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四章 神秘白袍人

第四十四章 神秘白袍人

  我一愣,不得不承认,正川哥说的话是有几分道理的。

  不要说那种几乎在修者圈子里最底层的流浪修者,就算是身为名门大派的修者子弟,见过很多当世好东西的修者也不敢妄言自己过一下眼,就能判断出东西价值几何的。

  这可是一门儿深深的学问。

  正川哥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继续拨弄着火堆的底部,让火堆烧得更旺一些,然后说到:“而且,你没有注意到吗?他还说巴结到了一个管事儿的人,才能低价拿到所谓的逗留席位什么的?你觉得这是一个底层修者能做到的?”

  这个?我轻轻沉吟了一声,想起了那个任小机的样子,这种人是善于钻营的吧?这件事儿倒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我就把我的话给正川哥说了。

  正川哥轻轻摇头,说到:“你以为这修者圈子,是官场啊?还能来个钻营巴结,绝对不可能的...就算官场去钻营巴结,你还得有个底气,没有财力,还得有个人脉。我想不透...”

  我叹息了一声,进了简陋的帐篷,从背包里摸出了酒壶。

  看着茫茫的夜空,给自己灌了一口酒,这越是风云诡变的时刻,越是会出现看不透的人和事儿?老天爷啊,就算你当我的人生是拍电影,也不带这么玩儿我的。

  应付这种事情的办法,也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了。

  所以,我把酒递给了正川哥,说到:“管他的,反正已经钱货两清了...这个人,我对他没好感,以后也没接触的机会,罢了。”

  正川哥点点头,说的也就是这个道理。

  于是,任小机的出现,我们就当是个生命中的小插曲,管他背后是个什么意思?总之,我们再无交集就对了。

  这种简陋的所谓帐篷,也就是一个搭起来的棚子,如果没有雨雪,还不如在外面的火堆旁睡得舒服。

  火光实在太温暖,原本我和正川哥在火堆之上烧了一小吊锅的水,但水还没有开。

  我们两个竟然就疲惫的躺在火堆旁边睡了过去,只是正川哥随时都把随身的小包儿紧紧的抱在怀里。

  这一路,我们没有带什么珍贵的东西,唯一要紧的就是那一罐子从我山门重地之中挖出的一罐子大妖精血。虽然不知道,放在这鬼市,能够价值几何?就冲这大妖精血这名头儿,一旦泄露,怕也是一件震惊的事情吧?

  我自然能够理解正川哥的小心,有他在,我放心无比。

  这样混混沌沌的睡着,我竟然迷迷糊糊的立刻开始做梦,梦见的却不是关于聂焰的那些片段,而是我立于某一处断崖的边儿上,和我遥遥相对的是一个大妖,我身处的山已经够高。

  不然这山巅悬崖之侧,为什么会有层层的云雾飘渺?

  就是如此高的山,那个和我遥遥相对的大妖,竟然与山持平,一个模糊不清,看不出来是什么样子的脑袋都有足球场那么大。

  我耳畔的风吹得凛冽,带起了一阵儿呼呼的声音....我也不知道自己如何来的勇气与这大妖对持?

  我心里深深的清楚,大不代表厉害...但如果是极大的,那又是另外一种状况,说明了本体就是如此的强盛...而本体如此强盛的,恐怕只有上古那些传说中的存在。

  这种对持之中,好像是没有时间概念的。

  感觉只是过去了一瞬,又感觉一个凝视,就过去了数年之久...我们的气场在空中碰撞,天空的顶端莫名的闪烁着血红色的闪电。

  我在梦中一度的怀疑,这是聂焰生前的场景...可在梦中,又一度很清醒,这样最终和大妖对峙的是我本人。

  我想要摆脱这种梦,我不怕一刀杀头而身死,怕得却是这种在等待中,随时一触即发的激战...我可不觉得我能打赢这样的大妖,那么横竖是个死,何必让我装个高人一般的站在悬崖边儿上,装逼似的‘淡定’和它对峙?

  或许是我的祈祷有了效果?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了一阵儿整齐而轻盈的脚步声。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仿佛是从天空响起的一般:“喂,我说你们...是新来鬼市的吧?睡的倒是舒坦。”

  我一个激灵,一下子就从那个诡异的梦中醒来,却瞬间的回不过神来,只感觉迷糊的眼中,映入了一群人的身影,耳边是火堆偶尔的爆裂声以及吊锅的水已经烧开,那‘咕咚,咕咚’冒着水泡的声音。

  蒸汽很大,让我和正川哥这一片如同笼罩上了一层白雾。

  我摇摇脑袋支撑着身体起来了,而正川哥到底是要虚弱些,这么一句话,还不足以把他叫醒。

  “这俩小家伙,什么身体素质?身为修者,这样都叫不醒?”那个带着一点儿狭促意味儿的声音又在我的头顶响起。

  我实在是不习惯别人这样居高临下的和我说话,于是抓起地上的一把雪,囫囵的在脸上揉了。

  雪化水的冰冷,刺激的我一下子清醒了,借着这股劲儿,我一下子从地上翻身站起。

  而这番动静也终于把正川哥给吵醒了,他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我已经站起来,看清楚了眼前的男子。

  应该是一个中年男人了吧?梳拢而整齐的头发,诡异在前额的某一些地方,已经夹杂着一点儿花白...但是脸上却看不出来有岁月的痕迹。

  即便是中年男人,可是我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人很是俊美,不能说帅,只能说是俊美。

  好像走的是童帝那个路子,就是英俊之中带着一些阴柔的味道,让一个男人也美了起来....我又觉得老天爷在玩儿我了,遇见个师兄,帅!望仙村的‘万人迷’。

  遇见一个有生世宿缘的男人,帅!不,又帅又美,已经快雌雄难辨了...连猎妖人里的女子都为此倾倒。

  来个鬼市,得,随便遇上一个中年男人,也是这样,阴柔的俊美。

  老天爷用这些人告诉我,突出我不帅吗?

  我在心里痛骂了一顿老天爷,而我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的眼睛却是微眯了一下眼睛,眼中又是那种狭促而嚣张的光芒...我却是无所谓的抓了一下脑袋,说到:“还不许人走个山路累了,睡一觉啊?修者又不是铁人儿。我说大叔,你别要求太严格了,修者修到最后的目的难道是为了参加铁人三项吗?”

  “你小子...”那个帅气的中年大叔被我抢白了一顿,嘴角却扬起了一丝笑容。

  这样的人就是让人看不顺眼啊,就连勾起的一丝笑容也那么嚣张,让人直想一拳砸到他的脸上。

  想是这么想,但我已经完全的清醒,看清楚眼前这些来人了...都是统一的身穿简单的白色麻布长袍,长袍上没有任何的装饰,只是腰间,用同样材质的灰色麻腰带系了,大袖飘飘的站在这平原之上。

  身上的气息也是深藏不露,看不清楚到底是高手还是一般的修者?

  这些人,之前就在巡视这一片儿区域,想必就是任小机给我们所说的维护鬼市秩序的修者,从这点儿来看,我和正川哥也没有睡多久?

  “怎么回事儿?”这个时候,正川哥终于醒了,但还是有些睡眼朦胧的弄不清楚状况。

  我心中却是爽快,叫你耍帅,叫你嚣张...看见了吧,我师兄醒了,还不膜拜?他比你年轻!

  来人自然是不知道我心中这点儿小心意,但还是慢慢的开口了,说到:“哪里来的不懂规矩的嚣张小子,也知道鬼市?我肖大少在这江湖中嚣张的日子,你还在穿开裆裤吧?”

  “肖大少?”正川哥拼命的揉脸,显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从哪里又冒出来一个大少?

  “得得得,你好意思吗?这么老了,还敢叫自己大少?你香港电视剧看多了吧?”说完我就扇自己耳光,明明知道这些人是维护鬼市的人,我还敢往死里得罪,这以后还怎么混啊?

  我这句话一说话,那个肖大少身后的好几个白袍人忍不住发出了几声‘嗤笑’的声音。

  这让肖大少的面子似乎有些挂不住了,忍不住上前一步,看样子也不知道是想抓住我的胸口,还是想给我一拳,却是在队伍的最后忽然响起一声清脆的女子声音,打断了这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气氛。

  “肖承乾,你这是要做什么?”

  她说话间,那些身穿白袍的修者都纷纷让开了一条路,看起来像是很尊重她一般,而这个女子的脚步也很快,只是轻轻的几步,就已经走到了人群的前方。

  这个嚣张的肖大少,一见到这个女子,立刻就收了那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眉间眼角都变得柔和了起来,走过去,一把轻轻的把这个女子揽在了怀中,那种流露的温柔,配上这俊美的模样,恐怕会让很多女人呼吸急促,大脑短路的吧?

  而面对这个肖大少的柔情,这个女子也是抬眼温柔的看了他一眼,嘴上却是嗔怪的说到:“肖承乾,你都多大的人了?为何还学不会稳重?我才不在一小会儿,你竟然能和修者圈子里的小辈...”

  这个女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肖承乾给打断了,他说到:“我肖承乾生来就这个样子,我若变得稳重了,如那承清哥一般,你还喜欢吗?”

  如此直白的话语,惹得他们身后的一群白袍人连声的咳嗽。

  我也无语,这人到中年,还‘谈情说爱’的杀伤力还真是惊人呐。

  “嗯,肉麻到极点的一对中年男女。”我在心中已经悄悄下了定义。

  却不想,这个时候,那个女子却是不理会肖承乾的情话,而是转头望向了我。

  她的模样比起肖承乾也不差,清丽而秀美,重要的是眉间眼角是那种女子罕见的英气,她开口很直接,倒是比肖承乾稳重了许多:“你们,是新来鬼市的吗?”