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五章 深潭锁巨妖

第三十五章 深潭锁巨妖

  这个坐在岛上的人虽然傻了点儿,但至始至终表现的还算淡定,怎么会突然变脸吼出那么一句呢?
  
  可我出于对他的佩服,下意识的还是从岩石上站了起来。
  
  而村长也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站起来,对我和正川哥吼了一声:“快走。”
  
  说话间,他自己似乎也有一些慌乱,朝着岩洞的出口就跑...以至于手电筒的灯光乱晃。
  
  原本,这个洞穴就异常的黑暗,唯一的照明就是村长手中的手电,这样乱晃之下,我们如何看得清楚路?我和正川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朝着洞穴的出口跑去。
  
  但这样的情况下,速度怎么可能太快?
  
  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却听见身后的深潭发出了一阵阵惊人的水花之声,这声音甚至盖过了地下暗河潺潺的流水声。
  
  我下意识的就想回头看,却看见从后方一个身影猛地的追了上来,先是拉住了正川哥,接着一把扯住了我,吼到:“都趴下,趴下!等下我叫你们屏住呼吸的时候,你们都不要呼吸。”
  
  不要呼吸?难道水底下有万年老僵尸?
  
  在我的想法里,避僵尸最有效的一招就是屏住呼吸,这样人的一口阳气就不会外泄,僵尸就感觉不到人。
  
  这样想着,我的心跳莫名的加快...虽然是个修者,前面小半生也过得平淡,还没有见过什么僵尸之类的,莫非今天我就要见到僵尸了?
  
  我没有什么害怕的感觉,反倒是好奇心快要把胸腔都挤爆了,还是忍不住的就想要回头看。
  
  可在这时,村长已经拉着正川哥扑了过来,借着这股力量,把我和正川哥一起扑倒在了地上。
  
  “别出声儿。”村长在我们耳边小声的耳语,有些微微的喘息,显然这是他有些紧张。
  
  我被这样陡然扑倒在硬邦邦的岩石地上,整个身体都疼的要命,被村长这么一说,也只敢小声的吸着凉气儿。
  
  我们身后的水声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甚至发出了就像是洗衣机搅拌衣服那种‘哗哗’的声音,只是大型了许多,那声音简直用震耳欲聋来形容都不为过。
  
  而且这不仅是声音的问题,如此大的阵势,搅动的整个潭水都翻滚飞溅了起来。
  
  因为已经在仓皇之下跑了一段路,我们三个人距离深潭的距离已经不算太近,但就是这样...那些被溅起来的水花也落了我们一头一脸。
  
  这水倒是没有什么味道,但是却有一股刺骨的深寒。
  
  原本地下暗河的水冷一些也没有什么问题,但这水里的深寒,却带着一种几乎是要冻结灵魂的气息..而偏偏这种寒冷,我是有过深切的体会的,就比如说那一晚,忽然遭遇的男子。
  
  又比如说艺术家...他们都曾用带着这样寒冷的力量,攻击过我的灵魂!
  
  这股寒冷,就和他们攻击我的力量如此的相似,不,应该是完全的一样...而艺术家曾经称呼过这股力量为——妖力!
  
  这个想法才让我心头真正的骇然,这水里...水里难不成锁着一只妖怪?
  
  在这个时候,正川哥在小声的问着村长:“村长,为什么忽然要跑?这水又是怎么回事儿?”
  
  村长在这个时候也不好隐瞒,低声的说到:“每次开关墓门,少不得有外面的气息要流动进来,刺激一下这水里的家伙,它会活跃一下子。其实这本来也没有什么...问题是...”
  
  村长稍微沉默了一下。
  
  但我的身体却在这时,对着那股冰寒的气息做出了反应,是一种本能抵抗的反应...这种反应是如此的强烈,好像是来自灵魂的一股意志,非得要这样做不可?
  
  这股意志是如此的强硬,甚至于和我灵魂深处的那个封印都展开了剧烈的‘博弈’,想要强行的扳动那封印。
  
  这种感觉让我非常的难受,我不解为什么偏偏是这股深寒,会让我的灵魂有了这样的动静...以前,遇到那些妖物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处于过这样的‘主动’啊?
  
  不,应该是有一次,在那座神秘的山上,和正川哥遇险的那一次。
  
  我想要思考这其中的关联,可是却容不得我思考,那股博弈的力量已经到了白热化,甚至连我的思维也给压抑了,我的脑中一片空白。
  
  但村长和正川哥如何能够知道我此时的异样?他们的谈话还在继续。
  
  “问题是什么?”正川哥在追问。
  
  “还能是什么?还不是叶正凌这个孩子进来了,原本没多大的事儿,也能变成大事儿,看情况吧。”
  
  “之前为什么不提醒我们一句?”正川哥也有些懊恼。
  
  “谁知道这个家伙,这一次卜算了这么久?以前都要不了...”村长的声音在我的耳中越来越小,到最后,我几乎是沉迷于空白的世界,根本感知不到外界了。
  
  这样的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村长低喝了一声:“不要呼吸。”
  
  我才猛然的惊觉过来....思维在这一刻好像恢复了,我原本下意识的就想要屏住呼吸,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一股强大的意志一下子扳倒了我的思维,几乎是控制着我的行动,一下子从趴着的地方站了起来。
  
  “你这孩子...”村长恼怒的声音从我的身下传来。
  
  “老三...”正川哥担心的声音也同时从我的身下传来。
  
  但那股意志驱使着我,我如何停的下来?可奇异的是,这只是一股意志,根本不影响我自身的思维,我只是转身,站在那里,惊恐的看着那个我之前根本没有放在眼中的小岛在这个时候越升越高。
  
  就如同足球场一般大小的深潭,竟然被这个小岛占据了一半。
  
  而岩洞的空间原本也很高,我们下来时的那条泥巴路就走了50多米,如今那个小岛高高的升起,显得那个岩洞的高度也不是很高了,而坐在小岛上的那个人在这个时候,更是看不见他的身影了,让人不得不担心,他怎么样了?
  
  但这种担心有用吗?或许他长期呆在这样的环境里,已经知道了怎么应付?我该担心的是我自己,莫名的站起来,看见了这一幕,接下来该怎么做吧?
  
  在这个时候,村长终于是反应了过来,在恼怒之下,来拉我的手...却被我一把甩开了,正川哥也试图拉我,但却被我前行一步避开了正川哥的手。
  
  “孽畜,当初放你一条生路,让你自悟。却不想千百年的时间下来,你还是不知反省,通过地下暗河,暗中在水下积蓄着妖力,你当别人不知,我就一定不知吗?你所图谋,究竟是为何?”几乎在避开正川哥手的瞬间,我就大吼了一句。
  
  吼完以后,我都被自己吼出来的内容给吓到了。
  
  潭水之中暗藏妖力?这件事情好像很是了不得啊?而孽畜...孽畜是什么?
  
  村长无言的站了起来,手电筒的光芒也随之亮了起来,我不明白村长为什么这样做?但在手电筒的光芒下,我清楚的看见,那个升腾起来的小岛哪里是什么小岛?
  
  侵润在水中,它还保持着原本的模样。
  
  那个...分明就是...就是再常见不过的龟甲。
  
  呵,我还以为这只是湖中的一个小岛,原来它的真身只是一只巨大老乌龟背部的一部分而已啊!这是多么让人震惊的发现?茫茫秦岭之下,竟然镇压了这么一只巨大的老龟!
  
  大到让人窒息!
  
  “小心。”一个舌头打结的声音,忽然从上而下的传来。
  
  我眉头一皱,没由来的,那个深潭的水面忽然发出了一声剧烈的波动,就如同一颗炸弹被扔入了深潭之中,炸起了一条晶莹的水柱。
  
  还来不及让人反应,一声沉闷怪异的‘嗷吼’的声音从水下传来。
  
  一个大的就和我半个身子一般大小的乌龟脑袋陡然的出现在了水面之上....只是并不像平常的乌龟那般有些憨厚逗趣的模样,反倒是勾起的嘴,就如同秃鹰的嘴一般,隆起的眉骨,让眉骨之下的两只眼睛,显得冰冷而无情。
  
  只是在见到我立于深潭边儿上的身影,那一双眼睛闪过了一丝明显的,人性化的愤怒!
  
  这是妖,这才是真正的妖!
  
  只是短暂的静默,这只龟妖的头,忽然就朝着我弹射了过来...这巨龟的脑袋,那种伸缩的架势,根本就不知道普通乌龟那种胆小怯懦,甚至有些憨态可掬的样子。
  
  那一刻,就是一股劲风扑面!如同一个出膛的巨大铁球狠狠的朝着我砸来。
  
  我感觉到了脑袋微微出现了一股刺痛的感觉,却是清晰的传来了这只龟妖的意志。
  
  “你身上的‘臭味儿’,我过了千百年依旧能闻出来!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呵,它竟然这样说?一股怒火几乎是呈爆炸状态的在我心中爆裂开来。
  
  我的手下意识的就掐诀于胸前,大吼了一声:“孽畜,尔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