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一章 隐藏的大墓

第三十一章 隐藏的大墓

  这个阵法是否复杂,是作用于什么的?威力大不大?

  我和正川哥不是很清楚。

  但我和正川哥学习阵法多年,怎么会一点儿眼力见儿都没有呢?而让我们走了将近两个小时,都没有发现这整个地方都是一个阵法,说明了什么?

  只能说明,不管这个阵法其它的地方如何,但就从这隐蔽性来说,绝对是高人的手笔。

  能被我们山门的人说一声高明,这又意味着什么?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看了村长的背影一眼,此刻,他正停留在一个墓前说着话,而他竟然叫墓的主人吴爷爷,可见这墓的岁月有多长了。

  似乎是感应到了我和正川哥的目光,村长回头看了我们一眼。

  然后继续领着我们往前走,但这一次他没有像之前那么沉默,只顾着跟坟墓里过世的人说话,而是开口对我和正川哥说到:“两个傻小子,你们看出来这里的门道了?”

  “这里怎么会有个阵法?这不是望仙村先人的祖坟吗?”村长是个直接的人,所以和他说话,最好也采取最直接的方式。

  “嗯,祖坟。”村长说着话,又一次叼上了自己的旱烟杆儿,点燃了之后,才继续说到:“望仙村是为什么存在的?是为了聂家主...这里自然是祖坟,但是死了也想着要尽一把力。”

  “什么意思啊?”关系到聂焰,我没办法置身事外,赶紧追问了一句。

  “呵呵,能有啥意思?坟地聚集多了,自然会形成一股阴气,你难道感觉不出来吗?这阵法就是以阴气为‘动力’,然后年年岁岁运转不停的。我们村先祖的命是聂家主保下来的,而且生前就跟随,发誓一生效忠,结果却成了主子保护手下...那后人做点儿事情有什么不应该?”村长的身影笼罩在阵阵烟雾当中,语气带着一丝轻松和调侃。

  但事实上,我和正川哥都听出来了其中的郑重。

  可是,应该如何去评论呢?正川哥自然没有资格评论这件事情,而我现在也不是聂焰,所以也只能保持沉默。

  就这么安静的又走了一阵子,我们越来越接近坟地的中心了...我才发现,在坟地的中心有一座相比起其它坟墓算得上是巨大的坟墓...因为,这坟墓的大小是其它坟墓的至少五倍。

  就如同一座小型碉堡那样矗立在那边。

  一看见这个坟墓,我就皱起了眉头...正川哥的脸上也流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至于原因就很简单...这大片的墓地群,分明是一进来就可以看个分明,全是密密麻麻的坟墓,除了荒荒的野草,风景根本没有什么不同。

  如果有这样一座与众不同的坟墓,我们之前在门前一早就可以看见了,为什么要走到这里,才能发现有这样一座坟墓?

  毫无疑问,这是阵法的作用!

  而障眼阵法可以说是最基础的阵法了,有时候甚至不涉及到术法,只是利用地形,都可以造成视觉的错觉,我们竟然都没有看出来。

  同是学习阵法之人,我们如何能淡定,而正川哥则是直接的问了:“村长,这阵法很厉害啊,到底何人所布?”

  听到这个问题,村长停下了脚步...那个巨大的坟墓就分明已经在眼前不到十米的位置了。

  在这里,小坟墓也尤其的多,接连不断的几乎快连成一片了,我直觉就是这十米的距离恐怕都不是那么容易跨越过去的。

  “何人所布?你个傻小子竟然问这样的问题!这是你们山门布置的,但是是你们山门第几代的掌门,我可就不知道了。”村长似笑非笑的说到,从口中喷出了一股浓烟,似乎在嘲笑我和正川哥的‘傻’。

  “我们山门...”我和正川哥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感慨了一句。

  毕竟我们山门的阵法有着鲜明的特色,那就是几乎都是用阵印压阵,这种自然之阵,利用坟冢的阴气来时时刻刻运转的阵法,我们几乎是闻所未闻。

  “我以为我开启了宿慧,阵法之道有望,却不想...连沧海之中的一滴水都算不上啊。”正川哥在愣了半天以后,这才开口说到。

  “瞎想什么呢?当年你山门遭遇大劫,很多传承的典籍,是我望仙村的人帮你们秘密转移了。现在你们所学的东西,和当年比起来少了许多...只是最重要的那啥阵纹,阵印传了下来。”村长语不惊人死不休,竟然在这当口说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啊?有这样的事情?那那些典籍,现在在...”这一次正川哥是彻底的激动了,连忙追问了一句。

  “现在想知道?没门...因为你们山门的先祖也曾留下遗训给望仙村世代负责的人,除非山门再兴,或者你们歪打正着自己找到了这些传承的典籍,否则就这样保留下来吧。免得惹上意外之祸。”村长扯扯嘴角,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就像铁面无私的包公似的态度。

  我们听话的闭了嘴,正川哥的眼中却燃烧着一股火焰,悄悄的捏紧了拳头。

  我知道他的心思,手轻轻的拍了拍正川哥的肩膀。

  山门大兴,其实未尝没有机会?我只是疑惑,从大劫过去到现在这么多年,为什么山门的历代掌门从来没有着手这件事情呢?

  “走吧,愣着做什么?”村长嘀咕了一句,又是催促着我和正川哥快点儿走。

  但或许是因为刚才的态度太强硬了,他怕打击到了我们,倒是说出几句‘秘密’:“这个阵法当年的布置可不得了,但你们山门那位先祖却是说,用阵印维持终究不能长久,要我们望仙村的人设这里为祖地,世世代代埋藏于此,用成片墓地形成的阴气来维持阵法的运转...最终取代阵印。”

  “我们照做了,只要是关于聂家主的,什么不能照做?当年,我还小的时候,记得这里取出了最后一个阵印...你们不知道那个阵印啊,大的咧,就像小山那么大的一块巨石,奇怪的颜色儿,通体都黑透了!而我爷爷告诉我,埋下去的阵印还要黑,黑的发亮,人一靠近,那冷...这么些年了,取出来的时候,应该是变普通了,没效果了!幸好,咱们望仙村世世代代的人镇住了这里。”

  一说起往事,村长似乎兴趣大了一些,这才有了一些老人的絮叨。

  “一个障眼阵法儿,需要这样维持,可见中间这座大墓肯定有惊天的秘密了。”正川哥听到这里,不由自主的评价了一句。

  “障眼?”村长猛地转过身来,趁着我和正川哥不注意,用旱烟杆儿敲了我们一人一下。

  力气还不小,敲的我和正川哥都‘哎呀’了一声儿...他这才说到:“两个蠢材,白瞎你们师父教你们这么多年了,这阵法的主要作用哪里是障眼法儿?这根本就是用来镇压的。”

  “镇压?”我捂着脑袋,尽管脑袋上还疼,可是我哪里顾得上。

  如此大手笔,而且还要做的如此隐晦的,竟然只是为了镇压?

  那是要镇压什么?我实在是不敢想象...实际上,师父曾经骄傲的说过一句话,我们山门的阵法几乎可以说是独步天下,传承神秘..因为第一代老祖就很神秘,而在其中,镇压阵法最是厉害不过。

  这天下值得我们山门出手镇压的存在,绝对不多。

  一般的‘家伙’,要我们山门出手镇压,那简直是辱没了我们山门...当然,这一般的家伙,正川哥给我嘀咕,可以理解为厉鬼凶魂什么的,那种存在,我们山门简直不屑出手。

  面对我的问题,村长却没有直接的回答,而是说到:“嗯,镇压...已经镇压了很多岁月了。这个阵法真的不简单...你们不是疑惑为啥这坟墓不留碑,我依然能认出这坟墓之中安葬之人吗?”

  “就是因为这片墓地的坟墓,绝对不能乱葬,而是有严格的位置的...这下葬的位置,也算是我望仙村的绝密之事了。我做为村长,自然是牢牢记在了心中..所以,我认识的哪些故人葬在哪里,有什么好奇怪的。”

  说完这句话,村长就沉默了,这一次他不像之前那样走走停停了,而是大踏步的朝前走去。

  自然路线一样是弯弯绕绕,只不过速度比之前快了许多。

  虽说是快了许多...但这十米的距离,我们也兜了好几个大圈子,走了十来分钟,才最终接近了那座大的让人觉得震撼的大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