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章 村子的禁地

第三十章 村子的禁地

  望仙村有一条大道,是十字形的。
  
  在十字形的交汇口,有一个空坝子,这里集中了望仙村几乎所有的‘功能’建筑,比如商店,饭馆等等...加上这个比较大的空坝子,几乎就是望仙村的村民最爱的地方。
  
  这里,也就是望仙村最热闹的地方。
  
  按照正常的路线,村长要带着我和正川哥去到望仙村的任何地方,都不可避免的要经过这里。
  
  可,我和正川哥没有想到的是,村长竟然带着我和正川哥朝着望仙村的后方走去。
  
  村后方,在我的记忆之中,并不是完全的没有印象,相反是印象非常深刻的地方...因为,那是孩子们的‘禁忌’,一般情况下,孩子们是不被许可来这里的。
  
  因为这里是望仙村的祖坟所在地,埋葬着望仙村世世辈辈的人。
  
  这样的地方,试想,岂可是孩子们胡闹的地方?
  
  而孩子们也没有兴趣在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坟堆里玩儿,除了我和侯聪这种好奇心重,就连地上的草也恨不得嚼两口尝尝滋味儿的人。
  
  所以,我和侯聪也去这村后‘探险’过,当然是绕过了守墓人的耳目,偷溜进去的。
  
  我忘不了那一次的‘冒险’,好不容易翻墙偷溜进去...看见的却是一个又一个,几乎占据了整片山坡的密密麻麻的坟山时的‘惊吓’,那个时候,我甚至感觉在村后,温度都低了几句,冷风一阵一阵的扑面。
  
  事实上,这番场景吓得我和侯聪连墙都没有敢下,直接又翻了回去,接着转身就跑,直到跑到村里人气旺的地方,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
  
  陷入了回忆,总是觉得有些有趣...想起侯聪那张长的就跟真的猴儿似的脸,在沉思中,我的嘴角也不自然的带起了一丝笑意。
  
  “笑啥?以为我带你们去的地方好玩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在前方的村长就真好看见了我笑,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
  
  我一下子回过了神,却是发现...村长已经带着我和正川哥走到了村后方的那片禁忌之地的大门。
  
  这里原本就是有大门的,还有一道常常的围墙,隔绝开了它与村子...只是相比记忆中的那扇大门,这大门又加固了许多,甚至连墙上也弄上了一些玻璃碎渣子。
  
  “这些年,村里皮孩子越来越多了,得防着点儿。”村长说这话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头咳嗽了一声,说到:“说起来,这千儿八百年的相安无事。自从十几年前,你和猴儿那家伙开了先例,年年来翻墙的人不少啊。”
  
  我的脸火烫,想起了当年我和侯聪散布的‘谣言’,说是村后方藏着一个了不得的大妖怪来挽回,我们狼狈逃窜回来的面子。
  
  这些年,翻墙的皮孩子不少,该不会因为这个吧?
  
  可是,我却不敢接话,而是生硬的转了一句:“村长,不是好玩儿的地方?那是什么地方?很危险吗?”
  
  村长却是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对着大门敲了几下,直接说了一句:“开门。”
  
  大门很快就被打开了,是一个颤巍巍的老头儿,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两个年轻的后生...我记得这个老头儿,这几乎是村里最老的一个老头儿了,在我小时候翻墙那次,就是他守着这墓地。
  
  没想到这么多年以后,他还守在这里。
  
  只是比起当年,明显的更老了,那老皮儿贴在骨头上,稀疏的头发和牙齿,竟然让我的看得起了点儿鸡皮疙瘩。
  
  太老了,几乎是一阵儿风就能吹走的样子。
  
  门开后,他看了村长一眼,倒是没有说什么,目光反而是落在了我的身上,嘿嘿的笑了两声,那声音干涩的就像两块儿皮在摩擦:“我可记得你,当年如果不放你和那小猴子进去看上一眼,你怕是不会死心的吧?却不想你们两个小子那么‘坏’,散播谣言,弄得我这把老骨头,这老了还要来回的奔波,防着其他的皮孩子翻墙。”
  
  我刚刚才平静下来的脸,又是一红。
  
  就这破事儿,还都记上了不是?可是,我又无言以对...好在村长没有计较什么,只是瞪了我一眼,而那老头儿又只是嘿嘿的笑了两声,稍微退后,示意我们进去了。
  
  “葛老,麻烦了。”村长对这老头儿似乎很恭敬的样子。
  
  那老头儿却是摆摆手,说到:“这有什么麻烦的?该来的总该会来,这不是已经来了吗?”
  
  这话什么意思?我看了葛老儿一眼,他却是冲着我莫名其妙的眨了一下眼睛,配上那稀疏的头发,和橘子皮似的皮肤,硬是把我弄出了一身儿鸡皮疙瘩。
  
  反倒是村长激动了一下,朝前一步,追问了一句:“葛老,莫非我带他们来,还是对了?”
  
  那葛老没有正面回答,却是自顾自的由两个后生搀扶着朝着那个守门的小屋走去,只是声音传到了我们的耳中:“你这个一根筋,倔脾气,倒是做了一件让人想不到的事情。有趣儿...”
  
  说话间,他已经被两个后生扶进了屋里,留给我们的是‘澎’的一声关门声。
  
  村长看着那小屋,无奈的跺了一下脚,搓着手说到:“这葛老也是,不给人一句准话,闹得心里怪不安的。”
  
  我和正川哥都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村长却是瞪了我们一眼,说到:“傻站着干嘛?跟上。”
  
  面对这喜怒无常的脾气,我和正川哥只好默默的跟上...朝着那密密麻麻的坟堆前进。
  
  “你说有聂家主的墓在这里?这才真的是荒谬,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传言...聂家主的墓怎么可能在这儿?在这儿只有一只千年乌龟老王八。”一边走着,村长一边对着我们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和很多年前一样,这里的温度都比外面冷了几分。
  
  尽管是个冷晴天儿,但在这里,太阳都显得模糊了几分,就像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
  
  也不知道哪儿吹来的风,搅动的这些薄雾四处飘动...让人有些心悸,村长冷不丁的冒出这样一句话,弄得我和正川哥是莫名其妙。
  
  一边说没有聂焰的墓地,一边带着我们往这坟地里穿行,是个什么意思?
  
  可惜,这话我和正川哥不敢说,这村长的脾气太爆了...我们只能沉默的跟着。
  
  而村长似乎也不介意我和正川哥的态度,在坟地里一边穿行,一边偶尔停下来‘嘀嘀咕咕’,似乎是在和坟墓里躺着的人招呼着什么?
  
  我们一路听见他在说什么‘老伙计’‘刘家大婶子’...然后声音越来越低,也听不清楚他嘀咕一些什么?
  
  只是让我感觉到奇怪的是,在这祖坟地里的坟墓都没有墓碑,甚至连一个明显的印记都没有,村长是如何能准确的认出这些人所在的位置的?
  
  但还是出于村长那火爆的脾气,我和正川哥又不敢多问...只因为,怕他一个‘抽风’,就改变主意了。
  
  这片坟地很大,密密麻麻的坟头儿也很多,试想一下,一个存在了千八百年的村子,就算离开了大部分,留下来的人也是何其多的?
  
  可是说是大,也只是指这里安葬人的数量,和相对的规模...到底也只是一大片山坡罢了,而且坡度不算陡峭。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指得是山地之间的距离,不是肉眼所测那么简单的,因为还涉及到复杂的地形,但这句话也只是相对不熟悉山地的人来说,对于我和正川哥这种从小在山里泡了那么多年的人,这句话是不成立的。
  
  在进入这片儿坟地开始,我心中就估量着,如果我们所要去的地方是坟地之后,那么步行的话也最多就是四十分钟。
  
  但村长带领着我们,从进来到现在,已经整整走了两个小时,都还在坟地中打转儿。
  
  一开始,我是以为村长走走停停耽误了时间...后来,我和正川哥却几乎同时发现,根本就不是如此,而是村长不但没有选择最近的路穿越,反而是带着我们走着无比复杂的路程,东三步,西三步的...甚至是在一个小地方打转儿。
  
  “这村长被鬼打墙了吗?”一开始发现这个迹象的时候,正川哥对着我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和正川哥虽然不是道家山字脉,对付妖魔鬼怪有一手,但好歹也是两个修者,细想之下,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村长被鬼打墙也不可能啊?
  
  事实上,只是十几分钟以后,我和正川哥就发现了问题!
  
  这整个祖坟地,竟然是一个阵法...一个以每个坟墓为单独基础的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