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九章 北方的小镇

第三十九章 北方的小镇

  在这秦岭的山上,无论下起雨来,还是下起雪来对于上下山的人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最可怕的就是雨后,或者雪后,那种泥泞湿滑的环境。
  
  原本就没有路了,地形也是陡峭...下一次山,我和正川哥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原本的衣服裤子是看不出来颜色了,两个人纯粹就是泥人。
  
  由于身体虚弱的原因,下山后,正川哥冻的有些发抖。
  
  我想起背包里的那一件儿物事,心里不由得火烫起来。
  
  因为我没有想到梦境之中的东西,还真的有...也忘记不了,正川哥和我一起回山门,在那个已经成为断壁残垣的偏殿之中,挖出一包东西以后震惊的表情。
  
  由于年月的久远,包着这包东西的黄布都已经腐烂了。
  
  在当时的记忆之中,这发晶是直接被布一裹就埋入了地上,我们挖出来的时候,我却发现套上了一个铜盒子,让我差点儿以为已经被人‘偷梁换柱’,却在打开以后,发现还是一个个滚圆的小珠子,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但这也让我奇怪,那种刻意而为之的感觉越发的重了,而且那个铜盒的出现,说明也这件事情后来人也知道。
  
  这一点儿,还发生在聂焰年轻之时,又说明了什么呢?
  
  “老三?老三...”见我想的出神,正川哥不由得喊了我一声,之前在山上他就一直问我挖出来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儿了?
  
  但由于我急着下山,是连夜赶路,也没怎么来得及详细的和正川哥说。
  
  这下山以后,正川哥叫我,肯定也是问我这个问题。
  
  果不其然,见我回过神来,正川哥又开始问了,但是在这寒冷的早晨,近乎是荒无人烟的山脚下,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我简单的对正川哥说到:“先把赶车人叫来吧。至于这包东西,可是救命的东西...是救你命的东西。等下,我们安顿了,我会详细的说给你听。”
  
  “救我命的东西?”正川哥显然不知道,我在后山的偏殿随手一挖,挖出来的东西就是救他命的,双眼之中写满了难以置信。
  
  而我一时间也不想解释太多,只是说到:“正川哥,这包东西是发晶,你明白了吗?”
  
  “发晶!”正川哥呆愣在了原地。
  
  ——————————————————————分割线——————————————————————
  
  感谢现代的发达交通。
  
  一天以后,我和正川哥已经从秦岭偏僻的一处山脚到了一个北方的不起眼小镇。
  
  这里就是陈承一给我的鬼市地址所必经的一个小镇。
  
  也是人类所聚居地方的边缘,过了这里,就是一片茫茫的深山,虽然比不得秦岭的巍峨,但也是连绵不断,山势起伏颇有气势。
  
  而我要去的地方,很奇怪,并不是这深山之处的某地,而是这深山之中的一处小平原。
  
  这是把鬼市地址交给我的陈承一,特别标注过的地方。
  
  一般的情况下,我随身携带的东西不多,只是钱包是必备...鬼使神差一般的,陈承一给我的那张关于鬼市的小纸条就一直放在我的钱包里。
  
  以前,我也只是模糊的看过两次。
  
  直到算天一脉的人提起了这个鬼市,我才仔细的去看了那张纸条上所画的地方,和详细标注的每一次地址。
  
  这也让我想起了当日里,陈承一所说的话,受人之托所做事...甚至在纸条上写了一句大概是有什么需求,去鬼市的话,这也算是一种提醒了吧?
  
  只是,当日里,陈承一拒绝透露所托之人是谁?
  
  如今一切明了之后,还用得着去猜想吗?分明就是师父...而想必,村长带进去问算天一脉的老头儿,也是我师父吧?
  
  巧合的只是,师父当日里说不定问过我的劫难,得到了鬼市的答案,而我有劫难时,自己又再去问了一次。
  
  看着手中的这张纸条,我发着呆,觉得人生也许就是这么无奈,无奈到就算要表达关心都不能直接,可我们却都还在这样别扭的活着。
  
  随着车子的停下,我和正川哥终于到了这处小镇。
  
  秦岭只不过刚刚入冬,而在这边已经是被厚厚的大雪覆盖,在这样8,9点的入夜时分,整个镇子显得分外的安静。
  
  “老三,要连夜如山吗?”下车以后,刺骨的寒风吹得正川哥有些瑟瑟发抖,站在清冷的车站,他还是这样问了我一句。
  
  我转头看着正川哥已经是有些灰白的脸色,轻轻摇头,说到:“也不急在这一时了,明天再入山吧。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
  
  算起来,从昨日连夜下秦岭,到今天赶到这个小镇,我们已经快是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了...正川哥原本就负伤在身,如何经受得起?我明白他的心思,但真的不急在这一时了。
  
  至于我,却是选择了一个莫名的方式,来克制自己每天只有八个小时清醒时间的限制。
  
  那就是,服用一种叫做‘补灵丸’的东西,这种东西,相当于是灵气的作用,所用的是富含灵气的一些草药,但要中和药性,必须是加入了很多有刺激性的药草,才能制成这种药丸。
  
  从某种方面来说,这种药丸和纯净的灵气根本不能比。
  
  但却因为能提供一定的‘灵力’,加上刺激性的药物,实际上能起到刺激人的灵魂,压榨灵魂力的作用,让人在一定的时间内,具有爆发性的力量。
  
  服用之后却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说白了,这就是那种在斗法之际,才会有人选择服用的药丸。
  
  我不用斗法,后果就稍许的轻一些,后续之后的虚弱也不会那么严重,如果连续服用,也能让我维持一个正常人的作息...只不过,我的灵魂会因此破损的更加严重。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但愿鬼市真的能找到解决我本身问题的办法。
  
  我和正川哥在这样的雪夜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这样偏僻的小镇,说直接点儿,连一个富裕的村子都不如,我和正川哥几乎从街头走到街尾,才勉强找到了一个就像70年代的旅行社。
  
  我们没有多余的要求,有热水就行。
  
  疲惫,让我们在简单的洗漱以后,就沉沉的陷入了睡眠...一夜无话,却也过的安心。
  
  人生原本就是一个不停在路上的过程,这个路不局限于空间,也包括时间...能安心就是一种福气吧?
  
  很难得有这样一个能安然入睡的夜晚,可正川哥却是在一大早就醒来了...看我睡眼朦胧的吞下了‘补灵丸’,正川哥却是皱着眉,不是太高兴的样子,说了一句:“村长怎么能拿这样的东西给你?”
  
  他是反对的,他觉得不应该有任何的事情,让我的伤势更严重。
  
  我却是不在乎的一笑,说到:“村长或许和我的想法一样,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这样慢慢的拖着,不如积蓄了所有的力量来一搏吧?”
  
  我的话让正川哥无可辩驳,也只能由着我。
  
  不得不说,补灵丸的效果是异常强悍的...在吞下了不到两分钟,我那强烈的睡意,就被强烈的兴奋所压下,我感觉自己精神十足。
  
  只是想不通,如此神奇的药丸,望仙村怎么会有?
  
  村长说了许多,但单单就望仙村的事情却给我提起的很少,很少...
  
  想着心事,我和正川哥却是手脚麻利,在简单的收拾以后,我们就早早的退了房,随便买了两个大饼子当早饭,再补充了一点儿进山所需要的干粮,我和正川哥就雇佣了一辆车,朝着这小镇之外的连绵大山赶去。
  
  看着这山势,我是很难想象,在这里还会隐藏着一处平原,只能说大自然是最神奇的一个造物家。
  
  我们所雇佣的车,是一辆三轮车。
  
  司机是一个典型的北方汉子,性格豪爽而直接...一路上都热情的和我还有正川哥天南地北的‘唠’着,只不过尴尬的是,我和正川哥一开始不太听得懂他们的方言,听得最清楚的就是一口一个的‘奶奶个熊’。
  
  好在进山的路不是那么平整,就算雇佣着三轮车,也得一个把小时。
  
  所以,多说了一会儿以后,我们大概连蒙带猜的能听懂这汉子在说什么了...他在自豪他的家乡,就是那一个小镇。
  
  他说,别看现在只是一个小镇,听镇子上的老人说,在古时候却是‘辉煌’过的,有城邦的!
  
  而且,在这里,是属于广义上的中原地带...古时候,兵家必争之地,哪个不想入主中原?
  
  这一番言论,惹得我和正川哥不时的笑,因为一个人对家乡的自豪这种情感,是会感染到他人的..
  
  “奶奶个熊的,这天气可冷的...你们这个时候还进山,该不会也是寻宝的?”眼看着就快到山脚了,这汉子忽然突兀的问了我们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