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章 山中的平原

第四十章 山中的平原

  “寻宝,寻哪样宝?”我和正川哥听闻这个汉子这样问,不由得觉得奇怪。

  相比于正川哥,我的性格要直接很多,面对这个汉子的问题,我既然觉得不解,那就直接问了。

  在这个时候,山脚的入口已经到了,那个汉子停下了三轮车。

  取了下手套,对我们说到:“就只能这里了,再进去虽然有路,但我这车可经不住折腾了。”

  我举目望去,是有一条被雪覆盖着的土路延伸着伸往山脚的深处,如果说车要勉强进去也不是不可以,但也如这个司机所说,再进去就是折腾了。

  我和正川哥也不想太为难人家,于是点头同意了。

  趁着正川哥给钱的当口,我又追问了一句:“大哥,你还没说,为啥要说我们是来寻宝的?”

  这时,正川哥已经把钱递给了那个司机,他一边数着钱,一边抬头说到:“难道不是?”说话间,他憨厚的笑了一下,抓抓头,怕我们误会,又补充说到:“我也不肯定啊,就是听说,听说咱们这山里有宝,所以这几年每年都接二连三的在这个季节来人。”

  “哦,这样?真的有宝?”我心里已经明白这是鬼市所造成的结果了,毕竟这镇子可以说是这片不知名的连绵山脉唯一的入口,但嘴上还是应付了一句。

  “谁知道呢?反正咱们镇子本地的人是不信。前些年都没这热闹的,这些年才兴起,也就几年时间吧...反正,倒让我们在这季节里多了一个养家糊口的营生。之前,也不知道为啥?后来,我镇子上有个兄弟去问了,进山的人就随便说是寻宝来了。”

  这时,这个汉子一边说话,一边数清楚了手里的钱,还是非常的满意塞进了上衣兜里。

  临上车前,好心的跟我们说了一句:“这里倒也不是没有传说,说是有个古城来着。很老的古城了,我也搞不清楚是那啥春秋还是战国的...具体在哪个位置,我也不知道。说是后来整个城都被埋了...我寻思着这寻宝的人是不是冲着这个去的?但这年深日久的,山里也不见得太平,传说可多了,你们这么年轻,我说就别去凑这热闹了。”

  这话说的我和正川哥心中有点儿微热,但鬼市是不可能不去的,但对这世俗的普通人也不能说明原因。

  正川哥只能勉强应付了一句;“其实,我们都没有听过这事儿..我们也不是什么来寻宝的,我想太多数人也不是。我们都是采药人,这深山里有老药才是真的。”

  我很佩服正川哥信口胡说的本事,却不想那汉子却是正色到:“我就说嘛,其实也有好几个人都说是采药的了。可惜,我不懂那玩意儿,这山里我也不敢随便去冒险,不然我也...”

  说话间,他扯下一张纸,刷刷的写了个手机号码给我们:“出山再找我。”

  还挺会做生意的,我和正川哥自然乐得接过,看着司机的背影走远了,正川哥才问我到:“这鬼市什么情况?和咱们那时候去的一样吗?怎么那么‘嚣张’的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啊?”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样?但给我消息那个陈先生说过,这是真正的鬼市。”在这个时候,我和正川哥已经背着包朝着山里走去了。

  毕竟所剩的时间不多,我们是一刻也不敢耽误。

  另外,那个算天一脉的说契机就在鬼市,可是我除了有一张去到鬼市的,怎么走的纸条,什么也没有,我又到哪里去寻找契机?

  想到,我的心情就有些沉重。

  反倒是正川哥比我放松,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到:“普通人常说接触不到修者,其实你看...他们哪里看得出来你我二人是修者?说不定在普通人的认知里,修者应该满口说着高深的话,行为什么的也是莫测的吧?”

  “说不定。”进山这条路,之前我还以为车子也可以勉强进来,却不想走了不到二十几米,一个转角过后,就变成了羊肠小道。

  若不是有零散的前人留下的脚印,基本上看不出来路。

  “什么说不定,我觉得应该是的。所以,这个鬼市‘嚣张’点儿,反而不会引起太多怀疑。毕竟,第一这个小镇偏僻。第二,虽然有谣言,大多数人还是相信采药这一接近现实的说法。而我猜测说是来人,修者的数量也有限,估计不会太多。最后,我觉得当地人对当地的深山大湖都是有莫名的敬畏的。”

  “是啊,毕竟当地的传说,也只有当地人才了解。不知者才会无惧,反而当地人会怀有敬畏。”正川哥的说法我是赞同的,但是我很奇怪的问了一句:“哥,你怎么忽然就这么担心老百姓知道一些什么呢?”

  正川哥原本是懒洋洋的笑着的,听我这么一问,神情忽然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他对我说到:“老三,你不觉得吗?普通人的生活应该不被打扰的!而你身上的担子,要做的事不也是如此吗?”说话间,正川哥的语气变得柔和了许多,望着我继续说道;“老三,是否会觉得有些委屈?做这么多事,也只能是籍籍无名。不止是你,人们不知道很多的牺牲,甚至不知道很多人的存在。”

  原来是在担心我,从而想了那么多。

  就正如正川哥所说,我要做的事,本质上不是如此吗?只是让该有平静生活的人,继续平静的生活。

  在平静中,时光的洪流中,安心的前进,这才是推动人和历史的车轮。

  而所谓籍籍无名...在这个时候,羊肠小路平缓的地方也走到了尽头,一个突然的上扬,是应该上山了。

  我望着眼前的高山,轻声的说到:“正川哥,你在乎籍籍无名吗?人的一生如果能做到只对自己的心交代,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

  “上山吧。”正川哥笑笑,嘴角又勾起了那个慵懒的角度。

  一切只是尽在不言中。

  被雪覆盖的山脉,其实并不好走...但好在这里不是真正的东北最寒冷的地方,这一层薄雪还不至于给我和正川哥造成太大的困扰。

  虽说镇子上的人,说是这几年在这个季节,有不少人进山。

  但放在这茫茫山脉之中,能有几多?我和正川哥一路行来,还真的没有遇见一个。

  冬的山林寂静,这样的低头赶路也是枯燥,我和正川哥本也就不是太多言的人,一路走来,渐渐的也觉得无话可说了。

  倒是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们,为什么这鬼市是这些年才兴起的了?

  我其实入了这个圈子以后,多少也知道了一点儿常识,鬼市存在...而且不止一个,不是小时候师父带我们去的地方,而是那种真正的鬼市。

  值得陈承一这种身份的人,郑重介绍给我的,根本不应该是这几年才兴起的。

  所以,这个问题一度成为我和正川哥讨论的核心,但我们两个说起来还是对这个圈子所知甚少...于是,讨论过来,讨论过去,都没有一个结果,也只得作罢了。

  一个白天的时光就在这样的行程之中过去。

  而我和正川哥越是深入了这座山脉,越是在心中对它充满了敬畏...虽说从小,我们也算是在秦岭长大,但长期呆的地方也不过是山门和望仙村附近。

  从本质上来说,根本没有领会过大山那种神秘。

  就如眼前的这座山脉,就好比天然的迷踪阵,山重水复都不足以形容...如果不是有陈承一临时画给我的这张纸条,我相信我和正川哥迷失在山中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说起来,陈承一这张图算是画的非常简单了,但就是几个关键点描绘的异常清楚...而一路走来,我都能感觉,按照我和正川哥的脚程,是走入了这山脉深的不能再深的地方,可却一点儿绕路的感觉也没有。

  也就是说,陈承一给我的,是最近的一条路。

  我握紧了手中的纸条,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陈承一难道对这个鬼市很是熟悉?

  “老三,这天都快黑了,还有多久才能到啊?这可不比咱们山门门前的山,夜里赶路那是非常冒险的,如果距离还远,咱们得在这里休整一夜。”就在我东想西想的时候,正川哥在我耳边说了一句。

  我低头,点燃了打火机,借着火机微弱的光芒,我看了一下手中的纸条,然后再看了一下眼前的山。

  有些兴奋的对正川哥说到:“咱们不休息了,翻过了这个山头,绝对就是那个小平原了。”

  “平原?我可不信这山里会突然出现一个平原。”正川哥嘴上说着,但还是和我一起超着山头走去。

  而我心中却是越来越好奇,莫非鬼市就在那个平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