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四章 问题的答案

第三十四章 问题的答案

  只不过在这种时候,村长是不可能给我一个答案的,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小岛上的那个人身上。

  “恭喜你,看见了很多事。而我来,你也知道,不是没有原因的,我来要问你一个问题。”这就是村长的风格,一贯的直接。

  但是他的话,并没有立刻得到那个人的回应。

  反倒是那个人开始低头,掰着手指似乎是在计算着什么?

  村长也不急,就这样默默的等着...甚至于干脆在深潭边儿上寻了一块大石坐下,而正川哥也同我一样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岩洞。

  却在这个时候,那个人陡然站了起来,说到:“我刚才没有数错,你若一定要问,那么这就是我会回答你的最后一个问题了。”

  最后一个问题?

  看来,这个人与村长之间似乎存在着什么约定?

  但这不是我能知道的,而我的注意力是全被一条粗壮的树根所吸引了。

  之前,那个人坐着,由于角度的问题,我是看不见其中一个比较粗壮的树根最终的走向的,而人有惯性的思维,在这种思维下,会觉得树根肯定同其它树根一样,会沿着岩壁而下,一直深入到水中。

  我没有想到的是,那根树根,竟然是突然一个转折,扎根到了那个小岛之上,那个人所坐的位置,正好就倚着那根树根。

  这事儿原本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只能说是大自然的又一个奇迹。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被这件事情所吸引,莫名想起的却是那棵坟前老树上飘零的三两片叶子...脑中忽然就浮现出一个想法‘时间怕是差不多了’。

  可是,这个想法的根源在哪儿?我却半点琢磨不透。往往就是这样,关于聂焰的所知会时不时的浮现出来一点儿,可是就这么一点儿,有时甚至没有前因,直接就会给出一个后果。

  正懊恼着,村长的话却打断了我的思路:“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可我觉得好像却不是吧?你会回答五个问题,这是之前的约定,可我记得就算加上如今的问题,不也才四个吗?”

  那人似乎有恼了,说到:“你不要蒙我,之前那一次你带那个老头子来,问的问题可不一般,我们是有说好的,那个问题要算做两个问题。”

  那个人这一次说话流畅了许多,但声音还是那样,带着那种仿佛舌头打结似的不适应感。

  我却听得好笑,这是在菜市场讨价还价吗?

  这种莫名的对话,倒是冲淡我对这里的紧张感,我索性也找了一块儿岩石坐下,静静的等着村长和他谈条件。

  面对那个人的话,村长沉吟了,似乎摆出了一副在思考的样子,然后恍然大悟般的一拍大腿,说到:“是了,我怎么就忘了这茬?”

  这番表现,看得我连连摇头,这村长老头儿,演技太过浮夸,负分....

  但似乎那个人却很买账,摇头晃脑的说到:“是了,是了..你想起来就好。”

  不过,村长却不接他的话茬,反倒是一副很遗憾的样子说到:“刚才你和我说,你看到了很多事。这是很好的...可是,就你一个人看到,一个人知道,不拿出来告知世人,又有什么意思呢?当然,我懂,天机不可泄露...那好歹有一个分享的人,不是也很好吗?否则,知道了天机,还是烂在肚子里,又何必知道天机呢?”

  在这个时候,我自然懂了村长的意思。

  他其实是在‘下套儿’,想要那个人思考他的话,能够答应在以后,可以多回答几个问题。

  却不想,面对村长的话,那个人很认真的摇头,说到:“你...你不懂,子..子非鱼,焉..焉知鱼之乐。”

  这话说的没有回旋的余地,可也有几分道理...事实上,很多人不能理解的苦和寂寞,就妄加之别人与同情,谁又知道别人不是乐在其中呢?

  “正川,正凌...同情是一件好事儿,但绝对不可以滥施与人。因为同情亦会伤人。”师父曾经是说过这样的话吧?我承认想起师父我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加之之前那个人曾说村长带了一老头儿来这里。

  我不用猜测,也知道那就是师父。

  至于同情为什么会伤人?很多年前我并不明白,到现在却是咂摸出了一丝滋味,对于有的人来说,再苦再难,他要的是一份尊重,而不是同情吧。

  “哎...你这人,算了。”村长的‘诱惑’失败了,在沉默了一小会儿以后,终于表示了放弃,说到:“你知天下事,也只是一个旁观者,不去亲历,又有什么意思?”

  这一次村长并不是‘诱惑’那人,而是真正的有些无奈懊恼,也不待那人回答,直接就说了:“那就一个问题吧,这孩子灵魂受创了,我就想问一定能够治好他灵魂受创的契机在哪里?”

  “好。”那个人这一次倒是回答的干脆了,声音竟然有一丝丝兴奋在其中。

  他坐下,也不知道在摆弄一些什么?好像他的身下有很多的杂物,可是他的手很快...我听见细微的放物落地的噼啪声儿,甚至看见他的手快到我已经快跟不上他的动作了。

  这个带着三分傻气的人,真的不简单!

  我在心中得出了这个答案,却不想那人陡然停止了动作,忽然转头看着我,说到:“生辰八字。”

  “啊?”我下意识的就‘啊’了一声,因为修者都有这个忌讳,除了最亲密的人,绝对不会轻易告知人生辰八字的,如果被有些手段的有心人拿到了,那就可以做很多文章了。

  借福借寿,也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只要人有那个手段,而且你还察觉不到。

  “生辰八字。”那个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又催促了我一次。

  从他和村长的对话中,我就知道这个人可能是关于命数方面的高手,偏偏就是这种高手会这方面的手段?想着,我还是有些踌躇,并非我不果断,而是我身处的这些环境,已经让我学会了谨慎。

  “给他吧。”村长似乎知道我心中的顾忌,在中间插了一句话,然后说到:“对于他这种痴人来说,就算给他一个神仙的八字,他也不会在意。”

  村长这样一说,我的心稍微放下来了一点。

  事实上,如果望仙村的人不能信任,我还能信任谁呢?于是,我也不再犹豫,很是干脆的把生辰八字说给了那个人听。

  那个人听了以后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漠的看了我一眼,又开始摆弄他身上的那些物事。

  这个过程并没有进行多久...他就停下了动作,然后盯着地面,开始沉吟不语,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时间在这种安静之中流走,我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或者是十几分钟,那个人忽然有了动作,猛地的转过头来死死的盯着我,那突然的动作,让我吓了一跳,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

  但让我退缩那可不行,我也很干脆的回望着他。

  他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却是开口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原来是你?”

  “什么原来是我?”我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

  “原来我和你还有这种缘分,我今日能坐在这里,原来也是你。”那个人似乎忘记了他不轻易回答人问题的禁忌,难得的回答了我一句。

  这算什么?报答我能让他坐在这里?

  可是村长却是咳嗽了一声,打断了我们的对话,说到:“不相干的事情,就不要多说了。你直接回答我要问的问题吧?”

  那人似乎也不在意,双手一扬,颇是有些自负的说到:“这个问题不难,而且契机已经在他的身上了...天时也是合适的,他只需要走一趟,这个问题自然就可以解决。”

  “不要说话没头没脑的,既然问你,也是你承诺之事,你就说详细一点儿。”村长恼怒的说了那个人一句。

  那个人却是不理会村长,直接望着我说了两个字:“鬼市。”

  鬼市?我忽然就想起了不久之前的一幕,那个叫做陈承一的人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有些鬼市的详细地址...他还告诉过我,如果有空,真的可以去走一趟。

  只不过,事情太多,我都快要忘记这一茬了,难道这就是契机?

  “你这算什么?”村长犹自的不满。

  “村长,他已经很明白的告诉我了。”我打断而了村长,不论是村长还是正川哥都不知道这其中详细的情形,也只有我能明白。

  我在心中暗自佩服起这个人来。

  却不想,这个人脸色一变,忽然对我们吼到:“快走!”


仐三说:
今天是个两更天啊两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