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三章 地下之怪洞

第三十三章 地下之怪洞

  我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好在这大墓够大,里面的空间并不憋屈,站起来也没有太压抑的感觉。

  只是村长竟然带着手电筒,说明到这个地方,他是有准备的。

  这也说明了村长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既然重重镇压着这个大墓,那为什么村长还会下来不止一次?联想起师父,再联想起村长说这里可能会对我有帮助,我越发的觉得奇怪了。

  可是一分神,我脚下一滑,又差点儿摔倒。

  好在正川哥及时拉住了我,在这个鬼地方,就连走路也要分外小心,向下的湿润泥巴路,这和走在溜冰场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村长走的很稳,一直在前方用手电给我们照着前行的路。

  而向下的通道也没有多长,大概走了5分钟左右,也就50多米的距离,这条向下的通道就到底了。

  不过,这个距离不能去细思,试想,一个埋藏在地下50多米地方的东西,会是一个什么玩意儿?更不用去说外边儿的重重防卫。

  这条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小小的空地,大概只能容下两个人的样子,可却不是这地下唯一的地方,因为它有一个转角,似乎连接着另外一个出口。

  村长先下来,身影一闪,就走进了那个拐角。

  从手电折射的光芒开看,他在前方等着我们....而我的脚下传来的触感竟然已经不是那种湿润泥土的感觉了,而是坚硬且不平的岩石。

  手触摸着四周,也是同样的感觉。

  就好像我们身处在一个天然的岩洞之中,想着坟头的封土,我又觉得怪异了起来,封土不是应该浑圆的封闭吗?这岩石层怎么封闭?

  “前边儿什么声音?”在我下来以后,正川哥也跟着下到了这个小小的岩洞之中,但是一下来就充满了疑问。

  之前,我一直想着封土的问题,经过他的提醒,我才注意到前方有细微的‘潺潺’的声音,细听之下,像是水流声,大墓之下竟然有水?

  “啰嗦什么,还不过来?”我和正川哥只是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前方就传来了村长不耐烦的,催促的声音。

  这老头儿,脾气简直了...我和正川哥只好无奈的快步前行,好在岩石地面再凹凸不平,也比湿滑的泥巴路好走,我们很快也穿过了那个拐角,果然有个出口。

  村长就在那里等着我们,而我们因为出来的太匆忙,撞到了他的身上。

  幸好这老头儿身体还算硬朗,没有被我们给撞到,但也因此挪动了两步,手电光乱晃之下,露出了身后的那一大片空间。

  “这是...”这一次,是正川哥在我的前方了,出口处的情形首先映在了正川哥的眼中,我只是听见他发出了一声惊呼。

  我心中好奇的要命,哪里还忍得住?赶紧一把拉开正川哥,也冲了出去。

  接着,我也在手电光之下,看见了出口后的那一片空间,一下子愣住了。

  其实我做好了很多的心理准备,猜测这下方肯定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啊,出人意料的存在啊...就是千算万算想不到,这里竟然是一个真正的天然岩洞,四周都是湿润而坚硬的岩壁。

  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的岁月,其中有一些岩壁上的苔痕都能看出沧桑的感觉。

  在这里,水的声音已经很大了,有几条可能是地下暗河的细流交错在这里,又朝着不同的方向流去,而在交汇之处,就形成了岩洞之中的一个地下小湖。

  或者用深潭来形容更为准确。

  我抓了抓脑袋,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在秦岭之上,谁能料想到这里竟然有好几条地下暗河穿过?只不过,想起了曾经去过的石林,其中在山腰处也有一条黑暗的地下暗河,心中也就释然了。

  大自然的神奇,岂是我们可以揣测,即便我们是修者。

  这里的温度很冷,就连我这种体质也感觉到了那股寒意,冒起了鸡皮疙瘩,而更多的原因是,曾经小时候听师父说起过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依稀记得一个说法就是不要小看地下的暗河。

  在地下暗河之中,存在着不知道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而也有不少神秘而强大的存在,会通过地下暗河四处游动,最终入海。

  这极大的丰富了我的想象力,带来了最初的恐惧,黑暗的河流中会有什么呢?

  不过,如今,这些都不是重点了,尽管手电的光芒,在这种绝对的黑暗之下根本不够用,还是不妨碍我在这种昏暗之中看见,在这岩洞之中立着四根巨大的充斥着人工痕迹的柱子。

  柱子上似乎雕刻着什么,我看不清楚。

  但这一次,是敢肯定绝对不是阵法...而是一种镇压的符咒,具体是什么?恐怕只有山字脉的人才看得明白?又或许不是?我怕心中升腾起一个强烈的念头,这可能是猎妖人的手段?

  我拍拍脑袋,什么也想不起来。

  但是这四处的柱子上都有粗大的锁链缠绕着,然后一直延伸到岩洞之中的那个深潭...按理说,那个被镇压的东西就在深潭之中了?

  我心里忽然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力,和些许的恐惧...小心翼翼的把目光移向了深潭处。

  然后,我彻底的震惊了...在深潭之中竟然有一个拱起的岩石小岛,不大,也就5个平方左右的大小...小岛上有一些杂乱的草,和凌乱的碎石痕迹。

  但这个小岛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小岛之上还坐着一个人!

  一开始,我的目光都被这个岩洞,地下暗河,锁镇柱,还有链子给吸引,就是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人...若不是循着链子的方向,在这种昏暗之下,我可能还注意不到。

  毕竟那个小岛之上,散乱的碎石分布,一个人坐在上面,这么昏暗的灯光是不容易注意到。

  但一旦看见,那分明的人形已经说明了一切,不要告诉我,这也是大自然的杰作,一个巧合的人形石头罢了。

  “老三,那是...是人。”正川哥于我后一步也发现了小岛上的人,声音一下子也变得有些发紧。

  毕竟前面的各种铺垫,已经吊足了我们的胃口,和对这下面被镇压封印之物的‘畏惧’,如今看见一个人,很难不去联想,他就是最终封印的目标,再想着,千八百年的岁月,他都存在着,我们如何不恐惧?

  “村...”在这个时候,下意识的我就想要叫村长。

  却听见村长咳嗽了一声,摇晃了一下手电筒,灯光直直的照射到那个小岛上的人身上,对我们说了一句:“你们看够了没?看够了就给我过来。”

  随着灯光的照射,我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小岛上的人。

  是一个苍白的,瘦的几乎不成人形的家伙了...他头发花白,满脸的胡子都纠缠在一起,也不知道是多久没有梳洗过了。

  但奇怪的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并不老,即便头发和胡子都是花白,灰白的...但是他的皮肤依旧是光滑的,没有什么皱纹,更让我觉得诧异的是他那一身儿衣服,虽然破旧,但分明就是现代衣服的样式。

  我的心都快被疑问给挤爆了,但在这个时候还是乖乖的,和正川哥一起跑到了村长的身后。

  村长就这么照着那个人,沿着深潭边儿一条不甚清晰的小道,一步一步的朝着深潭走去...那个人似乎对于我们的到来毫不在意,只是双手在不听的摆弄着什么,口中也念念有词。

  双眼之中却是一种沉醉而又疯狂的目光,让人一眼看去,就觉得这个人是陷入了什么东西的一个狂人。

  在这种诡异的场景之中,我们就无声的朝着深潭走去,快要接近的深潭的时候,村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把拉住我,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到:“你...就站在这儿吧,不用过去了。”

  正川哥伸长了脖子,一直看着那个小岛,听闻村长如此说,不禁问到:“我呢?”

  “你无所谓。”村长说完再次朝前走去,正川哥也连忙跟上...我心中郁闷,为什么我就不能过去了呢?

  这样想着,我又打量了一下四周,这一次,却好巧不巧的发现了四周岩洞上的阵纹痕迹...还有不知道什么植物的根须也深入了其中。

  我想,这些阵纹应该可以解释,这封土为什么只有坟头才有的原因了!

  上封土,下阵法...防备的可真够严密的。

  而,这些根须是什么?我仔细的想,这一片祖坟之中除了荒草,并没有别的植物存在,莫不成是那棵怪异的老树?但是它的根须能有那么深?还穿破了那么后的岩层?想起来又觉得扯淡。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洞中传来了村长的声音:“你这家伙,是真打算把自己饿死在这里吗?”

  “哈哈哈...我,我...我又看到了很多事..很多事。”一个声音回应村长了,但却显得那么的怪异,舌头打结一般。

  那感觉分明就像一个很久不与人言,几乎已经忘记了怎么和人说话的感觉的人,才可能发出的声音。

  这究竟是个什么人?我再次怀疑的想到,就只是为了封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