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三章 看不透的人

第四十三章 看不透的人

  在任小机吼出那一句亏到姥姥家去之后,我和正川哥的脸色都同时变了。

  在外面顶多值个3,400的帐篷,在这里卖8000还是友情价?之前说抢劫的想法都是轻了。

  人都有个共性,有些事情实在不在钱多钱少的问题,就像我背后站着火聂家,8000块钱拿出来绝对不是问题。

  问题的关键在于,我肯定是不想被别人当成‘傻X’来耍的。

  所以,下一刻,我又开始怀疑任小机的动机,如果只是想卖帐篷给我们,何以说出一个就像逗乐的价钱?

  但任小机是一个何其会察言观色的人?见到我和正川哥脸色不对了,赶紧解释到:“哥哥们,我卖的表面是帐篷和柴禾,实际上是在这里的停留资格。这么说吧,光是在这里停留四天的资格费用就是6000块钱。帐篷本身的本钱是不值什么钱,柴禾更是。”

  “但是哥哥们,你们想呐,这搬运进来的人工呢?这大冬天柴禾真是..不好找呐。8000块钱,4天的柴禾不是小分量,更耗人工的啊...说真的,我任小机只是想交哥哥们一个朋友,低于8000,那真是亏血本了,我...”

  任小机说的都要哭了?我和正川哥却面面相觑。

  这个鬼市还要什么停留的资格?不是知道了,就随便来的吗?为什么陈承一没有给我说起这个?

  任小机看我和正川哥疑惑的样子,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带着讨好的笑容对我说到:“两位大哥啊,你们看着平原,凡是生火之处,哪里是没有帐篷的?说句真不是矫情的话,修者会怕冻?就算不能长期冻着,抗个一两天是事儿吗?为什么都要个帐篷?”

  这倒是一个道理,我和正川哥都没有想到。

  任小机舔了舔嘴唇,拉着我和正川,指着远处一队模糊的人影,对我们说到:“看见没有,那些穿着白麻袍子的人。就是负责维护鬼市秩序的人。只要被他们见到没有帐篷的人,都会集中起来,住到那边那里。”

  任小机言谈间有些小激动,手一比划,就指向中心处偏东边儿的位置。

  在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帐篷,我和正川哥之前在山上就注意到了。

  但是,我们没有多想,毕竟鬼市,鬼市...说到底还是一个市场,总得有个交易的地方吧?我们以为那个巨大的帐篷是一个交易的地方,没想到在任小机的口中,却成为了一个收容没有帐篷住的人的地方,还真是奇怪!

  如若是这样的话,那么交易的地方在哪儿?

  现在对于这个鬼市我有一肚子的疑问,偏偏还要‘拿’着,对于任小机这样的人物,我是不放心让他知道我们其实一无所知的。

  “当然,住到那里,也只是住一夜的光景罢了。第二天,就会被这些维持鬼市秩序的人遣送出山。”任小机生怕我和正川哥不明白,说出了这个及其‘严重’的后果。

  而说话间,那队离我们还有些距离的白麻袍子人,好像已经搜寻完了一个区域,脚步一转,朝着我和正川哥所在这一片走来了。

  我的心跳有些加快,如果任小机说的是真的话....

  任小机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趁热打铁’的机会,又无比真诚的说到:“两位哥哥,如果你们实在不相信小机,可以去那边那些大哥大姐那里去问问。这还是小机在这里倒卖了两年帐篷柴禾的,有幸结识了一个管理人,才拿到了居住资格6000的价格。”

  “要换别人,没有个7,8000绝对拿不下来。”任小机说完这句话以后,又附在我和正川哥耳边说到:“两位哥哥,来此鬼市不易!钱虽说不被修者看重,到了这里还是最普遍的硬通货啊...能省点儿是点儿,对吧?这鬼市万一哥哥们看中什么东西,就差那点儿钱,不就可惜了吗?”

  在这个时候,那队白袍人的脚步也越来越近了。

  我看了一眼任小机,他既然敢叫我和正川哥去问,自然也不会说的是假的,我也不再犹豫了,说到:“那好,你快点儿把那帐篷和柴禾拿来吧。柴禾,也是要四天的量。”

  按照我们吃紧的时间,可能根本在这里呆不了四天。

  但如果真的还没有遇见自己的契机,呆到最后,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比起猎妖人的盛会,显然对于我灵魂问题能够解决的鬼市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但愿两件事情不会冲突,能够给我一个圆满。

  我默默的叹息了一声,而任小机喊了一句两位兄台稍等,人就一溜烟儿的窜了出去。

  正川哥有些烦恼的看了一眼那些白袍人,又是无奈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声的说了一句:“这鬼市原来这么多门门道道。老三,我们却是一无所知...这接下来还要找治疗你灵魂的方式,我真是...”

  接下来的话,正川哥没有说下去了。但其中的意思我明白,他真是没有信心。

  其实,我也没有信心...毕竟只是那个算天一脉疯子的一句话,我们就过来了...而那个人似乎十分吝啬,连多余的一句话都不肯给我们。

  契机,契机...那只是契机,而不是结果,修者都明白,就好比是一个世间的机会,可能抓得住,也可能抓不住。

  见我沉默,正川哥的脸上涌起一丝抱歉的神色,手重重的拍在我肩膀上,对我说到:“老三,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只是...只是心里着急。”

  我无言的从兜里摸出两只烟,我一支,正川哥一支。

  待都点上以后,我也拍了拍正川哥的肩膀,说到:“尽人事,安天命吧。我从不把希望全部的放在一件事情上,留一点儿希望给未来,我就不至于绝望。”

  “哈哈,心态真好。”正川哥叼着烟,伸了一个懒腰,也顾不得是雪地,躺了下去。

  我也半靠着山脚的岩石...这么说了以后,心中倒真的只是一片平静,不管结果如何,无悔的只要是岁月...至少,我珍惜和正川哥可以这样一路天南地北的经历。

  任小机的动作是很快的,这边儿我和正川哥一支烟刚刚抽完,他就喘着粗气,重新跑回了我们这个地儿。后面还跟着两个扛着一堆东西的人。

  这些东西自然就是帐篷和柴禾了。

  到了这儿,任小机也不急着问我和正川哥要钱,连同着跟来的来个人就开始手脚麻利的为我们搭帐篷,并且把柴禾整理到一处去。

  这倒算是服务到家了吗?

  看着这忙碌的任小机,我对他的不好感觉倒是消减了几分。

  只是十来分钟,帐篷就搭好了,柴禾也整理好了...甚至连火堆,任小机都叫人帮我们点燃了。

  熊熊的火光升腾,立刻让坐在火堆旁我和正川哥脚上蒸腾起了一片蒸汽,沿途而来的寒意和疲惫都被火光驱散了不少。

  这个时候,任小机才讪笑着,来问我和正川哥要钱了。

  因为想着是山里不方便,在路上我还真取了两万块钱现金在身上,在小镇里没花什么,没想到到了这个鬼市,才不到一个小时,就出去了8000。

  我把钱点给了任小机,正川哥在旁边嘀咕了一句:“你这小子眼神儿也是毒辣,怎么就看出我们有那么多现金的。”

  只是随口的一句话,反倒惹得任小机奇怪的看着我和正川哥:“哥哥们,我也收黄金的。你们看,这不小称也带上了吗?在这荒郊野岭的,还指望着有银行和提款机啊?不多带点儿硬通货,还来鬼市干嘛?”

  正川哥知道是他这句话说得差点儿漏了底,赶紧补救了一句:“黄金总没有现金方便,称来称去的难免有差池。你小子能看出我们有现金,不毒辣吗?”

  任小机这个时候,才是笑了笑,说到:“这也就是个运气...说实在的,我什么都收。有用的法器,丹药,功法,术法,药草...只要是过了我这双眼,都能看出个公道价来。只是这种东西,修者们都等着以物易物,我哪里那么容易收得到?”

  任小机说话间,又舔了一下嘴唇。

  我却微微皱着眉,总感觉他刚才说起这个,双眼张合之间,怎么都是贪婪的眼神儿呢?

  但那任小机似乎十分匆忙,说完这一句话以后,冲着我和正川哥一个抱拳,转身就带着他的两个人走了,那脚步极快...加上重重的帐篷,很快就在他七绕八弯了几次以后,我们就看不见他的身影了。

  我盯着他身影消失的地方沉吟。

  正川哥却是比我更早反应过来,说了一句:“这个任小机怕是不简单。”

  “何以见得?”我是很想听听正川哥的看法。

  师父对我和正川哥都要求,初见一人时,要尽量做到无喜无厌,这才能最公道的去看一个人。否则,初始印象就这样定了,日后,就会难免有偏颇之处。

  在这种刻意下,我很少有对人初见就恶感的,任小机算是一个例外。

  说不上讨厌,但也绝对不喜欢,而且对他充满了某种防备...我以为我偏见了,没想到正川哥也是?

  但正川哥倒不是,只是用一个细细的柴禾拨弄了一下火堆,轻声说了一句:“这小子说话滴水不漏,谨慎的紧。但到底在走之前,漏了个底儿,哪有一般的修者能过手什么修者圈子里所需的资源,就知道价值几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