糊的听说过,关于聂炎墓地的说法,我只是做出了这个猜测。”正川直接的说到。
  
  而我此刻也明白,这个倔强的遵循着祖训的村长被说动了。
  
  “在这里没有聂家主的墓地,没有。”村长望着我和正川哥如此郑重的说了一句,看他的样子,这句话绝对不是作假。
  
  我和正川哥对望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流露出了失望。
  
  原来大费周章的来一趟,说服了村长就是这么一个结果吗?此刻,就算不甘心,又能有什么办法?
  
  正川哥有些颓废的底下了头,我上前两步,拉住了正川哥,对村长说到:“谢谢。”
  
  然后,就拉着正川哥朝外走去...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对村长说了一句:“聂焰一定会归来的,就如正川哥所说,这是命运的选择。”
  
  村长看着我和正川哥沉默,还是一如既往的,我们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是没走出两步,村长忽然冲着我们喊到:“等等。”
  
  正川哥因为打击,没有回头...可我却回头看着村长,他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忽然嗑掉了手中旱烟锅子里的火,问我到:“你的灵魂受了伤?这事儿关联到以后聂家住的归来问题?”
  
  “是。”我简单的回答到,但又补充了一句:“可是,我们会想办法。”
  
  “想办法?想什么办法?这灵魂受伤了,可想的办法可不多,你们就在这里等我,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或许对你们有些帮助。”村长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没有了犹豫。
  
  看得出来,他是一个一旦下定决心,就很果断的人。
  
  我和正川哥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两个人的眼中又燃起了希望的光芒,谁也没有料到事情还有这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转折。
  
  说完这话,村长返身进屋,看样子是去换衣服了。
  
  村长老婆则是担忧的看了我们一眼,赶紧追着村长进屋了,嘴上问着:“我说老头子,你这是要把他们带到哪儿去啊?该不会是...”
  
  “就是!”村长回答的相当直接。
  
  “你咋能把他们带到那个地方去啊?这不合...”村长的老婆似乎非常的担心。
  
  村长一停脚步,望着他老婆说到:“那你说,不带那地方去,还有别的选择吗?有吗?我们就姑且赌上那一句,这孩子的选择就是命运...如果是命运,带到那地方去就没错儿!况且,又未尝不是呢?他被带到山上那一刻开始,我们都心知肚明,聂家主活了,就活在他的身体里...只是没有苏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家主。”
  
  说完这句话,村长老婆沉默了,似乎也是默认了村长的这一说法。
  
  而村长干脆果断的进屋换了衣服,径直走向我和正川哥,对我们说到:“还傻站在这儿干嘛?跟我走。”
  
  “好。”我和正川哥答应的也异常干脆。
  
  甚至,连那个地方是哪里?有没有危险都顾不上问上一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