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六章 龟妖的秘密

第三十六章 龟妖的秘密

  我能打得赢这只老乌龟?

  不,别说我现在是灵魂受创的状态,就算是我全盛时期,我也不是这只老乌龟的对手。

  但我这一刻很清醒,而且一个强烈的念头,也让我很淡定。

  我根本不需要打赢这只老乌龟,我只需要....在这一刻,在这个时候,那个莫名而知的手印陡然已经结完,其实也只是单一的一个手印罢了。

  就在那个老龟的头靠近我的瞬间,我冷漠的看着它,吼出了一句四字的咒语。

  洞穴之中那四根柱子陡然发出了一阵轻微的波动,一阵狂风朝着四根柱子疯狂的席卷而去,又诡异的忽然消失,就如同被四根柱子吸收了一般。

  此时,那巨大的老龟脑袋离我就不到10厘米的距离,它张开的巨口就如同一个巨大的黑洞,还散发着一股扑面而压抑的腥气,而在它喉中,我感觉了一股正在聚集的力量。

  我说不清楚那是什么,但那种危险的感觉,让一滴冷汗不自觉的出现在我的额角。

  画面仿佛就在这一刻定格。

  下一秒,老龟的眼中忽然爆发出了巨大的愤怒,紧接着,一股金属碰撞抖动了声音传来,那仿佛是已经锈蚀了,全无威力的四根铁链竟然爆发出了莹莹的耗光,忽然的一阵抖动,然后绷紧。

  ‘嗷吼’,那老龟又发出了一声充满不甘的嚎叫,却只能莫名的被一股力量拖拽着,缓缓的又回到那个深潭。

  而铁链还在持续的收紧,就算被拖回了深潭之中,都还不算结束...那老龟原本浮现于深潭,大概有三分之二的龟壳,也渐渐的在下沉。

  它死死的瞪着我,似乎还想要传达什么意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铁链镇压的原因,我没有接受到它的任何意志。

  只不过,面对它的这种目光,我流露出来的是一种淡然,不屑的眼神,丝毫没有退缩的就这样看着它缓缓下沉。

  收拾这只老乌龟,何用我亲自与它硬碰硬,当这原先布置的四根锁妖柱不存在吗?

  随着它的下沉,之前为我‘指点迷津’那个人的身影也随着它的下沉渐渐的回落,总算能够看得清楚了,他没事,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只是他不是安然的坐在其上了,而是站着,紧紧的抱住那一根粗大的树根,这个样子倒是显得有些滑稽。

  一切发生的突然,又结束的突然。

  而在事情过后,我才发现,我的全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冷汗侵湿,转头,正川哥还保持着半蹲的,要拉着我的姿势在身旁,显然这电光火石的瞬间,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看着我望向他,他也只是目光赫然的看向我,好像刚才是梦还是现实,他根本就分不清楚。

  此时,那股强烈的意志已经消散下去,我感觉我自主的思维又回来了,我有一种哭笑不得,又愤怒又无奈的心情。

  这聂焰到底是一个如何骄狂的人?就算我是他,也是千百年后的他,没有他那一身本事...可他倒好,说‘发作’就‘发作’,也不管现实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就在我还乱七八糟想着这些的时候。

  一声沉闷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我回头一看,惊了一跳,忙不迭的去伸手拉住了村长,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毫无预兆的朝着我跪下了,并且已经磕了一个响头。

  “村长,你这是...”我拉着村长,有些手足无措。

  可是村长看着我,竟然激动的嘴唇都在颤动,尽管洞穴中灯光昏暗,我依然看得见他的双眼通红,这一副神情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但都是真情流露,看得我心中也是滋味万千。

  我更加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却不想,村长挣脱了我,又要朝着我磕头,嘴上却是说着:“聂主,一定是聂主回来了。自从聂主无声消失,到离奇战死...这四根锁妖柱的手诀和咒言都已经失传。如若不是聂主,还有谁能...”

  说话间,村长已经哽咽。

  天知道这些人怎么都对聂焰有如此深刻的感情?火聂家如是,望仙村如是...就连对我都能保持着‘凶悍’的村长,到这一刻,都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

  可是,我怎么能让村长对着我磕头?在我拉着村长之际,正川哥也是从后方拉住了村长。

  在这种挣扎间,那个立于龟背之上的人忽然说到:“你们在这里拖拖拉拉的做什么?如果我没有算错,你的时间可是不多了。”

  我一回头,看见他又安然的坐下了,仿佛刚才的剧变,对他是最没有影响的了。

  而我心中也知道,的确如此,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重回山门,加上路程算起来,到现在也已经耽误了三天多一些,也就是说,剩下给我的时间不到一个星期了。

  “村长,你听见他说的了吗?我时间不多了,我们出去说吧。”我忍不住提醒了村长一句。

  村长看了我一眼,在此时神情已经是慢慢恢复了平静,用手一抹眼眶,只是叹息了一声:“那一刻,的确是聂主归来了,我没有控制住情绪,对不起了。”

  这有什么对不起的?我和正川哥面面相觑。

  村长却是拾起了手电筒,无言的走在了前方,背影显得有些萧索和落寞...我看得心中莫名有些发堵,他们是有多盼望聂焰回归,才能背影都流露出如此的失落啊?

  如果,聂焰真的回归了,望仙村里的人怕是有很多话想对聂炎倾诉吧?

  我和正川哥也无言,没想到还发生了这种剧变,也只能跟着村长的背影,朝着出口走去。

  “你这家伙,不是看透了很多事吗?怎么算不到眼前,那只老龟妖要苏醒?”村长没有回头,对着是龟背上的那个人说了一句。

  “我不算己身,再说这种有惊无险的小事,值得我去推算吗?快走吧...变数已经出现,一丝微小的变化,都得重排天地因果,我这忙着呢,就不送了。”那个人的根本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不羞也不恼,就这么淡淡的回应了村长一句。

  很沉默的,也很顺利的,我们又从那个大坟里面爬了出来。

  来时,还是一个朝阳初升的早晨,出来的时候,怕是已经过了晌午的时分,快要接近下午了。

  在这一片阴气笼罩的墓地当中,太阳的光线永远显得有些微弱,虽然是阳光最好的时分,到了这里,也显得灰蒙蒙,又有一种绵软的压抑。

  “他很有用,有机会,让这个人在这个时代出世,可以帮到你大忙。”村长拍了一下身上的尘土,没想到出来以后,第一句和我说起的话就是这样的话。

  “看他的样子,我怕是没有机会。”我轻轻摇头,我知道村长所说之人就是那个龟背上的人,我能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完全痴迷于卜算的人,这样的人,心中只有一个执念,其它可以说是无欲无求,我又如何能打动他,让他跟随我在这个风云飘摇的时代?

  “万事无绝对。”村长只是盯着我看了一眼,就朝着前方走去,说话的时候,脚步又停顿了一下,说到:“别忘了,你是聂焰。”

  我是聂焰又如何?我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挫败感,那个千百年前光芒耀世的我,是有何等的魅力?而如今的我显然做不到这一切。

  ‘啪’轻轻的一声,是正川哥温暖的手掌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转头,看见的却是他无比信任且温暖的目光,慵懒的笑容依旧,用很小的声音对我说了一句:“在我心中,你比聂焰好。”

  “哈哈。”我也忍不住咧嘴笑了一声,心情却是豁然开朗。

  村长自然不知道背后发生的这一个小插曲,而是兀自又走到了那棵树前,盯着那棵树发了一阵儿的呆。

  我和正川哥没有打扰,他却突兀的转身,对我说到:“龟妖在如此的防备下,还能做出那么多小动作,是我望仙村的人失察,还请聂主原谅。做为村长,待你归来那一天,我会亲自谢罪。”

  龟妖的小动作?我倒是想起了聂焰意志复生的那一刻,吼出的那一句话,利用了地下暗河,暗中聚集妖力?

  这是怎么回事儿?

  “村长,那个人怎么会坐在龟妖背上,而安然无恙?他又怎么会要坐在龟妖的背上?”和我一样,正川哥的心中也充满了无穷的疑问。

  村长看了我们俩一眼,手一挥,示意我们跟着他走。

  然后说到:“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龟妖都有了如此大的动静,看样子这时代乱的,比我们想象的更早。是啊...”说到这里,村长望着天空之中有些雾蒙蒙的太阳,叹息了一声。

  “若然这时代不乱?聂主又怎么会恰恰在这个时代重生?”说话间,村长超前走了两步。

  语气依旧是不紧不慢的说到:“那只龟妖,怕是那一场对于妖族来说,是最大浩劫的年代过后,最后的一只古妖了吧?我说的古妖,和现代要重生的妖物不同,也不是那些连化形都没有,只是依照本能,有幸能够修行的动物木石。”

  “它是真正的妖!是聂主当年亲自镇压,亲自锁起来的一只大妖。”

  “看见那棵树了吗?是聂主联合当时山字脉的某一位高人,把它和龟妖相连了起来,通过它,输给龟妖一丝生机。如今,看那树的情形,这生机也越来越弱了...龟妖不是死,那就是要乱。”

  “你们说,我怎么就没有料到?”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这写作效率!原本今天是加更天,这样调整一下吧。今天还是两更,我喘口气,把今日的三更调到明天,不然这龟爬的速度,你们也会和我一起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